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伤口上撒把盐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29章 伤口上撒把盐

少顷,菊京好奇的问道:“女将军,听说那个抓捕我的史文恭也打不过你,是真的吗?” 梁红英道:“他谦虚了些,不过是的,他被我打败过。” “你能教我做我的老师吗?”菊京非常好学的样子道。 梁红英摇头道:“你是个天才,你我路子不同,我教不了你。你也不要试图和我切磋,武道之上有些人是越败越勇,而有些人依靠一朝悟道终身不败,这种人大成之后就不能再败,败一次他就终身也拿不起剑来,我觉得你就是这样的人,相公他也是这样的人。” 菊京觉得受宠若惊,竟然被大师称为天才,并且被形容为和高方平一样的人。 高方平仰着脑袋yy了一下,觉得梁姐说的有道理。只是用听,也能知道菊京和梁红英的不同之处。梁红英是个打不死的小强,遇强则强的那种人。譬如苏州危机的时候,在城头上pk,换史文恭去绝对比梁红英更早的结束战斗。史文恭打怂人会凶猛的多,不过他偏偏就打不过梁红英。 yy完毕,高方平拍桌子道:“不许和被控制的嫌犯过度交谈,这不对规矩。” 梁红英吓了一跳,就不在说话了。 菊京也吓了一跳,现在知道他是个脚下踩着一万亡魂的伟大统帅,那当然是一种强大的威严,于是默默祈祷:将军啊将军,你若要控制就冲我来,不要伤害你麾下的伟大武士。 见菊京鬼鬼祟祟的逼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高方平好奇的起身走过来道:“你在干什么,难道有阴谋?” 菊京看了看放在旁边的鞭子,低头道:“请大人用鞭子责罚我,是我找她说话的。” “哼哼,你不要以为我不猥琐,会手软。”高方平就拿起了鞭子。 梁红英觉得必须收服这个高手,而不是用鞭子拉仇恨,于是微微摇头道:“最好别打。您看快把她勒得喘不了气,已经是一种惩罚了。然而至今,我也没弄懂她到底放了什么罪。” 高方平放下鞭子,摸着下巴观察了一下,的确勒得很紧,把她的腰身收缩的相当的紧凑,同时非常的凸显她臀部的强势。并且那条被高方平抽出来的臀部上的鞭痕很清晰,增加了一定的视觉效果。 调教到此还是可以啦,过犹不及。于是高方平换了方式,去找来了上等的青盐,亲手涂抹在菊京的大屁屁上。 在她的伤口上撒把盐的形势,让菊京觉得非常的刺激,是一种火烧的刺痛感,但是作为强大武士她又不是那么害怕疼痛,于是便形成了对于她的一种另类的体验,她还轻轻的哼了两声。 见相公这般作为,梁红英也就放心拉。 菊京心里非常感动,作为一个尊贵的统帅,他竟然亲手为自己疗伤。还使用了非常昂贵的盐巴,这很礼贤下士…… 菊京被继续依照调教的路线对待。 尽管梁红英私自放水给她瞧瞧松绑了些,却是依旧维持着能凸显她身材的捆绑方式。能突出中心,还能凸显腰身和臀部。 后来梁姐也发现这么绑实在有点有伤风化,然而却没有办法,总不能让去压制那些本该突出的地方吧。大魔王有名言,堵不如疏,这是个常识。 菊京并不知道将来自己的命运最终会如何,她只是每次见到进来汇报的虎头卫时,便盯着他们身上的刀,非常专注。 发现了这个形式后,梁红英就不放她的水了,把她捆的更加紧凑些。此举正合高方平之本意。 与此同时,在菊京的世界里,她对高方平非常好奇。 看得出来他和属下互动的态势,他是一个强势又伟大的男人,制霸任何场合,大家都非常怕他,也尊敬他。所以他真的是一个霸主。 然而他并不像其余的那些霸主一样,手边随时有酒和美女,他似乎总给自己找不愉快,总有书要看,看了之后也总是要为此找人来骂。 是的,在菊京简单的视觉中,这就是高方平的一天。没有传统霸主那醉卧沙场的豪迈与杀伐,有的只是一种工作时候的专注。 被大魔王调教的日子里,菊京进步惊人,她学会了许多的口语和语法。不知道为什么,高方平那将军似的简单粗暴却似乎也蕴含着一些道理,且比胡先生那文绉绉的话语,更加的易懂接地气。 在这里待一天,虽然要被调教,然而菊京觉得比跟着胡先生学七天更有用。她是个爱学习的女人。 思考着,菊京以一种奇怪的眼神注视着高方平的背脊。 张绵成走进来的时候,菊京便把目光好奇的看向张绵成。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人,却是菊京所见到的大魔王麾下的重要人物。 “相公,由咱们民政口牵头的社区公屋,首期工程已经竣工,通过我和时静杰的验收。关于分配上的事,我也正在和时静杰商讨,力求公平公正。其实我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知道你始终在跟这个事,所以特来汇报一声。”张绵成抱拳道。 “行,我知道。”高方平一边看着书,漫不经心的道。 张绵成迟疑了一下道:“竣工了要剪彩,他们提议要你去,顺便给社区题字?” “我就不去搞这些形式了,你和时静杰,你们看着办。或许叫老常去题个字能让他有归属感、有江州是他家的感觉。”高方平摆手道。 张绵成就离开了。 菊京已经掌握了听懂他们说话的技巧,于是跟着有些小激动。 在她的世界里,她这样的层次和地位,也是寄人篱下的。于是菊京便显得非常奇怪,那些市井中的苦人,若在家乡的话哪类人等于任何人都可以宰割的牲口或者奴隶,但是他们在江州,居然可以获得所谓的“公屋”? 而这所谓的公屋,正是这个制霸一切的大魔王始终在跟进督办的。这似乎……和胡先生口里形容的“大魔王”,有着太多的不一样了。 思考了一下,菊京又显得有些无趣,激动归举动,但是她却有些东西想不明白。 后来实在忍不住,苍井菊京便好奇的问了一句:“大人,为何要给他们公屋?” 高方平不禁楞了楞,放下书本看她一眼反问道:“为何想到这么问?” 菊京很激动。因为许多日了,这个霸主又和她说话了。激动在哪也不晓得,只是她最近想明白了些东西,学习到了一些东西,就想找人说话。 “我也不知道为何想问,反正就是忍不住要问下。”菊京偏着脑袋想了一下后这么回答。 高方平点头道:“是的,我也不知道为何要给他们建造公屋,我觉得应该问,为何不给他们住所?” 菊京不禁楞了楞,总归还是有些不太习惯他的风格,于是又陷入了一些思考。 高方平微微一笑道:“是不是觉得汉家的哲学很有趣?我是有点诡辩了。但其实那就是真理,不要去问为什么给他们住?而要问为何不给他们住。这是一个出发点问题,立场问题。为民做主大家都在喊,但我不认为有哪个真正的搞明白了这个问题。正是因为思想立场更重要。当问出了‘为何要给他们住’的时候,你没发现从这里开始、已经和他们对立了起来吗?既然对立起来了,能把事情办好吗?” 菊京吓了一跳,想不到大将军会和自己一个偷渡者说这么高深的问题,觉得他是不是显得太热情了啊? 眨巴了一下眼睛,菊京摇头道:“我不太懂,只是觉得似乎很厉害。” “正好我也闷得慌,行,咱们说点你容易懂的。”高方平起身走过来背着手。 “譬如什么?”菊京好奇的道。 “譬如这个。”高方平拿了一个大蜡烛在手,点燃了起来。 “我还是没弄明白您这是想干嘛?你通常在晚间才点燃这个东西的。”菊京说道。 “因为要有光。”高方平道。 “真羡慕您,可以经常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语出来让人听不懂,别人却要使劲的去琢磨,这就是霸气。”菊京说道。 “少扯犊子,我要拉开你的衣服,在你身上滴蜡。你会怎么样呢?”高方平道。 “可我不知道你这么干是为了什么?”菊京十分好奇的看着蜡烛,并不认为这是一个有威慑的杀器。 “你又弄错了,和公屋的问题一样,你要为问:为什么不接受。接受了对你有什么坏处?”高方平道。 汗,菊京一想似乎有道理。 他说他在用刑,可这在菊京看来有点像个游戏,既然自己已经被他控制,他要这么干,似乎也坏不到哪去,于是点头道:“好吧您就这么做吧。” 高方平难免幸福了一下,同时也汗了一把,强撑着说道:“会有点疼,也有点刺激,你习惯了这个游戏后,将来若喜欢上,记得和我说。” “我不害怕,但我干嘛要喜欢这事?”菊京有点晕,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咱们先从简单的开始。” 高方平拉开她的手袖,试着滴了一些下去在她白皙的手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