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梁中书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1章 梁中书

“是是是。”小梁郁闷的陪不是。 高方平又道,“纨绔都不会做,只会在街道上拉仇恨。泡妞的技术太低劣!” 小梁傻傻的道:“传闻纨绔子弟的最高境界,就是东京的高衙内,请教大哥,要怎么泡妞才算技术高超?” 高方平仿佛摸西瓜一般的摸着他的脑袋道:“如果我是你,看中台上的小娘子,我会巧巧跟着她,这么漂亮的人你还怕没人去打主意吗,等有人欺负她的时候,跳出来打跑贼人,那时你不但有名声,你爹爹有官声,小娘子还会让非常感激你,做个合格的纨绔,简不简单?” 小梁当即怒意勃发,起身拿着棍子追着梁九往死里打:“祸害!有这么好的办法你不教我!尽教老子卖户口册!打死你个不忠不义的狗腿子!” 转眼,梁九被小梁打得头破血流,扑在地上哀嚎。 “衙内可以了,再打就出人命了。”燕青看差不多了,急忙上前拉住。 小梁还不服气,使劲的用脚踢燕青。 高方平又道:“我教你的只是二流的撩妹法则,一流的,你得着燕青学习。” 汗。燕青一阵尴尬。 小梁便道:“燕小乙在素有有浪子之名,名声鹊起了,乃勾栏瓦舍中的当红小生,看来有些门道,燕青,你不会对本衙内藏私吧?” 燕青躬身道:“但如衙内有兴趣,小生竭尽所能。” “很好。”小梁昂首挺胸的道,“梁九被我革职了,从今天起你来我梁家,顶替梁九职务。” 燕青急忙道:“好教衙内得知,小的乃是卢府人,员外对小人恩重如山,小乙不能离开。这方面我朝有律法可依。” 小梁大声道:“在北1京,我梁希明就是法。如果你还要很俗的问天理何在,本衙内就回答我梁希明就是天。燕青你觉得怎么样?” 燕青看了高方平一眼,见那家伙神色诡异,知道此番恐怕不简单。 高方平心里很满意。这样一来,卢俊义的左膀右臂燕青基本就被断了。借助梁衙内的无理,燕青必须去梁家了,不容他不干。卢俊义也不敢说个不是字。 而燕青乃是卢俊义心腹,掌握卢家大量秘密是肯定的。一但强行去了梁家,哪怕燕青讲义气,不透露卢家的秘密,但卢俊义却会以小人之心度人,他们之间的关系会产生了一根肉刺。甚至他卢俊义和梁中书间的官商同盟关系,也会面临考验。 而这事,还真只有无脑纨绔梁希明可以做。若换成高方平出手收燕青,不但收不到,就连梁中书都要对高方平多个心眼。 今天差不多就这样了。 燕青是聪明人,他迟早会想明白全部人都被小高算计了。但是对此高方平也不担心,一但燕青去了梁家,卢俊义就不会信任燕青了,不会给燕青解释的机会。至于梁中书,当朝大员更不可能听江湖小混混的任何话,连见面的机会都不会给燕青,何论解释? “头晕,扶我回去休息。”见燕青走过来要说什么的时候,高方平捂着脑袋起身。 燕青如何敢阻拦头破血流的朝廷命官,只得低着头让过一边。 走了两步,见台上那个小美女母子依旧跪在地上,便道:“小梁。” 梁希明真有些怕他,应道:“在。” “不许在骚扰他们母女,打赏两贯钱让他们走。”高方平道。 “哦。”小梁很郁闷,却不方便违抗…… 头上的伤口不碍事,也就是很轻微的皮外伤。 处理伤口高方平有自己的方式,大宋没有酒精,所以梁红玉带着四个小女孩,用了两种不同浓度的盐水清洗伤口,之后用蒸过消毒的纱布,把脑袋裹起来。 难看是难看了些,不过包的很扎实,高方平知道很快就会恢复了,因为处理得当,甚至连疤痕也不会留下。 小牛皋一点也不关心衙内为什么受伤了,把小萝莉梁红玉抱了放在脖子上带着出去玩。 关胜听说城外那只亲军将来属于自己,忍不住的跑去城外看亲军去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和徐宁打一架? 林冲留在身边,从侧面静静的看着这个纨绔子弟,感觉对这人很陌生,根本不像曾经的那个纨绔。 “衙内,今天这般得罪了梁衙内,标下始终觉得有些不妥?”适当的时候林冲发表了意见。 高方平微微一笑:“问题不大。如果梁子美是张叔夜,那么我这次就栽了。但他是梁子美,就不会有问题,明天安安心心的等着他请我吃酒,顺便送上厚礼赔偿。” 林冲道:“衙内为何这般自信?” 高方平道:“能在这个年景把官做大的人,不是简单的人。老梁是老奸巨猾的人物,更是如今蔡党的中流砥柱,是不容出现偏差的。也就是说他自身的事业,蔡京的事业,比什么都重要。所以我爹爹虽不是他们的盟友,却也不是他们现在想得罪的人。居于此点,就算我主动抽梁衙内耳光,老梁也会装作看不见,何况这次是梁衙内不知道死活的殴打朝廷命官,且是皇帝钦赐的官,这个问题可大可小。怎么讲呢,如果是一般的小官被殴打,那当然就洗洗睡了。但如果是高俅的儿子被打了,高俅只需在朝上哭诉一下,等着官家主动询问,之后赵挺之和刘中书就会把梁子美祖宗八代都咬一遍。” “?”林冲对官场很无语…… 次日梁府送来的帖子,请高方平傍晚去赴宴。 时间临近,梁府的管家亲自赶着马车来接高方平。 “大人请蹬车。”老管家笑眯眯的样子。 高方平独自坐入敞篷的马车,林冲和老管家骑马跟在后方。 到达内城的梁府,一个五十左右,两鬓有白发的清瘦中年人在等候。 不愧是梁中书,卖相很不错,不怒自威的那种感觉比张叔夜来得更加浓厚,儒雅的脸庞携带着和蔼微笑,这个阵仗,让高方平有些吃惊又有些头疼。 “贤侄快快往里请。” 高方平下车的时候,老梁熟人的模样笑着走了过来。 高方平瀑布汗,有种要被捧杀的感觉,急忙躬身见礼:“下官高方平,参见留守相公,相公威武!” “贤侄这是哪里话,这不是公堂,老夫和你爹同朝为官,乃为世交,理应多亲近,你我就以叔侄论交。”梁子美嘿嘿笑着,牵着他的手便往里走。 “小侄惶恐,梁世伯太客气啦。” 他比高俅年纪大,所以高方平只得称呼梁世伯了,称呼留守相公的话等下就不好意思收钱了,妈的哪听过中书大人给芝麻官送礼的典故? 老梁故作亲近的样子,轻轻抽了一下高方平后脑勺道:“小滑头,果真聪慧机灵,以往在东京的时候倒是看走眼了,贤侄将来是风云人物,还需你提携我梁家那些不成器的后生。” 不愧是老梁啊,和人套近乎的功底已经是炉火纯青,换一般人根本无法拒绝他,难说跟着他青云直上,也难说笑嘻嘻的时候就被他给反手坑死。 “伯伯,乃过奖啦,小子不学无术,只求搜刮些民脂民膏,过个富贵日子就行。哪里登得上风云。”高方平赔笑道。 梁中书也不说话,心中思量着他在东京的名声,手段等等。 梁中书总觉得这小子有什么地方不对。以他精深的观人功底,这小子轻轻松松就整顿了汴京次序,大发横财,手段快狠准,各方局势拿捏之到位,是枭雄级的手腕。但是细究的话,又只像是一个运气极好、吃相极其难看、敛财到了丧心病狂的小混球。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那些作为是高俅授意还是他自发的?为何直视他的眼睛,眼神沉淀丝毫不像十六岁的人?” 行走在留守府后院,梁子美始终在思考这么一个问题。 进入一个厅堂,酒宴已经摆好,等候在这里的人也不多。 身着便装的驻泊司都统制李成首先起身,恭敬的抱拳道:“末将李成,参见留守相公。” 另外一个明显军旅人士的彪形大汉,也起身抱拳道:“末将索超,参见留守相公。” 一个中年白衣书生模样的人,风度翩翩的起身道:“参见留守相公。” 昨天被教训了一顿的梁希明始终有些害怕高方平,唯唯诺诺的起身道:“梁希明见过高世兄。” 李成倒是认识。那个彪形大汉索超能来这里作陪,就说明他官也不小。 中年书生一派儒雅谋臣的风范,应该是梁子美的心腹幕僚,却是白身。 梁希明称呼高世兄而不叫大人,应该是梁中书提前吩咐,这算是要和高家结交的一个态度。有两层用意,一个用意或许是老梁进一步的代替蔡京拉拢高家。第二个用意就有些暧昧了,兴许看到高俅拒绝蔡京后,梁子美有了新的心思,想自成一派也是可能的。 “客气客气,诸位客气了。”一番客气之后分座次而坐。 喝了几轮酒,高方平这才知道那个彪形大汉索超,目下官居大名府兵马都监押。 这个官职不大不小,比孟州那个张都监大多了,又比李成这个禁军都统制小,乃是管理大名府厢军的人,直接受命于梁中书。

上一篇   第60章 浪子燕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