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臣等参见陛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71章 臣等参见陛下

皇后娘娘静静的坐在桌前,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并不出众的容颜,有人在给她细心的化妆,梳理头发,插上了庄重又名贵的珠子凤钗,换上了红衣。 . 荣德小萝莉不是太明白,在旁边含着指头道:“娘,现在江南有大灾,宫里人人穿素装了,我听人说,这个时期不宜不喜庆,否则会被人说闲话的。你干嘛穿红衣。” 皇后娘摸摸她的小脑壳道:“娘知道,但咱们就是图个喜庆,因为我有预感,猪肉平的文报快进京了。” “难道高方平被害死之后咱们要跟着高兴啊,咱们不是和他一伙的吗?”荣德帝姬好奇的道。 “非也。”皇后娘道,“乃是因为娘知道猪肉平会度过危机,蝗灾事件也不例外,仍旧会有大转折。” 荣德小萝莉很腹黑的想了想道:“莫不是娘有内幕消息,消息是可以卖钱的,咱们可以卖消息或者去下注赚一笔……呀。” 险些被一个暴栗打哭了。 皇后娘这才微微摇头道:“娘也不知道什么内幕消息,我是女人我也不懂,一向只会依靠。但我简单的认为,从史来说小高他崛起后从未有过一败,他是真有能力化腐朽为神奇的人,人都需要有信仰,我相信他会有办法的。以他的猥琐奸诈,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么大的事瞒报朝廷有什么后果。所以娘以为这事只有一个解释:他之所以不报,是因为他有把握扛住,以便最后形成颠覆性效果,让官家更进一步的信任他。” “娘这么聪明,我这么像娘,我就放心了。”荣德帝姬道:“然而你干嘛把赵大傻生的这么傻,那时你到底在干什么哇!” 这次被后脑勺一巴掌打哭了…… 八月中旬,半年一度的大朝见如期举行。 在这之前,赵佶被烦的够呛,到处在传言蝗灾,传言高方平的事,包括宫里。起初赵佶没心没肺的不在意,但是毕竟是个软耳朵,听的多了就会慢慢受到影响,对此充满了疑虑,不敢上朝。好在这个时期宫里唯一喜气洋洋的是皇后的地盘,皇后有时也会来安慰赵佶别多想,说传言仅仅是传言。 赵佶最近都不想见人,但是大朝见乃是祖宗的规矩,躲不过去,半年一度的政府工作报告必须要去听。 大殿门开,百官进朝。 宦官高唱之际皇帝临朝,百官情绪激愤的样子,但是大殿异常安静,看似谁都准备好了无数说辞,打算在这大朝见,好好的总结总结。 蔡京看起来精神不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老了的缘故。 唯一会挺高方平的中书侍郎席位是空的,张叔夜并没有出现在大朝见,这让赵佶更头疼,老张大多数时候都不让赵佶快活,但有时也是有用的,因为他一般会抗住士大夫们对小高的言论。 “臣等参见陛下!” “各位爱卿平身。” 之后大家起身各自归位。 “张叔夜为何没到殿,还有,小高卿家的文报进京了吗?”赵佶便先开声道。 蔡京出列回应道:“回陛下,江南东路的文报尚未进京。至于张叔夜恰好出城了,未对老臣告假。” 张叔夜撂挑子是要找蔡京请假的,不过事实上他哪个级别的人自由度当然很大,并没有人会去盯着他打考勤。 “陛下,鉴于如今各种谣言传言漫天,而朝廷仍旧不知江南东路的具体情况,连续两年灾害发生,为防止生便,臣建议立即派重臣进驻江南东路监督,以便做到心中有数。”张克公出列奏道。 “臣觉得这么做是无用功,派去了人又能如何?蝗灾若成定局,那是天灾,并非**,派些不合时宜的人去瞎指挥,相反坏了高方平的有效政策。事实上去年之水灾已经说明了问题,安抚灾民的事,应该没人可以做的比高方平更好,一个都没有。”张商英出列反驳。 “但高方平其心可诛,把蝗灾情况整理成行文汇报朝廷,这么简单的事他也没能做好,如何还让陛下和朝廷信任他?”张克公道。 张商英怒道:“你个老东西耳朵长歪了是吧,我没说高方平做的对做的好,然而事实上,现在就是没有官方文报。连事情是什么都没弄清楚,你就开始用其心可诛这个词?你好好的说,到底是谁其心可诛?” 面对张克公打开了话路,张商英的文字游戏似的反击,于是口水战正式开始,整个朝上瞬间被口水淹没,各种奏报和正式弹劾的言论展开了来,变的乱七八糟。 这种局面绝对是赵佶没见过的,有点让他掌控不了朝堂的意味。 所以赵佶也被吓一跳慌张了起来,无助之下张叔夜又不在,赵佶只得埋怨的看了蔡京一眼,责怪的意味非常浓厚。 赵佶不需懂太多,事实上在他的概念里,蔡京这个宰相就是帮助他掌控群官的,让他们不要来找皇帝的麻烦,找宰相就可以。然而这点上老蔡已经越来越力不从心,甚至不如张叔夜了。 正在赵佶为难又担心之际,张叔夜优哉游哉的样子,手里拿着一份江南东路来的行文,进入了大殿。 不等张叔夜告罪说来晚了,赵佶便先问道:“张卿忧国忧民,朕是很看好你的哦,此番可有好消息?” “回陛下,臣还真有些好消息,江南东路行文已到。因担心走流程耽搁了时日、不及让陛下知晓,从而在大朝见发生错误决策,于是臣专门去城外等候江路八百里加急,拿到了之后,在路上批看,这便赶来告知陛下。”老张笑道。 听老张这么说,然后看老张这个一向的阴谋论有笑容,朝堂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基本只要不是白痴救都知道了,反转要开始了,兴许此番又有一群人要被猪肉平的计谋给坑了。 于是,许多还没来得及奏报的机智份子,偷偷把弹劾文书又收入了手袖,装作没有发生过这么一回事。 妈的依照惯例,大宋虽然允许说话,说话还可以不负责任。但那是在平时的中堂。 如今是大朝见,御前的朝堂以奏折形势上交的东西,皇帝不能无视,但同时也代表写奏折的人就有责任,如果所议论的事、让皇帝为难的事,最终被打脸了,分分钟蔡京和张叔夜会抓住机会,一个“说话不负责任戏弄陛下的帽子扣下来”,那就是吏部待岗再就业、或者海南岛去做丘八的结局。 蔡京最近这阵子已经被各种“造反”的牛鬼蛇神惹毛,见此机会,见到老张的表情后,笑着便吩咐御前带刀侍卫:“大朝见对官家的凑报,非同小可,不能视同儿戏,赶紧的,把刚刚那些呈报的文书都收集了过来,老夫会替官家给予高度重视,严格审批,而后整理归类后奏报。” 赵佶没心没肺的,也不知道老蔡这是什么意思。 在朝堂上,宰相说话了而皇帝只要不否定,那就是命令。于是大内高手们不等那群围上来的官员把他们提交的奏折从梁师成手里抢走,便纷纷一堆的拿了过去交给了蔡京。 无数官员脸色开始发绿,而蔡京犹如一个拿到了证据的破案狂人,兴奋的表情。 “太师忧国忧民,为朕分忧,朕是很看好你的哦。”不太明白蔡京意思的赵佶,觉得这个老头还算勤政,没偷懒,于是就表扬了一下。 “为官家处理朝政,老臣责无旁贷。”蔡京死死抱着一大堆的奏报不放手了,尽管很重他也硬撑着,因为若是拿掉了,肯定被那些鲨鱼一群的过来抢回去。那些个混蛋,他们是真会当做没发生过的,他们的脸皮是真有这么厚的。 赵佶又担心的道:“张卿快些给朕道来,小高那边怎样了。” 张叔夜展开了江东文报,一边看一边说。 麻烦的在于高方平的文报不能直接宣读,因为显然这次的文报是他亲笔写的,那犊子有个特点,写东西一针见血,直接粗暴、低俗、犀利就是他的文风,又没有使用官面词语和礼貌用语,还经常有病句和错字,所以说高方平的文报必须先看了后,再以老张的话翻译。 用语粗暴也就不说了,那是他小子的文风,朝廷的有些大人们也不见得比他小高高雅。只是说被皇帝内定了金科要登榜的进士,如果直接念、造成语法错乱病句连天,那就成为一个笑话了,官家脸皮再厚,恐怕也都不再好意思让他金榜题名了。 采用文绉绉的官语,老张断断续续的大抵说了一下,最后总结道:“陛下,此番江南东路蝗灾严重到无以复加之地,不过被陛下您钦点的江东转运使高方平控制住了,抗蝗保卫战大捷,捕杀之蝗虫,以亿为单位。” 赵佶一拍大腿笑道:“朕就知道,小高卿家是很有能力的一个孩子,你们还一群的说朕没眼光,哼。”又道,“张卿你快说说,此番江东既然闹了蝗灾,粮食损失几成?” 这才是关键,所以大家竖起了耳朵。只要说不出好听的数据来,分分钟就可以开始打脸张叔夜“抗蝗大捷”的结论性言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