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小咪咪你又跑哪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2章 小咪咪你又跑哪了

席间梁子美也不提及昨日儿子和高方平的冲突,只是出口成章引经据典的述说着当今一些风雅趣事。 这些高方平根本插不上口,倒不是装出来的,是真的不明白这些个文人雅士在说什么。 梁子美注意观察了一下,又暗暗对那个文士幕僚使了一个眼色。 于是幕僚仿佛套近乎,一边和高方平聊天,一边有点像是在不经意的考教高方平的学问。 聊了一会儿后,他对梁子美微微摇头,意思是此子乃是一个草包,说不学无术都抬举他了,他根本连最基本的《三字经》《百家姓》都毫无涉及,的确不是装出来的。 由此,梁子美微微一皱眉头,随即却又松开了。 皱眉是因为这样的人登不上青云,大宋就没有这样的先例。不进士及第的话,先天就被限制死了,他老爹再得宠都没用。如果放下身段走武臣路线又有高俅照顾,将来倒是有可能做到高俅的位置,但也是极限了。可惜他偏偏卖弄巧言,被官家弄到了文臣的系列。 微笑又是因为,登不上青云,也就没必要刻意防备,他小高这辈子注定了只能是个纨绔子弟敛财。在怎么蹦跶,也就只能成为当权者的棋子和工具。 由此一来,幕僚不在和高方平说话,神态之间有些清高,有些鄙视高方平。 梁子美对高方平也热情减退了些,但相反卸下了伪装后,纯粹的把高方平当做一个纨绔侄子,热情虽然减退,感情却真挚了些。这心态说来奇怪,老梁好想有个这么妖孽的儿子。 “贤侄,老夫听闻昨日我那不长进的逆子,于街市上得罪你,还误伤了你,可有这事?”酒过三巡,梁中书捻着胡须微笑道。 小梁的蛋疼事迹被当面翻了出来,于是有些尴尬,担心的看着高方平。 他还是怕高方平啊,昨天被收拾的莫名其妙,回了家来找爹爹告状,却又被爹爹吊起来抽了一顿。于是他那不成熟的幼小心灵、就此产生了高方平不可战胜的阴影。 此时听老梁提及,高方平抽了小梁的后脑勺一巴掌:“就是,这个废柴居然当街强抢民女,我上去阻止,还被他一茶壶打破脑袋,气死人了。” 见这家伙当着面又抽人家儿子的后脑勺,索超和李成不约而同的一口酒喷了出来,显得正襟危坐。 小梁捂着脑壳低着头,无比郁闷。 梁子美捻着胡须呵呵笑道:“这个逆子的确不长进,该狠狠的打。小高性情直爽,倒是值得结交的人,往后老夫这个逆子,少不得需要小高多多管教。” 说完,老梁不怀好意的瞅着小梁:“怎么,高方平乃是你世兄,你行为不妥,整日里不务正业,作为兄长,抽你一顿你不服吗?” 小梁道:“爹爹,这小子……”见老爹眼睛一瞪,小梁赶忙改口:“高兄不也是纨绔吗,强抢民女的事他做的比我只多不少,东京高衙内的名头,可是响亮得紧。” 高方平也不禁老脸微红了,无奈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口碑太坏了。 梁子美却眯起眼睛道,“不长进的东西,你说的没错,但你见他吃亏了吗?论及左右逢源,时局的拿捏,手段的高明,虽同是纨绔,但你给他提鞋都不配。他做纨绔能做到张叔夜看重他,你行吗?如果你在东京混,已经被张叔夜斩了八次了!” “……”高方平不禁和小梁面面相视了起来。 梁子美很认真的模样又道:“儿啊,你真要和小高多学习,成功绝非偶然,纨绔也有境界之分懂吗?” 小梁总体还是很崇拜老爹的,听爹爹这么认真不是打官腔,顿时对高方平惊为天人,点头道:“爹爹这么一说,儿子想起来了,这小子……高世兄昨日也说我手段低劣,他还教我怎么做一个高明的纨绔。” 李成和索超仰头看着天花板,那个文士幕僚则鄙夷的样子偏开头。 梁子美哦了一声,问道:“小高如何教你?说来叫老夫知晓。” “高世兄说看中美女不用抢,悄悄跟着,既然我都看得入眼,肯定会有群不知死活的苍蝇扑上去,那时儿子带着家丁出来英雄救美。这样爹爹有官声,我小梁不招人恨,还有美女感激。”小梁非常没有文化的样子说道。 到此,那个早先偏开头的文士颇为动容,转回头来盯着高方平。 梁子美捻着胡须微笑道:“往后记得多和小高亲近。现在则需给他请罪。” 小梁还是有些放不下面子,弱弱的看着高方平。 “你还等着领赏啊?”高方平又一巴掌抽他后脑勺上。 小梁也彻底投降了,居然被这样虐待都没人帮自己,怕是真的混不成了。 为了不继续吃皮肉之苦,小梁乖乖的给高方平赔礼道歉。 高方平又仿佛摸西瓜一样,摸着小梁的脑壳呵呵笑道:“明日来找我,我教你些东西。” 见儿子弱智又懦弱,梁子美暗暗叹息,这一对比,和高方平差距太大了。 于是梁子美正色道:“希明,你高世兄来游玩,作为地主之谊你须得伺候好他,带他游玩北1京,这是礼节不可推诿。” “孩儿知道了。”小梁说道。 于此,高方平此来的任务基本完成,也没心思和这些个老成精的狐狸喝酒,轻咳一声起身道:“伯伯,各位,小侄不胜酒力,天色已晚,就此告辞。” “贤侄这说的哪里话,既来了bj自然是住留守府,怎能去驿馆那类粗鄙地方?”梁子美以长辈的语气教训。 住这里方便他送钱来。否则以他梁中书的威名,担不起给高方平送钱,让人知道会沦为笑柄的。 高方平鞠躬感谢后,带着林冲离开酒席…… 有留守相公的指令,老管家很快就安排了专门的一个独立别院划拨给高方平使用,并且安排了人去驿馆接高方平的随行“家眷”。 别院的四周加强了禁戒,有八个留守府的高手护卫。 当然了,那八个护卫同时也有监视的意思。此举不能说老梁有恶意,却是规矩,住人家的家里就必须接受监督,何况这里乃是留守府,拥有太多机要。 对此高方平乐得安逸,梁红英不在的期间住留守府就安全了。否则如今形势为妙,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至少昨日翠云楼的一幕,就大大出乎了高方平的意料之外。卢俊义一系人的胆子和手段,比想象的更强得多,小心些总是没错的…… 不论前世或者后世,反正但凡酒宴高方平就吃不饱。 晚间了,林冲高方平梁红玉,以及一群小乞丐,围坐在别院之中吃狗肉火锅。 “小咪咪……小咪咪你跑哪去了。你们几个笨蛋看到我的狗了吗?”忽然外间有清脆的女声传来。 林冲额头冒冷汗,听外面找狗的人的语气不是下人,而是主人啊。 “咱们是不是得罪人了?”梁红玉含着手指道。 “小人去收拾一下。”牛皋急忙起身去毁尸灭迹,狗就是他抓来的,曾经作为小乞丐要照顾弟妹,这类偷鸡摸狗的事,小牛皋早就轻车熟路了。 当然久走夜路必撞鬼,小牛皋为此也没少被人家推倒殴打,每次都被打的头破血流。但听说他力气很大,却从不反抗。因为他也知道偷人家的鸡和狗是不对的,一但栽了就得认…… “或或哈或。” 次日日上三竿,关胜在教牛皋练武。 都不用高方平吩咐,听说才一见面,关胜把牛皋抓了过去扒光,全身关节拿捏了一遍,抬着牛皋的腿吐了口水在腿上,用袖子擦亮后观察,然后说“这小子骨骼精奇,乃是上好的练武材料”,之后就开始折磨牛皋了。 但只有牛皋有这个待遇,牛皋的那群弟弟妹妹很八卦的在远处观察,想跟着一起练习,结果就被粗鲁的关胜过去几巴掌打得东倒西歪。 梁红玉非常腹黑,作为四岁的小女孩,她站在旁边含着手指,观看关家的刀法和训练方式,然而小萝莉转身就携带着诡异的笑容,回去训练自己的部曲练武去,竟然和牛皋练的项目差不多。 从孟州带来的小宠物猪,在院子里刨土,不多时候刨出一张狗皮,叼着就开始跑。 哎吆我去~ 于是小萝莉梁红玉驾驭部曲,满院子的捉拿小猪。 昨晚参与了吃狗肉的林冲,在门口设置了警戒线,如果小猪突破了重围来到这里,那就只有斩了弄成肥肠火锅了,否则猪咬着狗皮跑出去,就东窗事发了…… 午后,纨绔子弟梁希明携带着一群帮闲来小院找高方平。同时携带了一大盘金锭,足有两百两,价值约莫两千贯。 如果送的太多日子就不好过了,那就说明梁子美把高方平当做人物看待了。 送两千贯对梁中书是小小笔,却正是打发纨绔子侄的一个适合额度。 是的,送钱也有大学问。如果出手送二万贯那绝不能收,那说明梁子美真要某事,需要高俅帮忙参与。如果是送一万贯,那就说明梁子美不需要帮忙,却开始防备高家父子了,属于暂时不撕破脸、破财勉灾的意味。 高方平注视着黄灿灿的金锭少顷,微微一点头。于是牛皋就跑来收了金子,然后拿去藏起来。他很会藏东西,就连高方平也不知道他藏哪,听说就是这样的能力,导致曾经他们住的慌宅被丐帮攻破了好几次,却损失不大……

上一篇   第61章 梁中书

下一篇   第63章 梁太岁上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