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临行托付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88章 临行托付

“毕世静。”高方平看了过去。 “末将在。”江州驻泊司兵马总管毕世静、走了出来跪在地上。 高方平一副“临终托孤”的装逼表情道:“你是江州驻泊司兵马总管,严格遵守体制,不受帅司节制,严格围绕在以江州主政官员为核心的周围,为江州大工业基地服役,为国朝服役,守护我之建设成果,维护江州之稳定,听取江州主政官员将令,就是你的职责。即是说,谁是江州主政你听谁的。譬如我离开的时候,你听时静杰和张绵成的,朝廷任命的新主政到来,你就听新的主政的。” “末将遵命!”毕世静大声道。 童贯听得在一边摇晃着小白旗苦笑,却始终不说一句话。这里根本没有他说话的余地。 “刘光世。”高方平又看向另外一边。 “末将在。”小刘出列跪地。 高方平掏出一个准备好的信封道:“你带着我的亲笔信,昼夜兼程赶往京兆府见宗泽相公,也不用在回来,你原本就是他的人,兴许有事,准备好跟宗泽相公做大事。关于什么事,信的内容是机密,宗泽相公看了之后就会明白。“ “是。”刘光世拿了信,查验火漆封印完好之后,就带着他的几十人马上路了。 “丁二,杂交水稻的研发不能停止,要鉴定的搞下去。我就算不在,经费也不会差少你的,要什么就通过张绵成和时静杰告知,我都会支持,我只要成果,不要让我失望?”高方平又道。 丁二出列抱拳道:“遵命。现在第二代水稻已经出来了,不过效果不错,不过稳定性还有待提升。皆因水稻事宜不算复杂却漫长,若能在大理国那一年三熟的气候下,兴许会更快些。” 高方平摇头道:“暂时不现实,在其余地方吏治不稳,风险太大。暂时还得在江州,我的政策延续下去,江州的人就会越来越多,土地开发最终会停滞下来,所以攀升亩产能力才是王道。” “遵命。”丁二点头。 “陶志明。”高方平郑重的看向了陶节夫相爷的儿子。 “小子在。”小陶走了出来。 “你们船舶工程院之蒸汽轮机项目是我最放不下,最关注的,要加快步伐研发,不惜血本,争取尽早成功,步子放大。”高方平道。 “知道。”小陶嘿嘿笑道。 高方平又道:“我听说你和韩毅有些地方有分歧,于是由此,又在工程院内产生了激烈争论,最终衍生出了三种待选方案来,现在仍旧还在论证?” “是的,请相公定夺。”陶志明抱拳道。 “定夺个屁!步子太小,胆子太小,不够猥琐。”高方平道:“要问我我也不懂。但是给我三种方案一起上马攻坚,分为不同项目组,各自带人相互竞争、但是不许扯台,要相互分享技术,展开学问研讨。要钱要人,我全力支持,不要认为这是奇技淫巧,不要以为是制造怪物。对此言论对多,最闹腾的胡市已经被我带走。我把你们工程院编入皇家造成厂编制,把你小陶衙内弄来江州,就是为了要让你们工程院不受其他官僚的影响节制,全力科研,蒸汽轮机项目,绝对不容许任何人的骚扰和阻挠。记住,你们是皇家江南造船厂编制,任何时候,只听命皇帝以及我这个造船厂总管。” “遵命!”小陶得意了起来,示威似的看着老常他们。 老常等人又不知道蒸汽机是什么鬼,只知道胡市批这个项目耗资极其丧心病狂,这下好,即便高方平走了,造船厂仍旧是隶属于皇家的钉子户处于江州。 “基本就这样。未尽事宜大家商量着办,建设和生产之基调不容破坏。否则我还会回来做诉棍咬人。这就算是我和大家的告别。” 定调之后,高方平起身率先离开了大堂…… 真的算是鸟枪换炮了。 荣德帝姬号从广州海试回来已经有些时候,正在被工匠们利用海试得到的数据,加固、修理、改装。以便作为高方平的旗舰使用。 是的此番进京,打算开着大船去装逼。不过船舶工程院的小陶和韩毅说了,改装完毕还需要两天。让小高在等等。 等候大船期间,韩世忠已经从北方回来。他调查出了西门庆的勾当无数,一桩桩一件件的实在太多,然而,最终把西门庆的简历看到最后的时候有些失望,这个家伙竟是目下还没有杀人放火之类的重罪。至少韩世忠没调查出来。 “相公若是念头不通达,末将所列的这些罪名,有四分之一都可以确认,来个数罪并罚,仍旧可以重判的。”韩世忠阴笑道。他以为是因西门庆调戏了方琴,所以瑕疵必报的大魔王就要整死西门庆。 高方平微微摇头道:“既如此,咱们就没必要上纲上线了,他的那些丑事不是死罪,也没发生在江州,若是要认真也是交给清1河县处理。得罪了一个坏人却没有撸死,还便宜了清1河县,这真不是我的风格。打蛇一定要打死,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这是咱们的一贯军事思维。” “是。”小韩很佩服的点头,离开去休息了。他和西门庆又没仇,他也不希望大魔王太小气,否则麾下的兄弟也真不安全。所以高方平的决定很对小韩的胃口。 “把西门大官人给老子提了来。”高方平又吩咐。 师奶杀手西门庆进来的时候鼻青脸肿的样子,汗,看起来在江州贿赂不起作用,他仍旧被牢头教做人了。 “大人饶命啊!” 西门庆一副比窦娥还冤的样子跪在地上哭诉,实在想不到来江州一趟办货,会遇到这么一个大昏官的说。 “不忙喊冤,我且问你,你到底有多少钱?”高方平摸着下巴道。 被关了这些日子,又得罪过狗官的女人,西门庆本着小人的思维出发,知道此番不能善了的了。损失已成定局的情况下,于是西门马上转换奸商思维:那就该考虑损失多少了? 从目下看这个狗官既然这么问,显然只想要部分家产,而不是要命或者全部家产。 很简单,若是要命要全部,他高方平根本就不会问,直接害死了,伪造些过户文书什么的,顺便把老子的夫人月娘也撸进房中,就得到了全部。也没人敢去拨乱反正吧。 想着,西门庆在大不幸中也算松了口气,知道命保住了,便道:“小人的钱还是很多的。” “到底多少?”高方平道。 “五……”西门庆迟疑着道。 “靠,你这么大一老板,才五万你自己信吗?”高方平拍桌子呵斥道。 “五十万,说错了,小人家产总计相加,约莫五十万左右。”西门庆仿佛死了爹的表情。 “什么!一个区区清1河县的生产总值也就哪点,你居然搜刮了这么多,丧心病狂。你到底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高方平惊呼道。 “不是的,小人的生意不止清河,东京有,周围的州府也有不少。”西门庆道。 “哼哼,这还差不多。”高方平这才点头。 “我且问你,假如我特批条子,让咳嗽丸给你稳定的份额,你便怎样?”高方平道。 西门庆就得意了起来,已经做好损失一半家产,居然还可以意外获得一些份额,也算是好事,于是笑道:“那小人先谢谢大人的诚意了,往后逐年,若是生意好做,卑职还有额外供奉的。” “老子们江州好东西那么多,我问你,你打算送一半家产价值的金银来兑换纸币吗,这些都是可以稳定挣钱的东西?”高方平问道。 真够狠的,开口就是一半。 不过西门庆依靠脑补、已经做好了损失一半的准备,竟是也没有太大的反弹,仿佛死了爹一般的,含泪点了点头。 “你果然是个骨骼惊奇的人才,那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做事好了,相互也有个照应。”高方平道。 咦? 西门庆越来越觉得有些不对,莫名其妙的抱住了一条粗腿的样子? “你不要疑惑,也不要有心理负担。我这喜欢拯救失足青年。”高方平道:“另外你不要听信传言觉得我喜欢砍人,其实我喜欢控制,控制才是王道。我要震住你,让你不敢干坏事,慢慢的回到正轨上来。” 西门庆的眼珠就四下里的打转,郁闷了起来,若不能去强势欺人,抱大腿还有毛用啊,然而却又不敢说。 “尤其不能用蒙汗药去祸害美女!”高方平指着他的鼻子严重警告。 这下西门庆得意的道:“大人有所不知,小的自来对女子有一手,有吸引力,我若要女人,是无需那些肮脏手段的。” “这倒是,长的帅又坏坏的,又有钱,高富帅就是有点麻烦。”高方平点了点头,随即被迫害妄想的样子道:“你小子莫不是还对那潘金莲有所想法?” 对那只尤物西门庆当然有想法,此番却是被吓了一跳道:“卑职如何还敢想,从大人两次提及她,卑职懂了,她也是大人您的,天下绝对没人敢和您抢,哼哼,只需小人回到清河,略施小计,那尤物还是手到擒来,献给大人享用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