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纸币经济的扩张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76章 纸币经济的扩张

情不自禁啊,高方平就算不在场了,女工们也能开启“自我忽悠”模式,相互说着小高相公的好话,把他轻易表述为一个无所不能的神。 激动的时候就掌声如潮,也有些猥琐大婶在对小高想入非非,只是不敢公开说不出来而已,说出来会不会被开除公职不晓得,但是肯定会被现场的其他妇女围攻,回家去也绝对被男人吊起来打。 “散了吧,都下工了还不回家伺候男人。” 一个残废老头一瘸一拐的过来打算驱散婆娘们。他是台家村的人,现如今是纺织厂门房。台嘉老头说曾经台村和土匪打过几战,这个老头是真敢冲锋的,残疾也就是那时候留下的,于是也被时静杰安排了工作,弄来纺织厂看门。 老头不但没把她们喊走,相反陆续又有下工的妇女加入,一起展开了针对小高相公的吹捧大会。 老头觉得这个妇女非常牛逼,他自己已经过了崇拜英雄的脑残岁月了,于是不管她们,又回到了工作岗位去守着。 残废老头并不崇拜英雄,但也实实在在受益于高方平的政策,作为一个老残废,他现在不是等死,居然有个事做,可以实实在在的有点收入,不寂寞,没事的时候勉强可以喝口小酒消遣一下了。这就是他现在的生活。 躲了一下,高方平和方琴又贼贼的潜伏出来,在远处偷偷观望了一下。 无语得让人跌倒,那些妇女不但没散,更嚣张的开启了自忽悠模式,还聚集了更多的人。 听了一下,她们都在说高方平的好话,于是高方平窃笑了下,也就不好意思去赶走她们了。 否则啊,过去了肯定被她们一群的围住拉扯,合影、签名、批示什么的,那个时候虎头卫士打人也不对,不管也不对,就凌乱了。 就算那些人许多是方琴以前的班底,现在是方琴的职工,方琴也看得大跌眼镜,你要说高方平当众演讲,出现这个气氛那也不奇怪,大魔王他就有这种能力。然而她们自嗨居然都能到达这样的程度。 想着,方琴偷偷侧脸观察了高方平少顷,凑近一些道:“知道吗,这并不是我忽悠她们,而是你做到了她们许多的人要求,所以她们喜欢你。女性天生就喜欢依靠的男人,还喜欢聪明能干的男人。” “胡说八道,她们喜欢我,是因为我长的帅。”高方平道。 方琴也不争辩,随即她觉得浑身触电了! 目下是一起蹲在角落里偷看远处,方琴猛然发现被一只手摸在了屁股上,于是当然就触电了,打了个机灵。 有点兴奋又有点紧张,并且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于是只能沉默对应。 见她不敢对抗,高方平的就得意了起来,胆子也大了些。 沉默了少顷后,方琴发现他越来越不靠谱了,简直是放肆了,于是无奈下红着脸,拉开了高方平那很不规矩的手。 高方平看着那只被她拉开的手道:“我主要是喜欢摸球形的东西,譬如那只熊猫的脑壳,我就最喜欢摸了。” “相公你又捉弄我。”方琴一阵郁闷。 “好,那我就不捉弄你了。”高方平笑道。 方琴少许失落的模样道:“其实……很早以前我有预感,你会把我收做小妾,我愿意的。可你一直没做。” 高方平叹息道:“不是我不好色,梁希玟那死丫头她老爹也是大佬,你是个混血儿,她会暴走的。” “那你还来摸我?”方琴双眼发黑的道。 “真的是因为这只手它喜欢球形的东西哦。”高方平道。 方琴就不说话了,脑门背脊外加屁股,到处在出汗中。 “相公辛苦了,您对治下的伟大贡献,足以抵消你的右手的不良嗜好,方琴也不给您压力,不给您家里添乱,若实在有摸的需要,就摸吧。”方琴蹲着道。 “要不咱们去你宿舍吧?”高方平又得意了起来。 “不要了,除非是您制霸性的命令,否则你得把我收入门才得行。”方琴摇头道…… 范子夷的奏报进京了,就放在张叔夜的桌子上。 老范说江南东路的纸币发行工作,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比预想的更好。江州集中了越来越多的金银,鉴于目下江州生产的物资乃是范子夷从未见过的级别,大家都热衷于买买买,于是纸币紧俏,若严格依照一比一的金银铜本位发行,就无法取到缓解通货紧缩的局面。 范子夷的理论也是就是高方平的理论,对张叔夜说:鉴于大宋金银铜的开采速度、流入速度,根本无法追上商品物资的爆发速度、无法进行匹配,那么建议仍旧以金银铜为本位,但是发行纸币的比例扩大为一比一点二。即,收入一贯价值的金银,则发行一点二贯的纸币参与流通运行。 范子夷这么保守的人,都这么对朝廷建议了,于是老张倾向于支持这个提议。目下既然江州的生产力在健康发展没问题,试运行了几个月纸币也很平稳,并未造成较大的系统性风险,那当然是可以一定程度放大步子的。 有一点老张还是知道的,货币是什么并不重要,货币也不可以吃。天下间有多少物资,理论上就要匹配多少货币才能健康发展,甚至还需要温和有序的小通货膨胀,才真正是保证百姓利益的事。 很简单的道理,发生通货紧缩绝对是对朝廷和百姓被洗劫,却肥了土豪。为啥呢? 高方平的货币论早就阐述了:因为真正的老百姓手里根本没有多余的钱,没存款。朝廷更是不欠债就好了。 那么通货紧缩代表现有货币大幅增值,资产价格下跌,当然就是手里有大笔金银和铜钱的土豪增值了。于是依靠借钱过活的老百姓和朝廷,在货币不值钱的时候欠的钱,到货币大幅升值的时候该还钱了,那就是天下最为丧心病狂的洗劫! 真个是左也一嘴巴,右也一嘴巴,受益的永远是那个群固定的群体。 高方平更是一针见血的阐述了一个观点:大多数人弄错了,被某些人反装忠。朝廷的利益其实永远是和大头百姓一致的。可惜自古以来。总有意无意的形成了朝廷和老百姓的对立,形成了朝廷和地主权贵是一伙的局面,从不例外。 通货紧缩货币升值,代表资产价格下跌,手里一文钱没有的老百姓要用钱怎么办呢,他们就必须把手里的屋和田廉价卖掉。这又是

上一篇   第575章 一群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