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重大成果出炉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15章 重大成果出炉

既然皇帝吩咐了,高方平又来到了太后娘娘的地盘,在外部观察了一下,也暂时没发现什么威胁。 院子里只有刘青菁独自在扭啊扭,玩健身圈,看起来她非常在意她的腰间和腹部的肉的多少。 高方平觉得她既然不想嫁人又没人去摸,干嘛那么在意。 大叛徒熊猫忽然跑了出来,非常的灵敏,又咬着高方平的鞋子就跑不见了。 妈的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看来不把这个国宝整死是不得安宁了。 思考间,刘太后停止了下来,气喘吁吁的道:“高方平。” “臣在。”高方平低着头。 “你过来摸摸本宫的腰间和腹部,看否有效减少了赘肉。”刘太后道。 高方平摇头道:“不要。” “小子你鲁莽了,两次三番抗拒本宫旨意,难道你还有道理了?”刘太后说道。 “士可杀不可辱,吾意已决!”高方平文绉绉又颠三倒四的造型道。 刘太后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疯了,居然说的这么煞有其事。这话要是别人说,那就是士大夫的风骨,至于这小子,刘青菁已经彻底看穿他那夸张且脑残的装逼属性了。 当然与此同时,刘太后也暗暗觉得好笑,这就是李清照口里他小高的特点了,他会非常反差非常古怪的用这些东西装1逼。 于是刘太后微笑道:“你看似骁勇善战,刚猛激进。实则在本宫看来,你是个胆小鬼,你有无比龌蹉的心思,好色猥琐的情绪,却从来不敢表达,所以任你名气再大,你也不是英雄。” 高方平抱拳道:“娘娘,小子从来也不自诩英雄,能在百年后博得枭雄之名就可以了。” “枭雄敢做很多事,然而你却不敢。”刘太后道。 “没什么事是我不敢的!”高方平大声道。 “那么作为一个健身教练,你要不要过来给予本宫详细的技术指导,查看腰腹的情况?”刘太后道。 然后高方平转身就跑不见了…… 不知不觉间高方平的心情就好了起来。 此番太后娘娘厉害了,她真的已经去皇家学堂开了一门课,并且没人敢逃学撂挑子。 荣德帝姬痛不欲生。现在她再也不能睡懒觉了,也不能去到处收账赌博了,每日天不亮就被送到皇家学堂里。 有道是年代越落后,小屁孩越怕老师。2017年的熊孩子不怎么怕老师,相反老师怕他们。但往前推三十年的话,熊孩子们是非常怕变态班主任的,被请家长的话就更是一种天打五雷轰的灾难,因为在哪个年代,家长去学校喝茶后,回来就会有人被吊起来打哭。 在大宋当然就更恐怖了,刘青菁不是班主任却是太后,现在又有了“先生”名誉。皇家小屁孩们遇到她就想遇到女魔王一样。 换以往,皇家学堂的先生并不是“王子太师”,孩子逃学也好、调皮也好,先生是无法过问的,当然更不可能请家长,他们的家长是各种王爷啊公主啊妃子啊,或者直接是皇帝,妈的谁敢请家长。 不过老刘例外,她已经请了不少家长去喝茶了,包括显恭皇后在内。 赵大傻第一天就被手心打肿了,他回去举着肿了的手对皇后娘说:“娘要是不救我,不要多久我就没有手了,变成独臂小王爷。” 这种形势在以往,会被他小妹荣德帝姬笑话,然而这次荣德也不笑了,非常郑重其事的告诉皇后娘:您要是不把二丫我冲魔窟救出来,会发生严重事件。 结果大小两个一起,又被皇后娘凑了一顿。 皇后娘虽然不喜欢那个成天找存在感的刘太后,但这事和小高沟通过了,明白是好事,更是调教刘太后、让她从深闺怨妇转变教育工作者的重要一步,调教才是王道啊。真是和她开战的话,先不说谁输谁赢,那会把一切变的很混乱,皇城没人是安全的。 高方平已经作保,刘太后没有想象中的坏,她不规矩是肯定的,但主要是心理不平衡,没有存在感,没人和她玩。 现在让老刘去找皇家小子们拉仇恨,挥发一下她的女王脾气,发泄了是有好处的,顺便还可以用她那近乎变态的要求,把这些皇家熊孩子调教的安分些。换别人,调教太过严重会被说事,皇帝又是软耳朵。所以调教这些熊孩子,就是刘太后最适合。 “你们两个败家子须得好好学习,天天向。只有先吃苦,往后才有得甜。这乃是你们猪肉平师傅下的一盘大棋,不可抱怨。”皇后娘把他们兄妹两个调教后吩咐道。 赵金奴含着指头道:“我是知道的,猪肉平师傅此乃嫁祸江东的计谋,把全部的皇城祸害塞给太后娘娘处理,然而我荣德一向很乖,此番中枪被弄了进去,是何道理?” 皇后娘道:“最废的就是你,还是何道理?皇家最需要规矩,可惜多种原因,造成了一直以来没有像样的人管束这些纨绔子弟们。大多是任其自生自灭,成龙上天成蛇下地。小高他对本宫说,皇子皇女有没有学问都是次要的,但是规矩礼仪和良心必须要有,要扎根在心理,这些要点,要从娃娃时候抓起。现在刘太后愿意管理,乃是好事。把你这个最跳的荣德约束住,总好过你整天瞎转悠,你到处去收账,弄的连娘的名声也很不好,知道不?” “可他们真欠我钱。我骗走赵大傻的奶糖后就是卖给她们的,又不是抢劫,为啥不能凭本事收账。”荣德帝姬一不小心说漏嘴了…… 尽管是深夜,京县这座始于高方平的工业县城,也有许多地方在热火朝天,大烟囱从来也不熄灭。 今晚,猪场总管小朵亲自待在车间内,看着又一条巨大的钢铁出炉,被固定在了一个特有的支架上面。 黑黝黝的钢条,就像一条大型弓弦,静静的放在哪里。周围瞬间静止了下来,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等待着。 这是在检测从三年多前就开始的“材料科技”,也是冶金技术的核心。是最早立项,花费资金和团队资源最多的一个环节。 皆因宋人有许多千奇百怪的想法,根本不缺点子,但材料是一切瓶颈,没有材料,纵使有图纸和想法,器械也是不会出炉的。 庞大的车间内、无数人,静得落针可闻,都在担心着这次的结果。实在是“失败失败失败失败失败失败”,这样的结果几年来听过了太多。 炼化出来的材料就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不达标。大家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什么样的脑洞,什么的方式都尝试过了。甚至高方平来信说,大宋一些地区的煤炭含“硫”的成分过高,试试看其他不同地区的煤炭。 总之什么方法都用了。 车间里,四处到处仿佛大1字报一样,写有“苦练内功,誓死攀升材料科技,为大宋工业科技腾飞打基础”标语。 这看起来很草根甚至很搞笑,然而这里的人却是认真的。 材料科技全靠尝试、烧钱、积累。大魔王三年多以前立项,不论人力物力还是财力,都给予最大程度倾斜,并且对参与团队进行了纳粹似的强势洗脑,势必拿出攻坚成果。所以这些灰头土脸的家伙,真是虔诚的。 人人看向了总管丫头小朵,小朵便犹如女将军似的,微微点头。 滋滋的声音响了起来,乃是旁边十几个壮汉合力,在搅动杠杆原理的绞盘,然后那架特殊设计的器械,就开始对固定住了的钢材施压。 一圈,两圈,三圈。 绞盘转动的越多,代表固定在中央的钢材受压越严重。 后世对于这些材料的指标是“抗屈服和抗拉伸强度”,单位也很玄幻。 至于目下在大宋,高方平的草根团队也有自己的衡量指标,就是“圈”。 检测器械压几圈或者拉几圈,就代表材料的最终强度了。 这次已经过了十圈,新炼的钢材犹如定海神针一样的魏然不懂。 小朵急忙跑过去,亲自检查那个非常土冒的刻度标盘,正是指向了“十”。 “成功了!” 整个车间之内,顿时群体欢呼了起来! 新的冶炼工艺,铸就了新的材料强度,这是里程碑似的意义。 关于冶金方面的东西,高方平懂个蛋,连最原始的炒钢法也是铁匠们懂,高方平则两眼一抹黑。小高只是负责做甩手掌柜,砸钱砸人,给予扶持,制定奖惩制度,然后问他们要成果:十圈抗屈服强度的钢材。 至于怎么改进工艺,怎么开脑洞,怎么控制火候,怎么添加材料,不同的方式会造成哪些反应,我管你们洪水滔天,拿结果来找我说话。 目下的大宋没几人顶得住大魔王的压力,尽管高方平从来没为此来砍人,但是这群来自天南地北的草根,那真是做梦都想出成果的,这里已经变为了这里的一种狂热文化。 而现在,高方平要求的材料第一次出炉了。 小朵热泪盈眶,她并不知道这个鬼东西的意义,但她知道她家男人会高兴的,于是带着成果,连夜回京去找高方平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