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 暴走的太后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97章 暴走的太后

郁闷的在于高方平此番没买豆子,只是从店铺里抓了一把免费的试吃,吃完了之后也没付钱就起身打算离开了。所以豆娘和她夫君一阵郁闷。 没等高方平离开店铺,见对面大街上一行四个很有派头的人走过来。其中一个竟是梁师成。 见到梁师成逛街原本已不寻常,加之梁师成有意的驶来眼色。再有,跟着梁师成的人是皇城司服饰,但是站位和行走态势绝不是属下跟随老大出行的态势。 这些形势的相加,足以让被迫害妄想症高方平知道又出幺蛾子了,于是不动声色的伸手入怀,“掏钱付帐”的时候把官印给一同掏出来,背着身子递在豆娘手里。 豆娘见到官印也不禁吓了一跳。 高方平飞快的低声道:“豆娘无需惊慌,我离开后,你用这颗官印代表我进入蔡府,亲自面见蔡太师,就说我被请去喝茶了。让他来给我解围!” 此时梁师成等人也刚巧进来了。 豆娘算是小高在民间的老班底,非常的忠心又机灵,当即握紧了手,把官印藏在了孩子的身边,不让梁师成他们看到。 站在了面前,三个大内高手面色古怪的看看高方平,又看看高方平身边的梁红英菊京,却一句话不说。 梁师成尖声道:“太后娘娘有旨,召见高方平觐见。” 高方平摸着下巴道:“不去会不会死?” 三个大内高手面色尴尬了起来。 梁师成则和稀泥道:“言重了言重了,最好还是去。您懂的。” 所谓你懂得。高方平懂老梁的意思,唯女人和小人难缠。有理由的情况下抗拒赵佶的旨意其实问题真没多大,是有腾挪余地的,但这些深宫怨妇内分泌失调,阴起人来那是真的不靠谱,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就是这个意思。 “臣遵旨。”高方平回头看了豆娘一眼,微微点头后,便跟随着这几个家伙离开了。 梁红英和菊京紧跟着,然后三个大内高手仿佛怕高方平跑了似的,也紧跟在身边。 这让高方平有些恼火,便凑近老梁问道:“这三人显然不是你的手下,我把他们宰了会有多大事?” 梁师成便小腿发抖的样子,惊恐的道:“您没那么奔放的吧?” “额,我开玩笑的。”高方平神色古怪的说着,又看了看这三个大内高手。 三大高手故意错开目光不和小高正视。于是这个形式让高方平皱一下眉头,看起来还真是来者不善。 当时显恭皇后的事,刘青菁刘太后绝对是出手了,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到达皇城外围,梁红英和菊京是不能进去的,没办法,他们只能等候在距离皇城城墙二十丈外的地方,否则会被城头上的床子弩攻击。这是规矩,没有权限的人靠近二十丈内就会被干掉了。 皇城不小,跟着侍卫们七走八绕的,晕头转向之际来到崇恩宫,这便是当朝太后刘青菁的地盘了。 一个脸色惨白,很像传说中“海大富”的老太监,阴沉着一张脸走了出来,从梁师成一伙的手里“接手”了小高,然后不让他们闲杂人等进去。 老太监阴阴的道:“太后宣高方平觐见,随咱家进去后须得注意一切规矩和言辞。” “我只关心,若不注意规矩,会不会被乱刀砍死?”高方平跟着走的时候好奇的问道。 “你说什么?”老太监停下脚步,眯起眼睛看着高方平。 “我说一不小心违反了规矩,会不会被乱刀砍死?”高方平眨了下眼睛看着他。 这种问题就不该问,问了出来也无法让人回答。所以工于心计的老太监继续注视着高方平,正在打一场气势上的战争。 头上裹着纱布的高方平,却也是一副碰瓷党的样子和他对视着。 对持了一下似乎也无法取胜,老太监也不太习惯这种形势,有些下不来台的样子,哼了一声,继续走的时候道:“咱家呢,是个宦官,专职伺候太后娘娘,不懂大道理,大人无需问咱家这样高难度问题,咱家回答不出来。有些东西它只能意会,无法言传。” 在见到太后之前是可以放肆的,于是高方平就抓住跟在他身后的机会,伸脚过去,绊了老太监一下。 哎呦 一个狗扑,大阴人就摔得扑倒在了地上。然后他七分阴沉,三分恼怒的看着高方平。 高方平笑笑,伸手搀扶他起来的时候道:“我呢,是个带兵专职杀人的刽子手,专职给皇帝和朝廷分忧,照顾社稷和百姓。于是我只懂大道理,不懂女人和小人心理。亦不懂后宫规矩,所以总管公公,我是个满身毛病的粗人。有些东西它只能意会无法言传。你们该不会在这个地方、用深宫淑妃的规矩要求我吧?” 迟疑片刻,大阴人眯起眼睛道:“后宫自然有后宫规矩,咱家职责所在,请大人勿要对咱家有过多的要求。” “然而我只会杀人、坑蒙拐骗、威胁勒索方。至于宫里的规矩我真的不懂太多,还请多原谅则个。”高方平抱拳道,“拜托了。” 大太监没有回应,因为已经见到了一个极其漂亮的*****看宫装,是太后规格,他便是刘青菁。 “臣高方平,参见太后娘娘。”高方平鞠躬道。 不知道她们是不是被人惯坏了,面对高方平仅仅拱手鞠躬的礼节而不是跪地,刘太后和老太监明显很恼火的表情。 然而也无法多说,高方平肯定不会是他们的朋友,亦是因为某些原则问题早就把他们给得罪了,根本无需去做无意义的讨好行为。这个级别的人和事,应该不会因为跪她,她就爱你宠你的,一切都是利益。跪了相反让她们觉得好欺负后,容易后患无穷。 这便是高方平刚刚冒险也要给大阴人一个下马威的缘故。对这类人最好的方式韩琦相爷已经开了先例了,就是最好一次打怂她们。 小高不跪地,刘太后不方便开口责罚。但是一般情况下,太监可以代为开口责罚。然而偏偏大宋的规矩蛋疼,在皇宫里高方平就是见赵佶也不跪,所以不跪刘太后当然是顺理成章的。 至于跪习惯了的人,他们要跪刘太后,也是合理的。因为在正式场合见皇帝要跪,譬如上朝。但是太后没朝可上,于是在她的崇恩殿穿正装见士大夫,也等于“正式场合“了。所以跪了也合理。 气氛小尴尬了一下,高方平又抱拳道:“太后娘娘此番召见臣,所为何来?” 看似刘太后是个火爆的疯女人,可没有老太监的城府,直接以强势的态度、冰冷的语气道:“小子你区区一个外臣,胆敢在皇城内搞风搞雨,过问诸多皇家事物,并且丧心病狂的欺负我家堂兄刘正夫,当真是欺负刘家、欺负皇宫无人吗?” 高方平低着头道:“太后娘娘息怒,这其中有误解。若太后娘娘愿意听,臣可以试着消除误会。” 刘太后深深吸了口气,看向大阴人,见大阴人微微摇头后,她胆气更壮的样子道:“尽管你胡搞瞎搞,却远在江州外放,本宫的手伸不到,也就不想过问。此番你竟敢自投罗网回京,本宫若是不找你来过问,还真是被你欺负到头上了。” 高方平尴尬的道:“娘娘似乎……说反了哈,现在是皇后以及臣下,被人欺负到头上了有没有?” 刘太后勃然大怒,拍案起身怒斥道:“好胆,敢抬出皇后来压本宫,又公然干涉宫廷事物,你信不信本宫现在就让人把你拖出去砍了喂狗?” 高方平大睁着眼睛看着她们两,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逆天、还是疯掉了?亦或者是内分泌失调且昨晚脑袋被驴踢了? 当然了,她是女人她冲动,处事不深,又发现小高太年轻嘴上无毛,下意识在激动下、把高方平当做“小屁孩”打发的因素也有。 大阴人好奇的看着高方平,见太后娘娘威胁要把他剁了喂狗后,这小子只是大睁着眼睛发呆,于是老太监也皱了一下眉头,感觉有点不太好了。 大太监来不及止住冲动的刘太后,只见刘太后更加恼火,用玉手拍桌子道:“高方平说话,不要无视本宫怒火,本宫问你,你这么大胆子,信不信我现在把你砍了?” 高方平低着头,仍旧不言不语。 犯不上和她硬顶,那根本没用,强势的女人她根本就不会讲道理,而且此番一定涉及到了她的核心利益,无需用话语去说。 妈的就她一个深宫里的冒牌太后,这么做也显得她太蠢了。这么明目张胆的侮辱皇帝钦命的封疆大吏,那么不论她在谋划什么都必败无疑。 “还是不开口是吧?”刘太后挥手道:“本宫就不信治不了你,来啊,把他给我绑了吊起来,等候本宫处理!” 老太监有感觉、像是要被这个扮猪吃老虎的年轻人反手给阴了,急忙出列抱拳道:“太后……” “闭嘴!本宫身为先皇皇后,今朝太后,这辈子就没受过这样的气!本宫怒火难平!”刘太后冲动的吼道:“把他捆起来!”

下一篇   第598章 乱棍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