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无理要求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05章 无理要求

“你到底在京谋划什么?都已经涉及了一些敏感问题,捅了不小的篓子了,还不走,你还打算祸害到什么时候?”张叔夜问道。 高方平道:“恩相明见……” “老夫明见个屁。”张叔夜打断道,“但凡沾染你的事,老夫很少有全盘看明白的,都是冷不丁就听你又给老夫弄个天大的黑锅背着。我这背脊上的大山,体量越来越重,老夫即便腰粗,却是越来越力不从心。你只说,你弄的江州官府欠那多钱,你不回去守着你的利益,却跑来京城东搞西搞,安的什么心?” 顿了顿老张定论道,“所以老夫断定,你此番所谋更大,重于你在江州的事业?“ “恩相威武,下官对您的敬仰犹如那涛涛的江水一样的连绵,每一次,下官一翘屁股,您就知道我拉的什么屎了。”高方平笑道。 张叔夜这才让他坐了下来,吩咐下人给他一碗茶水又道:“观察你近期的作为,你在干涉殿试大比。老夫没猜错的话,你的两个死党,时静杰李纲,恐怕今科会有好成绩?” 高方平尴尬的道:“那两小子……是真有真才实学的,下官介入,只是保护他们不被其他关系户给刷下去,并不是真的要颠覆朝廷的科举真实性。” “说的好听,你就是一个最大的关系户,你小子还敢去说别人。要都像你们这样,那我大宋的其他读书人哭瞎了,十年寒窗,却不及你们这些坏蛋的走后门。这公平吗?”张叔夜泄气的道。 高方平也有些底气不足道:“这当然不公平。但是您更比我还清楚,国朝内忧外患的现在,我的路线才是救国之路。” 好在他小子也承认了,没继续扯,这是张叔夜最能接受他的地方。 “这我并不否认,但这和你们这些坏蛋颠覆我大宋科举政策是两回事。”张叔夜敲着桌子道,“曾经老夫也都帮你走去后门,建议官家给你内定名额。这是为的什么,就是宁愿做流氓也不要牌坊,不想你混进去作弊,而坏了祖宗规矩。” 高方平耍流氓了,直接索要的态势道:“恩相,给我这次任性的机会吧。我需要强有力的追随者,来支持我的革新和路线。给国朝的时间和机会并不多,时静杰李纲必须在今科登顶。这亦是蔡京最容易对我妥协的一个时机,这当然不对,但我强势的要求您,此番帮助我作弊。八至十年后,我还给您高于一个量级的财政收入!” 张叔夜也不禁楞了楞,念着胡须开始思考。 这小子就这德行。他干坏事或者抢劫的时候,都这么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却因为基于对他的信任,加之他的简历,竟是会让张叔夜觉得他要求也不算太过分。 “老夫就呵呵了,每次面对你那离经叛道的要求时,却有点心动。”张叔夜苦笑了起来。 高方平文绉绉的样子道:“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老张头疼的样子打断道:“行行行,知道你难得学会了一个句子,却也不用如同乡巴佬似的逮到谁都念。少给老夫扯这些大道理。你不要一边祸害科举公平,还一边找些大道理来忽悠人。谁是你忽悠大的?” “恩相教训的是,小子也难免落俗了。”高方平干脆就直接道,“那我再次强烈的要求,恩相此番对时静杰和李纲给予优待,下不为例,将来这两小子要是干不好,我把他们绑了来给您负荆请罪。” 和他扯太多也没得意思。张叔夜自问了两句,铁不下心来收拾这些小鲨鱼,于是只得叹息了一声,默认了。 现在好了,最难搞定的老张也搞定了。高方平也明白,基于对现实的无奈,这也是张叔夜的一种无奈妥协。在他老张的世界里这当然不对。但是这些编制是天然就会产生的,见过了太多的朱勔刘正夫郑居中们堂而皇之的行走在朝堂之上。 这就是大宋,既然这个过程暂时不可抗拒,换一些时静杰李纲上来,总不会变的更坏就是了。 思索着,张叔夜指着他的鼻子道:“老夫可以容忍你的一切建立在、你能担负起安邦定国之重任、大宋复兴之重任。你虽不学无术,却是胸有韬略。好自为之,不辱君命,此两点须时刻谨记于心间。” “是,学生铭记于心。”高方平道。 张叔夜这才拍桌子道:“那你还愣着干嘛,快些给老夫交代,最近你和蔡京有什么勾当,为何刘太后前些日子和你冲突,蔡京敢去救场根本不对味,你可别告诉老夫你和他蔡京是清白的。” “他是浑浊的,然而我是出淤泥而不染……” 说到这里的时候现他瞪着眼,于是高方平只得不扯犊子了,尴尬的道:“真是什么也瞒不过恩相,此番学生和老蔡为伍只有一个目的,我要去大名府。” 咳咳a#¥ 老张剧烈的咳了起来,少顷才道:“你以为是过家家,江州玩腻了,现在要去大名府了?” 高方平仍旧不想和他提及此番西夏人纠结于其中的担忧,抱拳道:“是的,江州的仇恨已基本被我拉完,建设初形和基础打下来了,有我没我的,也就变的没那么重要。但是水泊势力爆涨,目下聚集过一万五千众狠人!那仿佛是一根肉刺,我若不在北方,我担心其他那些只会玩女子扯犊子的官僚,一不小心就会被那群狠人给吞了。所以不最终解决水泊问题,我念头不通达。” 张叔夜道:“尽管你说的差不离。但是老夫始终觉得,你是打算把你钱庄的冗余资金用于放贷大名府,江州已经基本饱和了是吧,大名府的体量,却基本能吃下你的整个钱庄,于是你的利润会大幅扩张。” “虽然也有这个意思。但我最讨厌被人误会为一个满身铜臭的人了。我对皇家和朝廷的忠勇之心,不曾有一刻动摇过。”高方平文绉绉的道。 张叔夜注视了他顷刻道:“所以这就是你急于周旋时静杰李纲的前途目的?他们看起来就是你在江州的接班人了?” “是的,这两家伙虽然没有我的本尊厉害,却也得到了真传,有其精髓。和张绵成赵鼎那些内门弟子是有区别的。他们是大宋的杰出青年,可以尝试性启用。”高方平道。 “这都是朝廷的官员和体制,少拿你写的《西游记》里那怪力乱神的设定来说事,还真传弟子内门弟子呢。”张叔夜敲着桌子道:“你只告诉我,江州没有你,时静杰和李纲真能震得住?” 高方平的狐狸尾巴这才露了出来道:“只需把老常那个祸国殃民的奸臣撸下来……哎呦。” 被张叔夜后脑勺一掌后,高方平赶紧改口道:“我离开的时候把闹腾的那个带走了,只要再把常公这个正直的保守派调走,有范老把小李纲他们扶上马送一程,问题是不大的。开拓他们不行,守成却是可以的。” 张叔夜考虑了许久,叹息道:“老夫需要考虑一些时候。关于李纲时静杰可以接受,但这么不明不白的调走常维,老夫如何对得起他,高方平你要不要这么狠,这么挪动打击常维这样的人?” 高方平道:“不换观念就应该换人。大江南工业基地的建设路线不容挪动。这不是谁的错。谁也无权为了给常维一个安置,就牺牲国朝利益。常公他是个正直的人,但并不是所有正直的人都能做好事。王安石相公的变法,那就是一群正直的精英,把国家搞乱的现实。” 张叔夜道:“那么若老夫答应,常维放在哪?” “常公年纪也不小了,精力有限,回京吧,养精蓄锐一段时间,兴许某个时候又能挥余热派大用。”高方平道。 张叔夜念着胡须道:“奇怪的是,你似乎真的是在保护他?所以你不建议老夫把他调往两浙路?” 高方平点头道:“是的,常公他不能去两浙路,那个地方是个大坑,您不要看他凶,其实我不在的情况下,他是斗不过那些人的,而他不是个容易妥协闭嘴的人,所以去了只有一种结局就是身败名裂,或者被害死。” 张叔夜道:“在政治上你也越来越成熟了。越来越像个登入青云的人了。但是恍惚间,老夫却觉得现在的你有点略微陌生,兴许,老夫已经适应了初出茅庐时候那个脑子有坑、性格冲动幼稚的你,哎,岁月一去不反,也不知道老夫这些心态,是不是代表我日渐苍老而力不从心。” 高方平尴尬的道:“人是会成长的。我当然也不例外。” “行,这个时期蔡京势微,蔡党内部倾轧混乱,这是用最少博弈换来最大利益的政治气候,这我当然懂。所以你说的这些问题,老夫都会慎重考虑。”张叔夜念着胡须道:“包括济州时文彬上书扩编永乐军的事,老夫当然也知道这事的幕后推手是你。” 高方平摇手撇清道:“不不不,这是他济州的问题,老时他整天被水泊那一万多个狠人下的睡不着,这不关咱们江南的事。” “你再敢否认一句,老夫就把这事给否了。”张叔夜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咦,经过这么一说的话,相爷英明啊,它似乎……还真和小子扯上一丢丢的关系了。”高方平这才尴尬的道。 张叔夜哭笑不得,指指茶碗道:“行,我都会考虑的。现在把茶喝光了,然后赶紧的给我消失。” 看到茶碗里漂浮着一条肉丝,妈的像是一碗胡辣汤似的,高方平呼噜呼噜的摇头。 “是毒药你也把它给喝了。”张叔夜道。 高方平只得抬起了一口闷了,好在这次老张没有故意整人,茶不算太难喝,只是口味不习惯而已……

下一篇   第606章 女软脚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