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 政治协商初步达成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91章 政治协商初步达成

高方平语出惊人的道:“目测下来,广1西它怕是要出事。这些幺蛾子乃是因为,相爷您当时力排众议启用王祖道这个超级大败类、所惹下来的锅。下官要是您的话,当时就应该把王祖道拖去活埋了,三年后再把尸体拖出来鞭尸。” 蔡京微微色变,一说王祖道,当然就想起当初好大喜功,王祖道那傻子通过阴谋利诱和卑鄙的手段,强势忽悠那些土族投宋,最后被蔡京捂盖子,把坏事当做功劳给报了上去。 想起这事来,蔡京皱着眉头道:“难道您提议酷吏宗泽进广1西是维稳?” 之前老蔡想歪了,还道是宗泽欠他钱不还,于是闹翻了,这小子就打算把宗泽整去穷山恶水去呢。话说京兆府虽然贫穷,但毕竟是府,是大宋直面西北的战略要地,在京兆府的意义也是很大的,依照大宋规矩,在西北经历过宋夏之战而不出大问题的士大夫,几乎都算拜相的资历,并非一定要大名府开封府才有前途。 战争塑造英雄这不是吹的,譬如陶节夫哪个混混就是这么崛起的。 “关键的问题在于,为何贤侄会认为广1西的政策会这个时候出事?那些土族虽然人直,却和某些闹腾的族群不同,其实他们戾气不重。”蔡京皱眉道。 高方平道:“因为目下西北的局势不是秘密,西夏人一定会在广1西煽动胡汉间的关系。” 蔡京猛的起身道:“西夏那些蠢贼又如何知道广1西的事,纵使我大宋官员,也未必有多少知道这其中的猫腻所在。” 高方平眯起眼睛道:“很简单,因为你弟弟蔡卞以及朱勔这些人已经急不可耐,他们没耐心等您退位了,于是想把旧账翻出来,让你罢相。但这种事很敏感,他们不敢出手去做落人口实。于是正好借助目下的西北形势紧张,利用了西夏人介入,从而借刀杀人!” “丧心病狂!是可忍孰不可忍!”蔡京竟是险些被气得喷了一口老血出来,叫骂中把桌子给掀了,弄得茶碗打碎,棋子滚了一地。 外面守候的武士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手握刀柄的冲了进来查看。 老蔡摆手怒斥道:“全部给老夫滚!退出三丈外去!” 于是又全部跑了。只留下高方平坐着,然后蔡京背负着手走来走去的。 蔡京的脸色始终显得阴晴不定。 所谓的空穴不来风,高方平的说辞是有迹可循的。这段时间小蔡他们的确在密谋什么,因天子庙口一事蔡京没出头,现在反我老蔡的人也越来越多,这个时候有人像取而代之做领袖、一点不奇怪。 郑居中那个狗贼回京后任资政殿学士,整天和老夫作对,蛊惑官家,利用形势搞风搞雨,这也不是秘密,蔡京心里比谁都明白。 但最不能接受的是,他们这群贼人丧心病狂到了这个地步,竟然在政治斗争中引狼入室,不惜冒触发国战的风险,来达到其政治目的。 老蔡忽然停下脚步,看着高方平迟疑,眼神非常犀利,像是想把这小子看透。 其实在内心里老蔡已经信了高方平的话,有没有证据这并不重要,事实上蔡京也历来不关心真相。他高方平的推理和逻辑没问题,是有可能会发生这些的。 当时蔡京为了自身名声,的确默认了王祖道在广西的乱搞,最终把过失当做功劳记录在案,此事关国土战略、民生安定,这种行为若是捂不住盖子捅了出来,说难听点罢相都是轻的。可惜这事上,蔡京等于于被王祖道这头鲨鱼政治绑架了,来了个投鼠忌器,毕竟是蔡京力排众议任用的,事后是蔡京出手捂盖子的。 没办法,老蔡和高方平不同的在于,只能用放纵属下的方式来获得党群支撑,这是“吸毒”模式。 出来混是要还的,现今被知道内幕的蔡卞,用这些个筹码来纠集“乱党”,想要改换朝旗。作为一个霸主而言,就算高方平在故意瞎掰,却也不妨碍老蔡认可有这种可能,进而提前准备。 “贤侄你可有把握?”蔡京已经信了,却进一步的试探高方平。 高方平恶狠狠的道:“明人面前不说暗于,相爷,此事不可迟疑。你我就不是什么纯洁娘们喜欢讲仁慈,无毒不丈夫,此种就别的事务只要怀疑,只要存在可能,就要去作为。自来只有老子们坑人,哪有被人坑的道理,被迫害妄想就是这样炼成的。管他娘是真是假,姑且当做会发生,立即紧急进行必要的政治部署,从根子上按死这些家伙,形成天花板阻挡,那么他们就算跳,也跳不高的。” 蔡京盯着他看了片刻,忽然笑道:“你我英雄所见略同。” 高方平尴尬的道:“额,咱们这种怎么的也不算英雄吧?” 蔡京不和他扯这些,又眯起眼睛道:“你高方平历来维的一手好稳,你此番想去大名府,是否和水泊有关,水泊的局势是否又和西夏有关呢?” 高方平实话实说道:“尚未有证据可以表明这些。不过我做事历来不要证据,我又不是包拯,卑职对皇帝对朝廷的忠勇无需怀疑,只要能放大名府,必忠心耿耿的为朝廷守护北方战略,怼死这些给相爷添乱的家伙。” 蔡京想了许久,一副长者的样子道:“方平啊,说句心里话老夫老了,年已经六十有多,古来稀也。这人一老啊,就喜欢多想。有时候我就在想,就算朝局平平稳稳,老夫不被罢相,又能活几年呢?老夫偌大家业,门下九子却一个不成器,老夫身后,他们可如何是好?反观你小高如旭日东升,今个一但真放大名府,不出意外的话,登入青云也就七八年的光景了。” 高方平当仁不让的点点头。 蔡京念着胡须道:“那个时候老夫即便还活着,却已经七十岁有多,其实认真说起来,老夫并非你真正的政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高方平知道老蔡这话有些言不由衷,他当然不会有心思七十岁还做宰相。但若真到了那个时候他老蔡当然舍不得放弃。话说古人很少敢去想六十岁后的事。在很早前老蔡的路线非常明显,就是要把他儿子给扶起来。 不过事与愿违,江州事件后,他儿子蔡倏即便不获罪也绝无可能拜相了,不出意外的话,现在的兵部侍郎就是天花板。所以目测下来,老蔡现在英雄迟暮的心态是真的,会想的很多。 甚至此番没这些幺蛾子事件的话,蔡卞再安分些,缓和一下关系,兴许老蔡他自己都会谋划自己退位、扶起小蔡来的政治策略,那毕竟是他弟弟。可惜现在的局面,加之此番高方平那惊死人的消息,彻底让老蔡的念想破碎。 现在的老蔡基本认定,猪肉平是不可被阻挡的了。蔡家已经到了巅峰,很难再有寸进,能摔落的慢一些就阿弥陀佛。历朝历代,从高处跌落下来的惯性是会死人的。哪怕在大宋也是会很严重。 所以老蔡问“你明白吗”。实际上就是一种条件和妥协,没有明着说,却等于要高方平的一个承诺,意思是我老蔡不再阻挡你的青云之路,但此番放大名府的前提是,保护我蔡家子孙的安全。 老蔡自身无所谓,大宋规矩,做过宰相的人只要不是时局烂到根子,是不会罪的,罢相就顶天了。但有个问题是,哪天他老蔡不在了,小蔡们又不堪重任不乖巧的话,蔡家那真会家破人亡的。是要散大财才能保平安的。 然而现在老蔡不想散财,想以大名府任期,交换高方平的保护承诺。 “只要下官我能入主大名府,然后宗泽去往桂州,时静杰李纲联席执掌江州。那我高方平以祖宗名誉在此发下誓言,保护蔡家的‘现有利益’不被侵害。记住是现有利益。”高方平道。 “行,姑且相信你是有底线守承诺的人,权且这样。这些事等老夫安排,水落石出前,不宜再有其他人知道。”蔡京警告道。 高方平点了点头,“那当然。否则我和您此番的利益交换,叔夜相公也未必会理解,兴许还有反弹。” 蔡京念着胡须道,“你能明白识大体,让老夫很欣慰,对了,听说老梁在迟疑你们的婚约,要不……老夫这里有个小女儿长的周正,目下待于闺中,你怎么看?” 听他说到这里,高方平一阵惊悚,以打酱油为理由一溜烟跑了。 看着他消失的方向,蔡京叹息一声。麻烦就麻烦在于,那个老梁也是蔡家女婿,梁希玟是我老蔡的外孙女,从伦理上说如果高方平娶了梁希玟,就不能在娶蔡家的女儿了,否则不但有些凌乱,在大宋还会被一群人追着说闲话。 若不是有此点在,其实以高方平那样的人而言,多娶个女人也不是多大事,又不是说养不起,嫁妆肯定是管够的……。 a

下一篇   第592章 《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