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来自梁山的人头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24章 来自梁山的人头

一切的技术智慧、甚至生产氛围,都是需要传承的。 所以维护目下的军事生产线就是火种和传统。不能丢弃了,一定要时刻保持一群产业工人研发并制造军备的土壤。 就算和陶节夫相爷的谈判失败了,那也管不了许多,没有拿到订单的情况下,高方平仍旧下令继续生产。 这当然亏本。但是就算亏本,也要咬牙顶住。好在高方平有皇帝给的制造牌子,只要暂时不卖就无问题,没人可以限制不许高方平生产。 现在有高方平要知大名府的预兆。先把东西生产了出来,然后再找机会,通过其他办法和他们那群鲨鱼磋商后,最终若能获得枢密院和兵部同意,把北1京驻泊司的换装订单拨付给高方平,暂时来说就等于赢。就能维持住这些生产线和产业工人。 其实就算拿到了订单,那些鲨鱼也只会给很少的钱,却要求用新材料打造。当然也会亏损,毕竟新材料是很贵的。 不过那个时候亏损也不会多,于高方平设想中,会控制在百分之五。在新材料比传统材料定价贵十几倍的情况下,只亏百分之五,这得益于流水线的产量,以及高方平麾下没有贪污浪费的管理体系,低工资体系。 只要维持住,将来慢慢的蚕食,订单若是再多些就不会亏损了。譬如若是高俅的殿前司系由高方平供应的话,相反会很赚。 只是说京师高贵的禁军们需要的是好看,绝不会容忍高方平那不好看、质量却打脸所有军备商的东西出现在汴京。一但出现肯定是异类,包括高俅在内的所有军头、以及皇帝一起都要下不来台。 为啥呢,因为一有对比,肯定就直指军备供应链存在严重的买办行为,皇帝和张叔夜到底查还是不查?妈的一查九层官员和军头乃至奸商全部有问题,那是变天的节奏,而不是反贪。 所以,只要能短期想办法争取来北1京驻泊司的订单,就可以了。 若由高方平供应北1京的禁军军备,那么不用问,那只队伍永远不会回京,因为不能让皇帝看到如此难看又如此好质量的军备存在,这就是“政治正确”,想要订单,纵使是高方平也要和他们所有人形成这样的默契。 依照惯例,诸如这类事宜的博弈若在一千年后的美国,总统应该已经被“神经病枪手”干掉了,所以高方平以往做酷吏还是不错的,杀的人多了,一砍就是一个群体,目下手上近万人命,又号称瑕疵必报。所以啊,在高方平胃口不大的现在,应该暂时也没人敢动这些心思。 有民间嘴炮家在传言,老蔡暗下派了群武士在秘密保护高方平。这是因为他已经开始谋划军备事宜,老蔡害怕他小子自导自演先来一出“被暗杀”,然后没死。 如同张怀素一案,这当然会有包括皇帝在内的雷霆震怒,然后以那头小鲨鱼的风格,永乐军必被他召回京来“破案”,那就兴许真要变天,或者就是一个群体都被小鲨鱼给坑了,然后他制霸军备利益链…… 没人知道目下猪场的流水线的意义,更加没人知道高方平未拿到军备订单仍旧生产的意义。 猪场的无数产业工人,只是开足马力的生产,被大奸商高方平进行剥削。 时代需要奉献也需要英雄,并且这个群体往往是无名的。是的,高方平麾下的大头工人,其实就是默默耕耘守护大宋利益的无名英雄们。 “厉害了猪肉平,他小子不把国库掏空看来是不会停手的。听说了吗,他捣鼓的奇技巧听起来蛮厉害,朝廷兴许会被忽悠,他开始谋划禁军换装的订单了。” “人才啊,猪肉平以前赚的是辛苦钱,在大宋唯有用垃圾忽悠军费,才是食物链顶端。” “是啊,猪肉平是现在才谋划要把生意做到了正轨上,还是后知后觉了。” “你们不懂,小高赚取的也是辛苦钱,就算拿到订单也是亏本纪经营。他用新材料工艺制造军备,价格却要和其他奸商一样,怎能不亏。” “他母亲的我就笑了,猪肉平会做亏本生意有人信?” “也是啊,我是挺猪肉平的,然而我真不信他能做亏本生意。当然不论如何,他的吃相总归是比其他人好看些的。还是希望他最终能成功拿到订单。” “胡说八道,他吃相只比别人难看,他历来都是用抢的,好看个锤子。” …… 高俅老爹痛心疾首的道:“造孽啊,咱老高家走到这步也不容易。你现在却要去动最敏感的利益,然而仇恨你拉了,陶节夫相爷不给你了订单,你竟然计划着无订单也要生产?真是气死老夫了。” 在知道高方平的计划之后,奸臣老爹也暴走了。 “老爹乃怕是混不成了。”高方平文绉绉的道:“我大宋,好不容易有机会第一次迎来小程度的体制改革,并且是我在主持。散财保平安啊,奸臣老爹你以往喝了那么多的兵血,此番就当做是儿子我散财,这是好事呢。” 高俅叹息了一声,其实只是程序性的发句牢骚而已。 思考了许久,高俅老儿道:“北1京那边的编制,都是老夫多年来的一些老兄弟。此番看似你是想做商人,其实知子莫如父了,老夫知道,若你真的知大名府,你就打算对北方军队动刀了?” 高方平有些老脸微红的道:“还是老爹了解我。” “答应老夫,不要把那些老兄弟整的太狠,面子必须过得去。既然你主张散财,还得用钱去解决,不要用屠刀。”高俅没有试图劝说他的军备生存了,只是提及了此点要求之后,显得有些落寞的离开了。 高方平虽然是酷吏,却是也听进去了。具体该怎么办那得真的去了北1京才知晓。当然也不能太过拨高俅老爹的面子,这个老贪官他总体还是很萌的,他只是在随波逐流而已…… 何巴宝中的人头放在高方平的桌子上。然后燕青风尘仆仆的样子跪在堂下。 除了梁红玉喜欢燕青外,在以前燕青就没啥子节操,加之此番在梁山混迹了太久,所以燕青的到来,遭遇了麾下诸多心腹的忌讳,包括梁姐在内的人都不怀好意的看着燕青,然后手握着刀柄。 高方平最讨厌人头什么的东西了,而且桌子上的这个脑袋实在太大了,又难看。 “燕小乙,你带个人头来想干什么?”高方平摸着下巴道。 燕青恨死他了,忠心耿耿的来报功的,却是水都不能喝一口就被押在地上,都不知道这样的大昏官为毛还有如此多的人效忠? 想着,燕青就是不开口。 “这小子闹情绪了,算了让他起来给口水喝,到时候他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老子们在把他吊起来打死,然后兵发梁山,把他家宋哥哥捉去进猪笼。”高方平摆手道。 燕青一阵惊恐,素知大魔王猥琐,听他竟是要发兵梁山,无差别攻击宋大哥,便真的吓到了。 燕青却也听闻了皇帝派他知大名府的事了,那时他大魔王就逆天了,麾下几万精锐,要是他愿意还是真可以捏死全部梁山好汉的。 于是燕青急了,不敢翘屁股了,继续维持跪地的造型道:“请相公息怒,卑职这便告诉您,这乃是党项人何巴宝中的人头!” 高方平想了想道:“什么污糟猫何巴宝中,没听说过,敢用人头吓我,来啊,喂燕青吃饱蝗虫粉后扔进小黑屋,待老子们兵发梁山之际,强迫他做带路党。” 燕青怒道:“蝗虫粉可吃,然而小子誓死不做带路党。” 见这小子还是这德行,帐下的众人不禁乐呵了。 林冲这才抱拳道:“相公勿要逗他了,他没变,还是那个人。问问此人头来历好了,宋江专门送来给您,必有原因。“ 高方平就道:“燕小乙,所谓的何巴宝中到底是谁?” “乃是当今西夏晋王察哥的表弟。”燕青语出惊人。 高方平微微色变,察哥除了是西夏的第一骁勇善战的军事强人之外,还是当今西夏皇帝乾顺的弟弟。那么察哥的表弟应该也算个人物了。 察哥于西夏的意义,就是耶律大石于辽国的意义。也是高方平于大宋的意义。 是的这三家伙可以说都是三个国度的中流砥柱。汗,高方平这么自比,其实真不是猖狂而是谦虚了,再有个八年,能把察哥和耶律大石一起虐的叫爹。 yy完毕,高方平不禁动容了。西夏战略天才察哥的表弟,这个叫何巴宝中的家伙,变为了一个被宋江砍了的人头送来,那当然说明,早先高方平分析的战略形势是极其正确的。察哥为了制造大宋内乱,的确在这个敏感时候出手谋划了,何巴宝中,就是察哥派去水泊梁山联络的人。 高方平道:“燕小乙,速速告知细节?” 燕青摇头道:“细节卑职不知,因此事重大而敏感,接见何巴宝中的时候乃是宋哥哥等主要头领,燕青并无资格参与。只是听说在聚义厅之内,何巴宝中代替西夏,册封宋江哥哥为梁王、河北路招讨使,一起起兵伐宋,共谋天下。”

上一篇   第623章 谈判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