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西门大官人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79章 西门大官人

见方琴穿的并不好,加之她那春心萌动的态势很明显,这个俊男公子哥便一阵暗自得意。 狠狠的盯了方琴的身材两眼,公子哥这才弯腰,捡起了被他踩着的扇子,用他名贵的衣服擦干净后,交给方琴道:“姑娘莫怪,小生一时大意,弄脏了你的扇子,这里给你赔礼了。”言罢煞有其事的鞠躬。 方琴正在发情,见到美男就有些慌张,一句话不说,拿过扇子低着头便转身要走。 公子哥更加得意了,叫住道:“不知小娘子家住何方,世道并不太平,小生送你回去可好。扇子脏了也显得很唐突,要不就把小生的这把送给你吧,这把很名贵的,想必是一般买不起的。” “不了。”方琴说这么说,其实觉得他说话很有磁性,又温柔又坏坏的样子,很有吸引力呢,哪里像大魔王的粗暴哦。 “小娘子你别跑啊,哥哥送你一程,以防止歹人的贼心。”公子哥又锲而不舍的道。 “不了,江州没有坏人。”方琴有点受不了,加快脚步就跑。 显然公子哥是个外乡人,不太明白情况,有点不甘心,加之观看方琴奔跑时候那大屁屁一扭一扭的样子,便有些安奈不住,带着两个狗腿子跟着去了。 一转眼方琴越跑越快,这个公子哥弄好容易追击到了江州纺织厂,眼看美女进去了。公子哥和狗腿跟着进去的时候,一个残废老头跳出来道:“你们哪个单位的!” 公子哥一行人没想过会遇到这事,真被这粗暴的声音吓了一跳,狗1日的,在他们思维里,家乡这样的老头只有等死的份,怎敢如此大声说话的,于是不怀好意的看着老头。 “外乡人吧,我也不问你们哪个单位的了,赶紧走,这里不能随意进。”老头毫无耐心的摆手道。 “妈的南方老表就是没教养,你一个死老头,也敢粗声冒犯咱们西门大官人。”两个狗腿子恶狠狠的揪着老头的衣领。 老头也不知道西门大官人是哪颗葱,也打不过他们几个年轻人,然而在这里老头也不怕,说道:“在不放手离开的话,你们会被教做人的。” “咦?” 西门大官人也发现了,这个地方真的很邪门,在别处如同小家碧玉、走路都要低着头的妇女,在这里却看似胆子也很大。 这么一会儿,几个路过的女工围了过来,纷纷问老头发生了什么,还问要不要报官什么的。 这是因为在纺织厂,都是女工。如果在其他工厂的话,这几家伙已经被人用锤子放倒了。 “笑掉大牙,就你们这些穷丘八也管去报官?你们猜官府收拾谁?”两狗腿子便狂笑了起来。 全部人只是半张着嘴巴看着他们三,不明白江州为何现在还有这么糊涂的人? 目下少年军下学了,小迷糊来找方琴阿姨。每次都能额外获得零食和零钱,于是小迷糊就很喜欢来纺织厂。 目下小迷糊含着指头路过,见有几个外地人揪着老爷爷衣领的时候,便表示了不服。 小迷糊弯腰拿起一块石头道:“放手。” “哪来的野丫头也敢说话,不放你待咋地?” “不放打死你哦。”小迷糊把饭盒交给旁边的大婶拿着,拉拉裤子,抹去鼻涕后又捡起了一块石头拿在手里,和三个壮汉对持了起来。 “不给你点厉害,你就不知道天有多高。”一个狗腿子狞笑着打算去捉小迷糊。 却是小迷糊率先出手,啪啪,两块石头把两个狗腿子打的额头冒血,哇哇大叫。 西门大官人笑倒在地,觉得这两白痴够滑稽的,居然被个穷家小屁孩收拾到了这种地步。 紧跟着,小迷糊依照着少年军的战斗课程,一个滚地接近西门大官人,紧跟着一个扫腿。 噗。 扫在了西门大官人的脚上,并没有什么用,没扫翻。 不过她的确有点力道,把西门大官人踢得抱着脚跳来跳去。 西门大官人不禁大怒,冲了过来,“敢偷袭我,揍死你个死东西。” 啪啪 小迷糊被脑壳上两拳,便倒在地哭了起来。 到此不是结束,只是刚刚开始。从小迷糊被打哭开始,那真个捅了马蜂窝,西门大官人终于意识到了江州的不同之处。 瞬间内冲出来上百个头大脖子粗的婆娘,开始围攻。最终好汉不敌多人,三个家伙被打的鼻青脸肿,按倒在地上给绑了…… 一般情况下,现在的高方平已经很少过问刑案,更不可能过问治安问题。 不过此番乃是传说中大魔王的地下情人被骚扰,包括赵鼎在内的人认为影响尤其恶劣,处理不好的话,事后大魔王是肯定会变身的。于是他们把卷宗送去找老常,意思是将来出事就是老常顶雷。 老常一看就直接把他们三骂成猪头:“老夫这么大一个提刑官,你们弄些小女孩打架的治安问题来给我?赶紧的滚蛋。” 于是最终无法处理了,西门大官人以及两个狗腿,包括小迷糊,都被关在小黑屋里。时静杰把治安案件提交给了高方平…… 晚间的内堂里,高方平批示各处的文报,偶然拿到一个小案子的卷宗后。 鉴于许久不处理这里,到也觉得有趣,换换脑子,开始仔细阅读了起来。看到“西门庆尾随方琴”这等定调字眼的时候。 高方平被一口茶水呛的猛咳了起来。 苍井菊京很体贴的样子,急忙伸手给他梳理一下背脊,顺气。平稳下来后才道:“看把相公您急的,是不是又出什么大问题了。您好似总有无尽的麻烦。” “这个西门庆,他竟然这个时间跳了出来,在江州尾行方琴。他想干什么?”高方平惊呼道。 菊京很少见他有这么一惊一乍的时候,哪怕面临大问题,他通常也是泰山崩了哪管他山崩地裂的态势。便道:“此番看来是真出大事了,是否需要让这个西门祸害消失,只等相公一声令下,菊京会处理干净?” 高方平摆手道:“别瞎猜。” “嗨。”菊京只得赶忙的点头。 “把西门庆给捉了来过堂,我要亲自调查潘金莲……不是,调查他在江州的胡作非为。”高方平一不小心,心思又转移到了潘金莲身上去了。 其实还不止呢,西门庆的夫人,她本身其实也是一绝。汗,也不知道是不是受这具废材身体的影响,高方平不但会被女人打哭,也居然到了现在都保持着比较关注有夫之妇的传统。 不用多久,传说中的西门庆就被捉了来。 “跪下,小狗1日的看你还敢跳。”押人过来的杨志对帅男有天然的羡慕嫉妒恨,便很粗暴的一脚踢在西门庆的膝弯处,把他踢了跪在地上。 “咦……”感觉到西门庆跪地的态势后,杨志手握刀柄的道:“报相公,须得把这荒淫无度的贼子给捆绑了起来,刚刚一击,末将发现来自他腿部的卸力,是个有武艺底子的人,不得不防。” “无碍的。”菊京踏前了一步。 西门庆也及时说道:“是是是,草民西门庆,自幼喜好些枪棒功夫,但这不是罪,草民无意冒犯大人。” 高方平摆手后,杨志就下去了。 “?” 西门庆看房间里的人走空了,也不是公堂,只留有一个十分好看的女人在,便又得意了起来。 话说西门庆当然很熟悉官场规矩,这种情况当然就是要收点钱,然后就小事化无的意思。 想着,他便嘿嘿笑着起身道:“久闻大人威名,在下初来江州却不来拜会孝敬,失礼了,在下这里有些孝敬,还请大人笑纳。” 一边说着,他风度翩翩的样子从袖口里,拿了两大个金定出来。 换在其他地方,被抓了的人的随身金银当然就罚没了,不过这是在江州,加之西门庆涉及的只是小事,所以抓起来的时候只是拿走了他随身的匕首。 西门庆老司机的样子上来递钱的时候,被菊京幻影般的出手,啪啪几下,就仿佛调教木人桩似的,西门庆犹如一架折叠椅似的,已经被菊京给“折叠”了起来,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西门庆心中大骇,从出道至今,真个没见过此种高手啊。 “饶命饶命,小人没恶意,只是有些不懂规矩,请大人饶命。”西门庆不禁大喊了起来。 换做其他人是要绑了吊起来锤死的,然而高方平也真的相信西门庆这种公子哥没恶意,他只是想贿赂而已。 “菊京不要这么紧张,这家伙是个好色猥琐的混蛋,但他真的没有恶意。”高方平摆手道。 “嗨。”菊京松开了退后,站在高方平的身边。 “是是是,大人英明又仁慈,太了解咱这类小人物心态了。”西门庆松了一口气,媚笑着跪在地上,不敢起身了。 “大胆狂徒,你是不是脑子被牛踢了,竟敢尾行我家方琴?”高方平不怀好意的道。 西门庆一听双就眼发黑,果然是出事了,听这个狗官用词“我家”,又联想方琴如此尤物怎么会没大人物罩呢,这才吓得脸色惨白,抽自己的嘴巴道:“小人该死,小人有眼无珠冲撞,小人该死……请大人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