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你到底搞什么鬼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11章 你到底搞什么鬼

要说现在的江州和以前有什么区别,最大的区别不是有粮食吃,而是人们有了安全感,有了敬畏之心。 在任何世界里弱者永远是多数,他们需要安全感和庇护。小高相公并不是神,没变出千万的粮食来惠及大家。但是懦弱的苦人们却知道,他是一头盘踞在江州的超级霸王龙,这头霸王龙在保护着江州的弱者。 人们对高方平的信任就始于江州和以前不同了,现在几乎夜不闭户,可以留老弱在家里,壮年们满怀热情的出门寻找生存的粮食。 高方平什么都没有给予他们,却给予了信心和尊严。 尊严这么高端大气的词语其实老百姓也不懂。不过他们觉得,以往面对公务员必须点头哈腰陪笑脸,还得送礼,事情还未必能办。而现在不同,那群人自称是百姓的公仆,至少可以对他们正常说话、正常诉求了。 许多人不明觉厉的认为:这就是传说中的尊严。为此他们就是比平时少吃两口饭,似乎也愿意。 这就是现在的江州,这就是童贯这个大太监觉得玄幻的地方。他亲眼在路上跟随行军的同时看见,小高的船只所过之处,但凡在河边谋生劳作的老百姓,都放下手边的事傻兮兮的笑着膜拜。 有时候童贯就在心理想,一个卑鄙猥琐的大鲨鱼、他小高是如何做到这步的。而到了这个时候,他又该有怎么样的成就感?这些是他高方平的世界,距离童贯这种人的世界很遥远…… 深秋的落日十分很冷了,院里的秋风吹着。李纲宁静的坐在院子里整理自己的笔记。 梁红玉已经提前换上了暖和的过冬袍子,跑来李纲的面前,手里拿着一个乌龟。 “娃娃,你想干什么?”小李纲好奇的看着小虎头。 “乌龟怕不怕冷?”梁红玉指着手里的乌龟道。 小李纲楞了楞,还真被问住了。 “听赵鼎大人说,相公奔放了些,犯了些错误是不是真的啊?”梁红英又好奇的道。 李纲放下毛笔,伸手擦去梁红玉的鼻涕,把她抱起来放在秋千上道,“你想多啦。” “李纲哥哥这么说,小玉我就放心啦。”小虎头作为见过大场面、有过指挥郓城攻防战的战绩的乐观派,就不在多想了,把乌龟放在李纲的手里,自己摇晃了起来开始荡秋千。 与之对应的是,阿布正在被小姑奶奶追着打,路过院子的时候,阿布丫头跑到小李纲的身后躲着,抱大腿寻求庇护。 李纲有两份文人风范的样子,打算摆一下事实讲道理,却是还没开口,也被高方平的姑奶奶给揍了一顿。 于是仍由乌龟掉在地上,李纲也惊恐的带着阿布丫头跑梁红玉身后躲在去了。 梁红玉是官员,所以不会被小姑奶奶揍。 “你干嘛打他们两个?”梁红玉喊着指头道。 高秀清就说了,阿布从小养成习惯,是个悲观的丫头。最近随着快要过冬,江州的粮食紧张,他藏了块腊肉在房梁上,埋了几个鸡蛋仔某处。而这事的帮凶是牛皋和李纲。 “阿布姐姐你不要悲观,有相公在,一切难关都会过去的。”乐天派小虎头说着,大方的掏出了一把奶糖放在阿布手里。 阿布丫头舍不得吃,又把奶糖收藏好。 高秀清恨铁不成钢的指着呵斥道:“不许藏,拿出来大家一起吃光了事。死丫头你对什么都没有安全感,什么都喜欢藏起来留着过冬。” 阿布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李纲觉得这个美女实在太过分,心疼的把阿布抱在怀里,怒视着小姑奶奶。 但是高秀清是敢杀猪的狠人,又把小李纲揍了一顿,还说他不尊敬长辈。 汗,这个说辞竟让李纲无从反驳,毕竟李纲还是基本守规矩还的…… 叮当是个江州城内的小苦丫头,头发枯黄,大约六七岁的样子。 然而此番叮当觉得自己是一个大土豪,拥有了一块半斤重的腊肉作为财产,这是她们家从未有过的一笔大资产。 于是小叮当走路的时候腰都特别直,一边走一边流口水,却舍不得把半斤腊肉给吃了。 “娘,我回来了,咱们有肉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把腊肉交给残废了的老妈,然后叮当挑着两个小捅去打水。她身子小,只挑得动小捅。可惜在话本中的少林寺不收女徒,否则她想去训练一下,应该就能施展传说中的大铁桶了。 她母亲拿到腊肉的时候吓一大跳,急忙叫叮当回来责问道:“你是不是去偷东西了,这个时期,千万不能偷东西的。小二狗都险些被杀了,算好小高相公仁慈,力排众议判了充军。” “我没有,这是我捡来的。”小叮当眼泪汪汪的说道。 “胡说,哪个地方能捡到腊肉?那天下还有饿死的人?”瘸腿的母亲,揪着耳朵便把叮当拖过来就打哭,“你老实告诉娘,到底哪来的肉。这肉闻着气息香甜,乃是用足了佐料的,这些料甚至比肉还贵,一般人可没这么奢侈,这铁定是大户人家的东西。” “那些有钱人家的小姐很蠢的,上街走路都会把肉给拿掉了而没有发现,于是就被我捡到了。”叮当喊着指头说道。 “小高相公的卫生条例不许喊指头,说是有虫卵,虫子在肚子里咬死你。” 她娘把她指头拖了出来,又低头看了看肉,这明显是一个整体的腊肉、却经过刀子专门切割出来的,切口非常的清晰,便又说道:“这不可能会掉,是专门切下来的。” 叮当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乃是转运司的那个叫阿布的丫头掉的,她可是富贵人家,是咱们小高相公的姑姑,兴许这对于她们不算什么,拿掉了当然不会知道。” 听到阿布丫头她娘就明白了,那个丫头和小将军梁红玉一样,都是江州城的名人。 于是她娘道:“丫头,这不是阿布掉落的,是她故意给你的,你还不明白吗?” “总之不是我偷来的,您就放心了吧?”叮当说道。 她娘撕下一半的肉来递给叮当道:“赶快吃了吧。” 叮当不喜欢考虑太多东西,是个简单粗暴的丫头,于是狼吞虎咽的就给吃了…… 远征苏州的队伍终于进家。 各人都有各人的事,韩世忠被富安约着去喝花酒去了。林冲则被鲁大师叫去切磋。 梁红玉来问高方平:“乌龟走丢了,相公你见到没有?” 小李纲眼睛黑了一圈,也不知道是被谁打的。 阿布丫头在房间里面壁,不许出来,只有熊猫陪着阿布。鉴于这是她母亲的安排,高方平也不方便反对。 高秀清则告状说阿布又开始偷家里的粮食了,说这是阿布的老毛病,当时她在高唐,就会偷家里的馒头去给大罴吃。 坐在晚间的窗口下,听着这些絮絮叨叨的家常,高方平暗暗觉得好笑。 这个时候高方平最想听的真不是他们来汇报对梁山劫法场的狙击战,而是阿布藏东西啦,小虎头的乌龟不见啦,诸如此类的事听着就很有意思。 张淑清来爆料说,前些天熊猫又拉稀了,原因是小牛皋乱给它吃东西。 贾姨太非常暧昧的造型溜进来,摆了几个撩汉技术非常高的造型进行勾引,要求被来一发。这除了她比较好色之外,她也有个非常阴险的夙愿是:赶紧的给相公生个娃出来。 高方平明显受不住引诱,么么哒了一番,抬着大腿准备压倒她之际,门外传来的常公的怒斥道:“高方平出来见我,不然我就进来了。” 高方平一阵惊悚,然而贾晓红建议:无需理会,先霸王硬上了再说。她敢打赌老常听闻她特有的声响后,绝对不敢进来。 “算了吧,做这事讲究感觉,在背负巨大压力的时候,我怕对付不了你,变成一个战五渣,心理落下阴影,这就不好了。” 高方平文绉绉的说了一番后,赶紧在红姐的帮助下穿好衣服,戴好了帽子,出门来见常维。 “常公别来无恙,你我于孟州一别,算来已是经年不见了,我这心理,还是会失常想起你来的。”高方平抱拳道。 老常原本准备骂他一顿的,不过见这个不良少年还算礼貌,说话四平八稳,火气便也降下来了几分,于是坐下来吩咐梁红英:“愣着干嘛,给老夫拿些好茶来伺候着。” 梁红英急忙行动了起来。 “小高,你此番到底搞什么鬼?敢于目下粮食紧缺、江州城外二十多万难民聚集的现在玩消失?你知道群龙无首的情况下,一但失控会有什么乱子?”常维大为不满。尽管这已经是过去式了,这个不良少年已经回来了,然而想起那个情景来可真够惊悚的。 的确,老常自问有些处理灾民方面的经验,但从未见过可以这样聚集二十万人在城外的。 “行了,常公莫要管的太多。大道理咱就不扯犊子了,事实上江州并没有乱,这就行了。所以这事到此为止,不在提及。”高方平道。

上一篇   第510章 该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