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天王李成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7章 天王李成

不能在耽搁,该上路前往大名府了。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富安带着孟州废宅中的十多个孩子,出了孟州城继续向北前进。 临行的时候美女蒋雯来送行了,风骚得像个狐狸精,并且好像专门对高方平示威,带着四个美少男跟在她的身边伺候,听说是她在街市上买来了。 然后她又送了小萝莉一头小猪。 最后的时刻,高方平再次警告她远离施家父子,蒋雯是一点就透的聪明女人,听进去了…… 孟州废宅里跟来的那群孩子充满了幸福。 特别最大的那个,总把小的们照顾的很好,并且这小子非常崇拜大头兵,总会有意无意的注视着身边这些威武禁军的盔甲和战马,满眼羡慕之色。 最小的四个女孩比梁红玉大不了多少,她们偷偷注视着梁红玉怀里抱着的小宠物猪,满眼的羡慕。兴许在这些孩子眼里,拥有一头猪就是有钱人。 “臭小子别看了,快点帮忙生活造饭。” 扎营的时候那个最大的孩子看着战马发呆,被富安后脑勺一巴掌赶去劳动去了。 富安就这德行,他自动脑补这群小乞丐就是自己的未成年属下了,对他们有一种望子成才的寄托,打算将来把他们调教成为最凶猛的流氓地痞。 最大的那孩子蹲在地上帮大头兵们生活,他比大头兵还有经验,很快就见营地周围倒是是火堆了,而大孩子的脸黑得像是炭火一样。 富安见大孩子的破烂裤子有个洞,露着屁股不雅观,于是过去屁股上一脚踢飞,“有碍观瞻,不懂羞怎么写?” 大孩子挠头道:“俺没钱买衣裤。” 到晚间的时候,富安把自己的华丽衣袍给了大孩子一套。然后四个小乞丐女孩手很巧,连夜摆弄针线,给大哥哥修改衣服的大小,天明的时候,他们的大哥哥此生第一次,穿上了漂亮的锦袍。 四个小女孩充满成就感的看着大哥哥身上的衣服,其他男孩围着摸,充满了羡慕。 “去去去,有什么好羡慕的,去到大名府老子一人给你们做一套!” 富安就一去大名府劳改的混混,却总是这么有优越感,过去一人后脑勺一巴掌,把一群小孩子弄得东倒西歪。 缩在高方平怀里的梁红玉道,“看起来富大叔怕是混不成了,衙内爷,把他们给小玉好不好?” “要人没问题,先说你的打算和理由?”高方平不在意的道。 “班底,小玉知道有种东西叫做部曲,小玉将来要打仗,需要好儿郎。”小萝莉文绉绉的说道。 “他们是你的了,好好用。”高方平无所谓。 那个大孩子非常有礼貌,被高方平划拨给小萝莉后,他乖乖的跪在富安面前磕头,感谢富安大叔最近的照顾还有赐衣之恩。 富安此生第一次被人这么尊敬,爱护祖国花朵的意念也被挖掘了出来,非常得意的交代了伺候小玉需要注意的地方。 “对了,你小子叫什么?”富安就这德行,人家的脑壳都被他抽肿了,他这才想起来问名字。 如此一问,大孩子尴尬的模样挠头。 有个六岁的小女孩乖乖的说道:“牛哥没有名字,只因为力大无穷,又能吃苦耐劳,咱们都叫他大牛哥。” “老子赏赐你个名字叫牛头人你看怎么样?”富安非常没有文化的样子。 被贵人赐名是一件好事,大牛显得很高兴,却是小萝莉摇头道:“不好不好,叫牛皋好了。” 我了个去~ 高方平听得从马上摔了下去。 “谢谢小妹妹赐名,就叫牛皋了。”牛皋挠头傻笑道。 “可你怎么想到取名皋?”对此高方平还是非常想不通。 梁红玉含着指头道:“这个字有些复杂,在东京府里,胡先生教这个字的时候,小玉学了好几次,还被打了板子。” “你被他打哭没有。”高方平问道。 “小玉不会哭。”她含着指头说道…… 孟州牢城营校场上,施都管一边喝茶,一边看着贼配军里挑选出来的强壮人在对打训练。 施恩观看了一下道:“爹爹,这些人是花架子,武松死后,已经没有得力死士用了。” 施都管淡淡的道:“控制那群乞丐何需武松,张蒙方蒋门神死了,原本是丐帮捞钱最好的时机。可惜不知道为什么,向来不受重视的牢城营,如今被知州大人盯的紧。这似乎是高衙内那小贼弄出来的。” 施恩微笑道:“其实高方平小儿不过如此,就一纨绔花花太岁。儿子略施小计就把他耍得团团转。他财迷得像没见过钱财,区区快活林的一点保护费,就让他把什么都忘记。” 施都管皱眉道:“为父感觉总有些不好,你没见他轻轻容易的就几乎拿走张蒙方和蒋门神的家底,钱庄在孟州搞的有声有色?” 施恩道:“不过是依仗他父亲高殿帅而已。蒋雯那个婊-子是水性杨花的主,见到漂亮男子哪还能有注意,要是儿子有高方平那样的家势容貌,也能轻易收复蒋雯这样的女人。” 老施想想又道,“大名府卢俊义的信来了吗?” “好像还没有。” …… 牛皋看着是个大孩子,其实他已经十七岁了。 因为长期的乞丐生活,根本没什么营养,而这时代又几乎没有什么激素,所以后世的孩子十二三岁就发育,而牛皋现在还没发育。但是牛一样的蛮力却是天生的。 “小牛皋啊,以后你就是咱高家的人了,记得多吃点肉,把这些年欠着身体的肉都吃回来。”一边上路高方平一边感慨。 “还是先让弟弟妹妹们吃吧,俺不喜欢吃肉。”这小子撒谎还撒的挺像的,有些意外。 现在的牛皋还不会骑马,用两条腿大步流星的跟着走,小萝莉也不愿待高方平的怀里,有了部曲之后,她觉得有必要和手下搞好关系,于是很愉快的骑在牛皋脖子上高瞻远瞩,时而看着远方喃喃道:“世界好大啊。” …… 到达大名府是两日后的旁晚。 不等进城,已有这边禁军的交接人员在等候着和徐宁交接军资。 过来交接的禁军小吏很无语,这点军资根本就无需押运,无非就是纨绔子弟找个借口、带着军队出来大名府游玩。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交接?”徐宁给那个小军头后脑勺一巴掌。 徐宁官不大,却乃是殿帅的亲卫指挥使,所以小军头也不敢得罪,苦着脸看着那些可怜的军资道:“拿不走。” 只见小萝莉的跟班牛皋,仿佛往日保护流浪儿的粮食一样,整个的扑在寒颤的几箱军资上面,不让拿走。 自从牛皋见过禁军的甲胄和战马后,就彻底的爱上了它们,他怀疑箱子里也是这类的东西,认为那都是小主人梁红玉的,坚决不许别人拿走。 大名府的禁军老爷哭笑不得,见牛皋这小子穿得还不错,又是跟着贵人来的,不方便报以老拳,只得苦口婆心的劝说这乃是国法,是禁军的物资。 牛皋不懂什么是律法,愣是扑在箱子上不许拿走。 梁红玉其实对此也不是太明白,她也以为这些东西是衙内爷的,所以含着指头在旁边好奇的观看,检测部曲的战力。 牛皋手下的那群过惯苦日子的孩子,也如同平日里保护他们的口粮那样勇敢,包括四个小女孩也拿起了诸如扫帚柴火、锅碗瓢盆什么的拿着当做兵器。 一群灰头土脸的孩子,就这样跟随着牛皋哥哥和大名府的禁军对持。 “这是咱们的东西,打死你哦。”一个拿着锅当做盾牌的五岁小女孩对禁军呵斥道。 “去去去,乡巴佬,没见过世面的小屁孩。” 还是富安有办法,走入了小乞丐队伍里,没收了他们的扫帚,每人脑壳上抽一下赶走了。 孩子们红着眼睛,却一个都没有哭泣,长年的艰苦,让他们学会了珍惜眼泪。 然而,见自己的部曲出道第一战就被打败了,梁红玉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莫哭莫哭。”牛皋过来心疼的抱着小萝莉哄…… 老规矩,距离大名府城外五里就地驻扎,不能越线。高方平带着林冲,孩子们,还有富安等人继续前往大名府。 至于徐宁也没跟来,他乃是这只禁军的主将,在这个敏感的地方最好留在营里,否则万一老梁看徐宁不顺眼,以擅离职守为理由拖出去斩了就麻烦了。 大名府的繁华程度可以媲美东京,只见目下天色快黑,外城边的水陆码头依旧无数的货船等待出入关卡。 南西门大开,出来了一队威武霸气的禁军,竖立的旗帜吓死人:禁军天武第一将,bj驻泊司李成。 “靠,好威猛的阵仗?” 高方平也不知道这个天王李成想干什么,这样来迎接,他想让高大人拜见他呢,还是他拜见高衙内? 是的,这位北1京大名府禁军驻泊司李成的官,比高方平大的多,所以高方平以高大人的身份是要拜他的。但他又是奸臣老爹的下属,能把官做大的人不用问也是高俅的心腹,所以反过来他应该要拜见高衙内才对。

上一篇   第56章 官场黑阿啊

下一篇   第58章 青龙偃月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