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别问小迷糊去哪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81章 别问小迷糊去哪了

思考着这些,高方平背着手走来走去的,感觉不太好,赵鼎和老常这两棒槌,加上胡市这些人上蹿下跳的整天玩文字游戏,持续下去江州真要“法制”了。 不是说法制不好,法制当然有法制的好处。但那会减弱大魔王的制霸效应。导致以胡市为首的一群人更不能动,他们会率先成为真正的诉棍,那要慢慢形成抓贼的百姓把贼弄伤后,相反赔钱给贼的情形。还会慢慢形成路见不平的时候,小迷糊再也不敢扔石头的情形。 甚至有毒思维蔓延深化开去,一言不合工人就罢工的话,江州的大建设就夭折了。 “传我话,把小迷糊带来。”想定后,高方平道。 没心没肺的小迷糊被带来了,她也不害怕高方平,只是看着桌子上的糕点咽口水。 “被关了许久饿了吧?”高方平嘿然道:“去吃啊,就是给你准备的。” 于是小迷糊冲了过去,连吃带拿。 方琴很照顾她的,托人专门给小迷糊定制了个铁饭盒,让她挂在脖子上,去那都带着。原因是在少年军的时候,她因为迷糊,经常把瓷碗给摔坏,每次都要方琴去赔钱。 这下小迷糊嚣张跋扈,嘴里咬着两个蛋糕,口袋里放了四个蛋糕,然后打开饭盒又给装满了。 高方平给她后脑勺一掌,“慢点,你撑死了方琴会来哭诉的。” 没用,嘴巴里的没吃完,她又去盘子里拿了一个,狠狠一嘴咬下去,又咬到了指头,疼得哭了起来。 “我真是服了你了。”高方平把自己的茶碗递给她,让她喝水。 小迷糊拒绝了喝水,理由是肚子里装了水,会占用装蛋糕的空间,就不划算了。 高方平摸着下巴寻思,这是个大智若愚的丫头啊,绝对有奸商潜质,可惜了,她会被小虎头们带坏的,其实她应该去商业部,而不是战斗部。恩,虽然她战力也不低。 等她吃饱了后,高方平才道:“丫头你见义勇为,却被捉去关了起来,委不委屈呢?” 小迷糊摇头道:“有蛋糕吃的话,委屈多来点也没事的。” “不愧是我少年军小巾帼,志气不可丢,不要怕那些不平的事。将来再长大些,跟着我去打战,抢蛮子的蛋糕去。”高方平开始忽悠她了。 小迷糊依少年军的规矩,猛的立正道:“时刻准备着!” “好娃,有前途。你被正是调入我猪肉党之党卫军少年部,拥有少年宪兵头衔了。”高方平嘿嘿笑道。 “为国朝而奋斗!”小迷糊又大喊着敬礼。 高方平乐呵了。梁红玉她们是真能折腾的,少年军的战斗部,还真是指挥过郓城攻防战的少年偶像虎头玉负责“政教”工作的,看起来调教的很是不错。 “加油,始终看好你的哦。”高方平摸摸她的脑壳后,便找人把她送回少年军去了。 …… 次日中午,江州官员被召集了紧急开会学习。参与会议的,都是身在州城的官员。 “今天找你们来,主要就是政治精神的领悟和学习,一些路线和风气的纠察。” 人员初步到齐转运司大堂后,高方平高坐上方道:“现在之江州,它已经初步出现了一些不太好的苗头。是什么事呢,就是关于一个登徒子去纺织厂闹事,见义勇为的小迷糊却被抓了的事。” 下面的官员和差人头领们,便纷纷交头接耳了起来。 “都不要以为这是小事,它是一个标志。它代表了目下江州存在的一些问题。至少也代表了差人执法时候的一些心态。”高方平提高声音道,“是什么造成了这一情况呢?真是尽忠职守严格执行大宋律吗?要我看未必!它仍旧是一个思想被禁锢,害怕担负责任、懒政、不作为的一个官僚性问题。” “早些时候蔡倏时期面对不平事件时,大宋律又去哪了呢?”高方平敲击着桌子道,“这显然是同一种心态,以前不执行大宋律,因为差人可以无事的站在安全线上,没有责任。而现在反过来,先照大宋律执行了,甭管它影响多恶劣,多冷人心,总之过后也不用担负责任是吧,有律法背锅,有司法口背锅,有提刑司背锅对不。说到底,这仍旧是推卸责任的心态。” “这次的标志性事件,总体来说只是件小事,这里我不指责在座的各位错了。我只是再次要求你们,做事以良心为第一底线,且要去弄清楚事件本质。一个孩子她敢和地痞流氓斗争,她凭借的是什么?是赤子童心,是她对官府差人的信任,她知道身后有国朝暴力机构做他的后盾,还是她对‘对错观念’的直接理解和表达。”高方平道:“作为一个孩子,她已经做的很好,换许多大人去也不会有她好。但这么一个丫头,她却因为差人懒得判断、懒得弄清楚本质、害怕担负责任的心态,把她也一起给扣留了。” 高方平提声道:“在大宋律来说你们是对的。当时仅仅是口角,未造成实际伤害,这孩子却用石头砸伤了人,伤的还不轻。但这里我要说,将心比心,若是各位家里的人往后遇到了流氓骚扰,却再也没有勇敢的小迷糊站出来了,那时怎么办呢?别问‘小迷糊’去哪了,她已经被你们吓怕了。那么扪心自问,咱们得到了大宋律,但是到底失去了什么?” 包括老常和赵鼎在内,也不禁楞了楞,面面相视了一番。 “明府威武!”大家纷纷开始喊口号了。 “你们这些混蛋,其实都指望我今晚掉水沟里淹死,因为那以后就没人压制你们了。”高方平拍桌子骂道,“遗憾的是,我东方不败一向福大命大,我仍旧会制霸一切,压着你们。包括有官位的人,甚至包括官衔和我平级的那几个家伙,都给我安分一些,我要盯死你们,你们躲不过我的火眼金睛。江州之建设气氛,优良之民风不容破坏。其他问题有得谈,但这是我大江南的核心利益,绝不对此让步。” 范子夷等人开始脸色发绿了,开始说的好好的,还听出了不少的感觉来,然而一转眼,大魔王老毛病又犯了,政治学习又变为了批斗大会,他又开始威胁人了。 有他在江州一天,是没人会有好日子过的。现在大部分人真的希望,大魔王今夜掉茅厕里出不来才好呢。 “在懒政也没用,你们被我骂了后,仍旧要兢兢业业去领悟我之精神。不要以为国朝欠你们一个公务员职务,或许其他地方欠你们,要走的就赶紧。至于有官位的那些也不要跳,不喜欢江州的、胜任不了的,提交申请来,我把你们交回吏部去做大爷,往后爱咋地咋地。”高方平冷冷道,“总之核心就是:干的好是应该干不好就走。或许你可以不换观念,但是我可以换人。都听明白了吗?” “明府威武霸气!”大家纷纷大声道。 “很好,看来你们领悟了精神。那也别闲着,下去传达开。宣传口的工作尤其重要,人家胡市们上蹿下跳的没闲着,你们如何能闲着。另外,客观条件造成了州城之外的官员没来开会的,书记官转发会议记录和精神重点,推官巡查各地,督查他们学习文件精神。所谓读书百遍奇异自现,不懂老子精神的照着文件念三百此。”到此,高方平摆手道,“散了吧。” 老常一脸黑线,目下猪肉平真是越来越难对付了,小高他仍旧在进化之中,现在已经很难抓住他的小辫子了。 以往大魔王威胁官员、近乎废置大宋律的苗头是很容易找的,但他现在的本质仍旧绕过大宋律制霸一切,却越来越隐晦,表面听起来越来越没毛病了,哎,不是老夫无能,而是猪肉平越来越狡猾了啊。 想这么想,不过总体上此番高方平虽然猥琐,但是没有大毛病,所提及的问题对于现在的江州,的确还是重要的。至少在官府巨额投资,欠了丧心病狂的债务的现在,建设生产的大环境和气氛,的确不能随意破坏。 于是此番整个会议上,老常都很低调,没给高方平扯台。 老常都不说话,其他人当然更不会说话。眼瞅着,大魔王的制霸之路连常公也阻止不了了…… 散了会议在私下的时候,老常指着高方平的鼻子道:“此番算你狠,整个江州乃至江南基本被你绑架。老夫给你有些时间,度过难关之际,还需回到律法为准则的路线上来。” “给我十至十五年,打江山我来,到时候我功成身退,交给你们这群诉棍去守江山。”高方平嘿嘿笑道,“我卸任后哪管后人洪水滔天,一朝人做一朝事。” “老夫就当做你这句话是对国朝的承诺了?”老常很在意的样子道。 “是我的承诺,我这样的人一但走到巅峰,那会高处不胜寒的,所以其实不论从内心里,还是政治的需要上来说,我就算做了宰相,也不会太久的。”高方平笑道。 老常点了点头,又好奇的道:“被抓了的小迷糊,是不是那个喝粥嘴巴会被烫歪了、吃馒头会连自己手指一起咬的娃?” “就是她。”高方平点了点头。 “呵呵,那他们还真是乱抓人了。那丫头让老夫印象比较深刻。”老常笑了笑之后离开了,本想坐下来下一盘棋,却发现自上次把小高虐了一次后,这里就没棋盘了,他小子已经不敢自称大棋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