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有消息来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82章 有消息来了

“我去他妹的高方平,又开批斗大会,点名让宣传口对付咱们,他要不是官的话,用鸡蛋去砸死他!” 书堂里,一群胡市的学生听到高方平组织了一群官府五铜钱来打对台后,气得脸色发青啊。 “就是,大魔王越来越不靠谱了,听说了吗,有个外地的药商打算来咱们江州投资顺便旅游,也是对江州的一种贡献嘛,却是一言不合被高方平捉去喝茶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弄去老虎凳上坑死了?” “可恶,长此以往还有谁敢来咱们江州!有钱的投资者被他捉去关起来了,恶意伤人毫无教养的野丫头,被他当做英雄宣传。颠倒黑白一手遮天!” “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呢,迷糊妹妹很萌的,不许你们这样子黑她。” “就是,那个为富不仁的登徒子帅倒是帅,然而竟敢把不良风气带来江州,还威胁咱们厂的门房,被打死了活该。可惜没打死。” “噗。你们这些个败家娘们现在声音大起来了,不守妇道,整日到处闲逛,抛头露面,我是你们男人的话吊起来往死里打。” “你们这些傻子秀才也就只敢动口,来试试看,看老娘锤不死你们这些弱鸡。” “你好好的说,到底谁是弱鸡?” “你们是!老娘曾经的职业是相扑,现在是纺织厂护厂队的,你只说敢不敢公平的和老娘单挑?” …… 针对小迷糊和西门庆事件,江州城里城外的又开始热闹了,许多地方在吵架。 当然是支持小迷糊的多。 人们这下就放心了,明白了小高相公的心依旧是向着大家的。大家都担心小迷糊若是受到不公待遇,自然而然会坏了气氛,导致以后敢出声的人越来越少。 那是一种趋势,发生了又止不住的话,自然会慢慢的回到从前。最终苦人又会受苦了,因为他们是最没有防护能力的一群,现在他们唯一的底气就是借助风气形成的联防,然后官府不拉偏架。 总体上民间的事太多,官府在敬业其实也管不过来。真正来说,大头百姓需要的保护就是相互照应,并且官府不拉偏架。这其实就是最好的保护。 而小迷糊事件的定调,相当于再次确定了大头百姓的“见义勇为权和自卫反击权”…… 杭州。一处豪宅中的书房内。 两个身着官府的儒雅中年人士在坐。他们便是当今东南地区两巨头,小蔡相公蔡卞,皇家应俸局提举朱勔。 “这段时间的江州什么情况?老夫安排的胡市,是不是节制住猪肉平风头了?”蔡卞漫不经心的抬起茶碗喝了一口道。 “请……小蔡相公您自己看吧?”朱勔把最近收集的消息,递给了蔡卞 蔡卞还没看前哼了一声道,“那个疯狗,当年和我和大兄不合,我大兄蔡京把我贬出京的理由,正是拜他高方平查办张怀素所赐。其后他嚣张跋扈,小人得志,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他?我就是要让胡市成为他的一根肉刺,逼得他动胡市也不是,不动也不是。胡市乃江南名士泰斗,动了胡市,他小高彻底臭大街,不动一样慢性的臭大街。” 朱勔尴尬的样子道:“要不相公您……还是想看看在说?” “那就看看。”于是蔡卞低头,打开文册开始观看。 看的非常仔细,就想看到高方平是怎么被搞臭的,然而花费了半刻钟看完之后,这…… 蔡卞并没有看到想看的东西。原本他主要关注朝廷局面,较少的关注江州。他总觉得自己掌握了高方平的脾气和套路,针对性的安排搞事应该是可以搞臭他的。 然而事与愿违,尽管以胡市为首的一群人、加上老天爷都在和他高方平作对、还意外的还出现了蝗灾。但是在各种来自天灾人祸的围追堵截中,最终还是让高方平突出重围了。 看着整理出来的这些东西,就犹如看一部鬼怪小说,每一次,他猪肉平都能有惊无险的过关。 蔡卞绞尽脑汁的想要再挤压几个句子出来,说猪肉平不过如此,只是面对现如今的局面,又有点难以说出口了。 “看起来他猪肉平真的是个福大命大的存在。兴许老天爷都不主张咱们继续阻击他,该是转变重点了,咱们一系要重新崛起于大宋政治舞台,才有机会最终和他猪肉平决战。”良久之后,蔡卞叹息一声,把册子凑在火上给烧了。 鉴于朱勔当街被高方平给打的很没有面子,于是老朱戾气深重的样子道:“小蔡相公不可托大,不可放松对他高方平的堵截。他才是咱们最大的对手,他看着是一头猪,脑子有坑,行为幼稚还冲动,其实所有人都被他的表象忽悠了,他善于扮猪吃老虎。现在若是按不死他,将来,必成所有人之心腹大患!” 蔡卞抬起手打住冷冷道:“你说的东西老夫心理有数。不可否认他高方平已经崛起,算是我大宋势力的一极,但他仍旧年轻。他还不是宰相,还没有党群,将门出生的他,目下政治根基仍旧不够牢固。看似是张叔夜一党,实则他的一些核心东西张叔夜也没看明白,兴许最终,张叔夜才是他小高变法的最大阻力。” 顿了顿蔡卞道:“当务之急是最快棒打落水狗,整倒我家兄长蔡京。蔡京他两度为相,或明或暗执掌朝政十数年,政治影响力根深蒂固,所以,他才是咱们的真正心腹之患。现在是整倒蔡京最适合的时候,张叔夜执政时间不够,政治根据仍旧不足,加之老张他力排众议抬举高方平,遭遇了太多人的离心。皇帝也不喜欢张叔夜那样的人。所以,不在他老张真正掌权之前、整倒蔡京,则咱们毫无希望夺回朝廷主导权。因为若是再晚些,张叔夜排除了异己,进一步取得皇帝信任的时候,整倒蔡京就没用了,那只是帮助张叔夜获得相位。” “说这么说……然而下官始终担心他猪肉平在伺机,最终形成他渔人得利的局面。”朱勔念着胡须道。 “猪肉平的话题到此为止。”蔡卞霸主似的抬手打住道:“西夏人的动向有消息吗?还有广西的事呢?” 说到这个,朱勔阴笑了起来,凑近耳语了一番。以至于悬在横梁上躺着吃烤鸡的时迁,也没能听到他们具体说些什么…… 韩世忠还没有从清1河县回来,所以暂时西门庆还被关着。 不过西门庆不放,西门庆的下属狗腿应伯爵等人却已经被放了。 又一个晚间,菊京崇拜的样子,陪着小相公在灯下看书。 “时迁来了,有事禀报。”有虎头卫在门口道。 得到了召见后,少顷,贼眉鼠眼的时迁进来跪在地上扬言有大消息。 菊京非常讨厌这个小偷,倒不是嫌弃他的长相猥琐,而是觉得他的职业猥琐。话说菊京不太喜欢小偷,比较能接受强盗一些。这兴许也是这个时代的狠人和高方平的最大不同之处。 然而偏偏,小偷比其他流氓强盗更能得到相公的认可,譬如此番高方平先不问别的,拍拍时迁的肩膀让他坐下,且亲自拿来了茶水递过去:“不急先喝水,慢慢说,看你脸色风尘仆仆的,应该是一直赶路,几个昼夜不眠不休了吧。” 时迁感动的同时也受宠若惊,喝了口茶叹道:“相公礼贤下士,我这样毫无地位的人竟能得到您这般对待,老段说的没错,江湖饭真没什么好吃的,还是现在好。” “还不赶紧的交代大事,若是误了相公机要,菊京必不饶你。”苍井菊京呵斥道。 时迁惊呼道:“小娘子发飙的造型,竟是比那方琴姑娘还要有两份味道。” 高方平给他后脑勺一下道:“赶紧的,缓过气就说正事。” 时迁这才道:“相公英明,您让我留在苏杭两地,作为密探,我一直在换着地方关注刘正夫、朱勔、蔡卞等人动静。果如相公所料那般,朱勔目下以蔡卞马首是瞻,所谋甚大,他们甚至在谋划……”顿了顿道:“小的有些不敢说。” “放心的说。”高方平道。 “他们丧心病狂,竟是想整倒当朝蔡相公,简直骇人听闻。”时迁嘘嘘的样子道。 高方平皱了一下眉头。 早在苏州当街殴打朱勔的时候,高方平便觉得不对,觉得他们再谋什么大局,后面高方平又分析了下,当然知道现在反过来坑害蔡京的是蔡卞这群人。 很简单,蔡卞他想取代蔡京。 这很正常,不这么想的官员不是合格的官员。不这样也不是政治。 只是让高方平奇怪的在于,蔡京现在仅仅是弱势,官家也仅仅是初步有点不看好老蔡,小蔡他们那群鲨鱼如何短时间内整倒蔡京呢? 于是本着这些各种疑问,被迫害妄想的高方平当然要做到心中有数,这就是冒忌讳、安排时迁做密探的原因。 “看起来,这么大的消息相公似乎已经成竹在胸,并不惊讶?”时迁发现他只是皱眉后便这么问道。 “这些都在我意料之中,没有惊喜,还有什么其他消息吗?”高方平道。

下一篇   第583章 羁縻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