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这次怕是栽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94章 这次怕是栽了

藤元芳对高方平抱拳道:“高大人对不住了,本府职责所在,对事不对人。 ”又转向开封府总捕头喝道:“搜,除非是在高方平的身上,否则若在其他人身上搜出来,那就是盗窃国朝机密,列为叛乱!” 然后,老藤看着高家的无数人威胁道:“都听清楚了,在本府搜查之前,主动上前说明情况交出来的,不算罪过。只算是你们不明真相下被高方平蒙蔽了?” 汗,高方平还真怕于老藤的淫威之下,谁嘴巴不紧的被吓唬了出卖老子呢。 这是藤元芳和张商英合唱的好戏,若按正常情况,老藤他真有治权的,有吏部张商英报案的理由,他就肯定敢大肆搜查高家。而不会说“主动交代不算罪”的废话。 张商英的愚蠢先不说了,以后再找那个棒槌扯犊子。 这个时候高方平的心理警钟敲响了起来。 按理说,就算和藤元芳老儿是对头,但老藤不至于和张商英走这么近的,此外刚巧处于和蔡京的蜜月期,老藤也不至于为了这点破事这么上纲上线。 所以高方平觉得这个局面有两种解释,一,蔡京老贼与老子合作的时候想多来一手,从高家获取一些东西,最不至也想利用这个机会抓住一些高俅老爹的小辫子。 第二个解释是,藤元芳在反老蔡的水,想站队蔡卞他们搞高家,甚至在这个过程中来点嫁接栽赃手段,故意搜查出点什么敏感东西来? 总之张商英被藤元芳这狗1日的给反利用了。 藤元芳到底有什么猫腻高方平也不清楚,但不能任由有可能的事情发生,而今时今日的高家被人这么欺负上门来,名声上也有点不好听。 于是高方平走前道:“藤大人你这是想搞大新闻吗?” 藤元芳冷笑道:“请了,本官是职责所在,有确切的消息说,有人从皇家匠作监盗窃了机密文件,开封治下,本府难道不能来过问?” “放屁!”高方平故意指着他就大骂了起来,“你为何会错误的以为,你拥有对高家的执法权,当我高方平死了?” 见老大被这样侮辱,开封府的人觉得没面子,都义愤填膺了起来,纷纷走前。 然后虎头营的侍卫也当即顶了上去,一副即将pk的样子。 老藤吓了一跳,急忙抬手道:“都给本官冷静。听我给你们摆事实讲道理,高方平是故意辱骂本官,想激怒本官和本官属下。这说明咱们来对了,他急了。咱们开封府依法办事,千万不要被这小人把节奏带到‘咱们暂时欺人、官僚机构相互打架’的概念上去!” 高方平不禁老脸微红,故意指着开封府大佬辱骂,还真是这个目的呢,最好一乱发生冲突,就有理由打败了开封府,带着老藤去找朝廷打官司去。 一计不成,高方平又生一计,说道:“行,冷静就冷静,以和为贵。藤大人你仍旧没有解答,你为何会觉得拥有高家的治权呢?” 老藤朝皇城的方向抱拳道:“本官蒙官家信任,为官家值守开封。高家是将门,你高方平远在江州做官也不是家主。有了这些理由,本府为何不能来过问,事关国朝机密被人带走……” 高方平打断道:“好吧我承认,我带走的图纸。既然你的理论是我不代表高家,那么我拿了图纸也不关高家的事,你把老子带走调查吧?” 老藤不给面子的狞笑道:“但本官听闻到的,却是另外说辞,只听说不明人物带走了机密,进入了高家……” “放屁放屁!”高方平打断道:“什么不明人物,谁说的?我问你,匠作监被蒙面人攻打了吗?” 老藤不禁楞了楞,摇头道:“这倒是没有。” 高方平摊手道:“这不就结了,藤元芳你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连基本逻辑都不懂。一句有不明人物从匠作监偷盗机密也能成为你的理由?那样的重地,何人能随意进去带走?除非发生战争,于是只可能是有头有面的人物拿走。” “这……”藤元芳不禁也有点尴尬了起来。 “我说了是我拿走的,你要抓就抓我,你是不想破案呢,还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高方平道。 藤元芳岔开道:“高大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领,我算领教了,本官哪敢抓你。只是为了皇家机密安全计,想要小心谨慎些。高方平你让开,关于你的问题过后咱们再谈,本官总体上相信你是心系国朝的好官,但不排除你被贼人挟持、或者利用的可能。不排除有贼人隐藏高家的可能,就算你承认了是你拿的,本官职责所在,要搜查确认一遍没有落入其余有心人的手里,这才放心。” 说完对捕快一挥手道:“来啊,给本官依法搜查高家。” 高方平跳了起来道:“但凡敢跨前一步的,砍死了拖去喂狗!” 捕快们又不明觉厉的看着藤元芳了。 藤元芳冷笑道:“各位别愣着,只管去查。高大人和大家开玩笑的。区区将门,若有人敢对抗开封府执行国法,那就是叛乱!” 老藤这句后,成为了大家的底气,也导致了虎头营无法作为了。 好在高方平够无赖,冲了过去,从架子上取下关胜的青龙大刀。原本是想发泼,狂舞几刀吓唬他们。 然而出师不利,舞的时候发现青龙刀太重,相反险些被大刀压倒在地了。 “哈哈哈哈!” 高方平的滑稽表现,不禁让开封府的人哄堂大笑了起来。 藤元芳也笑了。原本是真怕高方平犯浑的,但这下见这个废材想犯浑都没有力气,也就放心了。 不过老藤正要带着捕快们上前的时候形势又变。 尽管高方平耍不动大刀,却把自己的脖子凑在了大刀上道:“你们有谁敢上前的,老子虽然砍不动你们,我却会把我自己给砍了,不信的就试试看。” 这下除了藤元芳之外,捕快们被吓得远远的退后了。 “大家不要怕,这个二流子比谁都怕死,这样的伎俩,他曾经就在枢密院用过。都给我上。”藤元芳惊恐的看着高方平,想不到他来了这么一初。 然而老藤说的轻松,他不怕别人怕啊,大家听到的版本是高方平素来刚烈,脑子有坑又冲动,万一真个不小心把他逼死在了这里,甭管什么理由,参与的一群人是全部要掉脑袋的。 于是,大家退后的更远了些,迟疑要不要对开封府“请病假”了。 “全是一群胆小鬼,你们瞧好,老夫教你们怎么执法,看我怎么收拾这个二流子。” 老藤拉拉手袖便走上去。他是真不信高方平会自杀,他比谁都清楚这犊子的奸猾。 见老藤强势逼了过来,高方平也慌张了,也恨死老藤了,是真想一刀把他给劈了的。 高方平把大刀离开了自己脖子,一边后退一边举起大刀来,想一刀把老藤砍成一个残疾人。 无奈又忘了大刀太重,举起来后重心朝后坠下去,一个把持不住,导致了前面的刀杆子往上挑,正巧遇到老藤加速突袭了过来,于是啪的一下,藤元芳的下巴就被往上翘的刀杆子挑了一下。 老藤满嘴是血,牙齿都险些掉下来,当即捂着嘴巴蹲在地上大叫。这个局面要是换高方平的话,就疼了哭起来了。 高方平好不了多少,被大刀拖累的跌倒在了地上。 借助这个形势,老藤顾不上下巴受伤,跳起来道:“快快快给我上,本官已经控制了战场形势,快些把那个不良少年的凶器缴了,给我控制住。” 哗啦 这下一群如狼似虎的捕快冲了上来,拖走关胜的大刀,然后仿佛堆叠罗汉一样,把高方平压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不让他“自杀”。 正在这个混乱的形势下,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吆吆吆,这是怎么了,这里怎么变为了这样,咱家险些以为是来错了地方了呢?” 是梁师成的声音。 大家好奇的循声看去的时候,只见梁师成耀武扬威的,带着十六个皇城司侍卫,拥护着京兆郡王赵桓走了进来。 藤元芳一看就暗叫不好。 而高方平这才松了一口气,好在奸臣老爹搬来的救兵还算是及时。高方平固执的认为,及时雨应该是高俅而不是宋江。 此番的危机,总算过去了。 “这……”老藤迟疑少顷使眼色,让捕快压着高方平不许动,走过来抱拳道:“王爷,梁总管,何故忽然驾临我开封府执法现场?” 赵大傻是真傻,便开始挠头,他也不明白为何要来,总之是被球队主教练高俅忽悠而来的。 梁师成眼珠转了转,凑近对赵大傻耳语了几句,这下,赵桓便得意的笑了起来。 藤元芳不禁大怒,知道这个最坏的梁师成开始教唆太子。然而恼火虽恼火,他是藤元芳而不是张商英,不敢一脚踢过去。事实上他的主公蔡京也都很拉拢梁师成、很给梁师成面子的。 所谓的物以类聚,藤元芳只能低着头,等待着变数,而不敢指责梁师成蛊惑太子殿下。

下一篇   第595章 莫须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