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老常又有问题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30章 老常又有问题了

菊京皱了一下清秀的眉头,有点被大魔王忽悠瘸的样子,果然觉得有点疼,但是愿意当做一回事去感受的话,它也能有点刺激,和那晚在伤口上撒把盐一样的刺激。 于是,被洗脑的菊京,被高方平那仿佛催眠术一样的法子,引导着去尝试享受这种过程。 这是有迹可循的。以往在家乡,菊京有时也在冬天,裸着身子站在瀑布下,去体味那刺骨的寒冷,因为听有些“大师”说了,那是练心。 菊京一朝悟道进而号称不败,她自己也不知道和“练心”有没有关系,谁知道呢,但是她愿意去接受寒冷刺骨的时候,她自己的身体也就相信了。和现在正是如出一辙。或者说和宗教思想、和传销如出一辙。 她认为高方平是一个伟大的导师,正在锤炼自己的心路,以求获得剑道的再突破。 她也明白小导师梁红英说的,自己和梁红英路数不同,自己一朝悟道之后就不能再败,所以不宜在随便挑战绝世高手,于是就推导出:人们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对抗心,就是心剑流。 高方平很猥琐的在滴蜡,当然不知道菊京自己脑补了这么多的。 某个时候,看把她白皙的手臂肌肤烫红了,高方平便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赶忙收手。 停止了滴蜡后,菊京这才睁开了眼睛,且眼睛有点发亮,歪着脑袋想了想道:“谢大导师的调教。” 高方平又汗了一把。 苍井菊京认真的说道:“您是个伟大的导师,您在以另类的方式指引我。有点奇怪,你给我的刺激,其实远不及我以往自我的锤炼,但是刚刚我觉得很宁静,那些不算太过分的刺痛,以及刺痛后的回味,总让我清晰的想到以往挑战的失败、以及受伤,进而想到一些我以往明显知道,却忽略了的路数。曾经那阵子我一败在败,近乎绝望,像是我寒冬在瀑布下的感受,那样的刺激过头了,总把我的思维往失败之后的绝望上引导,而忽略了我为什么失败的细节。这次在您节奏适当、刺激度适当的引导下,我竟然没被带入以往的失败气氛下的绝望中,相反那疼痛之余的舒缓过程,把我的思维带回了失败的决斗之中、仿佛倒影,让我看到了细节上的瑕疵。” “你在说真的吗?”高方平傻眼了。 “嗨。”菊京点头道。 “这么说来滴蜡节奏的掌控,我炉火纯青了?”高方平瀑布汗。 “嗨。”菊京又点头…… 时静杰和韩世忠等两个八卦份子躲在门外,把窗户纸捅个洞,偷看大魔王调教菊京,也是醉了。居然会发生这么诡异的事,又一个被大魔王忽悠瘸了的。 有些时候呢,大魔王忽悠成功那真是他的本事。而有些时候不是因为他太聪明,而是因为对手太蠢。更多的时候那是运气,一种天作之和式的误会。譬如菊京就这么被大魔王调教了。 所以啊,运气真他娘的是一种资源。 “在你看来,到底是这个东瀛女子在忽悠大魔王,还是大魔王忽悠东瀛女子?”自来阴谋论的韩世忠眯起眼睛问时静杰。 时静杰拍怕他的肩膀,走开的时候道:“想多啦。尽管东瀛女子来历有点诡异。不过她不到二十的年纪,生活在没有书本没有开化的蛮夷倭岛,我不否认世间会出现天才,但是这个年纪要出能忽悠大魔王的人,你真的想多了。想多了有时候就是一种病,譬如此番大魔王杀身入魔了,他愣是把一个异乡女子控制起来调教。这很不地道。” 韩世忠不服气的追着时静杰的脚步道:“我觉得大魔王做这事有原因,想收服她是肯定的。其次,你难道不知他一直以来的心思就是去经略东瀛吗?请张商英相公打造大船等等一系列事件,其实都是他在对这事做准备。我相信,兴许大魔王从菊京的身份身世上看到了可以利用的东西。” “这么说没毛病,他的确是会丧心病狂的压榨一切的。”时静杰嘿嘿笑笑道…… 高方平凑近,正在从侧面观察菊京的,前日那个地方被高方平抽开了,现在结巴,回复的很好,没有化脓什么的。 “但是我仍旧不放心,再给你上点盐。”高方平道。 “已经好了,无需麻烦相公。”菊京摇头道。 “不麻烦。”高方平很兴奋的找来了盐水。 “可您为什么要放下身价来,为我一毫不重要的人做这些呢?”菊京有点激动。 “肤浅了不是?”高方平一边用手指点些盐水,然后在她的擦药,一边说道:“就像我建造公屋一样。要问我为什么不做?而不是为什么要做。” “嗨。“菊京点头道。 “药上完了,我要给你活血化瘀,方便吸收药力。”高方平说着,在大屁屁上揉了一下。 “……”这次苍井就有点凌乱了,因为发现他明显在乱说了,这是盐,又不是药,无需用推拿手法化开的。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于是高方平岔开道:“菊京。” “嗨。”她乖乖的道。 “你为什么用竹剑呢?”高方平问道。 “因为宋国不许持剑,每次进杭州港,我们武士的佩剑要交给官府保管,离港时候才能取走。”菊京道。 高方平点点了头,这也不奇怪,她们的家乡,是很服从规矩的。至少这个时代是的。 高方平转而道:“以往我们的谈话中,你似乎提及过,你在家乡的早期,也是用的竹剑和木剑,为什么?” “因为钢剑很贵我买不起,不是一定层次的人用不起钢剑的。”菊京道,“咱们那个地方相比宋国很落后,一把趁手合格的钢剑很难获得,只有少数的大匠人能依靠手工,用很长时间制造出来。不像宋国许多街市上的铁匠,都能打造合格的兵器,他们不造只是官府不准。” “倘若有天我赐你把钢剑,你会不会用它把我干掉?”高方平摸着下巴问道。 “嗨。”菊京道。 “什么!你要干掉我!”高方平听后觉得,仍需继续调教。 菊京急忙摇头道:“不是,弄错了。主要一时还不适应大人的语法,理解错了。武士是不能杀死主公的,只能被主公杀死。” “好吧,你说的蛮像是真的。”高方平又道,“然而我为什么就是你主公了?” 菊京楞了楞道:“为何这么问。我是武士,主公在海上出事,我就是浪人。想重做武士,我们这类人天生就要找个人效忠。您伟大又仁慈,还是霸主,为什么不是您?” 高方平道,“你果然骨骼惊奇,把我的理论学的够快。那么关于滴蜡方面,你掌握领悟了多少?” “那个有点神秘,需要主公继续加以引导。”菊京道。 高方平抬手摸摸她美丽的脸颊,说道:“我很想现在把你松绑,但是作为一个霸主我必须要掌控,要有足够的姿态。所以仍需加以一定的调教。” “嗨。”菊京很激动的道。知道他这是收了自己的意思了。 “你可以认为不够大度,不信任你。”高方平道,“也可以认为我是继续锻造你,但是不论如何,我制霸一切场合,我对你做的事是天经地义的。我也不对人解释。” “嗨。”菊京点头道。 “那么现在咱们开始进阶版,适应大腿阶段的滴蜡磨。”高方平又把大蜡烛找了来。 “嗨。”菊京表示接受。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声音,紧跟着是那个无法被阻挡的常维,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拿着一个蜡烛干什么?”老常楞了。 “咳……常公来了啊,快请坐。来啊上茶。”高方平只得陪着坐下来。 常维喝茶的时候斜眼看看菊京,见衣冠没毛病,也没有头发散乱、痛苦不堪的表情,看似除了被抽了一鞭子外,也就是绑在木人桩上有点蛋疼。这些在老常看来到也不是什么酷刑,加之东瀛女子就是娼1妓的代名词,老常也就不关心高方平对她的作为了,老常认为这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是那个胡市要求太高了些。 常公当然是无法理解高方平猥琐的心思。 “老夫开门见山了,此番来见你。就是关于你建造的公屋的出租价格。”常维道。 “价格怎么了?”高方平道。 常维道:“我大宋的确有公屋制度,尽管只是做做样子,不过的确有这制度,那便不说你。你此番大规模建造了如此多的公屋,看似几乎是全民服役了。但是介于他们自己热火朝天愿意跟着你干,所以老夫也无法指责你乱抓丁役。” “这就不结了。”高方平摊手道。 “然而并不是。”常维敲着桌子道,“最大的问题在于,近四十尺见方的公屋,你定下的收租价格是一百文钱?” 高方平稳如泰山的坐着,好奇的看着常维。 常维有些郁闷道:“说话啊?” “让我说什么?”高方平问道。 “说一百文钱的公屋。”常维无奈的道:“老天爷,你这是跟老夫装傻呢还是绕口令呢?还一百文怎么了?你知道这样一来,要让官府损失多大的一笔收入?你知道这样一来,住房一但烂价,有多少地主的利益被触动?” “然而我就这目的。”高方平理所当然的道。 听他就是这个目的要和那些人对着干,老常倒是觉得有些意外了。 仔细想了想,这虽然有点不好,但是这犊子那是从孟州时候就认为他的了,那时候就给了老常不少看起来非常离经叛道、实际却非常有效的策略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