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被一团祥云轰顶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14章 被一团祥云轰顶

自打进京开始,被请去皇城喝茶成为了一种常态。 这很不好,让高方平压力偏大。在大宋,人家只有“中堂们”是每日必进皇城的,其实以人性来说,没几个人喜欢整天去领导眼皮底下转悠,不论他和领导关系好不好。 然而前日蛊惑了刘太后,今个早晨,大魔王正把贾晓红大姐姐圆实大腿扛在肩膀上折腾着,却老梁那尖锐的语气又在外面响了起来:“陛下宣召江东转运使高方平觐见。” 于是做贼心虚的高方平和贾晓红便紧张了起来,加快速度折腾了很多下这才结束了。 作为一个太监,老梁在门外听着啪啪啪的声音真个不是滋味,脸颊微微有些抽搐。于是就被菊京不怀好意的瞅着他。 换梁姐就会给梁师成面子,因为梁姐尊敬皇帝,而苍井菊京不同,在她的概念里“天皇”只是老二,高方平才是老大。 很久过后,高方平这才穿戴整齐洗漱完毕出来了,凑近道:“梁总管,今个又是为的什么?” 老梁尴尬的道:“您去就知道了。” 高方平做贼心虚,仰头看看阴沉沉在飘雪的天空,一股寒意袭来,莫不是被太后那个老娘去告黑状说老子非礼她…… 怀着忽上忽下的心情来到皇城,在赵佶的书房外,接受大内侍卫们的围观,顺便等候着召见。 这个“等候的局面”,肯定是梁师成故意安排的,以高方平的身份、以及和赵佶的关系而言,根本不用这样,梁师成应该直接带着人就进去。甚至高方平自己直接走进去也是可以的。 只是说老梁这家伙就这德行,喜欢搞点类似的小动作,以证明他的存在感。让外臣误会为皇家规矩森严、事事要通过他梁师成。这正是他梁师成的利益所在。 而事实上在历史上,他也成功了,几乎控制了大内,阻断了皇帝日常和外臣的沟通。于是演变为了他是“隐相”,敢家假圣旨或者曲解圣旨的事实。 当然走到历史那步蔡京是要背锅的,因为在初期,蔡京太过抬举梁师成,而后面控制不住尾大不掉,梁师成翅膀硬了也就不怕蔡京了。最致命的是,历史上的这个时期,老梁的克星张商英被蔡京整的不要不要的,弄去穷山恶水做丘八了。 然后能破梁师成这一手的高俅也是个大奸臣,喜欢和稀泥。 至于现在,有老张和小高不拿梁师成当干部,调教得没脾气,这是梁师成无法起飞的原因。 不怀好意的扭头看着老梁,高方平又想:好在,还有陈淼这么一个祸害在。 其实陈淼那个祸害存在也有一定必要,至少他和梁师成不对付,控制了少部分的皇城司,不让梁师成一手遮天,这也算是一种平衡。 癞蛤蟆降怪物,就是这样炼成的。 梁师成感觉不太好的低声道:“小高相公你的眼神好犀利啊,咱家没有得罪你吧?” “老梁你最近又有些跳了,今个以后,我把你介绍到张商英处去上礼法课,让你进一步懂些规矩。”高方平摸着下巴道。 老梁老脸一红,知道恐怕自己的小心思又被大魔王看穿了,于是尴尬的道:“咱家一时糊涂忘记了规矩,请小高相公原谅,咱们这便进去吧,其实官家现在没什么事,还不到早读时间。” 于是不等召见,两人一起进去了。 赵佶一向起的很早,已经形成了习惯。他不是高方平,不能睡到自然醒,到时间自然会有人去叫他起床的,于是几十年下来就习惯了,哪怕他不喜欢去中堂参加早议,他也会起的很早。 只见目下赵佶心情非常好的样子,在早读前,他拿着鸟食喂鸟。 “官家威武……”高俅老爹调教的这只鸟吃几口,就会叫唤一声。 “呵呵。” 赵佶笑了笑,放下了鸟食,见小高进来便不管鸟了。 蛋疼的就在这里,赵佶这家伙做皇帝是个昏君,但是如果作为一个学者艺术家的话,他是称职的,生活规律、性子平和,好色,没心没肺,这些莫不是文青的特质。 “臣高方平见过大官家,此番找臣而来是为了什么?”高方平问道。 赵佶有点玩性的样子道:“你猜是为了什么?” “臣没那么聪明的,不过看大官家心情不错,应该是好事啦。”高方平道。 赵佶便笑道:“太后昨日来找朕,说你编修的《理科学范》有点意思,她很欣赏,说是里面的一些东西很新奇,也能让她想到一些家传的东西。太后惊叹于小高卿家不藏私,把一切神秘学问贡献出来。这也让朕很高兴。朕过目了一下那本你执笔的书册,不过那方面朕不太懂,只想问问,那可有神奇的地方?” 高方平道:“大官家英明,说到这个就厉害了。这乃是一门奇学,一般人他都得不到传承。其实啊,许多臣发明的新奇东西,基础知识就来自于那些学问。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臣一个人的思维,迟早有天是会枯竭的,才华会用尽的。所以只有让大家都掌握了基础,那时候就算臣的才华就算用尽了,也会有人给大官家源源不断的贡献玩意,这个玩意越多啊,则越证明了我大宋的盛世来临,非是如此,显示不出大官家的治国功绩。” “就爱听你说话。”赵佶拍手赞道,“小高卿家如此用心,朕就放心了,却不知这不轻易受人的奇学,小高学自何处?” “额说来奇怪了。臣自小不学无术,空有一身报国之心,而无法施展。”高方平神秘兮兮的道:“直至那日天降祥瑞,被一团祥云轰顶……不是,降临,臣就梦到了许多老爷爷讲课,自那开始就学会了些东西。” 赵佶也不管那么多真的还是假的,总之依照太后的说辞是小高贡献了秘籍给皇家,大抵就这么回事。反正绝世秘籍到底有多厉害,赵佶也不太懂。加之信任那些新奇玩意的基础就来自于这门学问,赵佶也就相信了。 于是赵佶便笑道:“说起这事,太后还说目下的学问较为当一,皇家学子们玩性大,不专心,建议由她开设一门《理科》,小高卿家你觉得这怎么样?” “可以的啊,当做一项副学,让皇家学子们增加见识和博闻,这并无不妥,还增加了趣味性。”高方平道。 赵佶却道:“然而朕也问了别人,张商英不赞同,他觉得这是奇技淫巧,与其浪费课时于这样的学问,不如让皇家学子们多读圣贤之书,这可如何是好?” 高方平嘿嘿笑道:“官家勿忧,看似张商英之理论无法反驳,其实要臣说,论奇技淫巧亦是他张商英最多了,论博闻广学有谁能超过他?其实学习《理科》并无毛病,亦是我汉家‘博学’伦理的一环,乃是天经地义的。与主学并无冲突之处。” 赵佶沉默着,正在考虑。 高方平凑近笑道:“臣有一计,可破商英相公的阻拦。他乃是判匠作监事,建造大船的基础理论其实也正是臣提出的这些学问支撑的。他张商英现在都在造大船,并且他的官职代表了他是皇家的人,于是皇家学子们学习副业,其实世人会误会为大儒张商英在‘主导’。” “妙啊,还是小高卿家机灵,就这么办了,朕要在皇家学堂内开设这课,既是太后有空闲有心思教育学子,便暂时请她主持这么课。哼,看他们还敢阻拦朕。”赵佶这下就高兴了起来。 老刘看起来还真是上心了,有她们开了这个先列,有我小高的奸计、于事实上绑架了当今文宗大儒张商英,《理科》的正式展开也就有了理由,不敢说万无一失,但是作为副业,把推广的黑锅扔老张那个逗比的头上顶着,暂时来说阻力就会呈几何式减少了。 啥?他张商英不想背锅,简单,让他辞去匠作监职务,那之后高方平就自动主持皇家匠作监工作了,可以的,我去想其他办法拉仇恨。 说了这些主要的事,所谓话多不甜,高方平不想待这里了。此外老梁也真不想继续留高方平在这里蛊惑圣心,看看时辰便道:“陛下,到了您的早读时间了。” 高方平也道:“臣告退了。” 赵佶没心没肺的样子,自始至终就不关心高方平干嘛跑回京来,却是想又道:“找时间多去见见太后。这是她点名要求的,小高你莫要推脱,后宫生活枯燥而太后娱乐有限,要适当的给予她一些照顾,不能让朕落下不孝不仁之名。” 额,高方平真想去把老刘吊起来打,她不是疯了吧,有些事默认就可以了,她非得明目张胆的找皇帝点名让去看她,这很不好,惹毛了,老子真的找官家提议把她嫁出去。 真是的,也不知道有什么不好,找个靠得住的接盘侠嫁了,既可么么哒,又能啪啪啪,作为一个皇亲国戚、风风光光的过日子少折腾,这不是挺不错?她非得躲在这深宫之中整日东搞西搞的。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