第5章 抓住了一只小萝莉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章 抓住了一只小萝莉

“这可怎生是好?”徐宁急切的抱拳道。 “来高家某个差,你就是我的人,步帅马帅固然位高权重,位极武臣之巅,但如果他们打你注意,让他们来找我高方平要。”高方平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入内,“不急于回答,徐教头考虑三天,其实不难决定。就算你还是教头,不是高殿帅的亲军,但是我爹爹下令,你能不来伺候吗?” 徐宁一拍脑袋自语道:“有道理啊,就算不做这边的差遣,高殿帅下令,也必须来啊。” …… 在府里闲逛,路遇一只小萝莉,顺手一把逮住。 小丫头吓得眼泪在内打转,楚楚可怜的样子像是在说“衙内,让我先去打酱油”。 “你知道我老爸的书房在哪吗?”高方平好奇的问道。 “知道啊,小朵这就带您去。”小萝莉也不觉得奇怪,以往的衙内不学无术,大字不认识几个,所以不知道书房也是正常的。 来至书房,小丫头好奇的道:“衙内您要干什么呢?要是想捉弄人,可得换个地方,老爷会打死你的。” “我要读书,将来考个状元。” 高方平随手拿起一本书观看,却是马上头大,不但是繁体字,更加是隐晦难懂的文言文,天杀的,别说上个废材了,即便这一任,恐怕也要继续废材。 “太好了太好了,衙内爷多聪明,要是肯用功,一定可以在东华门唱名的。小朵真为衙内高兴。”小萝莉毕竟孩子气,忘记了身份的拍手叫好。 “对了,昨晚你为什么跪下让我饶命,你是不是背着我干坏事了?”高方平放下书问道。 “奴婢没照顾好衙内,天降祥瑞的时候,老爷特意吩咐看好衙内的,结果房屋摇晃,衙内您大叫着‘房子要塌了’往外面逃跑,我没能拉住您,然后就……就噗的一下,您就被外间的一片瓦给砸倒了。” 小朵毕竟年纪还小,有点童言无忌的样子。 “哦,下次再发生这事就把你吊起来打哭。”高方平笑笑摆手道:“行了,你这便离开,不用你做多余的事,有人欺负你,就报我的名号。如果我欺负你,你也报我的名号。” 小朵一阵郁闷,好不容易觉得衙内爷不讨厌了,却是被他赶走了。以往啊,觉得他讨厌,他却整天在眼前出现。好在听说此太岁喜欢祸害民间的有夫之妇,否则也难保小孩子不遭毒手呐。 静下来的这下,高方平摆开文房四宝,拿着毛笔,打算挥毫……不是,打算练习一下毛笔字。 认真的回忆着小学时候稍微学习过的书法,开始写字。 不知什么时候,高俅老爸已经站在了高方平的身后。他来了已经有一下了,见这个废材居然破天荒的来书房拿起了笔,所以也不打扰,饶有兴致的在后面看着。 结果看了几个字,高俅不禁大怒,一巴掌抽儿子的后脑勺上呵斥道:“这也叫字!” 高方平被抽得扑倒了下去,毛笔这才临空飞了起来。 高俅拿助了落下来的毛笔,注视着纸上的几个狗脚鸡都谈不上的字,又好气又好笑的道:“我儿啊,为父也知道天降祥瑞之后你变得聪慧了,想学习,想从文,这是好事。可……你真的不是这块料,不要让人笑话了,好好的做你的纨绔子弟,少闯点祸,空闲时候陪为父说说心里话,这不好吗?” 高方平眼睛转了转,哇的一声哭起来,扑在地上捶地:“不行不行,我要从文,我要东华门唱名!” 高俅蹲下来,哭笑不得的拍拍他的脑袋道:“为父是该为你高兴呢,还是该伤心于你会被其余人取笑?” “不管不管,我就要东华门唱名,否则我不如死了算了!”高方平继续捶地。 高俅皱眉道:“你要我帮你害林冲,老夫即便认为不妥也认了,谁叫你是我儿子。然而,东华门又不是咱家的。” “好吧……其实我也知道不可能,叫老爸大人见笑了,但您以后最好不要打我的后脑勺,万一又打傻了就麻烦了。”高方平不耍赖了。 高俅不禁一阵冷汗,眼见宝贝儿子变得聪慧又精灵古怪,可别真的又打成从前那个样,于是轻轻摸摸他的脑袋,眼睛里全是笑意。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什么?”高俅又注视着狗脚字体道。 “英雄。”高方平捂着脑壳道。 高俅默念了两遍后喃喃道:“算是好词好句的开始,然而先忽略你这天杀的字体,你不觉得你写错了一些字吗?为父我造诣深厚能看懂,然而就这错字也想东华门唱名?” “爹爹,您有所不知,这是我正在研究的一种新型字体,可以化繁为简,叫简体,能提高写字和识字的效率。”高方平文绉绉的道。 书法正是高俅的拿手绝技之一,也是他讨好官家的本事之一,更是他尊敬一代文宗大儒东坡居士的一种追求,不容侮辱,所以闻言又大怒,抬起手又打算抽这小子的后脑勺,却是想到天降祥瑞,又愣是舍不得打下去。 最终高俅拿他没有办法,岔开道:“听说你今天去了林娘子的家里,处事妥当,颇有心得?” “是啊,儿子我觉得以前很混蛋,昨晚忽生念头:十几年来不能为国家和百姓做点什么,每思及此,悲痛欲绝。于是打算洗心革面,做个好人。”高方平说道:“冤仇不宜结的太深,戾气也不宜太重,过犹不及。所以儿子我觉得,林冲问题上不要闹的太大才好。” 高俅笑道:“你开窍了,你预感到此时朝堂暗流涌动,不宜太过得罪张叔夜。虽然开了头不做干净有损老夫脸面。但是圆滑仁厚也无可厚非,毕竟文臣有脸,而老夫就一陪官家开心的弄臣,恰好可以不注重脸面。老夫虽然位高权重,却不是靠脸面官声吃饭的人,我儿若觉得适合,尽可自行处理,为父就不为了面子问题过问这事了。” “恩恩,大人威武。”高方平道。 “虽然我朝有把父亲唤作大人的传统,不过还是喜欢听你叫爹爹。”高俅不禁笑了起来,“好了,为父有些事物处理,勿要打扰,自己去玩。” 高方平出门前好奇的回头道:“爹爹,您就一个闲人,此时又没有军务,有什么要忙?” 高俅神秘的一笑道:“忙于让官家高兴,否则文不能辅政,武不能疆场杀敌,你以为咱们高家靠什么崛起?” 高方平嘿嘿笑道:“明白了,官家生平就喜好琴棋书画花鸟鱼虫,老爸你在这里用功不是要从文,而是找到官家喜欢的东西,投其所好,果然呐,成功绝非偶然,做弄臣也要精力和天赋的,这方面除了童贯,谁也不及你。天上下白银雨也要起的比别人早,体力比别人好,才能抢到啊。” “孺子可教也。”高俅摆了摆手…… 出得门来,路遇手臂满纹身的那蠢货。 高方平招手道:“对了你叫什么,我又忘记了。” 富安痛心疾首的走过来道:“我的衙内爷,小的富安啊,午间为您挡了飞刀的富安,忠心耿耿的富安,小的除了蠢一些,然则一片忠心日月可见。” 高方平摸着下巴观察了下,倒是信他的,此君是个坏蛋这毫无疑问,但他和陆谦不同。他对自己的评价还是贴切的,这家伙就是蠢了些,不过忠心还是问题不大的。 “当真忠心?”高方平问道。 “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跳!”富安大拍胸脯。 “有前途,我看好你哦,加油。”高方平凑近道:“给你个差事,去账房支取三十贯钱。今天在张家,陆谦的手下禁军死了一个,把钱送给死者的家人,要安抚好,这是一个不幸也是意外。” 这事太常见了,富安也的确很会处理这类事,于是大拍胸脯道:“衙内放心,包准妥妥当当。” 高方平点头道:“妥当我信,但是目测会被你贪污二十贯。” 富安顿时一阵瀑布汗。 高方平道:“水太清则无鱼,这个道理我懂。不过人家的娃送来当兵吃粮,人却死了,换做你富安怎么想,咱做人得讲良心是不是?比方说,你有天为我挡黑锤牺牲了,我会给你家人一百贯,却是被执行的陆谦贪污了七十贯,你能瞑目吗?” 富安真的很蠢,大声道:“狗-日的陆谦要敢如此,我做鬼也不放过他。” 高方平点头道:“你明白就好,最多准你贪污五贯钱,也就是说那哥们的家人拿不到二十五贯,我就把你送去西军小种相公麾下报效朝廷,让你去和蛮子打战。” 富安被吓得缩着脖子,衙内的衰败程度任何时候不用去怀疑,急忙点头道:“卑职虽然喜欢钱,但也明白跟着衙内是不会吃亏的,咱也要学着有良心,坚决不吃死人钱,这五贯这次就不要了。死者家眷一定能收到三十贯钱。” “孺子可教。另外记得离陆谦远些,这话一般人我不告诉他。”高方平笑着走开了。 富安泪流满面啊,跟好人学好人,想不到第一次做个不怎么坏的人,也是有些荣耀感的,衙内英明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