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青龙偃月刀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8章 青龙偃月刀

“这人乃是个蠢材。”林冲在身边低声说了一句。 高方平点点头,的确是个蠢材。如果以高俅的心腹身份来拜见衙内,哪能打如此彪悍的旗帜。天武第一将的意思是,他是上四军之一、天武军左厢的主将。 历史上来说,这个李成也是个反复倒戈的小人,最后跟着大汉奸刘豫混。 人马到达了近前,李成翻身下马,给足了面子的行礼:“末将北1京驻泊司都统制李成,参见衙内。” 弄得高方平一阵尴尬,急忙下马道:“李帅请起,下官担不起。” 留守北1京的天武军左厢军、带领十个军、两万五千人马的都统制大人,他居然口称“都统制”又拜见高方平?然而没办法,高俅的手下就这德行。能送钱又机灵的就做官,否则回家务农。 (都统制应该是南宋的叫法,这时期应该为“都指挥使”,不过为了和高俅的殿前都指挥使区别开,采用都统制算了) “李帅乃太客气啦,在东京的时候时常听闻家父言及李帅,乃忠勇报国的军魂,bj如此军事重镇,职责重要,还需李帅多多费心了。”高方平嘿嘿笑道。 然后这个所谓的天王李成笑,笑得像个番茄一样的高兴,拍起马屁来滔滔不绝,送起礼来也毫不含糊,派手下抬了一盘黄金锭子上前来。 百两黄金,出手就是一千贯。果然不愧是“猛将”风范啊。 牛皋飞快的跑上去收了金子,当做粮食一样的保护着。 李成指着牛皋哈哈大笑道:“人才!不愧出自将门,将来必成大器。” “……”林冲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也没有拜见李成,他就这德行,就算是对高俅也不怎么迎逢。 “衙内请入城,本将已经备下了酒宴,专为衙内接风洗尘。”李成笑道。 高方平不立即走,东看看西瞧瞧的道:“好地方啊,bj大名府真乃好地方,李帅您看,河道此时依旧繁忙的等待入关,足见繁华,想来油水丰足,难怪留守相公能每年给蔡公大量的生辰纲。” 李成脸色有些尴尬,理解错了,把这话视为责问河务巡检办事不利的意思? 河务安全巡查,目下也是bj驻泊司负责的,不是收税,而是以防务为由,审查进入船务,看有没有违禁武器,有没有通缉犯什么的。 李成就摆出大将军的无敌状态,威武霸气的喝道:“妈的关胜干什么吃的,让他滚来见本将!” 一个手下屁滚尿流的骑着马,朝河务巡检班直房狂奔,片刻带了个大胡子过来。 霸气啊,看到的第一见,给高方平的印象就是电视上关羽的感觉。 “末将关胜,参见大帅!”关胜急急忙忙的下马跪地。 啪---- 李成一皮鞭抽在关胜脑袋上,怒斥道:“你干什么吃的,巡查河务效率如此低下?” “李帅。”关胜冤枉的样子道,“河务巡查事关重大,必须仔细,若让贼人携带大量兵器进出……” “还敢顶嘴!你只告诉本将错了没有,老子只问结果不问过程!”李大帅又是一皮鞭抽过去。 关胜脸红了起来,却不敢回嘴了,维持跪地。 “这位是东京来的贵人,殿帅爷家的衙内,快快见过。”李成又指着高方平道。 关胜一阵郁闷,寻思狗屁不懂的纨绔子弟有什么好见的,却也知道大宋就这德行,无奈之下道:“关胜参见衙内。” “免礼,可是人称的大刀关胜?”高方平呵呵笑道。 提及大刀,关胜就得意了起来,犹如关云长,把长长的胡须撸往一边,微微一仰头:“正是关胜,好教衙内得知,末将正是汉时名将关云长之后人。” 梁红玉含着指头道:“你有青龙偃月刀吗?” “有啊!”关胜无比得意的道:“小将平时正是惯用青龙刀。” “你会拖刀计吗?”小萝莉又问道。 “会啊!此绝技正乃关家拿手绝技,一向不外传。”关胜仰着头,傲然道。 啪---- 大胡子脑壳上又被一皮鞭。 李成怒斥道:“大胆!你把头抬那么高干嘛,好生回答小娘娘不会吗?” 关胜胡子都气得翘起来,知道李成虽然是个绝世草包,然而自己今天这顿皮鞭是因为纨绔子弟的到来才挨的。要是换做平时,李成虽然不是个东西,也不至于“人来疯”。 “关胜你对本官不满吗?”高方平问的非常直接。 关胜不禁非常尴尬,感觉怎么回答都不是,若是怕了纨绔子弟,真是有辱关家的威名,若是不给面子那后果很严重,干脆不说话。 “麾下都是粗人,不懂事,教衙内见笑了,别管这等废物,进去吃酒要紧。”李成也给关胜打了一下圆场。 高方平迟疑片刻道:“关胜,不是我有意不尊敬你,而是因为我是个流氓,也暂时没看到你值得尊敬的地方,明日可敢来校场让本官看看你有何本领?” “敢来。”关胜眯起眼睛,侧头看了看犹如猎豹一样精悍的林冲,大约知道怎么回事了。 李成则是一阵头疼,看来衙内爷明日是打算代替高俅校阅禁军…… 今趟在云乐楼喝得酩酊大醉,被林冲扛回了驿馆休息。 李成是个马屁精嘴炮党没错,不过这种人一般会让人非常愉快,会让你宾至如归。高方平就喝高了。 独立的院子里,林冲仰头看着夜空里的明月,心思又起,这趟由生到死,又由死到生,全都拜高衙内所赐。但也让林冲知道了活着有多可贵。说起来,他现在也不恨高方平,心无杂念,就想和娘子团聚,军中有个职务,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按部就班的效力。 小萝莉出来院子里,对林冲说道:“牛皋空有一身力气却不会武艺,林大叔您可以教教他吗?” 林冲微微一笑道:“我的本事不适合他。他适合大开大阔的战法,兴许明天校场比武后,大人会给他找到一个好老师。” 小萝莉知道说的是关胜,于是含着指头道:“你打得过他的拖刀计吗?” “不知道,但我会小心,不会叫衙内丢了面子。”林冲说道…… 次日很早,就有人来请高方平去禁军大校场,校阅北1京驻泊司麾下。 毕竟高方平不是真正的高殿帅,所以场面不大,也就来了个两千多人走几个方阵,让纨绔子弟乐呵乐呵。 这两千多人已经是李成挑选出来冲门面的了,但走阵的时候高方平险些看的摔倒,根本毫无士气,毫无军容。的确是些牛高马大的家伙,却是从他们身上看不到哪怕一丝军人的那种骄傲和精神,没有一丝杀气。 高方平总算知道为什么女真人南下的时候,大宋军队会败的如此之惨,因为从他们的眼神中看,他们自己都不觉得他们是军人。 高方平观看的同时暗暗的在心里有个推演,有把握就以自己的五百亲军,一举击溃这两千多人,产生兵败如山倒的踩踏效应。 思索间,军阵演练已经完成,陪同在身边的都统制李成笑道:“衙内可还对禁军满意?” 高方平神色诡异的竖起大拇指道:“李帅威武,把麾下训练得如此兵强马壮,真乃国朝悍将也。保家卫国全赖您了。” 李成再次笑得像个烂番茄一样。 高方平又道:“关胜来了吗?” 只等同于一个副指挥使的关胜早就迫不及待,当即骑着战马从校场的老远跑过来,悍然道:“关胜在此,早等着大人考教了。” 林冲虽然性格温和,却也早就手痒,想和高手切磋,抱拳道:“末将上吧?” 高方平压低声音道:“小心他的拖刀计。另外我观他驾驭战马的功底不俗,这对你是挑战,若能挑杀他的战马,进入步战环节,希望就大了。” 林冲低声道:“标下理会得,谢衙内提醒。” “战马,甲胄,马槊伺候。”高方平一挥手道,“擂鼓!” 自从沧州牢城营“重生”以来,林冲还从未穿过战甲,此时套上后,整个人有了焕然一新的感觉。特别马槊拿在手里的时候,那种感觉很奇妙。林冲乃是使枪的人,但是至今舍不得花大价钱买一杆上等的马槊。 似乎到了此时,他才真开始有点喜欢高方平,至少有了那么一个人,第一次让林冲觉得有了军人的感觉。 提枪上马,在战鼓的催化下,两人围着开始跑场,进行战前热身。 某个时候距离接近,两家伙如同相互仇视的斗鸡遇到了一起。 噌---- 寒光一闪,关胜一扫青龙偃月刀,由下往上,地面沙土顿时铺天盖地的卷向林冲。 “杀!” 林冲双腿一夹从战马飞身而起,避开沙土的同时一个临空回马枪。 汀---- 火星四溅。关胜以青龙刀宽阔的刀面阻挡了林冲一枪,却是力量奇大,连同战马一起被推后了近乎一尺。若不是战马功底了得,就要乱了。 第一回合的较量,让双方的心理同时吃了一惊,都有了遇到劲敌的感觉。

上一篇   第57章 天王李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