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总算让我逮到你小子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80章 总算让我逮到你小子了

看着他把自己的脸抽肿后,噗,高方平扔了一把短刀在地上给他道:“既然有眼无珠冲撞,你先把自己眼睛挖了,既然该死,然后你就自己结果了如何?” “啊!”西门庆眼冒金星,哥只是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啊。 “怎么说了不认账?你刚刚的话语是欺骗朝廷命官吗?”高方平道。 菊京铁青着脸冷喝道:“还不自裁,亏你还是武士,如此荣耀的死法你不要,你要肮脏的死去吗?” 西门庆顾不上观察菊京的颜值了,险些气死,妈的也不知道这个女人脑子是不是坏了,一点小事而已,要求老子自裁还是抬举我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终于让我逮住你小子了。”高方平很是得意的笑道。 西门庆仿佛死了爹一般的造型,凄惨的抱拳道:“大人,你我往日无冤无仇,何故欲将处死小人?” “其实我和你开玩笑,并不是说要你死。”高方平这才抬起茶碗喝了一口。 西门庆松了口气道:“险些被大人吓死了。” “我且问你,看起来你似乎钱很多的样子?”高方平摸着下巴道。 西门庆一听便笑道:“在下乃清河县人士,自幼善于经商,开有生药铺子,很是积攒了些金银,正发愁目下的咳嗽丸紧俏拿不到货,还送钱无门,若是大人愿意开方便之门,小人必有孝敬。” “你是为了咳嗽丸来的?”高方平道。 “正是,这东西神奇,目下尤其紧俏,只有东京和江州有,东京人多且产量比江州小,在下就算在京里有些门路,却也拿不到份额。此番来江州,就是要筹备一批神奇药丸,若能拿到稳定的代理权则更好。”西门庆道。 “好大的口气,就你,你也敢说你在京城有关系?”高方平拍桌子道,“你在故意示威,想显示你手眼通天,让我不敢动你吗?” “不不不,绝无这意思,大人勿要过度解读。”西门庆哭丧着脸道,“皆因经营药材的关系,大宋最大的批量市场在东京,但凡来往东京的生意人自是不用多说,总要在京里有一些关系的,不说混得走,却也不容易被欺负。” 高方平微微点头,这点上这小子说的对。这个时代不论什么东西,最大的批发市场就在东京,能在东京做生意的人真要机灵些,或多或少都要有些官场的路子,不过一般人,就是有了路子他也不能乱来,因为全国的商人都在那,不可能人人都被优待,人人都可以走后门的。 只是说一但有人罩,也就不至于被莫须有的欺负了,相当于缴纳保护费而已。 见他脸色阴晴不定,西门庆又道:“说起来呢,在下是您高家门生啊,您不保护我可以,怎么的也不要害我啊。” “你小子怎么就成了我高家门下了?为啥我不知道?”高方平道。 西门庆尴尬的道:“小人和您相差十万八千里,如何能认识您呢,不过小人和京里您高府的管家相熟,每次去京都有孝敬,就连富安富爷也都认识小人,还一起喝过酒呢。” “……”高方平很无语,鸡犬升天说的就是这个啊。 也不知道他的出现是依据《水浒》路线,还是《金瓶梅》路线?似乎和蔡京、高俅管家牵扯上关系就算金瓶梅路线了,额,这似乎是穿越虫洞导致了空间错乱的糊涂账啊? 不过不论是哪个路线,这小子的出身都是有些武艺的清河县地痞。这个时代做流氓怎能没点武艺,否则一般人都不怕他们。 西门庆这小子的原始积累,肯定是以黑帮地痞高利贷的形势完成的。不过他的确是这个时代生意上的典型,做药材生意,制霸市场,迅速爆发,最终还和蔡京这样级别的巨头牵连上了些关系。 思考着,高方平道:“既是和我高家牵连上了关系,你家底一定非常雄厚吧?” 官商提钱是可以的,甚至就是必须的,但是谈及家产的时候西门庆终于色变,联想这个狗官的口碑,此番怕是栽了,要被他谋夺家产! “我亲亲的大人,小人的家产,在您的眼睛里根本是九牛一毛,您不至于惦记吧?”西门庆凄惨的样子道。 “你家夫人月娘她……有方琴漂亮吗?”高方平嘿嘿笑道。 “@!”西门庆便神色古怪了起来,联想到他在京城的口碑,却是家产似乎更加重要,于是尴尬的道:“她……怎么说呢,月娘自是贤惠又美貌,乃是上佳的资质,理论上该和方琴姑娘一个级数,只是说家花不如野花来的香,如果是别人去观赏,自是会新奇的。” “我只是随口问问,你别一副贼贼的表情。”高方平呵斥道。 “哦。”西门庆弱弱的点头,寻思信你才怪。 高方平又歪戴着帽子,一副大昏官的造型道:“那个潘金莲……” 这才一听,西门庆嘿嘿笑道:“潘金莲乃是我县县花,绝世尤物,姿色不在我家月娘之下,却是更有一股发自骨髓的魅劲,大人果是同道中人,竟是来连她的名号也听过了。” 顿了顿,西门庆又叹息道:“可惜好白菜都被猪拱了,她乃是那穷矮搓武大的夫人,不经常路面,整日躲在家中,轻易看不到。尽管我在清河县有些势力,却是也不敢直接去抢人啊。若是大人垂涎于她,草民有一计可把她收罗了来,送给大人享用。” 高方平楞道:“这么说来,她家武大还没被你小子给毒害,她还没被你祸害?” 西门庆吓了一跳,摇手道:“小人只是好色而已,还不至于做这丧心病狂的事……”见高方平瞪着眼睛,西门庆只得又改口道:“好吧,这阵子……小人的确有些不良想法,还有个媒婆给我出了些馊主意,然而县老爷却也不是好说话的存在,小人始终没胆子做。” 高方平一阵郁闷,背着手走来走去的,寻思你这么一个恶棍竟然还没放下死罪,那老子如何谋夺你夫人和家产? 西门庆和菊京也不知道他激动个什么,只是看着他这么走来走去的,小高一走,就导致菊京握紧了刀,导致西门庆心里忽上忽下的。 “叫韩世忠来。”某个时候高方平停下了脚步。 少顷,韩世忠进来跪地道:“末将参见相公。” 高方平写了一封公文,加盖了江州关防后递给韩世忠道:“立即上路,携带本官公文前往北方清1河县见县爷,让他给你牌票,临时获得清河县执法权和调查权,然后仔细调查西门庆这贼子的一切事,尤其调查武大家的事。” 西门庆猛然色变,这次真的糟糕了,官场出现这个事的时候,明显是家产要被谋夺的节奏,于是西门庆脸色死灰的瘫软在了地上。 韩世忠斜眼瞅了下西门庆这个不良少年,一看这种货色,就是从地痞流氓转变而来的暴发户,屁股里的屎肯定多的要不完,于是恶狠狠的点头道:“卑职明白,定让这人渣万劫不复。” 高方平摇头道:“不要误解我的意思,可以深挖他的事,但不要栽赃陷害。主要调查是否有假药弄死人的事件,是否有杀人放火事件,除了这些,小问题不要多管,管不完,那也是他清河衙门的事,不是我们的。” “是。”韩世忠离开了,又可以花公费去旅游了。 这下西门庆便又得意起来,听高方平说只调查杀人放火的问题,西门庆庆幸,好在老子虽然猥琐,目下还没有犯下死罪,只要不栽赃陷害,此番应该不会死啊。 “竟敢来江州捣乱,犯我手里自是没他好果子吃,权且把这小子捉去关小黑屋,直至韩世忠有调查结果。”高方平摆手道。 于是一群虎头卫冲进来,对西门庆报以一顿老拳后,犹如十八铜人似的,拖着脚就去了,西门庆杀猪似的叫喊着,却是喊破了喉咙,也没人理会他。 倘若真的有借口,高方平不介意顺手害死西门大官人。 这小子在江州落网,那就是江州的案子。依照大宋律,会有江州的公文去西门庆的原籍提档调查,理论上,清1河县当然是要配合的。 不过一般情况下,古代资源有限,官僚也不作为。通常如果在江州抓到西门庆,就只以江州的案子办理,没人会浪费资源远赴清1河县提档案甚至调查的。因为去了也未必有用,这些个豪强,多数时候会送钱给清河的县爷,那么只要不是天大的案子,县爷一般也就会袒护,通常就都是不了了之。 至于那个小迷糊,也被高方平下令给放了,多大点事,他们居然连小丫头也给捉了关起来。想不到啊,江州现在的诉棍风气已经开始有些抬头了,这很不好。这其中绝对有赵鼎和老常的锅。 不过那个死丫头也够彪悍的,一言不合,就用石头把人家脑袋给砸破了,你好歹等他们真打了老头再动手,就不会被捉了不是。 那些纺织厂的妇女,不愧是诉棍赵鼎调教出来的机智份子,她们是一直等到小迷糊被打哭了,才出手教西门庆做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