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又有八卦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56章 又有八卦了

弄到了八百贯零钱的老裴觉得现在没办法了,只有先托熟人弄到去江州的“船票”,去江州见了高方平之后,其他一切再说。 . 自从听到了高方平修建的那很科幻的“水泵城楼”后,裴炎成也非常的想要,并且已经选址规划过,看中了一片非常有潜力的地方,初步估计一座水泵城楼,就可以得到近万的梯田。 但是策划来策划去,目下建造水泵楼的这个技术只有高方平有,就连朝廷都没有。也去信了江州,问他小高可不可以去北京修建? 高方平的爽快的回答可以的,江州水利工程局团队直接远赴北1京,包工包料包维护,还附送说明书全套,你大1名县付钱就可以。 与此同时,高方平的开价让老裴觉得非常惊悚,直接买两万亩天也没那么贵啊。不过高方平在信的最后也解说了,修的越多越便宜,有些东西也不全是钱的问题。于是,老裴就打算先去江州看看形势在说。 其实说起来,才抄了大土豪卢俊义,又抄了一群丧心病狂的走私辽商,老裴吃进了非常多的钱。只是说好不容易有这么一点家底,老裴也害怕被猪肉平给骗光了,这是真可能的。 如果是从户部张叔夜手里申请来的就不怕了,真被猪肉平骗了,张叔夜自会去收拾高方平。 怀着悲壮的心情,作为一个北1京来的土包子,走在超级繁华的东京街市上。老裴手下几个如同屠夫似的护卫眼睛睁得很大,提防着混混和盗贼。 这属于他们想多了,东京现在暴力犯罪很少,盗贼也不算多,然而满街的骗子,都在花言巧语的说他们家的酒菜有多美味,说他们家的布匹质量有多好。 这便是老裴眼睛里东京的最大变化。 走累了,便进入目下比较流行的茶坊中去听八卦,于是,老裴得到的最直接消息是:郓城号已建造完毕下水,首航东京,已经,估计最迟四月初八便会进京。 这消息让老裴半张着嘴巴,也让一些愤青党热血沸腾。 其实这个消息是在大朝见的时候,就有人用这个消息弹劾高方平重复建设浪费钱、哗众取宠、好大喜功什么什么的。 当时说的在天花乱坠,赵佶也没弄懂是怎么回事,裴炎成以为是一种政治斗争的游戏,便没有在意。 但是现在民间也传的沸沸扬扬,到处开了赌盘,看来是真的了,他猪肉平的郓城号肯定是快要进京的了。 目下也在这间茶坊里喝茶的张商英,对此显得忧心忡忡。妈的他小高的郓城比我的荣德帝姬号晚了进两月开建,然而现在荣德帝姬号是半成品,他的郓城号却已经首航了,这算是什么事嘛? 看到之后,老裴立即很想过去找张商英聊聊,然而主要是人不熟,人家是大佬,时彦去世后他虽然还没有升吏部尚书,但是已经全面主持吏部工作,于是老裴也不敢过去现形。 “大家只说,郓城号到底能不能进京?” “为啥不能呢?是船就可以开,有河就行。” “废话船当然可以开,但是这么大,这么先进的船,匠作监的京兆郡王都翻车了,凭什么你们会相信高方平的草根团队能造得好?” “猪肉平虽然猥琐,然而出道起至今未有一败,我就是看好他。” “既然如此你还不下注你还等什么?” “切……我只是不喜欢赌博。” 一个家伙的这句之后,引得到处哄堂大笑。 买买买,下注的人越来越多了,赌郓城号能不能安全的开进东京来。 代表最高技术水平的匠作监的船不能开,许多人当然就惯性的认为江州那种落后地方的造船厂的船,开个蛋啊。别好高骛远造大船、弄点已经成熟的小船还可能,却是人家集中了全国工匠精英的匠作监都翻船了,大宋也从未建造过这么大的船,他高方平却想一步登天? 所以自然是赌高方平翻车的多了。 “一千贯!” 张商英一副不差钱的样子,买高方平会翻车。 老裴舔了舔嘴皮,如同野狗一样的在茶坊里观察各方面的形势,打算借助这个形势捞一笔,他有些倾向买高方平赢,这只是一种感觉,跟着感觉走…… “娘,听说郓城号要进京了,现在有赌盘,要不咱们也去下注吧?”赵大傻确认了消息后,跑去找皇后娘汇报。 皇后娘指着赵金奴小萝莉的鼻子道:“难道买这货输?” 荣德帝姬便眼泪汪汪的道:“早叫你们把荣德帝姬号换到江州去的,现在郓城号了,荣德帝姬号还趴在造船厂里呢。” 赵大傻便指着他自己的鼻子道:“总比我这个已经翻车了的要好些吧?” 小萝莉这才又破涕为笑。咬了咬牙齿,她把私房钱掏出来,叛变了,打算去下注买江州建造的郓城号赢…… 比预计来的更早,四月初七,那艘对于大宋属于庞然大物的郓城号终于进京了。迎来了几乎全东京的人围观和惊叹。 被河水贯穿全城,到处是拱桥的汴京城的桥上,到处围满了吃瓜群众。 显然,有许多赌徒是崔次输钱了。 “这样都可以?” 老裴也是醉了,当时把从户部骗出来的八百贯用于下注后,居然为大1名县赢了一万多贯利润,看起来东京真的是人傻钱多,到处是机会啊。 赵佶也凑热闹,在宣德楼观看大船首航进京,身边有许多的人此番下注栽了的,哭丧着脸伺候在身边陪伴圣架。 荣德小萝莉拖着一个滑板车,在宣德楼上很腹黑的笑着路过。作为对比,那些哭丧着脸的人的钱,当然是被小萝莉赢走了。 看了一会儿,赵佶自己虽然没有输钱,便很不高兴了,把张商英叫来骂了一顿。 张商英此番郁闷透顶了,以往他是从来不会被皇帝骂的,皇帝只要说一句,他就会和皇帝开始扯犊子。然而此番主要是皇帝说的并无毛病,高方平的郓城号晚两个月建造,并且只花费了荣德帝姬号不到三分之一的经费。 妈的现在人家大张旗鼓的首航进京了,荣德帝姬号还趴在汴京造船厂。 “看起来,郓城号也不过如此啊。大家快看,各处的衔接,推工,削工,工艺都很毛糙。木材的处理,侵油,烤干,定型,也能从这些方方面面的地方,看出了他们的草根。还有你们看,桅杆之上的衔接环扣,不够美观,明显非常的山寨。” 这些声音来自汴京造船厂的那些技术老爷们,他们现在的作为吃瓜群众也在跟着围观郓城的壮观模样。在大肆挑毛病,说这不好说那不好,总之在他们这些顶级工匠精英的眼睛里,郓城号到处是毛病。但是却忽略了最主观的问题:他们的船翻车了,到处是毛病的郓城号却进京了。 “不算,当时朕并没有想好,是一个误会,朕其实是想把荣德号交给小高卿家的,结果被你们搞错了,现在进京的这艘才是荣德帝姬号,张商英的那艘,并不是。” 赵佶想了想便开始耍赖了。以往他其实不喜欢耍赖,主要是事关皇家名誉,且有过京兆郡王号翻船的劣迹,所以没办法了。 在场的许多官员哭笑不得,然而似乎皇帝的要求也不算太过分,只得由着他了。 听到这个消息,荣德小萝莉一跳一跳的拍手叫好“陛下威武”。 没有高兴了太久,转眼小萝莉就哭起来了,原因是此番赢来的钱被显恭皇后现场没收了。皇后娘“说你还小,要太多钱并没有什么用,在娘手里用处大着呢”。 赵佶,包括许多大臣在内觉得这种行为很恶劣。但是介于后宫乃是她做主,公主在成年前也是属于后宫的,就在皇后的管辖范围内,所以谁都没有办法。 “唉,臣此番是彻底的输了。输在了小高的手里,有负陛下名节,惭愧惭愧。”张商英念着胡须长叹道。 赵佶并也没有过度的责怪老张,总体还是觉得张商英很有本事的,只是说小高更加的神奇一些。也不存在有负名节什么的,张商英是赵佶的治下高方平也是,小高干的好,赵佶觉得更有面子些。毕竟小高这么小官就这么大,这也算是赵佶力排众议干的事…… 裴炎成不够级别上宣德楼和大佬们一起喜悦了,却更加坚定了要去江州合作的信心。 事关他小高的一切都是神奇的,以高方平的风格和执行力来说,造价比张商英便宜,效力比张商英高,这个可以理解。 最大的问题在于张商英手下的人虽然是精英,却是一群官僚,老张麾下的人员的工资,绝对是高方平手下那群实干派的三十倍以上,还不能吃苦不能耐劳,整天只想贪污晒太阳。所以匠作监的造价肯定被高方平贵到了丧心病狂,工期肯定高方平长的太多。并且张商英翻船了,高方平的却成功了,一群草根做到这步,是他猪肉平真正的门道。 老裴是这么觉得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