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又被请去喝茶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99章 又被请去喝茶了

离开了是非之地皇城,蔡京面色古怪的看了高方平一阵子后问道:“怎么难道你还不服气?到了这一步已经很不错。老夫警告你高方平,不要把老夫当做傻子,你的不良用心你真以为老夫不清楚?你想用计,强行把老夫卷入皇家事务。” 高方平文绉绉的抱拳道:“然而,相爷还是来了,这是不是说明小子想对了,宫里存在某些比较大的问题,并且这些问题似乎还真和您有关呢?甚至我觉得您的门生藤元芳去高府闹事,是太后的意思呢?” 蔡京表情木然的看着他许久,叹息一声道:“老夫承认,朱勔蔡卞他们、包括藤元芳也在玩火,想经由刘太后之手干涉皇家的事。说起来这当然和老夫间接相关,这是本相此番来给你解围的原因。但说起来,你高方平并不比蔡卞他们纯洁到哪去,刘太后找你麻烦也并非事出无因,你总是沾染了些敏感事物的。” 高方平待要说什么,蔡京抬手打住道:“闭口,老夫老了,照顾不了朝廷和蔡家多少年了。老夫真没兴趣过度的干涉皇家,这些它都不关老夫的事,你的猫腻,也不要说给老夫知晓。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现在的人胆子越来越大。内外都这德行。” 高方平点头道:“下官终于明白了,相爷此番没叫上官家,而是独自前来,就是不想把一些事闹大了摊开得众人皆知,对吧?” “那当然,老夫没吃饱撑了被你利用为枪手,却找皇帝来拉仇恨。你以为老夫不知道你的龌蹉心思,这种事极其敏感,官家是相对重感情念旧的人,看到宠臣和嫂嫂冲突,他肯定会为难又尴尬,所以开口请皇帝去、让皇帝尴尬的人天然要背锅的。就因此,你小子不敢叫官家去给你解围,于是就来坑老夫对吧?以官家的心性,遇到那样的事他根本不会处理,就会问别人,那么老夫的这个宰相在旁边当然是问老夫了,于是,所有的烫手芋头全部就由老夫接手对吧?”蔡京不怀好意的道。 高方平有些尴尬,果然老蔡也不是那么好萌的人啊。 迟疑少顷,高方平想要认错两句转圜一下。蔡京又抬手打住道:“行了,老夫知道你就是这样一个人,这不怨你,无他,老夫和官家一样对你要求很低。但老夫警告你,你要还想去大名府做些事,就安分些,不要轻易的打破老夫冒险给你弄来的平衡。” “相爷您这么说,加之那个陈淼如此嚣张,我想问问他到底是谁?”高方平好奇的道。 “他倒也不是谁,就一太监。不过因为资格老些,是官家的奶爹,官家小时候就是他带大的。而官家是个念旧的人,懂了吗?”蔡京说完转身走了。 这下高方平总算知道老蔡让自己安分的缘故了。这样一来的话,当然不能接单粗暴的把陈淼吊起来打死。 一样的道理,谁把高方平轻易的捉去吊起来,皇帝也会反弹的,皇帝有仍性就足也,在大宋他不需要太懂道理。 不过看起来最坏的就是那个陈淼,至于把小高给吊起来的刘太后则是一个大蠢蛋,她应该改名叫刘日天,她是典型的那种胸大无脑又喜欢冲大姐头、容易被人利用的蠢蛋女人。 不过不得不说,她的颜值总体是正义的,也年轻,估计是熟透了的年华又不能啪啪啪,导致的内分泌失调,从而让他性格非常恶劣。她要是在民间的话,派西门庆出马,保不齐就可以把她控制的服服帖帖,控制才是王道啊。 仰着头yy完毕,高方平回神后,凑近仍在身边的梁师成道:“梁总管,人在做天在看,不要让那几个小太监死的不明不白。” 梁师成胆子一向小,便疑神疑鬼的左右看看,寻思难道他们晚上回来索命?没道理啊,皇宫发生这类事件也不算太稀奇的。 “小高相公的意思是?”老梁疑惑的道。 高方平道:“我当然知道太监通常没人权,也通常性格有些凌乱怪异,加之皇宫的特殊环境,几乎每人都会有不少亏心事,但是不论如何人死为大,那几个太监现在背锅死了,就不说他们了。但是所谓天地浩然之气加持,人可以死,却不可以不明不白,那会增加冤魂戾气,破坏皇家风水。” 看他说的煞有其事的,老梁惊恐的道:“你是认真的吗?” “我是认真的。”高方平点头道,“告慰他们灵魂的方式,就是在皇城之内散步他们的死因,要让其余所有人都知道,刘太后身边的那条老狗有多坏多狠,那样一来,越来越多的人对他敬而远之、防备他,宫里形势就会好了。否则啊老梁你也不安全,你不是也挺怕他吗?上次你始终不敢对我提及皇后事件的起因,现在要说不是他,我是不信的。但是记住说陈淼的黑料就行,不要牵连太后,因为太后有人权,说了也没人敢听,懂了吗?” 老梁想了想,点头了。觉得小高说的很有道理。面对残暴无度的坏蛋,只有少数人知道他的猫腻的话,知道的人群危险系数是加大的,不过所有人都知道后,那么所有人的安全系数都是上升的。 明着去找皇帝告奶爹的状当然不行,不过弄点暗下的传言出来抹黑打黑锤,对于梁师成那真是太简单不过了。皇城热衷传言的激烈度,其实是远高于外面的。 梁师成离开后,高方平朝着等候在远处的菊京她们走去,以为可以结束这蛋疼的一天了,回家带着几个美女吃火锅,乃是一件美事。 却是都没走了几步,皇城又出来了几个人,又拖着高方平去喝茶了…… 被抓来皇后家的院子里,让高方平有些尴尬。 许久不见的皇后娘看着小高这幅有点小滑稽的样子就来气,同时也有些担心道:“你又怎么了,本宫一向消息闭塞,却是也都听闻你闹事了,和刘太后‘打架’了?” 高方平脑袋上裹着纱布的奸臣样子,抱拳道:“娘娘的正直和柔情,促使着臣的忠勇,让臣看不惯一切不平之事,忍不住的,就想对他们拳打脚踢。” 原本是担心又不明觉厉的皇后娘,也不禁莞尔。 荣德小萝莉在旁边观察,觉得猪肉平真厉害了,已经成功忽悠了老妈。 皇后娘笑道:“你倒是说说,本宫的正直柔情,它为何就能促使你的忠勇呢?” 荣德小萝莉含着指头道:“属性相辅,有加成的,总之西游记上就是这么设定的。” 皇后娘指着小萝莉的鼻子,问小高:“你听懂这货说什么了吗?” 高方平呼噜呼噜的摇头。 皇后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叹息道:“总归你也和你老爹一般模样,欺负本宫是女人家,都哄着我,瞒着我,不叫我知道内幕。” “其实也没多大的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总会有些小摩擦和小心思的,娘娘就不要过度操心了,调教儿女,吃好睡好,才是王道。”高方平道。 赵金奴接口道:“我已经长成,不用调教了。” “就算长成了仍旧要加以调教。”高方平道。 皇后娘也不开玩笑了,吩咐小高坐下来,关心的道:“这次你回京就好啦,有你在京中,本宫这心里是要安定些的,否则这个宫里看似平和,却总是有些古怪,总让我这心里感觉不安全。” 高方平尴尬的道:“娘娘明见,臣回来是暂时的,很快又要离京。” “尽管知道你是我大宋肱骨,但是你年纪还那么小,就要四处奔波,难道真的朝堂无人了吗?”皇后娘不是很满意。 “娘娘您有所不知,这也不算是奔波,要想取得成就,就要主动的去追逐梦想,去努力,大宋崛起的道路仍旧任重道远,仍需努力。”高方平道。 皇后娘抬手摸摸他的额头愕然道:“你今天是不是喝醉了,还是受了什么刺激?” “他脑袋上裹着纱布,一定是他不乖被高太尉吊起来打伤了。”赵金奴说道。她觉得一定是这样的。 皇后便给她后脑勺一掌道:“你以为他像你一样的。倒是你,起码欠了三十顿打。” 高方平道:“娘娘您要冷静,要耐心,作为一个八岁女娃,您没发现帝姬她已经大幅超越同龄人的机灵和聪明了吗。” …… 最近一段时间非常混乱,明明已经失宠了无人问津的显恭皇后,现在却有了一定的人气,皇帝虽然不去找皇后睡觉,然而已经开始有些皇后了。 刘青菁觉得崇恩殿的事件发生后,以高方平那奸诈猥琐的风格,一定会去找显恭皇后搬弄是非,进而把局面变得有些复杂。于是,刘青菁便坐立不安,私自跑来了显恭皇后的地盘。 到底来此干什么,刘青菁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说略冲动的性格让她想来就来了,若是高方平在,就听听她们说什么,若是高方平不在,就探听一下消息,顺便敲打敲打她显恭皇后。 到了外围,刘太后便听到了高方平那嚣张的声音,伴随着皇后喜悦的说笑声。 于是刘太后便潜伏在近处听了一下,暂时不动声色。 有两个小太监想要宣唱“太后到”,但是被刘青菁瞪了一眼后,就再也没人干涉她的偷听了。

上一篇   第598章 乱棍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