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莫须有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95章 莫须有

高方平仍旧被一群人压在地上,便捶地道:“小王爷,快些说点什么?” “哦。”赵桓走神之中反应了过来,便老气横秋的样子背着手道:“藤元芳,你何故欺负人呢?” 藤元芳道:“殿下明见,这乃是开封府执法现场……” 赵大傻依照着梁师成的吩咐,打断道:“既是开封府执法现场,本王身为开封府牧,开口询问了,你这个下属有义务回答。” 藤元芳最怕的就是这个局面,否则他作为一个大员,蔡京的嫡系,是真不怕一般王爷的。 可惜这小傻子目下是太子,是开封府的名誉和实际决策人。理论上开封府的大印就掌握在赵桓手里,赵桓则是送去给赵佶保管着,赵佶则是顾着踢球,想不起放哪去了。 一般的日常事宜,是藤元芳签字定调。 若设计到比较重大的事宜,譬如对户部的税务交代,对刑部的重大案件行文,对兵部的厢军编制行文等等,一般是藤元芳写好后,送进宫去给梁师成,让他转交官家或者太子加盖关防。 不过赵佶不管这些,小王爷又年幼,皇后娘不能干政。所以目下开封府的实际老板可以算梁师成。这个大太监,已经开始进入历史中的开挂状态了。历史上的梁师成,就被称为隐相,敢假传圣旨,敢代替赵佶决定一些事物。 “回答本王,藤元芳你到底在干什么?”赵大傻又被老梁提醒后,再次追问。 “王爷明见,下官此番来高家,乃是追查吏部侍郎张商英对开封府的报案,有隶属皇家匠作监的机密文件,被盗窃了。”藤元芳严谨的措辞。 如此又把赵大傻给难住了,他毕竟是孩子,听闻是皇家的机密泄露,就算不懂也知道不是小事。 老梁又凑在赵桓的耳边忽悠了几句。 然后赵大傻又得意了起来,笑道:“那么本王明白了,藤府尹,真的事皇家的机密吗?” 小赵桓这么问的时候,高方平松了一口气,知道这次老藤要被打脸了。 果然,在老藤确认是皇家机密后,赵桓便道:“既如此,本王以开封府名誉下令,开封府不具备此案的管辖权,此案将移交皇城司追查。梁总管。” “老仆在。”梁师成走前跪在地上。 “你觉得本王的安排合理吗?”赵桓好奇的问道。 “小王爷英明神武,这正是我大宋规矩,皇家的事,一般的确需要由皇城司过问,而不宜交由开封府这等外设机构,以免扩大影响,造成进一步泄密。”梁师成道。 “你这么说本王就放心啦,这便定调,张商英举报的皇家匠作监泄密一案,管辖权移交皇城司,原则上开封府不在过问。”赵桓道。 “老仆遵命。”梁师成当即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挥手对大内侍卫道:“愣着干嘛,立即清场,无干人等一律回避,断不能叫皇家机密外泄。” “你……你们……”藤元芳不禁急着团团转。 大内侍卫冲了过来后,刻意避开了藤元芳,却非常粗暴的把那群开封府的捕快打的一地鸡毛,很快那些人就鸟兽散了,藤元芳成为了一个光杆司令。 然而藤元芳他仍旧不走。老梁和小王爷也不方便找他麻烦。 不过高方平是敢殴打官员的,此番都决裂了,背负了名声,那么干脆把事情做绝算了。 于是小高便从地上一个滚地过去,一扫堂腿就把藤元芳撸翻在地上。 “开干了!” 赵大傻和梁师成当即跑远了些。 理论上以前的开封府“知府”,肯定比高方平的官位要高。然而这个制度是蔡京改的,撤销了“知府”,改为了开封府牧和开封府少尹,高方平又有户部侍郎头衔,于是官位还是高方平要高上半级。 菊京和梁红英转身捂着脸,原因是高方平真个战五渣,连老藤都有些干不过,现在被反压了。然而她们也不敢去拉架。 赵桓和梁师成非常猥琐,每到高方平被教做人的时候,就跑过去拉架把双方隔开。行为就如同收了钱的黑哨裁判似的。 等高方平起身后,他们两个又跑了,然后高方平会突然袭击的又跳过去。 如此复制粘贴了几次后,藤元芳想死的心都有了,现在好汉不敌他们多人,在高家主场上,又是那么多人拉偏架,如何打得赢,明知道给老子一盏茶时间,就可以把这个喜欢对官员动手的猪肉平给放倒。 却是时局不对,此番要撤退了。 于是最后一次被老梁他们拉偏架隔开后,藤元芳官帽都不要了,一副凄惨的样子逃出了高府,一边高声叫道:“走着瞧,迟早有天把面子拿回来!” 打跑了老藤后,老梁率先走了上来抱拳道:“恭喜小高相公骁勇善战,东方不败果然不是吹的。” “是啊娘说了,没你打不赢的战斗。”赵桓也嘿嘿笑道。 高方平指着自己猪头一般的脸道:“你们觉得,我这造型叫骁勇善战?” 老梁一阵尴尬,赵大傻则是捂着肚子笑翻在地上。 高方平老脸微红,岔开问道:“王爷,最近你的头球练的怎么样了?目测你似乎并未便得更加聪明?“ 赵桓便急红了脸叫道:“胡说,现在大家都在夸奖我,说我变活跃了,变厚道了,变聪明了。” 高方平点头道:“王爷这么说臣就放心了。说明我之前对您之交代是有用的,既是有用的、积极的,便要保持和发扬。王爷要继续苦练头球,将来宋辽皇家联赛的时候,我带着您去教他们做人。” “是,娘让我听你的教导。”赵大傻笑道。 高方平就乐呵了。 紧跟着赵桓好奇的道:“最近这阵子我都很听话的,此番小高相公可有奖励给本王呢?” “奖励是有的,梁红英马上准备一个礼包给小王爷。”高方平吩咐后,梁姐就安排去了。 不过紧跟着高方平泄气的道:“然而小王爷,你的礼法学问是谁教的,你不能叫我小高相公知道不。” “我不知道,是跟着梁总管叫的。”赵大傻挠头道。 “我?”梁师成惊恐的指着自己的鼻子,觉得这个黑锅被的冤枉了,妈的这明显是周邦彦那个棒槌的锅好吧。 高方平没乱说,老百姓,以及级别比高方平低的官员,尊敬又亲切的可以叫相公,但是上级或者是皇家的人,不能叫高方平相公。只能叫名字或者职务,譬如高知州,高转运,高方平。如果以赵大傻他娘的世交身份,叫猪肉平也可以,算是亲切开玩笑的称呼。 在大宋叫相公有两个用意,一是亲切称呼,一是宰相的意思。皇家的人除了赵佶外,其他人包括赵桓,见到蔡京就都要叫相公。除蔡京之外的人都不需要这么叫。 礼包拿来了后,赵桓激动的打开看看,是奶糖和猪肉松,于是就收藏在了怀里,说道:“我娘和小妹最爱这些了,留着回去给他们吃。” “这很好,照顾好家人乃是您的责任。” 高方平顺势表扬了他一下,不理会小屁孩了。转向梁师成道:“梁总管,你从开封府接受了泄密一案,开始调查吧。” “那就得罪了。”梁师成抱拳道。 于是搬来了桌椅,就这样的在大院里,梁师成成立了皇城司驻开封府行营,除了不能拥有杀威棒阵和传说中的“惊堂木”外,就是一个俨然的公堂,十六个大内高手分列两边,赵桓作为开封府代表旁听。 梁师成尖声道:“有关匠作监泄密一案,目下由皇城司依照律法,提江州知州高方平进行问询。” 高方平走到中央等候。 “赐座。”梁师成给予了优待。 梁师成又道:“对此,高方平你有何辩解?” “无辩解,和别人无关,我亲自去皇家造船厂拿走的。现已还给了张商英带了回去,可传张商英相公到堂作证。”高方平道。 梁师成害怕张商英,于是急忙摇手道:“无需传唤,咱家当然是信任高方平的。”又道:“高方平你拿皇家机密,理由何在?” “无理由,我是官家钦命‘判匠作监事’,莫须有我就可以带离资料。”高方平道。 梁师成凑近赵桓尴尬的道:“小王爷,从开封府的角度,您觉得这家伙的逻辑正确吗?” “没毛病,可以的。”赵桓吃了一颗奶糖后呼噜呼噜的点头。 梁师成道:“那好,皇城司已了解事情经过,是一场误会。判匠作监事、兼皇家江南造船厂总管高方平之行为属工作范畴,不涉盗窃机密罪,本案到此撤销,择日皇城司会行文匠作监结案。就这样吧。” 于是高方平起身,命人了撤下了皇城司的“私堂”,签署了梁总管的结案文书。 老梁继续摆官威道:“不过呢,小高相公的工作方式存在一定问题,要改进,这是避免误会再次发生,否则咱家也好对陛下交代……” 高方平给他后脑勺一掌打断,“赶紧的快些回宫,小王爷离开太久不好。” 老梁一阵郁闷,捂着脑壳,约着小王爷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