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调教的第一阶段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27章 调教的第一阶段

未经历过大宋公堂的苍井菊京,觉得目下的这个场面已经足够隆重和盛大,这是罕见的尊敬了 这么想着,也都不用关胜他们控制,苍井便恭敬的跪在地上,用流利的官话道:“谢将军成全” 其实关胜等人也不恨这个美女,见她那么乖,梁红英也在高方平的身边,料来不会有什么乱子,也就没有虐待苍井了,仅仅是在旁边看着 苍井的举动让高方平略微楞了楞,和想的也有些不一样然后高方平也被吓了一跳,贸然见到一个这么好看的美女是会有些走神的,于是就盯着看一下先 在苍井叫“将军”后,在现场作为客卿听审的胡市吓了一跳,又见大魔王极其猥琐的表情盯着苍井,觉得要糟 因为称呼高方平为将军不是尊敬而是不敬自欧阳修那群棒槌开的先例后,军人是小人,文人是大人这里的小人没有人格上的贬低意思,只是作为“大人”的对应词代表地位 所以对高方平这么叫是会出事的,胡市当即脸色惨白的抱拳道:“大人,她是女子,又来自外乡,不懂得我大宋规矩,请勿要与之计较” 这下,苍井才发现自己犯错了 不等苍井改口,高方平看着胡市道:“你说不计较就不计较了?” 胡市当即怒斥道:“如此瑕疵必报,毫无容人之肚量,和女子与小人计较者,你高大人也就技止于此了” 高方平拍桌子叫道:“也罢,她不懂,又是女子小人,我便不与之计较但胡市你学富五车,子不教师之惰,既然你在场,你之学生放错,你就自己责罚自己” “你……”胡市恼火的盯着高方平 “怎么,你不正是始终在用类似的**攻击我高方平的吗?”高方平不怀好意的道 胡市为了让学生不至遭遇他的非人道迫害,于是只得很响亮的抽了自己的脸两下,打红了 这属于放水,因为平时学生放错被他打手心,是会打肿的只不过当众抽了他胡秀才的脸,高方平也不是说真的斤斤计较,也就微微点头道:“这事到此为止,苍井” “嗨”苍井低着头 “称呼我要加大人,而不是将军”高方平说这么说,当然知道那只是叫法的不同了,其实苍井叫将军等于尊敬,并且意境上有点把高方平当做是大宋宰相一个级数的人了 “嗨”苍井又道 “来啊,上刑”高方平一敲堂木道 胡市忍无可忍的跳出来抗议:“乱来,一手遮天,尚未指控,何来上刑之说?” 高方平文绉绉的道:“我就高兴这么用她不是大宋子民,不是秀才第三她身怀绝技有必要加以控制赶紧的,给我上” 苍井便觉得很好奇,在大家的指挥下,她很配合的靠在木人桩之上,抬起手,被牛筋捆了个扎实 捆的有点紧,导致她凹凸的身材非常的特写了出来 胡市念着胡须注意了一下,苍井身上那些被刑拘凸显出来的地方觉得有点不妥,然而,只要不是上钉板老虎凳什么的,已经算是不错啦 “大胆苍井菊京,你潜入宋国,怀有何不可告人之目的,还不与本官从实招了出来?”高方平拍了一下堂木喝问 “威武” 杀威棒的敲击声中,显得很有派头 这个阵势很有感染力,让听得一知半解的苍井觉得这个仪式非常重大,于是低头道:“请大人赐死” 高方平就晕菜了 妈的都还没有罪名就要赐死了啊?我在昏官也没到这个地步的 胡市急的跺脚道:“苍井不许胡说,不许请死,你这不是勇气,而是等于认罪,你无罪,何来认罪之说” 于是苍井就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敢用死威胁我?” 高方平拿着点燃了的大蜡烛走了下来道:“你若不招,我便要用刑啦” “嗨”苍井觉得将军大人很仁慈,在她看来这样的刑具并不具备威慑力,她还觉得这是仪式的一个环节,因为将军的威慑力无需用刑具来助攻 “当真不说吗?”高方平问道 “请大人施展”苍井道 于是高方平打算开始滴蜡,然而这个时候堂外有人高呼:“熊猫到” 我@#¥ 高方平不怀好意的看着那个圆滚滚的熊猫走了进来,也不知道它想干什么 也没有人责怪门官,因为他们真的无法阻拦这个熊猫,现在的江州都没人和它对着干 苍井好奇的见熊猫来到面前,坐在地上 苍井并不知道熊猫是来“收账”的,坐地守候对于熊猫就是守着等还钱 苍井只是有些感动,眼睛湿湿的,觉得这是唯一的朋友来送行 高方平只得收了蜡烛,暂时不用刑,好奇的开始观察和她和熊猫的互动,也感受到了苍井对熊猫的友好情绪 有些东西不需要言说,但是气氛上的确能捕捉到一些她的心性 但是仅仅这样,并不足以打消高方平的阴暗心思 在颜值和身材上,苍井和方琴差不多的样子,但是限于一些特别原因,理论上苍井对高方平的吸引力大于方琴 特别苍井的云淡风轻,对生死都不放在心上的表现,让大魔王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并不能就这么算了,你必须要交代清楚本官心中的疑问如今你为鱼肉,我是刀,加之你有诈骗熊猫的嫌疑,这些,我要查问个水落石出”高方平换了一条鞭子拿在手里 苍井又理解歪了,低头道:“嗨,请大人赐刀” “靠,哪有受审犯人问官府要凶器的说法,你不要如此的猖狂”高方平一皮鞭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其实打的也不算很重,只是说这是特质的鞭子,加之苍井的衣服质量一般,她又只穿了一件单衣,所以衣服裂开了一道口子,显露出了她白皙的肌肤,还有一条红印 苍井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却是暂时也无从判断错在哪里但这很常见,只是一点小刑罚,所以苍井又低头道:“嗨” 高方平便觉得无趣了起来,其实这个形式并不让高方平觉得正义 “你到底来大宋什么地干活?”高方平道 苍井稍微理解了些,便说道:“我是平氏麾下的商队武士,一直随同主公往返大宋贸易,换回平家需要的物资,为天皇效力于去年遇到风浪,未能成功进杭州港,咱们一行人全军覆没,只留下我漂流自岸边,一户渔民救了我” 顿了顿,苍井歪着脑袋想了想道:“除此之外,我的人生和经历非常简单,就是训练吃饭睡觉,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告诉大人” 高方平微微一愣,她是平氏的人? 算年景,这个时期正是日本国内老贵族的交替时期在这之前的天皇,是没有实权的,基本是藤原氏傀儡从后三条天皇时期开始,逐步打破了门阀的控制,开始启用地位相对低的中下层参与政治也就是日本历史上源氏和平氏举起的开始 公元070年前后的这个年景是个有趣的年景是大宋王安石变法的开始,无独有偶也是日本政治改革的时期有趣的是都非常的混乱,以失败而告终 yy完毕,高方平甩甩头,不好的在于,她不是平氏的直接武士,只是麾下某个掌柜的武士于是她对于高方平下一步去日本抢劫的计划,就没有太大的用处,或者说用处有限 好处在于,这个时期的日本人没有开化,很崇拜大宋,而她的经历相对简单,主公又挂了,所以她就相对的容易在**之后,产生一些忠诚度 “为什么不回到家乡去?”高方平又问道 苍井简单答道:“我没钱,没船,无法回去然后我家主公死了,我是个浪人了,没有亲人,出身低微,无需回去复命” 高方平摸着下巴道:“作为武士,为什么不选择跟随主公而去?” 苍井说道:“非战之罪人定不能胜天,主公带领的船队消失于风浪,这不是谁的错” “为什么来江州呢?”高方平道 “在杭州我无法很好的生存,听人们说,江州是个好地方,兴许有我的一席之地,我便来看看”苍井道 “好今日先到这里,第一次审讯结束为彰显大宋仁慈计,你目下除了偷渡、非法滞留这么一个事实外,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罪责,所以不宜在关押在大牢胆鉴于其身怀绝技,也不宜过度的放任所以继续限制在木人桩上面,不下狱,来啊,抬至我的内堂软禁”高方平扔了鞭子、很猥琐的吩咐道 “嗨”苍井点头道 “……”众人面面相视,开始神色古怪了 但是这也不是首例,方琴就是这么被他“调查”过的,也未见遭遇了什么非人的迫害,所以高手们就连同木人桩抬进去了 胡市想要发表一些言论,高方平却不想听,起身离开的时候道:“胡先生你说你的,我不待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