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谁是大英雄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25章 谁是大英雄

“说的更真的似的,空头诏书谁不会下,西夏可有什么实质的东西?”高方平道。 燕青尴尬的道:“还真有,何巴宝中带去了足够多的黄金,以充军资,表示诚意。” “看起来宋江又发了一笔不小的财?”高方平道。 燕青一阵郁闷道:“相公明见,现在应该关心宋江哥哥对大宋的忠勇,而不是黄金。” “额也是,好吧你继续说。何巴宝中提议后,发生了什么?”高方平道。 燕青道:“何巴宝中一连在山寨停留多日。而山寨之主要头领们,也始终在对此讨论,迟疑不定。军师吴用系的人主张先和西夏虚与委蛇,答应和西夏一起起兵,实际却静观其变,等宋夏国战之际,趁机在北方利用形势浑水摸鱼。而第三把交椅卢大官人则主张……卢俊义系的人主张铁心和西夏达成同盟,做为先锋军,推翻昏君的无道统治,以瓜分天下。” 高方平想了想点头道:“这听来很真实,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利益。这符合人性,接着说,你家宋江哥哥的主张呢?” 燕青道:“那个时期宋江哥哥并未表达任何意见,似乎在观察整个山寨的形势。直至最后一日在聚义厅,宋江哥哥忽然折剑盟誓,说聚义厅之地允许反官府,却不允许引入党项人破坏汉家基业,然后就忽然发动,宋哥哥的心腹头领们把何巴宝中乱刀砍死了。砍死后就无人关注尸体了,却也引得山寨内部形势微妙。宋哥哥吩咐我处理尸体,又有密令:秘密留下人头,送来京师给您。说您会有主张的。” 这样的处理在燕青看来很忠勇,不过在高方平看来却是有些暧昧。 燕小乙他被宋江忽悠了,持续商讨多日宋江始终不发言,不是说他真的在观察山寨形势做什么政治平衡。 以他呼保义平时积攒的人品,死党遍天下的形势,晁盖指定的继承人,他以做任何决定制霸的。根本不用考虑那么多日才杀何巴宝中。 那个胖子应该在权衡局势,分析宋夏之战双方的实力对比。作为宋江,站队时候当然要选腿粗的一方这没什么毛病。因为他不是岳飞而是个奸商。 兴许是权衡了之后,根据历史宋夏之战总体虽然大宋落在下风,但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以西夏的体量对宋作战,可以捞取些好处但达不到灭国。 此点宋江肯定是要慎重考虑的。兴许他还会慎重考虑到高方平骁勇善战的因素。在权衡了背弃汉家的名声分量后,这才有了所谓的“折剑盟誓”、把人头送来给高方平表忠心的事件。 “聪明人啊,宋江是聪明人。却也给我制造了些麻烦事。”高方平思考了许久叹息道。 燕青不服气的道:“此乃忠勇之事,足以表明了宋大哥忠心,何至召来您的讽刺?” 高方平道:“何至找来讽刺?原本可以强势利用何巴宝中的一个事,却被他果断的一刀宰了。燕青你摸着良心说,那个胖子他是个果断的人吗?是的他从来不是我。只因为要利用何巴宝中,会导致他山寨的政治格局发生变数,同时他害怕很难取得我绝对信任,而让事件变得复杂。于是他不想麻烦,不担负风险,懒政怠政,一刀砍了了事。至于察哥的亲戚在宋国被土匪杀害、此等严重问题,当然就是我高方平以及朝廷来操心了,也就不关他水泊梁山之事了对不?” 燕青一阵郁闷,不论做的再好,在他这里一切都是应该的,都要被他说,而不许别人找任何理由。可恶可恨啊! 高方平又道:“你不要不服气!难道本官说的是假的?何巴宝中入宋的官面理由必然是‘商业’,黄金被他宋江一口吃掉了,妈的却是所有的烂摊子一股脑的扔给我擦屁股。你们水泊梁山当然是‘贼寇’,西夏重要人物被你等杀了。朝廷若是不给说法,这难道不是起乱的理由?妈的两国相较还不斩来使呢,你别告诉我宋江他不知道这个典故?” 燕青想了想,也是有些泄气,便不说话了。 “不过反正我现在拿那个胖子没有办法。也好在,宋江这算是第一次在山寨扬刀立威,以民族大义为噱头,一举压住了水泊不良思维。这样一来即便真发生国战,宋江就更有理由节制山贼们不趁火打劫。”高方平又给予了表扬。 这是可能的,开了这个先列而梁山内部没有反弹,基本上梁山的政治格局也就定调了,即是说“家庭内部的算账”无需外族过问,就是梁山的政治正确。那么在这个理由下,将来国战开启,河北路主要兵力投入国战而空虚的时候,宋江就大概率可以用这个理由反装忠,压制水泊外出趁火打劫的声音。 “燕青同志辛苦了,给他两贯钱,让他休息到晚间,然后秘密离开。”高方平道,“告知你宋江哥哥,他的用意我明白,改革尚未成功,大家仍需继续努力。” 梁姐觉得大魔王小气了,于是私下给了五贯钱。 燕青觉得他们简直是打发要饭的,人家离开山寨的时候,宋江哥哥给了一锭黄金…… 不关事的人退下了。 至于大魔王在内堂里,看着何巴同志的人头暗暗好笑。这是关键的东西,能解决目下的不少难题。 那为什么还要为此把燕青和宋江骂一顿呢?因为大魔王就这德行。 那么现在,就要利用可以利用的一切了。关于说服陶节夫相爷的事,要落在这个大脑袋上了。 说起来,察哥一家子正是老陶的大仇人。 事情起因是,大约十几年前一个月黑风高的时节,时值官拜陕西诸路都转运使、兼延州知州的陶节夫,这家伙干了什么事呢?那时乃是双方休兵期间,陶节夫不宣而战,派兵突入西夏境内攻占石堡,大肆抢劫,谋夺了不少粮食和金银。 你说抢劫也就算了,一般抢完就跑了。然而老陶没跑,就地修建碉堡攻事做钉子户。没错,前阵子种师道干的事其实是陶节夫开的先例,跟陶节夫学的。老陶他还一天到晚说种师道是个强盗。他无非是讨厌种师道抄袭他的战术专利而已。 那次引得西夏皇帝李乾顺大怒:“狗贼陶节夫夺吾土地粮食,杀害吾子民!” 然后急谴察哥带精骑突袭,打算夺回石堡维持脸面。但纵使是察哥在仓促之下也没有什么好战术。陶节夫是快狠准,抢劫前就做好了攻势准备,于是利用种家最擅于的碉堡战术,顶住了察哥的反扑。 与此同时遥控大将折可适兵围灵州,打了西夏军一个措手不及,让察哥进退维谷。 陶节夫这个陕西都转运使、在那一次战术的谋划中是相当成功的。不过不好的在于他儿子,陶志明的二哥,在战役中牺牲、正是被有西夏第一射雕手之称的神箭察哥给射杀。 其后陶节夫大怒。虽然是他挑起的幺蛾子,但他和高方平性格差不多,把一切账算在西夏人身上,开始在边境地区大肆调整政策,吸引、招降、诱骗西夏边民带着粮食和财富来宋国安家,种田的种田,要放牧的老陶仍旧也欢迎。 这就是士大夫和种师的不同之处了。那一时期,鉴于察哥建议西夏皇帝的政策是汉化,重文学,完善文字,遵守汉礼去胡礼。这些政策对西夏国民的影响是很大的。 于就被陶节夫利用,真的吸引了非常多的人来宋国安家了。简直是釜底抽薪。 察哥是个雄才大略的人,他主张重文学去胡化,遵守汉礼是正确的,因为他知道汉文化比他们先进,那才是长治久安之道,正是因为此,西夏经历了母族梁氏的专权内乱后,得以休养生息、快速恢复国力。 可惜也正是因为察哥坚持汉化、重用汉人先进生产力发展生产的同时,也就难免造成了西夏国民对大宋的无比向往。 这些东西,有得就有失,是个鸡和蛋的问题。 好在察哥也还是雄才大略的。他知道陶节夫不是一般的大宋蠢才,麾下猛将如云,于是察哥便组织一群“五美分党”,混迹在那些投宋的西夏人中一起进入宋国边境,天天妖言惑众,抹黑大宋朝廷,把大宋说的水深火热、无比黑暗。是的,就像当时的柴继辉的伎俩一样。 如此陶节夫再次大怒!直接对西夏难民强势维稳,以言获罪。但凡乱说话、又没有大宋户口本的,抓起来吊路灯。很是砍了一批宋国境内的西夏人。 又有西夏子民被杀,当然又引得西夏皇帝大怒!扬言要派五十万大军教陶节夫这孙子做人。 然而察哥建议不宜在和大宋硬派战法。察哥认为打政治战是王道,在陶节夫被大宋前三排带路党害死前,很难越过雷池。 于是西夏皇帝派使者带着大量钱财,进大宋汴京谋求议和,大量贿赂前三排。 然而陶节夫有恃无恐,他和岳飞这类人的差别在于,他除了会打战外,不迂腐,搞得定前三排。譬如他算是蔡京的人,和蔡京关系搞的非常好。话说老陶是有恩有仇必报的家伙,就是因为这样,后来他和蔡京有了很长一段蜜月期,算是报答老蔡当年的恩情。 于是那阵子西夏去汴京公关的时候,陶节夫有蔡京撑腰,便又干了蛋疼事,也就是和前阵子种师道干的事差不多,拒绝西夏与大宋朝廷的议和建议,又因为一个宋兵不小心被杀,陶节夫便大放厥词“现在仍旧是战争状态”。 面对陶节夫这个老顽固的流氓行为,这次察哥终于大怒,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建议皇帝哥哥,最终调集西夏四个主力军司压上,宋夏战火再次熊熊燃烧,双方死伤无数的进行拉锯。 这场世纪大撕逼一直持续到几年前,陶节夫打下了银州为止。韩世忠那时是个小泥腿子,也参与了打银州战役,那是韩世忠第一表露出了骨骼惊奇。 但韩世忠是个地痞出生,老陶这样的儒帅不太重视这样的人,于是种师道老贼看小韩骨骼惊奇,就去挖人、把韩世忠弄到麾下了。 因高方平的穿越,历史任性的改变了些。时值老种更是战力爆表的打过了长城,兵至西平府。于是强大的辽国也慌了,不想让大宋太牛逼,就开始给大宋前三排压力,于是又出幺蛾子,蔡京遥控陶节夫和刘延庆拖种师道的后腿,不许老陶打夏州,让陶节夫战术性退兵。 儿子死了,西北一代尸体也太多,赤地千里,兴许老陶也忽然间感觉累了。于是那时期恰好想回朝领功了。却又不敢把种家军给坑了,于是陶节夫虽然没打夏州,也没有退兵,采取遥望,引而不发的态势。 其实西夏人是真怕老陶的,就因为陶节夫遥望夏州而不发,直接牵制了西夏人两个主力军司,让察哥不敢妄动,这才仍由种师道在那边做钉子户的土壤。 这就是陶节夫相爷和西夏皇族之间的解不开的仇恨,也是宋夏间的军事大撕逼。 当时朝廷全部人说种师道是大流氓,却不说陶节夫。这当然因为陶节夫是士大夫不能说。于是前三排依照司马光那些棒槌的先例,说种家三代一个良民没有,那么老种就想不背锅也难了。而陶节夫就回朝拜了枢密使。 时至今日高方平也没弄明白,陶节夫怨念如此之深,把宋夏之战延续多年,到底是因“胡汉的仇恨而倾尽英雄泪”,还是因他儿子被察哥一箭干掉?兴许都有吧。 那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察哥一箭干掉陶节夫的儿子,就是西夏人的大英雄,被神话为“一箭退宋军”。 退个几吧毛,退宋军的是蔡相爷,蔡京才是西夏的大英雄。 也是那时,陶志明把小子送回汴京做纨绔子弟,就是目下在江州主持蒸汽机项目的那货。老陶不想陶志明死在前线了,否则第一个干掉老陶的肯定是陶夫人。 当时张叔夜是主张议和的一个“西夏大英雄”,但也不能全怪老张。时值老张主持户部工作,实在是撑不下去了。把宋夏之战支撑到那个时候,皆因赵佶的皇爸爸和皇哥哥,两任皇帝都还不错,留下了不少财政盈余,而不是赤字。 但是被陶节夫老贼把宋夏之战延续到了高方平穿越,户部已经无米下锅,恰好又遇到老蔡的各种政策把江南搞的民不聊生。没办法这次才议和的。 高方平固执的认为蔡京是个奸货而不是带路党,他不放纵陶节夫打夏州,真有户部支撑不住的因素。户部一爆,那么他老蔡放纵朱刘正夫他们搞出来的大十钱政策的罪过、就会扩大化和白热化。所以蔡京接受议和是政治利益,到不算是带路党行为。 于是,朱刘正夫们亦是西夏大英雄。辽国人也是西夏大英雄。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