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形势终于小好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15章 形势终于小好了

老常始终还在纠结于高方平的违法乱纪行为,整天就在寻思着找高方平的晦气。 .更新最快 然而这也并没有什么用,现在高方平整个的躲着他,老常根本找不到高方平。 与此同时,依托江南东路的“战争状态”,那些地方官主政并不敢真的违背高方平的“运粮军令”,从各地陆续运进江州来的粮食,现在开始越来越多。然后作为补充,高方平从京城方面组织的运粮队伍也已经开始进江州了。 特别是苏州方面,刘正夫全面剥夺了应俸局船运名额后,一船又一船的粮食到岸江州码头。 这些情况若是发生在别处,并遇到了一起,仅仅收粮入库都是个绝大的问题。但是在江州,目下唯一不缺的就是人力,唯一不缺的就是次序。几十万人上阵参与收粮入库的情景,让那些押运粮食过来的各地差人直接傻眼了,话说他们从未见过这样高效宏大的场面。 尽管是依托抢劫勒索方式弄来的粮食,不过总归手中有了粮食,高方平心中也就有底气了。多管齐下之下,现在江州的粮食形势,比之前高方平预估的最乐观形势还稍好些。不出幺蛾子的话,这个危机就算过去了。 于是大观二年十月中旬,有了底气的高方平于江州发布政令,全面启动了首期大建设:在城外划好的社区里,全面建设“公屋”。 这在其他朝代的话会显得很蛋疼。 不过在大宋的确有“公屋”制度。当然受益的群体数量、执行的效力几何有待商榷。但它的的确确和安济坊、居养院制度一起,作为福利政策存在于大宋。 事实上虽然不算多,但是江州本城内哪怕在蔡倏时期,也保有一定数量产权属于官府的公屋。 当然了,在蔡倏时期那些公屋经过了捣腾转手后,一般被捏在许洪刚这类违法乱纪的家伙手里。现在那些家伙中、一些被高方平捉去宰了,一些被开除了,公屋也就空了出来。陈小娅和她娘就分到了一个迷你型的小院子。 不过目下江州的人太多,外面那些流民也不能永远驻扎露天或者帐篷。这个时节也没有什么粮食生产可以搞,所以高方平的政令发布后,江州外围就变为了一个大工地。 高方平批示,土地由德1化县无条件划拨,劳动力由大家付出。建设出来的社区产权由官府所有,但是高方平承诺了,这些公屋盖好之后,按需分配给这些参与建设的灾民使用,从此以后他们的户籍也迁入江州,就算江州人了。 汗,得知盖好房子后自己住,并且算是江州住民了,于是这些家伙基本疯了,不用谁去监督也干得热火朝天,基本上十二个时辰都不停工,在那只汴京来的专业工程队骨干的带领之下,昼夜赶工,三班轮换,进行着在古代前所未有的大建设…… “大家吃饭啦!” 乱七八糟的城外工地上,有个家伙站在高处拿着土制扩音器一喊,于是许多人纷纷放下手里的活计,跑过来领食。 吃的很寒碜,很少,也就比前期粮食更紧张的时候多了半个馒头,粥还是一样的粘稠度。 但事实上因为环境的不同,大家也都很快乐。在他们的记忆中,遇到灾荒之年,不但不被雪上加霜的抢劫欺负,还有官府的人叫大家“吃饭啦”。正因为这个年景其他地方没有这样的事,所以大头百姓们很珍惜目下这个气氛,这就是他们的利益,他们愿意为此去参与维护,不让别人破坏。 大多数一些人,并不知道这些喊吃饭的官府人士粮食哪来的,人们肤浅的认为:官府天生就会有粮食。 只有少数的一群明白人知道,为了能让时静杰麾下的一个小吏含一句“吃饭”,大魔王的名声在官场已经彻底臭大街,因为有小道传言,他已经不顾吃相的用勒索威胁手段,不但收拾治下,甚至还去毫不相干的两浙路敲诈了近十万石粮食来。 人们都是排外欺生的,越落后的地区和年代,尤其如此。 那群跟着方琴来寻找梦想之地的人,到江州的时候就傻眼了,眼见城外二十几万、数倍于他们的“地头蛇”已经扎根,他们非常的不看好自己的未来。 好在江州从官员到差人都已经是老司机,还有一大群陈小娅都在基层的做工作。于是这些都不是问题。很快,方琴带来的人便发现,这里除了吃不饱之外,其他没毛病。 小迷糊穿的破破烂烂,头发枯黄,又小又瘦弱。她爹曾经乃是意图造反的狠人,但是其实她极其弱小。 她初来乍到,如同个小乞丐一般拿着个破碗,眼见有人含“吃饭啦”后,几大桶冒腾着热气的粥和馒头拉过来,掀开了盖子。但是小迷糊咽了几口口水后,还是有些胆子小,不敢过去。 “小丫头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的去排队。”巡查到这里的富安,见到发愣的小迷糊后给她后脑勺一掌,拖着小迷糊过去放在第一位。 于是,小迷糊稀里糊涂的获得了一碗很粘稠的米粥,以及半个馒头。最惊异的是,还专门给了半个小指甲壳大小的青盐。 天啊!小迷糊震惊了,这是传说中的食盐。乃是有钱人家才能吃到的东西,记得曾经她父亲扬言要造反,就是听说可以有盐吃。 这个时代这个时节,大头百姓对食盐的渴望甚至还超过肉类。 紧跟着,小迷糊一口先把盐巴给吃了,觉得很咸,然后赶紧喝了一大口米粥,却是被烫的哇哇叫。这一幕把周围的人不禁给逗笑了起来。 盐其实并不是真的有多珍贵,它只是作为官府的专卖品而抽取了重税。不过此番高方平老毛病又犯了,又开始违法乱纪,官府带头“走私食盐”供应。 事实上荒废朝廷盐政,亦是老常在找高方平麻烦的一大原因。 老常找高方平了好一阵子了,但是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带着贾姨太私奔了,总是找不到那对奸1夫1淫1妇。 于是无趣之下,老常也只能暂时扣留这史文恭在牢里调教,其余时间就显得非常蛋疼,因为作为常提刑,就是要过问刑案。 不过江州治下几乎没有什么案件。不知道这算不算好事? 于是老常闷得慌,只有整天到处溜达,到处巡查。 譬如现在看着小迷糊充满幸福感的在狂咬馒头,远远看着大江州城市群以一种新的姿态在崛起。老常也觉得,兴许得对猪肉平的事重新作出一个评估。 恍惚的思索间,听闻小迷糊哭了起来。原是因为她吃的过快,咬馒头的时候太狠,连她自己的手指也咬了。 到此,满脸忧愁的老常也不禁乐呵了。 过去拉着丫头的手看了看,问题不大,至少没被她自己当做肉吃了,于是老常就不在意了,问道:“你叫什么?家人呢?” “家人死了,我叫小迷糊。”小丫头说道。 “呵呵,你果然你有些迷糊。”老常走开去别处巡查了。 老常一路过,富安也不敢嚣张,急忙低着头像个孙子一样的恭候着。 老常停下,不怀好意的看了富安少顷道:“去告诉猪肉平别丢人了,整天躲着我,他到底是个罪犯还是官员?” 富安尴尬的道:“主要是怕您东问西问的。” “但凡害怕老夫问的事,就说明有猫腻。”老常又开始好奇的问了,“让老夫奇怪的在于,为何苏州方面会有近十万石粮食运来?这么玄乎的事它总该有个原因吧?” 富安呼噜呼噜的摇头道:“小的实在不知道内情,不过此番江州如此多的人等着吃饭,有粮食总不是坏事。” 老常扭头,看了一眼无数正在吃饭的泥腿子,叹息了一声,一句话不说的离开了。 在老常的世界里,猪肉平绝对不是好人,却是个杀伐决断的能吏。 他在孟州抓捕武松、牢城营平乱,算是初露锋芒,够霸道的。其后陈留县平乱、京城查办张怀案,算是他旭日东升。更是霸气凌然,诛杀近百军官,后来被满朝文武围堵就是他干的事。 来至江州,天子庙口一战,压制蔡党的同时他正在接近巅峰,近乎于一种不能被否定的魔王状态。 在给他一些时间,经过下一个跳板后,或许他小子真能够奠定属于他的政治王朝。 高方平的出现,颠覆了老常对于偶像和英雄的梦想。因为老常已经对历史拥有了一种介乎绝望的不信任,老常不信包拯能把高方平怎样,而没有包拯把这个不良少年撸了,往后他的巅峰路途上、到底还要有多少个“天子庙口惨案”? 此番他明显去了苏州,到底又杀了多少人? 这些,都是老常非常想知道、却又没有得到说法的问题。 事实上被打破了对英雄向往的人,不止老常,而是整个江州都如此。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劫富济贫仗义疏财的好汉思维一向在市井流行。而现在的江州这么说是要被鄙视的,因为许多东西已经被高方平刺破,人们猛然发现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就像老常发现:那个包拯除了收拾王爷党的时候猥琐一些、其他的也没那么神一样……

上一篇   第514 章大迁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