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熊猫的归宿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04章 熊猫的归宿

今个回家的时候,只见高俅老爹约了一群军阀来家里搓麻将。 曹忠他老爸乃是其中最蠢的一个。只见他们仿佛行军打战一样,四人围坐在桌子边,准备好了麻将后,人人腰身笔直的等候着,谁也不先动手。 某个时候,老曹侯爷拿起挂在脖子上的钟瞧瞧,然后道:“八点了,战到十二点,中途不许撤退。” 是的因为经由音乐盒的大量实践,发条技术目下也基本算是可以了,小型化的手表还没有,不过钟是没问题了,于是老曹侯爷买了个钟挂在脖子上,有六斤重,用于看时间。 他逢人就说老夫盔甲都穿得习惯,区区几斤重的钟挂在脖子上并无不妥。 “四条!” 步帅刘仲武乃是领悟高方平精髓最深的一个,但凡拿到他能摸出来的牌他就很高兴,会爆喝一声打出去。 尽管有时候打出去后老刘才发现那似乎是他要的牌,却是也不好意思反悔拿回来了。 观战的高方平也不知道老刘家小儿子、那个将后来的抗金名将刘琦,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哦? 高方平又仔细的看了一下,刘步帅简直是个大棒槌,他似乎不执着于赢钱,只执着于“摸牌”,然而除了几个简单的筒子和条子外,其他的老刘基本摸不出来。 但凡摸得出来的,不论需不需要都会打出去。但凡他摸不出来的,他会装作智珠再握的样子拿回来,然后把有用的那些打出去。 高方平真是看得汗流浃背,果然是物以类聚,高俅的死党都是这么些人。算好赵佶不搓麻将,否则我小高挣来的家产,会被奸臣老爹故意输给皇帝的。 汗。 一转眼高方平发现老刘尽管尽收烂牌,全打好牌,却是一不小心,已经被他摆出了十三幺格局,引而不发。 “东风!”高俅关键时刻摸到了一个不要的牌,不高兴的扔了出来。 高方平便着急的叫道:“刘帅你还愣着干嘛,快些推倒,此番你赢大了。” 老刘乃是新手,不懂有这种胡牌的办法,也有些不好意思赢高俅的钱,于是有些迟疑。 “十三幺大满贯通杀!”高方平手舞足蹈得过去把老刘的牌推倒了。 其他人脸色发绿,高俅破口大骂的时候,高方平就抱着脑袋遁走了…… “听说了吗,现在猪肉平研究出了一种神秘物品,传说是太上道君升仙用的,却是不许老百姓用,都是贵人们在享受,用来打麻雀战。” “听说了,其实也不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东西,是一种赌博用品。” “现在欢乐啊,看到有这么多的权贵人傻钱多,咱们老百姓就放心了。居然这么贵也有人去匠作监购买,此番不知道匠作监又要赚多少。” “厉害了猪肉平,他坑权贵果然是不遗余力的。额,尽管咱们不能玩,但那些权贵去搓麻将也好,来街市上欺负人的机会就减少了。” “麻雀战果然有门道,听说麻雀战一出,大家不热衷于暗战了,目下皇城里都要比以往太平一些,小摩擦小矛盾比平时多,却是容易当面摊开了来,也就没多大事了。前些日子有消息说,小高因某些敏感问题得罪了刘太后,就因为麻将,太后娘娘最近也不找小高的麻烦了。” “你知道的太多啦。” 这是目下吃瓜群众最喜欢议论的话题。 另外的贵系圈子也差不多,但凡和高方平有关的话题,他们就喜欢聚在一起的时候展开议论,好的不好的都会去议论。 “最近有点麻将上瘾,也不知道为何,每天不搓两圈就觉得不自在。” “不知能玩到什么时候,听说皇后娘娘不喜欢这东西,迟早会禁止的。” “想多了,皇后娘娘只管宫里,咱们宫外的贵系没事。” “说起来呢,这个麻将其实老夫也不迷它,不过家里那些娘们平时相互不交流,经常有矛盾就狗脑子都打出来。现在一群的组织她们去搓麻将,小矛盾更多,却是基本没有相互恶意中伤和打架了,老夫这耳根子要清静些。所以啊,我真不想被张商英和高方平联手坑害的,却也订购了五副,规定夫人们每天坐下来搓八圈。此乃家法。必须让她们有事做,这个否则啊,唯女人和小人难缠,她们一闲着准在家里生事。” “额,我家夫人没你那么多,不过我和你一样,用麻将解决她们的矛盾。她们一听乃是太后娘娘的最爱,于是自己欺骗自己,都说喜欢玩,妈的真够蠢的,这些胸大无脑的娘们。” “猪肉平虽然猥琐啊,他每次弄出来的东西都会成功的,这有点玄乎。有时候,不得不感叹他的能力,他能把猪屎都集中起来卖个好价格的时候,还能说什么呢。这便是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大家信不信,我话放在这里,你们一向认为太后娘娘会是他的敌人,其实难说某个时候会反转。” “莫要议论皇家事,还愣着干嘛,赶紧的摆开桌子,搓两圈在说。” “行,既然你王祖道相公要这么急着来送钱,那便来吧。” “八万!” “七条!” “两饼!” “胡了!” 一瞬间内,一群该被查水表的议论声,全变搓麻将的声音了…… 熊猫仍旧是最受欢迎的一个存在,此番被皇后娘点名说要后。一入侯门深似海,熊猫也进宫去了。 在大魔王处熊猫基本没人管,只是阿布梁红玉偶尔欺负熊猫,富安偶尔给熊猫一些钱。但是去到皇后娘的地盘后,熊猫厉害了,鉴于天气越来越冷,还有细心的人给熊猫做了两套衣服。 有次荣德小萝莉浪费了一大盆酒,温了以后送去给熊猫喝,熊猫喝醉了之后哇哇的呕吐。 于是,荣德帝姬又被皇后娘用藤条抽得跳脚。 熊猫慢慢的就爱上了皇城,这里的人远没有大魔王家的人奸诈,比较祥和,交易方面也过硬,从不赖账。 譬如熊猫给了菊京钱后,要过很久才会刷出食物来,还很少。但是在皇城,熊猫带着两文去御厨房,像自助餐一样,每次两文钱,吃再多也没人管,种类繁多。 在京城里,熊猫自己去逛街,遇到耍猴卖艺的,就放两文钱在地上坐着等候开演,然而却有几率会被卖艺的人赶走。真是没人权,熊猫觉得京城到处是骗子无赖。 但是在皇城里,但凡有表演的杂耍班子、各种表演、晚会、球赛,大晟府的诗会什么的,熊猫忘记带着钱照样可以看表演,还有无数人摸它的大脑壳,给它挠痒,然后小公主小皇子们还会喂给它好吃的东西。 有次,熊猫迷路后走错了地方,去到崇恩殿,发现一件诡异的事。它发现刘太后的“需求”极其古怪,用了两个奶油小生似的太监再给刘太后挠脚底板,然后刘太后非常享受的样子。 熊猫很确定那是陶醉的表现,因为有时候熊猫闯进大魔王的房间里,能看到贾晓红的声音神态和刘太后的如出一辙。 于是那次撞破了刘太后好事后,熊猫又喜欢脚,它就自动脑补的过去挤走了小太监,给太后娘娘添一下。刘太后从惊恐态变为了乐呵,觉得这个熊猫悟性不错,比太监好,便打赏了熊猫一些吃食和铜钱,强行把熊猫留在这边了。 熊猫从此对生活充满了美好愿景,自打被无良人士拐带离开四川盆地后,崇恩殿是最舒服的一个存在了。每个冬日的清晨,熊猫都会这么想着…… 寒冬在慢慢深入,大观三年第一场雪于八日前就开始下。 张叔夜发现越来越不对。殿试大比还有不到七日就要开始,而高方平仍旧滞留京中,不但搞出了什么劳子的麻将,还整个人醉生梦死,来往于达官贵人王公贵族间应酬。 最开始的时候老张不知道高方平溜回来京城干什么,却是懒得多管他。张叔夜起初觉得他年纪小,玩性大,自打出道以来,三年多时间,这个曾经京城的祸害几乎都在东奔西走南征北战,想家了,偶尔告假回来放松一下也不是问题。 这是张叔夜早前不想过问的原因。 但此番那小子已经在京中滞留许久,仍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相反越发频繁的接触蔡京、接触此番和殿试大比有关的官员们。 于此,一封文书到达高方平的手里:张叔夜召见。 高方平穿得如同个毛毛熊,带着不少的糕点来府里拜见张叔夜。 糕点不是给老张的,基本上高方平从来不给老张带礼物,不过形成惯例了,每次来都给老管家带些吃食,让他弄去给他的小孙子食用。所以张府上下,除了老张之外,人人喜欢猪肉平。 进门后,高方平见礼道:“学生高方平,拜见恩相。” 张叔夜不怀好意的看着他,这小子一般都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 和上次见面想相比,老张双鬓的白发又多了些,变得更酷了。四十多岁的年纪,在后世也有的人会出现较多的白发了,所以他现在自称“老夫”的就更贴切了。 老张这里的画风还是没变,古朴,整洁,刻板,就是他历来的坐派。家里的装饰也这样。 书房中间,放着高方平猪场制造的蜂窝煤炉子,散发着热量,让这间屋子不那么冷。

下一篇   第605章 无理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