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又离经叛道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12章 又离经叛道了

目下集中在汴京的学子们都忙着备考,而高方平仍旧在等着那个该来的任命。 与此同时,这个期间抓紧时间在京城大肆收罗各种理工科人才一起,参与张罗改版理工科教材。高方平希望集中最多的人力,于最短时间内,逐渐的把这些散乱的东西、整理成为一门或多门系统性的基础科学。 要想将来的科技腾飞,现在的这些动作和改变,就是播种精耕。 否则一切都会是镜花水月,高方平的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以穿越者的身份,去推动进而改变一些东西。但本质问题是,如果不把一些东西形成习惯,植根于民间,那就是治标不治本。 所谓人亡政息就是这样的,高方平在的时候当然会很辉煌,但有天高方平不在或者退位了,恐怕现在搞的那些东西,就该成为文物和机密,进入匠作监进行永久性的封存。淹没于历史的长河。 只会有几百年后的吃瓜考古者发现:哇,原来大宋有这项技术啊。 华夏的历史上,一直都不缺乏惊才绝艳之人,但如今呢,发明造纸印刷指南针火药的人呢?这些被西方人视为奇幻的东西,它们现在又都在干什么呢? 这就是现实。原因在于基础科学、没如同儒学一样的扎根于体制中。 商鞅虽然被干掉了,但是他的政治遗产获得了保留,这就是变法的成功,于是最终依靠着这架有别其他的先进生产力机器,秦最终完成了统一国度,车同文书同归的壮举。 这条路仍旧任重道远,因为高方平的变法之路几乎等于干掉儒学。 什么想要并存求同存异? 那应该是有点想多了,腐儒在任何时候都是非常牛逼的,历史上但凡这么干的人多数都被他们打扑街了。扑街还不行,还要狠踩在地上用历史进行咒骂,譬如张克公现在都在说高方平是被《韩非子》给教坏的,建议焚书。 一边在书房展开了宏大的yy,高方平画了一副圣人的猪头像挂了起来,开始用飞镖飞,然而因为太菜,飞镖老是脱靶。 今个乃是梁姐当值,高方平便让她出手“谋杀”圣人,但是纵使梁姐也拒绝了侮辱圣人,梁姐都如此,何谈整个大宋啊。 所以看来还是不能激进啊,只能慢慢的温水煮青蛙,打枪的不要,悄悄的进村是王道。 想到此,没来得及收了猪头像,后脑勺便一阵剧痛。 捂着头去看,乃是高俅老爹跑进来了。 “看你小子干的好事?你竟然把他画成个猪头?你不想混了啊。“高俅老爹也是很虔诚的人,胡子都气得翘了起来。 “老爹有所不知,这并不是我侮辱他,是儿子我画工不好,就只有这个水平,我不论画什么都像猪头的。”高方平捂着脑壳尴尬的道。 奸臣老爹有些不来气,明知道他在胡扯,可他也没说错啊,这小子的画,叫他画只狗,他画出来肯定也是个猪。人家叫他猪肉平是有原因的。 “我儿啊,你是彻底长大了,老夫老了,力不从心了,再也过问不了你的事。只是你这么随意的吓坏别人真的好吗,这是许多人的偶像,你把他画为猪头,然后你说是画工的锅,而别人会怎么认为呢?”高俅念着胡须道。 “我吃饱撑了让别人知道,嘿嘿,老爹你今个不搓麻将,跑来这里偷袭到底什么鬼?”高方平道。 高俅当即匹破口大骂:“输得胸闷,不玩了。那个飞云寺的和尚给老夫等着,别让老夫逮到,专门让他做法事烧香,祈求自摸大满贯,结果却是这样。上你小子当了,你说道士不靠谱,妈的秃驴更不靠谱,老夫真想带人把他庙给拆了。” 高方平昏倒了,明显高俅老爹比我还猥琐啊,人家和尚这就叫躺着中枪。难道你高太尉去烧香他还能拒绝啊,不能拒绝,当然只有说两句吉利话,难不成人家和尚说“你会输了内裤建议别玩”。 高方平道:“老爹你真是莫名其妙,我批圣人就被你骂,然而你欺负佛祖……” 高俅老爹捂着高方平的嘴巴,又给他小子后脑勺一掌:“不许乱说。” 难得的有机会聊天,于是高俅又坐下来喝了一口茶,呵呵笑道:“儿啊,给老爹我说说,你此番跑回京来瞎搞胡搞又在干什么?似乎外人都知道你在干什么,相反就老夫不知道?” “知道的太多不好,对健康和长寿不利。”高方平道:“这些您就不要操心了,像个傻子一样搓麻将踢球准没错。其他事物就让儿子我去打理好了。” 高俅念着胡须点头道:“说的是啊,其实老夫早该回家务农的了,你小子乃是高家优良血统,把家产扩大了近乎十倍,厉害啊。老夫也希望不问事务,踢踢球玩玩鸟,没事置办个小妾来耍耍,搓搓麻将。那才是人生最高境界。可惜你暂时不让我退,皇帝也说殿前司需要我。” 老高欣慰高兴了的话这才说完,然而接下来一句,险些被高方平气死。 高方平神色诡异的道:“老爹有没有想过把刘太后娶家里来祸害,眼瞅着,她好色猥琐之处不在您之下,一个深闺妇女太久不知肉味,内分泌失调就容易搞事,会害死她自己和别人的。我朝有这种惯例的,以您和皇帝的关系,帮助皇帝照顾他的嫂嫂,官家怕是会放心的。” 这次高俅眉毛都气的竖立了起来,之所以没把他小子的后脑勺打肿,是被惊呆了,惊呆于他小子还真是什么离经叛道的思维都会有。 惊讶了少顷,高俅这才一脚踹了过去道:“小兔崽子你不把所有人吓死你不甘心是吧,这下好,你开始给刘太后做媒了?看老夫抽不死你个不长进的东西,气死老夫了,你在高唐胡闹,把老太君给断送了我都不想说你,这次你真的越线了。” 于是,老高吩咐随从把小高吊起来,然而没人敢响应他,如今在高家内部的威望仍旧是高方平最高。 不过,老高毕竟是足球运动员,还在军旅混过,战力并不弱,被他逮住后高方平真跑不掉,于是就被高俅亲手吊起来了。 听说小高相公被破天荒的调教了,虎头玉以及菊京也都赶来围观了。 围观的人一多,老高也不方便数落他小子的罪状,只是以莫须有抽了两鞭。然后左右看看,指着菊京道:“此等高手佳人,老夫倒是多多益善,娶她可以,其他免谈。老夫并不需要弄个祖宗来家里供着,我才是祖宗,明白不?” “明白了。”高方平点头。 “那你要不要把菊京弄来老夫麾下?”高俅道。 “那怎么行,她是我的人。占着茅坑不拉屎,我也不给别人。”高方平道。 高俅觉得这话没毛病,像我高家风格…… 其实说起来,高方平的提议未必真是离经叛道,在大宋就是皇帝在使用的妃子,都有下嫁臣子的先例。过气了的深闺皇家妇女应该也可以的吧? 当然她的太后头衔是个麻烦事,不过她不是真太后而是冒牌的,这些其实是可以挪动的。 以目下欢乐又逗比的形势,约皇帝皇后和太后,坐下来搓场麻将,试探性的沟通出个大抵规则和框架来,是有可能的。也是好事。 她内分泌调和,有男人了,她也就不搞事了,皇城自然才会太平。 可惜了这么又创意的提议,却被他们认为离经叛道,真是的。 于是,皇城又来人请高方平去喝茶了。鉴于陈淼在皇城的势力,高家的一些话会传到刘太后耳朵里,进而请高方平去喝茶,这真的也就不意外了。 从上次的形势就能看得出来,皇城司并非完全的掌握在梁师成手里,而是梁师成握住部分,刘青菁和陈淼握住了部分。 陈淼是赵佶的奶爹,那个大阴人也执掌过皇城司,身为老资格,宫里的老坐塘鱼,退而不休,仍旧在对老部下指手画脚几乎是肯定的,也是必须的。 可以这样说,多亏大宋出了个童贯,否则,陈淼会在宫里一手遮天。在那样的大阴人治下,皇城里有多少冤魂就很难说了。好在有了童贯,且也执掌过一任皇城司,于是童贯对大宋是有功劳的,负责的说,没有童贯和陈淼斗智斗勇的话,梁师成都不会有现在的班底,皇城司仍旧会被握在刘青菁和陈淼的手里。 有太后头衔,若又真的控制了皇城司,那也难怪历史上的她敢多次过问外朝之事,甚至在有高方平的现在,她也曾经敢出手谋划“太子”事宜。 现在的局面是要感谢童贯同志的。甚至高方平直接怀疑,当时蔡京抬举童贯、对梁师成等人示好,也有深层次原因。因为蔡京不傻,不想让大宋落入刘青菁这个冒牌太后的手里。 从目下的这些局面分析,历史上的刘太后,还真是被蔡京们逼死的。 其实说起来,高方平是故意对高俅这么大张旗鼓的说,让太后陈淼们听到消息的。这是一种对她们的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