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韩世忠的勾当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22章 韩世忠的勾当

梁希玟写给高方平的情书也通过官驿到达江州了。 首先她问熊猫死了没有。其次她很露骨的表达了她这个间断的情绪,说是想完婚,让高方平赶紧的进行筹备。 读到这里高方平暗暗好笑,寻思哥现在有贾姨太作为大饭票,暂时不急于拥有你这个大食堂哦。 继续看,梁希玟说她老爹已经于两月前就卷铺盖,做好上京装备了。因为形势的急转直下,雷霆震江南后蔡京声势大跌,所以梁中书得罪蔡京后回京的最大拦路虎、头上的天花板就消失了一层,要回京了。 此时蔡京忙于后院灭火、和郑居中斗气,也就没有精力来算计老梁了。 老梁好歹是个稳重、懂政治、对蔡京也和气的人,而不是郑居中那类型的疯狗。所以是的,朝廷根本就对此没有任何的动静,但是两月前,梁中书就判断:老夫必然要回京。 这也是大宋的体制。老梁原本就“自带副宰相光环”的人,出京判大名府便有两种说法:一,被贬。二,历练。 等老梁的任期结束后,只要他没有得罪当时的宰相,老梁当然就算历练结束。如果当时的宰相不喜欢老梁,那么老梁当年的出京当然就算被贬。 所以老梁当时在北京心情极其悲壮,猪肉平天子庙口杀人、踢飞蔡倏之后就是白热化。老梁以为蔡京一定会强烈反扑,那么我老梁作为老丈人肯定算作“贬黜”,任期结束会继续留任大名府,所不同的是直接拿走“梁中书头衔”,失去判府资格,改为知府。妈的如同领取失业保险一样的待遇、在混一个任期恐怕就该退休滚蛋。 然而现在形势变化了。那么蔡京只要不发表意见,不用其他人同意,梁中书任期结束后是自然回京,自然成为中书侍郎的。 梁希玟于信中言道:“高郎威武,爹爹最近腰不酸腿也不疼了,殴打弟弟小明尤其凶,特别注重名声官声。但凡小明放错就被打了捉去游街。这就是在为他上任中书做装备。” 信的最后,梁希玟画了一个嘴唇。 高方平看着这个落款的时候,不经意想到了在大名府把她逼往墙角强势亲嘴的场面来,一晃眼,那已经算是小场面了,这便叫物是人非。 “相公你好坏啊,这封信字迹娟秀,力透纸背有神韵,一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户人家女子的手书,谁写给你的啊,你到底隐藏了多少小情人?”贾晓红看到了时候凑过来好奇。 高方平急忙收了信件不给看。 “给我看嘛。”贾晓红嘿嘿笑道。 “去去去,你少添乱,我这都还为难着,怎么和她交代你我的奸情呢。”高方平拍了一下她的大屁屁道,“她爹马上就是我大宋相爷之一了,问你怕不怕?” 贾晓红是知道厉害的人,这才知道这是“大娘”梁希玟的来信。虽然贾晓红自信屁股和胸脯都强于梁希玟,颜值差不多,然而还是要谨慎的,否则很容易在高方平出征的时候被梁氏妇女捉去害死。 “为了表示尊敬,今晚你我要不要分居啊?”贾晓红问道。 “也好,最近我有点扛不住了。” …… 韩世忠埋伏在一处民房的上方,眼睛睁得贼大,盯着下面屋子的一切。 下面有个颜值几乎匹敌方琴的东瀛女子,若能一睹她洗澡时候的形态,想想都叫人心头极其火热。 这样的尤物好货,竟是平时以一副灰头土脸的平民女子造型潜藏于民间,若非机缘巧合,韩世忠发现熊猫最近经常来这里溜达,还发现不了她呢。 今晚月黑风高,韩世忠便大着胆子来偷看,其实小韩想过无数种接近东瀛女子的方式了,最终选择了如此简单粗暴的一种。 他还想过以“诈骗转运司吉祥物熊猫钱财”的理由,把东瀛女子抓起来调教。但是仔细一推导那不是找死吗,在大宋军人又没有权利审判,只能交给赵鼎,然而赵鼎不是好忽悠的,肯定会查实她和熊猫之间是正常交易。诈骗罪名只会出现在熊猫的身上,因为熊猫的确有诈骗富安的嫌疑。 然而民不举官不纠,富安人傻钱多也就不能去说他了。 此外韩世忠还想过找一群地痞流氓来踢场子,他扮演英雄救美出来救场。但是一想那也是找死,现在江州又没有地痞,这么干也显得太无下限了。 干脆简单粗暴些,先来偷看了又说。 被抓到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东瀛女子原则上不受到大宋律保护,而且只是看看,她又不会少些肉。 yy完毕,韩世忠再次看下去的时候,下面没人了,那个腰臀比例非常惊人的女子消失不见了。 等了一会儿没什么搞头,韩世忠觉得兴许她今天拉肚子,不洗澡了,于是打算离开。 才起来转身,看到了身边战站了一个如同鬼魅一般轻巧的人影,蒙面,身材有点像那个原本应该在下面房中的东瀛女子。 “天干物躁,本官在这里巡查消防安全。你哪个单位的。” 这句只是韩世忠在心中临时组织起来的理由,但是尚未说出口之际,只见对方犹如幻影一般的出手,啤啤 韩世忠就晕了,呈现斗鸡眼神态,从房头上栽倒了下去…… 黎明之际,韩世忠头晕脑胀的从西市坊的垃圾堆里爬了出来。 拍拍脑袋左右看看,回忆了一下,不禁大怒的握紧了拳头。 不过韩世忠是个猥琐的人,他冲动的时候也不糊涂,他觉得许多人都被那个倭女给骗了,那是个真正的高手。 从身材上看,蒙面人肯定是她无疑。作为看女人无数的老司机,韩世忠敢肯定。 从昨晚的形势上看,让韩世忠有种错觉,他师父林冲,也没那个本事在不动声色之下,一回合让就韩世忠栽跟斗。 一边思考着,不觉之间就走入了转运司,为了面子,韩世忠抬手遮掩着脸部捂盖子遮羞。他虽然没照过镜子,却知道现在自己的眼睛,和那只熊猫差不多。 “又是一夜不归?算好没闻到你满身酒气。”遇到了师父林冲,被叫住训斥了几句。 韩世忠唯唯诺诺的,没有多说什么。 若要约师父去助拳,韩世忠是有把握忽悠林冲的,但是他觉得纵使是师父,也未必是那个东瀛女子的对手。那女人太诡异了。 见徒弟城了熊猫眼,却没有其他伤,林冲也不在意,因为事实上这个徒弟武艺极其低劣,兴许和人切磋的时候被教做人也是正常的。譬如鲁达喜欢经常找林冲切磋,于是也经常鼻青脸肿的。 鉴于韩世忠好酒好色又猥琐,最开始他还能和小牛皋打平手,但是最近的几月小牛皋已经比他强了,这不是秘密。 “看你这德行,我林冲有你这种棒槌徒弟,真是毁了一世英名。”林冲呵斥之后,背着手走开了。 算好师父他不过问。 韩世忠又急急忙忙的朝一个地方走,路过一个虎头营卫士的时候招手。 那个老兵走过来愕然道:“韩指挥,您被谁教做人了?” 韩世忠岔开问道:“史文恭将军在里面吗?” “在,听说他今日就要离开江州,他的假期快到了。“虎头老兵说道。 “他不能走。”韩世忠急急忙忙的就朝史文恭的住所走去…… 史文恭才被老常放出来没有几日。虽说被老常捉去关在小黑屋里也没被虐待,还有些酒肉,不过对于他这个曾经的武举,现役的永乐军主将,发生这种事还是很郁闷的。 好在史文恭很感谢大魔王,听大家说了,为了捞他出来、不受老常的迫害,大魔王是花费了大力气大资源的。此外为了这个事,韩世忠等人也远赴北方调查,辛苦了一趟。 同时,韩世忠也是史文恭曾经比较得力的老部下,所以韩世忠推门走了进来又神神秘秘关上门的时候,见他一副熊猫眼,史文恭一口茶水喷了出来道:“谁把你给打了,要本将帮你去找回面子来吗?” 韩世忠迟疑了一下,忽悠道:“卑职正是为了这事而来,将军明见,真的出事了。我江州隐藏有一个危险人物。” 当下,把昨晚的详细过程,给史文恭说了一下。 史文恭听完之后起身就跑,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 韩世忠急忙很赖皮的拉住,装可怜道:“末将曾经是永乐军的人,您的老部下了。” 史文恭道:“开什么玩笑?大魔王的治下,你让我跟着你去捉拿一个没犯罪的女子?” “怕啥呢,他是倭女,在大宋又没有人权。而且她身怀杀技,隐藏市井,就是个定时炸弹。”韩世忠言之凿凿的道。 史文恭皱眉道:“就算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我问你,大宋律规定不许女人会武艺了吗?你难道要让梁红英哭瞎?人家好生生的生活在市井,除了殴打了你个登徒子外,人家又怎么了?你不服气,你若有种,自己去打回来那是你的事,老子可是才喝茶出来的人,你让我去干这蛋疼事,洗洗睡吧,大宋律的确不保护倭人,但是不代表,你就可以不受约束的去欺负人。我在精神上支持你,但我不敢跟着你去乱来。” “打的过的话,我早就教她做人了。”韩世忠泄气的道。 “当然了,原则上一个外族女子身怀绝技,你发现后去监控,也不能说你有错。”史文恭老司机的样子嘿嘿笑道,“所以你可以用这个为理由,去找赵曹官,一但取得他的牌票,我就跟着你去会会他。就看你有没有胆子了?” “行,我这就去找赵大人拿许可,将军先别离开江州,多留一下。”韩世忠去了……

下一篇   第523章 嚣张跋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