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别打脑壳打屁股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1章 别打脑壳打屁股

“好了。”高方平缓缓道:“规矩我摆出来了。那么现在我就问,谁有意见?现在提出来可以商量,过了现在破坏规矩的,我就霸占你们的大屋和田地,然后把你们刺配到西军去报效朝廷。我害起人来很厉害的,你们怎么看?” 全部人面色大变。 去西北和死了没区别,一但打仗贼配军先上,目的就是用来消耗蛮子的箭只和战争器材。而家属女眷,完全就是送去给大头兵提升士气的。 种家各位名臣就这德行,种师道也不例外。这种督军方式充满了不公和血泪,但在军资匮乏、奸臣当道的各种大环境压力下,一代又一代的种家军,就依靠这样充满了血怨的方式,死扛住了蛮子铁骑南下的关隘。 包括国难来临,女真南下的初期,能扛住女真人的不是那些毛还没长齐的绝世名将。 养尊处优的大宋面对那种地动山摇、铺天盖地的骑兵集群冲锋的时候,哪里去找敢战军啊。 主将和骨干气质决定部队灵魂。所以女真南下的初期,理论上也只有种师道能顶住。 只有世世代代见惯了蛮子骑兵的种家军,能作为军魂一般的扛住蛮子的南下步伐,这是可以预见的。 而当时的朝廷虽然也已启用种师道为枢密使、兼北方诸路宣抚使,但防火防盗防武将的心思下,种师道依旧受到多方节制,导致有职而无权,军队一盘散沙,根本无法进行有效指挥。于是女真铁骑南下,景秀山河像是被病毒入侵一般,彻底破碎。 皇帝号啕大哭,后悔没放权给种师道,后来就很遗憾的被蛮子抓北方去放羊了。 其实高方平相信,如果小种相公当时真有军权,他种家铁军一但打散,整编进入入北方诸路军队中作为指挥构架,再以种师道那彪悍的风格如同血战tez区一样,迎头打上两至三次硬战,那么基本上北方军队的军魂也就打出来了,那时就算老种不是岳飞,南方勤王的诸路人马一到,那么虽然大出血了,但山河也就基本保住了。 yy完毕,高方平又笑道:“我条件开出来了,现在有问题就商量,过了现在我就不听不同意见了。” “没有没有,大人方略得当,小的等没有不同意见。”蒋雯和祝老三确认为方法还算可以。 “好,就先这样,祝老三你们先走,本官单独和蒋雯聊聊。”高方平摆手道。 一众屠夫“明白”的样子离开了。 汗。 感觉蒋雯神色暧昧,高方平赶紧道:“你蒋雯那么漂亮,那么聪明,老张长相有些对不起百姓,你嫁给他,是因为他对你对你兄长有用。然后你又和隔壁的王叔叔搞暧昧,这是正常的。我能理解。韩非说这世界的所有事发生唯两字:利害。利是利益,害是害怕。任何事都受这两字影响。” “衙内!”蒋雯简直羞的要死了,站了起来,却是竟然没有否认。 高方平道:“但是你给老张生的两个娃是你的心头肉,这却是真的。” 蒋雯顿时眼睛又红了起来,紧紧的握着手。 “好了事情已经过去,在州衙的时候我答应你的事兑现了,武松的人头,下午就会被常维大人挂在城头示众,所以大仇报了。”高方平嘿嘿笑道:“你当时说给我做牛做马?” “妾身正在在思念我可怜死去的娃,哪来的情绪做牛做马让您骑!”貌似蒋雯理解错了,大为脸红。 高方平摸着下巴道:“你怕是想歪了。本官缺少一个机灵的助手,用于在孟州管理事物,你怎么看?” “愿为大人效劳。”蒋雯嘴巴都笑歪了,这么容易就有大靠山,比单纯的缴纳保护费好多了。 “你信任我吗?”高方平道,“想清楚回答,我眼睛揉不得沙子。” “大部分……还是信任的。”蒋雯思索后客观的答道。 “把你的身家存来我钱庄,你带头在孟州城使用我支票,你放心吗?”高方平开门见山。 蒋雯这样的机灵人,早听闻了目下东京比较盛行的支票。听说高衙内的信誉不错,用整个家底作保,而开封府的清流官张叔夜也支持,并且大额的提取了备用押金进入官府,这和名声早就烂了的交子不是一回事。 再加上如今孟州也受到一些大钱影响,收小铜钱大家都非常谨慎,害怕是灌铅过多的私造钱,所以只要安全,用票据交易也挺好。 “存你那边真的有利钱啊?”蒋雯硬着头皮问。 “小百姓来存,百有五利,一千贯以上的大客户,百有六利。一万贯的贵宾客户,百有七利。”高方平道:“运作模式没问题,不要试图用你未开化的脑袋来思考我的乾坤。你唯一需要想通的是:敢不敢信任我?一言可决。” 蒋雯豁出去的道:“信了便如何,反正我孤身一人,大人要连人带钱吃个精光,我也反抗不了。南来北往的商旅都在说,大人的信誉不是吹出来的。以往我家和东京城的商贩交易,损耗大着呢。两百里路,需要请无数保镖,用大车拉着钱前往,这个风险太大了。就算是我家弟弟武艺高强,也经常吃贼人的亏,一路缴纳买路钱拜山,运气不好的时候一车钱运到东京只有六成。就算比较顺利,一车钱运到东京,也至少有两成是保镖的。凡此种种,还得加上各处关卡的官差盘剥。” 蒋雯说的是真的,这时代的长途大宗交易,就是有那么大的损耗。而她胆大又聪明,看出其中的机会就马上紧紧的抓住。 蒋雯又道:“现在敢问大人,钱存您的名下,往后去汴京办货是不是除了有利息,不用劳师动众的用车拉钱了,只需携带您的票据就能打通孟州和汴京的通道?” “此点我承诺。你蒋雯的票据山贼抢了也没用,山贼敢去汴京兑现正好,老子把他手剁了,送来让你发落。”高方平道:“此外除了朝廷规定的正规税目外,有官差敢多收钱你就报我的名号,官差不听也没关系,我保证下一刻钟他在东京的家产就姓高,然后我把他的家产分你一些。咱老高家两奸臣别的本事没有,害人那是杠杠的。” 噗嗤---- 蒋雯被逗笑了起来。 高方平狐狸尾巴露了出来:“不过跨区汇兑对我钱庄的运作成本有压力,所以会收取汇兑费用,你怎么看?” 蒋雯一听要钱,仿佛死了爹一样的道:“汇兑抽取几层?” 高方平嘿嘿笑道:“我没那么心黑,早告诉你了抢人有方式,天下人,你从每人的身上抢十文,你就是首富,大家都尊敬你。但你要敢从一万个土豪的身上每人抢十万贯,那么你爹是蔡京也会死的很难看,懂了吗?所以汇兑抽取的很少,抽一层你觉得怎么样,等以后运作大了,成本降低,我有把握降低至百抽三。” “什么!” 蒋雯震惊的道:“只抽一层,您确定这么便宜?民间镖局运作可是抽取二层,还不怎么安全。押运银两倒是稍便宜,却也要抽取一层半,可惜民间银两太少,一般只许官人用。” “我运作只要一层。这是模式的进步,因为根本无需频繁押送银钱往返。这边的钱庄分部,和东京只需账目汇票的勾销核算。少量的大额银钱运送,会有殿前司的禁军运送。”高方平道。 “我不要大人利息,要参与盈亏,入股!”蒋雯果然机灵又心黑。 高方平嘴巴都笑歪了,“算你一股,择日我派人来做银钱交接事宜。孟州的起步资金就用你的钱运作。我会派人给你,州衙的常维大人也会给予你一定的支持,没事,老常他欠我人情。” “妾身要做副掌柜,否则我不依。”她故意把美手在高方平身上蹭来蹭去的。 高方平给她后脑勺一巴掌:“副掌柜有什么意思,我封你为孟州首席掌柜。” 蒋雯顿时笑得像朵海棠花一样,唯一美中不足的在于,这小子那一巴掌不是打脑壳、而是打屁股就完美了。 蒋雯使劲的舔舔嘴皮又道:“大人既然给我机会入股,我想博大一点,把两处酒楼,各处肉档变卖了,凑足银钱。” 高方平指着她道:“你你,败家娘们,老子就看中了你的酒楼和肉档,你要敢卖了,我也把你卖去青楼去。不能卖,酒楼肉档依照市价再加一层,折算为你的入股资金。支票的推广初期最困难懂不,但倘若你的老字号酒楼和肉档可以用票据结算,突破口就有了,一个传一个叫传销你懂不?” 蒋雯高兴的有些不来气,急于卖酒楼和肉档的话,恐怕只会有市价的九层左右,这下居然可以折价十一层入股,真的太幸福了。 “大人的聪明、大气、诚恳,真不是虚的,总之妾身此生都卖给您了,爱咋地就咋地。”蒋雯激动的拍桌子道。 高方平道:“所以呢,我把你捧上屠夫帮的首座是有用意的。” “理会得,吃人不吐骨头,狠狠帮你吸他们的血。”蒋雯女土匪的模样道。 高方平又给她后脑勺一掌:“他们可都是你的手下,将来给你卖命给你赚钱的人,对他们好些懂不。有他们的效忠和帮助,钱庄会多出多少用户算过没有?票据的推广会快多少算过没有?只是你家的肉档用票据结算,难说老百姓就不买你家的肉了,但全孟州的肉档都用票据呢?那就大家都顺利接受票据了懂不?知道怎么和手下取得双赢了吗?” “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