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法拉利红麻雀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03章 法拉利红麻雀

赵佶谈不上是乖孩子,玩性又大,不过既然有个太后嫂子,每逢那么十天半月的,赵佶还是要抽空去崇恩殿看看刘青菁的。 这方面梁师成这个奸人把节奏掌握的很好。他有能力用无数的事来让皇帝忘记太后,可惜做的太过分的话,铁定被太后和陈淼给害死。但又不能让皇帝接近的过于频繁,于是老梁通常是二十日左右,提醒皇帝去见太后一次。 这就是大奸佞的作用了,这些节奏的掌控,老梁玩的那是比高俅还精到些。 今个进入崇恩殿,赵佶哭笑不得,这里摆了四桌,全然变为了麻将馆,非常的热闹。 大多数是些过气的皇太妃,不过也有少数几个不得宠的现任妃子来参与搓麻将。 甚至……赵佶还发现荣德小萝莉也混迹在这里,鬼鬼祟祟的样子在吊点,听说赢了些钱了。 “她们,她们这是在干嘛,如此聚集,尽管显得皇城欢乐,可也太没规矩了。”赵佶看到后便问梁师成。 “回陛下话,这是搓麻将。乃是太后娘娘的一项娱乐,太后也就顺便惠及一下其他宫内的闲人了。”梁师成道。 鉴于大家很投入,暂时也没发现皇帝躲在某处偷看。发现了的小太监被梁师成一瞪眼,当然也不敢指责皇帝偷窥了。 我了个去。 看了一下,赵佶觉得她们要逆天了,只见她们已经毫无淑女风范,甚至有的人会骂脏话,行为举止夸张。 某个时候更夸张了,赵佶亲眼看着美女嫂嫂拿到牌后、非常激动的破口大骂。很难想象太后那样的美女也会这一面,这让赵佶大跌眼镜,觉得新奇的同时,也有点在内心里破灭了美女嫂子的固有形象。 见到皇帝的表情,梁师成阴险的笑着。这便是今天专门提醒皇帝来看太后的用意了。 妈的上次被小高强行绑架,连我老梁也强势得罪了太后,要是不略施小计、破坏一下她在皇帝心中的形象,哼哼,往后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麻将乃何种神物?为何能引得她们如此投入,又释放真性情呢?”赵佶好奇的问道。 梁师成道:“回陛下,乃是小高相公发明的一项新娱乐。他知道陛下您事忙,平时无法过多的关注照顾太后娘娘,于是帮陛下尽点孝心,送来让娘娘们娱乐。还把这项专利定为皇家的,主动交给了张商英。目下匠作监已经着手制造并售卖麻将,听说已经接了很多的订单,开始赚钱了。” 听到又赚钱了,赵佶便不管这群老娘们的“低素质”了,很是有些高兴。 这主要是天天听张叔夜瞎掰说有多缺钱,整个大宋在举步维艰,这让赵佶有点不信也有点惊悚。所以这种气候下听到赚钱,赵佶就很高兴。 “是啊说起来,朕自己都觉得朕英明神武。事关小高,大家只看到了他那无数的毛病,可要不是朕机智加慧眼,强势启用小高,哪来的现有的欢乐和繁荣。”赵佶笑道:“目下宫里流行的精油香皂,音乐盒,钟表啊,自行车啊,说起来都是小高弄出来了惠及皇家的,非但如此,还把这些所有的东西交给匠作监,赚了不少钱。当时朕要是听着他们的,不启用小高,恐怕肠子都悔青了。” “大皇帝陛下英明神武,说在了要点上。”梁师成大拍马屁:“事实上小高相公他每一次的作为,都离不开陛下力排众议的抬举,好在他也争气,没给陛下丢脸,每一次,那些置疑他的人脸都被打肿了。” 这样的马屁赵佶最爱听,于是念着胡须以明君自诩。 可惜郁闷的在于大宋就这德行,那些士大夫脸皮忒厚,每次被打脸后,他们只会安分几月,又开始屡败屡战,总会找另外的机会开始跳。 譬如现在,在江南东路的蝗灾被打脸了之后,他们有的人又开始用被关进来的胡市说事了。 事实上赵佶也没弄懂胡适到底是好人和坏人,却是哪有空去分辨。赵佶只是隐约觉得,小高把老胡捉了关起来是有原因的,就算没有原因,一百个胡适也远没有小高重要,赵佶并不想听了他们某些人的话,用胡适的问题去骂小高。 但是读书人在大宋又是不同的意味,于是赵佶为了这事专门找过太师蔡京询问。 蔡京不是白痴,当然知道胡适是蔡卞那群“乱党”的宣传口,尽管他老胡反的是高方平。但是老蔡现在不恨高方平,却非常痛恨内部乱党,于是皇帝问蔡京胡市事件的时候,蔡京张口就来,把胡市说得十恶不赦,评价高方平的判决为“事实认定清晰,人证物证完善”云云。 于是就这样的,梁师成也真不知道那个胡市到底犯没犯罪,但能臣宠臣高方平把他撸了,宰相又这么说的时候,基本上那个胡市很难离开大牢了。 当然以老梁的政治经验看,刑部官僚也不会批复死刑,会就这么关着,让这个事件慢慢被人们遗忘。 刑部的官僚又不蠢,这很明显是蔡京高方平弄出来的事,然而杀读书人在大宋这么拉仇恨的事却要刑部这个终审机构来背锅,谁愿意做啊。于是呢,刑部官僚会认可东南系来公关的人的说法,不把胡市定论。却是为了不得罪蔡京和高方平,也不会放胡市。 凉拌。就和那个柴继辉一样,先关个十年八年又说。妈的罪犯越多,年底找户部要预算的时候底气就越足。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 梁师成把这些“政局”yy完毕的时候,发现皇帝已经不在身边了。汗,原来是有人发现皇帝来了,恰好因刘太后的骂娘,她们那桌跑了一个,三缺一,于是赵佶稀里糊涂的被拉过去坐下,开始搓麻将。 玩了一下赵佶生气了,她们竟敢说朕在下象棋,于是在不熟练的时候又输了两把,赵佶心理便落下了阴影,赌气不玩了,带着梁师成离开了。 一边走,赵佶喃喃道:“气死朕了,这个麻将一点也没意思。” 梁师成眼睛转了转,害怕最终怪罪到小高头上,于是翻云覆雨的造型道:“陛下英明,你总算是亲身试毒后,看穿了一切。” “为何如此说?”赵佶又好奇的道。 梁师成道:“小高虽然发明了这玩意,却也主张为奇技巧,不宜大肆传播。于是皇后娘娘贤惠,认为小高说的有道理,这只适合于宫里无聊的贵人们,皇后娘娘便下旨不许非皇族参与,不许未成年皇子皇女参与。” 赵佶便笑道:“早说了朕是有眼光的,总归还是皇后较为稳重些。朕命她为后而不是别人,这是有原因的。” …… 张叔夜对发明麻将的高方平、制作麻将售卖的张商英,对这两奸贼充满了怨念。 现在中堂的官员每日来报到,处理完工作上的事宜后,通常就聚集起来搓两圈。并且是明目张胆的在公堂的某些房间进行。 张叔夜破口大骂警告了一些人后,他们就相约着去外面搓两圈,反正地方有的是,这些个奸贼没有一个不是地主的。 张商英则是嘴巴笑歪。以前他真不信小高研究的这东西有这么大效用。但是他采用高方平贡献的奸计后,大肆找枪手在各处制造麻将的典故,除了说太上道君骑着老牛升仙前手里捏着一把八万之外,还大肆这是宣扬宫里“老佛爷”的最爱。 高方平明显在胡扯,人家“万字”的来历正是佛家的符号吧,他们却说是太上道君捏着一把八万升仙。好在有张商英的学问的人太少了,大家都不明觉厉。 于是乎权贵群体都被忽悠了,没被忽悠的也无所谓,麻将虽然贼贵,但是现在乃是贵系圈子里的流行,不去匠作监订购几套,家里的姨太太们就整天“宫斗”,还会被人说落伍。于是就算再贵,依旧人傻钱多的样子,无数人去匠作监订购麻将。 高方平卖了一批劣质沉香木给匠作监。沉香木制作的一副麻将成本不到一贯钱,老张打算卖十贯。然而高方平说他弱爆了,并且断定:定价十贯肯定卖不掉。三百贯起步,并且要分档次,就会很好卖了。 事实上高方平是对的。 汴京最典型的一个大傻子是王祖道的儿子王学斌。这个纨绔子弟是最先去匠作监打听的,听说十贯钱一副的麻将他就不买了。他觉得老子的蟋蟀都是一百五十贯一只的,妈的在圈子里若是传出去我用廉价货,那名声还要不要了? 后来在高方平的建议下,基本款三百贯起步,豪华款七百贯。还有种用红木制制造的“法拉利红麻雀”旗舰款,一千五百贯一副。 于是王学斌就来订购了两套一千五百贯的那种。 人家他爹王祖道王尚书都只订了三百贯的,后来知道了后便破口大骂“败家子”。 王祖道还觉得世人都愚蠢,败家子一词,东京被骂最多的乃是高方平,然而那小子现在的财富足以让各种贪官污吏们汗颜…… “今个黄昏不见不散。一起搓两圈。” 这是目下的贵族阶层比较流行的口头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