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二娘是个人才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0章 二娘是个人才

高方平扔下一堆东西,有包子蒙汗药等等,说道:“这并非是简单的窝藏贼人,这几人乃是武松的结拜,开黑店专门谋财害命,杀死人后剥去内藏清洗干净,把肉剁了制作包子出售。知州大人可派仵作查验,这些包子就是罪证,是人肉。” “当真如此?仵作何在!”常维当即怒不可泄,如果孟州治下真有此等妖孽,那太吓人了。 仵作来了后都不用专业手段,仅仅把烧焦的包子破开一看,一闻,便道:“知州相公,这是人肉,不新鲜,从色泽看,被杀的人已经有些时日,颜色不一,肉质粗细有别,是男人女人混合。此点判断小的用人头作保。” 知道此仵作为人仔细,又天天和死人死肉打交道,不会有假,于是常维转向高方平道:“小高辛苦了,此役为我孟州除去大祸害,大快人心,老夫立即上奏为你请功。” 高方平嘿嘿笑道:“记得多用点歌功颂德的词,下官火里水里的出阵剿贼,风险又大,又拉仇恨,不容易啊。” “胡闹!” 老常眼睛一瞪,高方平就缩着脖子赶忙离开了,剩下的人头,以及十字坡的凶案现场,自然有父母官大人会负责处理…… 小萝莉缩在高方平的怀里,于院子里和牛魔王一起仰头看上帝。 环境有点诡异,也不知道为毛这里有头牛。可能是老常家的耕牛,为了省钱,送来驿馆吃点公费粮食。 “打仗危不危险?”梁红玉看着星星好奇的道。 “战略战术应用得当就不危险。”高方平道。 “万一打不赢怎么办?”小萝莉好奇的道。 “废话,当然是跑。”高方平想到毛爷爷的著名战略思想的时候如是说。 但想想又觉不妥,因为战略环境不同,毛爷爷固然是一代战略大家,无出其右者。但他当时的时局情况截然不同。于是赶紧改口道:“我开玩笑的,军人要有骨气,战死不退,乃是气节大义之所在。” “死光了咋办?”梁红玉道。 “死光就死光。军人死光前一寸国土不能丢,一个平民不能死,这是国格!责任!操守!”高方平大义凛然的开始蛊惑小萝莉。 梁红玉热血沸腾了…… 次日起的早些,要去蒋雯家里做个交代。 小娘子细皮嫩肉的很养眼,而且还惦记着她的保护费,所以高方平怎么的也要去瞧瞧。 “衙内,咱们是不是太无耻啦。人家儿子和夫君都还没火化,咱们就去谈保护费?”徐宁跟着他走的时候有点心虚。 “死者已死,再哭也然并卵。”高方平道:“屠夫帮不是省油的灯,施家父子是咬人不出声的狗。张都监和蒋门神一死,蒋雯一个女人失去依靠。以张蒙方和蒋忠的为人,平时仇恨值拉得太多,去晚了要出事。我们这时候去收保护费虽然有点不地道,然而大仁不仁,就像乳酸菌一但繁殖,其他细菌就进不去。大家都是细菌,但老子们是害处最小的乳酸菌。你怎么看?” @# 徐宁完全不明白他说什么…… 蒋门神他们那样的高门大宅,如果不死老公不死娃的话,会过的很丰足。但是以大宋一朝的土匪混混之多,一但家里死了男人失去依靠,各种牛鬼蛇神会如喜好腐肉的苍蝇一样蜂拥而至的。 高方平吊儿郎当来到时候,蒋雯家里险些挤不进去,一群浑身横肉的屠夫,就这么大模大样的拦住了大门。 在这个缺肉的年代里,屠夫帮在哪的势力都不小。 听闻内中似乎有女人哭泣,高方平敲敲一个屠夫的家伙的脑壳道,“这位老大,借过。” 那个握紧拳头,凶神恶煞的瞪着高方平。 “你瞅啥!” 徐宁也变流氓了,一招就把那壮汉近两百斤的身体放倒在地。 决断暴力的一击,又看流氓穿着军官服饰,其他大汉赶忙机智的低着头,让过了一边。 进入内堂,一个似乎屠夫帮有地位的大汉,皮笑肉不笑的对蒋雯说道:“蒋二娘,也不是我祝老三逼你,蒋老大死了,都监大人也不在了,屠夫帮还要继续在孟州城逃生活,蛇无头不行,否则斗不过丐帮的。现在怎么的也要有个带头人,此为一。” 蒋雯忽然见高方平进来了,底气就足了些,仰着脑袋。 高方平来到大汉身边,搂着他肩膀道:“还有二?” “一边去!” 大汉没弄清楚状况,十分恼火,肩膀一动就把高方平甩开了五步。 徐宁大怒,上前捏住大汉那两百斤的身体举了起来,一个重摔砸在地上,一口血飙起了起来。 “呜……” 屠夫们一副不看好的样子,纷纷转身装作没看见。 徐宁又把祝老三提了起来道:“你是不是活腻了,我家大人的身体也是你动的?” 祝老三吓得脸色惨白,不是怕被打,是听到大人两字就代表有不小的官身,那不能惹。 看他变乖了,徐宁给他整理了一下衣服。 高方平坐在正位上展开折扇道:“祝老三,其二是什么?” “我等供给蒋家张家的猪肉,有许多尾款尚未收回,咱们也是要吃饭的。”祝老三尴尬的道。 高方平赶紧抬着茶碗,用盖碗拨了十几下。寻思妈的蒋雯简直是个女坏蛋啊。 “……”蒋雯寻思那是我的茶碗吧,但是也不敢吭气。 “你是不是欠人家钱?”高方平喝了一口茶放下。 蒋雯道:“好教大人得知,是我家哥哥蒋忠,以及夫君操持的事宜,妾身从来不过问。” 高方平黑着脸道:“这么说来,蒋忠答应缴纳保护费这事你也不知道?” 蒋雯急忙起身道:“大人,此事妾身是知道的,还觉得供奉给的太少的,怎么的也要百抽四才对,怎么能百抽二呢?” 高方平摆手道:“规矩就是规矩,百抽二暂时不变,将来视运作成本在考虑是否调价。” “使得使得,妾身已经整理出了首期款项来,这就交给大人。”蒋雯当即命人,拿出了一份白银放在桌子上。 见有官员撑腰,而官员又收取了蒋雯这婊-子的钱,祝老三觉得没戏了。垂头丧气的走到门口时不甘心,试着问了一句:“大人,小的是否也能缴纳保护费?如果是百抽二,可以接受。” 高方平一拍大腿道:“可以啊,你缴纳了,我就帮你找这婆娘把钱要回来。” @#¥ 蒋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高方平扭头看着她道:“二娘,你是不是觉得本官很无耻?” 蒋雯起身一福道:“不敢。” 高方平道:“不敢就好。我只想告诉你,耍奸耍滑不耍赖,没有规矩的地方就不叫市场,你若真想继承老蒋和老张的家业,不是依靠有谁给你撑腰,也不是靠眼泪。而要有让大家服你的理由。你猜是什么?” 祝老三虽然是个文盲,却也听得频频点头。 “请大人指教,是什么?”蒋雯其实知道,但她很机灵,故意给高方平面子。 “信誉。”高方平道:“说什么都没有卵用,但只要大家知道跟着你能挣钱,你不会黑他们,那就谁也坐不上你的位子。简不简单?” “大人英明!”祝老三很没文化的样子道。 高方平瞅着祝老三道:“本官见蒋雯骨骼精奇,打算给她撑腰,主持孟州肉档事物,祝老三你不会有意见吧?” 祝老三一阵郁闷的寻思:你怕是见她胸脯大吧,这和骨骼精奇有什么关系。 yy完毕,祝老三摇头道:“小的无意见,只要依照蒋老大时候的规矩来就可以。” 高方平看着蒋雯:“二娘你是个人才啊。摸到了我的脾气,故意去州衙门口拦截我,装可怜,营造出了你小寡妇的艰难,取得本官的同情和支持,反手就想变本加厉的盘剥祝老三一群人,你知道我现在会来,我有说错吗?” 蒋雯吓得急忙跪在地上,打算说些什么。 高方平抬手打住道:“别说,否则我一听你狡辩,就想把你扒光吊起来打哭。” 祝老三等人一阵兴奋,早就想看她被扒-光的样子了。 蒋雯低着头,心口扑腾扑腾的,从未见过这么精明又直接的男人。 高方平一拍桌子道:“我会支持你主持孟州肉档事务,但如果让我知道你盘剥下面的人,坏了规矩,我就把你卖去青楼。” “谨记大人的交代。”蒋雯又是高兴又是心惊,哪有这么威胁美女的男人吆。 见祝老三不怀好意的盯着蒋雯的身材,高方平又指着他的鼻子道:“你是不是想睡她?” 祝老三脸色发白的摇手:“草民不敢,绝不敢。”他觉得蒋雯怕是要被高方平收入房中了。 高方平拍拍他肩膀道:“这就好,聪明男人不会沾染和他有利益纠葛的女人,否则管不住东西,智商又没高出一个量级,通常距离吃亏就不远了,若在一千年后呢,最多损失财物丢掉饭碗,但是在我朝,通常会身败名裂丢掉性命。” 祝老三听得似懂非懂,这才想起来蒋雯官宦家的人,脑瓜子好使,这样的人,又怎是大字不识几个的屠夫算计得过的?

上一篇   第49章 当兵吃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