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出现江州的陌生俊男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78章 出现江州的陌生俊男

江湖上有传言,大名县又生了大事。??? 前阵子梁中书刚刚离任,卢俊义党就被老裴给抓了,并且老裴真够狠的,一点不给谁面子,直接以通敌叛国的名义,把卢俊义一群人定了斩刑。 按道理说,卢俊义是蔡京在民间的棋子,刑部理应不批死刑。但此番很意外,卢俊义像是被放弃了,北1京的行文进京后,刑部爽快通过了卢俊义等人的死刑秋后问斩。 那边江南、高方平轰轰烈烈的抗蝗战役刚刚于秋天结束的现在,裴炎成亲自监理卢俊义死刑际,却是被人劫持了法场! 上场打响“第一枪”的,便是那个曾经被老裴判了配的拼命三郎石秀,其后,一群来自水泊梁山的狠人大闹法场,劫走了名震北方的玉麒麟卢俊义。 河北教父级豪强上了梁山,加之现在梁山还有及时雨呼保义之称的宋江,一时间梁山声势大震,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北方“绿林豪杰”慕名而来、上山落草。 带永乐军驻防水泊的史文恭于此时,给高方平来了秘信说维稳压力越来越大,现在之水泊,吸收了很多山寨、响马和盗贼、以及各路帮派头子,人力物力财力大幅提升,实力爆涨。 史文恭私下估计:目下水泊贼兵近一万五千众。 到此,高方平计谋的第一阶段,基本算是成功了。真正利用梁山这面大旗,把散落四处的狠人、通缉犯、黑帮玩命徒,反1社1会分子,一股脑全部集中在了水泊,成为了一股被“约束”着的黑流。 只要堵住黑流,就等于北方已经基本太平。 于是高方平果断给史文恭回信:严密监控,依托全骑兵和装备优势,务必把反贼死死困在水泊之内,不要主动绞杀,那会狗急跳墙,目下维稳就是一切。 第二封信写往济州时文彬处,于信中这么言道:“鉴于水泊磁力牵引,奸犯科者十之七八云集,又因永乐军之压制,阻止伤害外扩,基本上已经形成了对北方治安形势的战略包围,展生产和贸易的大环境基本成熟,务必加快济州建设。鉴于时公正直厚道,和我高方平有善缘,于是我之钱庄正式对时公治下开放,我江州的资源技术对时公倾斜,坚决帮兄弟州展建设,通商道,扩大商品的交流互换。” “不过水泊近一万五千众狠人聚集,永乐军仍旧艰难。鉴于济州治下我高方平不便干涉,目下蔡京势微,叔夜公声望看涨,正是变革之际。望时公抓住此机会上书,对枢密院陈述水泊形势,且务必以您的名誉作保,扩大永乐军编制至五千人,且独立出郓城,要为永乐军赢得‘同下州建制’,则水泊和北方之危自此无忧也。” 第三封信往北京裴炎成,内容和给时文彬的差不多,陈述北方展形势已经来临,加快一切建设步伐。并需要他老裴已大1名县名誉,对朝廷陈述水泊形势的严峻。 裴炎成绝对是有话语权的,因为卢俊义那种教父上了梁山,于是北方的许多势力跟随而去,在北1京执政三任的裴炎成当然对这些有判断权。那么老裴的上书,等于给时文彬背书了。蔡京比较沉默的现在,永乐军的建制提升和扩编,大概率也就会获得通过了。 第四封信写给北1京驻泊司徐宁,让他准备能用之人,准备在枢密院文书下达之际,便及时调往永乐军,支持压制水泊战略。 徐宁和高方平当然没有权利来决定哪些人拨入永乐军。但只要时文彬和裴炎成的提议通过,枢密院批准扩编备战。那么都是殿前司系的事务,于是这一口的事就是高俅来决定,高俅决定当然也就是高方平决定。 当时花费了大力气,把徐宁推上北1京驻泊司都指挥使,那是有原因的。不是真要徐宁打战,那家伙就不是打战的料。 他是个教头出身,并且是最了解高方平练军思路的人,他在北京驻泊司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把那群庞大的编制调教得像个样子,整理出那些是好兵好将,标注那些不可用的兵痞官僚。 驻泊司编制两万五千,在当初李成治下实际人员估计万五左右,但是被徐宁调教了这么久,风气也会扭过一些来的,人员会更多。于是现在,高方平可以把北1京驻泊司变为了一个“小股精锐的训练场”,培训基地了。 这很好,永乐军其实不需要太多人。以永乐军的阵容和装备,编制太大的话养不起,吞金巨兽啊,锁子甲的换装是今年五月才完成的。消耗的军费直接能让陶节夫骂娘。 所以永乐军若真的扩编到五千人,就足够了,那真可以做些事了。就算宗泽的话成真,真的开启宋夏之战,高方平是真敢带着永乐军去抢西夏人的,刷过西夏副本后,永乐军就真正是精锐中的精锐了。 所以啊,现在虽然说不上形势一派大好,却真的开始有点小好了。 唯一就是宋江那个胖子,以及燕青那个反骨仔去了梁山后,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的内部形势是什么。 到目前为止,他们尚未开始和高方平联络。兴许是胖子和吴用他们的斗争较为敏感,暂时不宜生出乱子来。 就算是宋江真的叛变了,对于高方平也无所谓,大体目的已经达到。狠人都被集中了起来,对高方平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不论如何宋江是想做官的人,他会比吴用啊晁盖啊这些人有分寸。 加上宋江是喜欢抓权的人,就算为了他自己,他也必然会在梁山和那些人撕逼,那就好。梁山外出骚扰地方的事件,暂时来说会大幅减少。 甚至于高方平有错觉,那个胖子难说不会鼓励打家劫舍,他甚至会鼓励梁山那些家伙在山寨开荒良田,养猪养鸡。妈的这是可能的,那个胖子不会其他,却跟着高方平学了一身的“大建设术”,“大蛊惑术”。 又不是只有让朝廷惧怕才会诏安,看到他们有地有田有物资有建设的时候,朝廷一样会眼红的,所以一样有可能诏安,然后肯定第一时间把他们编为厢军编制,拉到西夏前线做炮灰。至于梁山的资产,肯定第一时间被张叔夜那群户部的盖世太保去贴上封条接手。 《水浒》中,梁山军被诏安之后,那是被蔡京高俅等官僚坑的不要不要的。至于现在,如果他们被诏安,无需蔡京和高俅去拉仇恨,以大魔王的尿性会比蔡京高俅还坑。梁山军的一些人,但凡有“不赦之罪”的是肯定要被拉清单的。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敢造反又没有成功的这群人,不论在什么政治环境和朝代,他们都不可能得到善终的,这违背人类规律。 当然其中会有真正做官、得到善终、成为真正军人的。至于这样的人有多少,得看当时的具体情况,还要看现在起宋江对他们的调教是否足够积极。如果不满意,包括宋胖子,最终都会被大魔王捉去坑了。又不是说不好意思下烂。童贯和梁师成被高方平坑得死去活来的,现在不也很安分,嘿嘿…… 方琴上街的时候总能引不小的轰动,大宋的读书人多半都自诩风流才子,围观方琴最热衷的就是这些读书人。 尽管古代的服饰并不足以凸显出方琴的腰臀黄金比例来,但仅仅她那奇特的颜值,每次上街,身后总会跟着一群想入非非、上下齐流水的人。 然而他们虽然跳,但江州是有规矩的,围观大家都敢,叫声“小娘子”调戏调戏,也没谁去说这些读书人。但是行动的话会被扭送“派出机构”。 “女厂长厉害了,目测有这个身材的,的确是可以被大魔王潜规则,于是就能出任要职了。” “别乱说,人家她和大魔王是清白的。” “哈哈你也信,我倒是历来不反大魔王,但以他的好色猥琐,不止一次的去纺织厂找方琴深谈,嘿嘿,想想都叫人剩下齐流水。” “唉,好白菜又被猪拱了。可真有他猪肉平的。” “奇怪,人家那么大一个官,有两美人你们就酸了。许洪刚蔡倏在江州祸害的女人比高方平多十倍不止,为啥那时不说话呢?” …… 方琴已经习惯了被人议论,在其他地方这危险,但在江州她相反很得意,甚至有些臭美心态。可惜的是,大魔王始终有色心没色胆,害怕他未过门的正妻,就不敢来干坏事。 方琴今个休假,便进城来逛逛,买点各种各样的小东西。 路过某个摊子的时候,见有个穷秀才在卖扇子,方琴想了想便挑选了一把,买了下来,打算找个时间送给高方平。 走的时候扇子拿掉了,方琴弯腰去捡的时候,现一只男人脚故意踩住了扇子。 方琴拿了几下,却没拿起来,便有些恼火的仰头看谁这么嚣张,敢拦截美女厂长。 一见到她就半张着嘴巴,神啊,江州居然有个和大魔王一样帅的俊公子,为何以往没有现呢。这么想着方琴呆了少顷,也多看这个俊公子两眼。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