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女软脚虾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06章 女软脚虾

离开张叔夜的府上,带着苍井同志走在大雪覆盖的街道上,高方平瀑布汗啊。 话说前阵子一直不敢对老张坦白从宽这些问题,就因为不太方便说,高方平打算等等。 目下都还没来得及考虑好说辞,却是已经被请去喝茶了。又没啥子骨气,被威胁了两句就全盘交代了,好在效果也没有想象的坏。老张说会考虑,其实就是大概率会通过了。 否则以他的脾气,就是直接否定,以“胡扯”两字定调。 “算好哥机智,以简单粗暴的作风赢得了老张的倾心……”高方平自语到此的时候现用词不妥,于是停口了。 乃是这具身体的锅,有时候高方平明知要用什么词的,但用这具身体一但说了出来,却是会变化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难道身体和灵魂的贴合度还不完美…… “真不知道那些反对他坏话的人什么心态?” “听说现在有流行词‘改革进入深水区,阻力越来越大,会伴随着更多深层次的问题’。妈的这么万金油词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流行了起来,看起来疯狗平此番面对的问题,也可以套用这句了。” “是真的可以套用的。有小道消息,江州的强压政策遭遇了改革以来最大阻力,许多人扬言要搞死疯狗平,此番他进京其实是来寻求庇护的,他已经不敢在江州了,否则他必然被人挂路灯。” “怕是不可能吧,猪肉平素来制霸一切场合,只有他把人吊起来,没人能吊他的路灯的。” “否则你怎么解释?此番他进京一改常态,听说几次登门蔡府,应该是去跪地认错,请求‘安全线’的。” “有道理,历来的规矩投降输一半。他猪肉平和蔡相公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主动认错的话,兴许离开东南,换个地方去做官,就安全了。” “嗯嗯,这么说的确有道理,现在就看猪肉平新的任用什么时候下来,基本上朝局就会明朗了。” “没辙,疯狗平咬的人实在太多了。这次不是海南岛做野人,就是环洲喝西北风。还有可能派驻辽国,成为礼部的外事常务司人员。” “那是肥差啊。” “肥个屁,在道士问和摩尼教问题上,他高方平把礼部的人得罪的够呛,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不会那么恶劣,先他和官家关系好。其次他忒能挣钱,造大船的口号是帮皇帝海外寻宝。所以难说他会继续带户部侍郎衔,调任杭州市泊司,掌管海关和对外贸易。那更是个肥差。” “肥个屁,有小道消息,他小高得罪最恨的人就是东南系,去杭州的话,蔡卞朱勔他们不把他挂路灯就是见鬼了。” “人脉才是王道啊,也不知道怎么的,小高相公他恍惚间就得罪了这么多的人,简直等于封死了后路。” “你们这些傻子秀才想多了,事实证明和我大猪肉平叫板的人,最后都没好果子吃。出道至今你们见他败过一场没有。他每次都是神转折,强势打回去。东方不败你们以为是白叫的?这么勇猛的一个改革派斗士,怎能轻易被人整倒了,没错他不会停止脚步,会继续前进直至巅峰。” 又一个汴京的知名秀才道:“关于胡先生的问题高方平实在不妥,从此开始,会有越来越多的读书人反对他。真的想看到全天下的读书人、都统一的写文章打倒疯狗平,那个画面太美,恐怕官家想护他恐怕都在没有理由了。” 一个农夫道:“你太高看读书人节操了,也太低估高方平手段了。先胡市不是读书人领袖,张商英范子夷李清照她们才是。其实仍旧有不少读书人受益于高方平,譬如在江南和两浙一代,他为家破人亡的秀才丁二找回公道的事,也是非常积极的。又不是说所有的读书人都会反他。” “就是,就算读书人反他,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有啥好怕的。小高拳头那么大,打就对了。” 目下来说,高调进京又迟迟不离开的高方平,再一次成为了话题,都纷纷猜测他进京的目的,以及将来何去何从。事关小高,话题的热度总是很高。也总是有人认同,有人骂。 “小高相公威武霸气!” “疯狗平吃屎去!” 然后不意外,又斗殴了。 前些日子鉴于高方平开的先例,乃是朝廷的大人们最爱群殴,然而最近这阵子他们都坐下来搓麻将去了,所以喜欢斗殴的群体又变换了…… 最近这阵子似乎和人交流的比较多,崇恩殿的阴暗气氛越来越弱化。 因为麻将和熊猫的关系,刘青菁偶然也能现,其实小高那个帅帅的妖孽也没有想象的那般可恶。 于是这个冬日的午后,懒懒躺着晒太阳的美1妇刘青菁便道:“传本宫旨意,召见高方平觐见。” …… 高方平又无聊了,所以就不外出,整日种贾晓红大姐姐的田,目下这个大午后的,有些诡异的哼声从房间里漂浮出来,显得很香艳。 可惜熊猫叛变了,以往这种时候,熊猫经常会带着两文钱一扭一扭的进去看表演。 忽然间,宫里来人说是太后召见高方平。 被吓了一跳后,只得草草的鸣金收兵,约好了今晚再战,便离开了大姐姐温暖的身体,跟着几个人进皇城去了。 去到的时候今个她们休战,没有搓麻将,导致了刘太后闲极无聊的样子,那头懒散的熊猫扑在太后脚边。见高方平进来后,熊猫见到老熟人,便一滚一滚的过来,找高方平撒娇。 给太后见礼之后,高方平伸手摸摸小宝那越来越大的脑袋,还是有些感慨的,当初跟着自己的时候这是一头熊猫萝莉,而现在,小宝已经长大了不少。 哎呦我去。 一放松了警惕,熊猫把高方平的鞋子咬了下来,拖着就跑不见了。 原本打算再给个下马威的刘太后,不禁一阵尴尬,因为熊猫也会对她做同样的事。 熊猫乃是高方平调教的,刘青菁便有些脸红,怀疑自己的秘密嗜好会被高方平知道,那就尴尬了。 “兔崽子你别让我抓到。” 高方平追着熊猫去的时候却是被人拦住了。说是熊猫现在属于崇恩殿编制,不准欺负熊猫。 刘青菁一边掩饰着内心的尴尬,表面奚落道:“本宫听闻你不修德行,不在江州为皇帝效力也就不说了。非但跑回京来,还睡觉等不到天黑,百日青天的就在家寻求不雅之事?” “得了吧,娘娘您明着说,找小子来有什么要吩咐的。”高方平道。 刘青菁更有些尴尬。因她明显和高方平不是一类人。她就是属于闲极无聊,嘴痒之下就找个人来面前低着头,让她牢骚,秀一下存在感,真没什么目的。 却是想不到遇到了高方平这种直接粗暴的大魔王,直接给顶了回来。 “高方平你放肆,娘娘的作为,还需要对你解释吗?”那个老太监陈淼在旁边阴笑着道。 “也是,说错话了,娘娘若高兴,当然可以召见臣来聊聊天的。”高方平道。 刘青菁便有些得意了,预感到这个刺头比以前懂事,温顺了些,便也让刘青菁有了调教人的感觉。 于是刘太后自己找话说道:“现在总体上啊,本宫听说京城上下对你小高是一片骂声,鉴于此,你冲撞本宫不懂礼貌的事,本宫也就不想耿耿于怀了。又说起来,关于新奇事物方面你的确有两下子,给皇家带来了不少乐趣,麻将如此,香皂等等事物如此。包括那个熊猫,也是个很有灵气的东西。这都是你的功劳。” 高方平笑道:“谢娘娘的夸奖。其他人叫好,那不是真的好。非得太后娘娘的认可,才说明了臣的忠勇程度。希望往后能更多的为皇家效力。” 说起来,高方平还真是确定此点上刘太后不是说套话呢,是真心话。 其实这个时代的娱乐实在有限,特别皇城的气氛比较诡异。一向冷清又阴暗的崇恩殿陷入了目下的气氛,动辄二十几人集中在这里搓麻将,听着她刘青菁破口大骂,那会很颠覆,很有存在感的。麻将它本身产生的娱乐效果都不是重要的了。 然后就暂时无人说话了,高方平只穿着一只鞋子,站在冰冷的地上恭候着。 真的不知道那只天杀的熊猫什么时候把鞋子送回来。依照惯例熊猫不喜欢抢劫,最终会送来的。当然了,除非刘太后教给了它新的嗜好。 刘青菁则是再一次的,怀着不同的心思观察高方平,见他鼻子高高的,皮肤白白的,眉毛秀秀的,此种小鲜肉的造型真是最沟勾引人了。秀色可餐啊。 可惜刘太后只能假正经的扫几眼,因为身份关系,并不能如同民间的女流氓一样的去捏几把。 是的女人中也是有软脚虾的,特别处于深宫被压制、又处于身理需求最盛的时候,若是要让高方平来判断她的内心世界的话,会用词“寂寞的干柴”。特别此种寂寞干柴的身份尊贵、有权势的时候,就越容易失去平衡的乱来。8

上一篇   第605章 无理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