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蔡京的诸多狗屎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27章 蔡京的诸多狗屎

于是高方平走过来打开了盒子,让他观看,一边解释道:“经过查验,这家伙乃是西夏晋王察哥的……” “狗1日的果真是他!你不要以为你化了妆,老夫就不认识你,妄想扮作阉人蒙混进入大宋搞事,哼哼,这次栽了不是?”陶节激动的打断了高方平。 高方平无比尴尬的道:“汗,他本来不是这样,化妆乃是小侄做的。” “哦,老夫早就看出来了,这种装扮绝不是西夏人的风格,老夫这么说,乃是试探你小子诚实与否。”陶节夫捂着腰道。 高方平也懒得和他扯犊子了,暗暗好笑,老陶目下扑街的造型很滑稽的。 紧跟着陶节夫的表情就复杂了,一会高兴,一会伤心,脸色一下红一下白。高方平也就不打扰他。 最终,陶节夫闭着眼睛舒了一口气,口中念念有词的样子,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兴许在告慰他儿子的部分灵魂吧。 临近深夜了,陶节夫这才又低声道:“把事情经过告知老夫。” 当下,高方平有选择的,给老陶大体上科普了一下,广西可能会发生的事,却没提及北方。 老陶听后铁青着脸,把手拍在桌子上道:“这些贼子始终亡我之心不灭,也不知道把这祸国殃民的何巴,派入北方为了什么,难道是……和水泊接触?” 陶节夫自己想到了这种可能。 高方平不想提及过深,简单的道:“相爷的分析妥当,应该是这样。换我还是换您在西夏,都没理由不利用这一事的。“ 陶节夫呵斥道:“少胡说八道,你或许会,老夫却不会此等卑鄙伎俩。说起来这些阴谋诡计,正是蔡京开的先例!很在我宋夏战争史上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很先例。” 高方平瀑布汗啊,这分明很正常的,竟是被老陶说成为了阴谋诡计,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认真的? 于是高方平问道:“为何又是蔡相的锅,请节夫相公详细指点?” 陶节夫回忆着说道:“就是蔡京的锅。那个时期,西夏内部政治形势混乱。涉及了外戚梁氏集团对西夏皇族的控制。那时李乾顺登基不久,权利不够稳固。梁氏集团虽然基本覆灭,但有个重要人物仁多宝忠,他却佣兵在外,成为了乾顺的一根肉中刺。那个局面固然是他西夏极其愚蠢的政治制度造成的,但其实也有我辈人士一直以来的努力,好容易营造出了西夏内部不稳的好局面。” 顿了顿陶节夫道:“但是蔡京初掌政权,急于做出成绩。他根本不听老夫劝说,便利用那个形势派人去西夏境内搞风搞雨,试图策反大将仁多宝忠。老蔡昏庸了不是,若不搞这些小动作,其实西夏他就是半分裂的,仁多氏族就始终佣兵自重,和西夏皇帝不和睦,这便是我宋朝利益。但蔡京来这么一手,且做的明目张胆,弄的西夏举国知晓。天地良心啊,就和你的水泊攻略一样。涉及民族立场,仁多宝忠和宋朝大臣接触过密,于是导致了仁多氏的族人对宝忠离心、谁也不听他的话。“ “李乾顺不是昏君,察哥更是雄才大略,便利用仁多氏族反宝忠的这个局面,强势把宝忠捉去夺了兵权。”陶节夫冷冷道,“到此,等于帮助了根基不稳的乾顺站稳了脚跟,统一了西夏政权。这时候蔡京仍旧不死心,继续派王厚去搞风搞雨,他还想继续策反一个毫无用处的宝忠,也不知道他蔡京是不是脑袋有屎。这下好了,把西夏皇帝惹得大怒,派了不少精兵死士在我延州,渭州,到处搞破坏活动。引发西夏这种非常规报复行为的,就是蔡京,此点永远洗不白。” 人老了有些时候就像孩子性格,陶节夫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老了,以至于对蔡京的积怨一起发作了出来,大声道:“妈的这真是脑壳有屎,至今仍旧没人明白蔡京策反仁多宝忠干嘛。从那开始,李乾顺正式站稳了脚跟,其后他重用察哥的改革建议,大肆引入我汉家政治制度和文化,如今多年过去,国力得到了全面休养生息。但我大宋却因为各种不恰当政策,国力相反在减弱。这就是现在宋夏关系紧张的真正原因。所以这也是蔡京的责任!” 汗。要不是老陶这一说,高方平还真不知道蔡京这么废材,这妥妥的敌在前三排啊。原来几乎现在所有的幺蛾子,都是这个宰相执政不利的锅。 却是想了许久,目下也不方便跟着黑老蔡,只得耸肩道:“贵圈……真乱啊。” “好在王厚那个棒槌在三年前死了。否则啊,那老小子身为蔡京心腹扎根西北的话,西军局势会比现在还复杂的多。哎,果真敌在前三排。现在这个局面不容易啊,尽管刘延庆和种师道有心病,但是还能拉扯着过。童贯也被你高方平整了个半残,王厚也挂了。否则啊,这个西北一有事,除非老夫再次披甲前往坐镇,压住这些卑鄙无耻下作的军头们,否则西北的战绝对没法打。就看着他们一群军阀相互扯犊子就好了。”陶节夫又捂着腰嘘嘘的道。 高方平想了想,故意讨好他道:“相公之怨念下官感同身受,当初西夏蛮子竟敢在我境内搞破坏,是可忍孰不可忍,下官认为不能怂,敌人怎么来,咱们以十倍的方式还回去,下官这便组织培训死士,带着去西夏都城还击,他们就知道厉害了,看他还敢乱来不。” 陶节夫指着他鼻子呵斥道:“给老夫安分些,国战,就要有国战风范,不是所有的战役都可以用阴谋诡计来打。不要搞这些小动作,那是弱者表现。老夫只希望有一天重装上阵把它们给推了,而不想坏了规矩,被拖入另类的战争泥潭,知道不?” “额好吧,其实我只是嘴痒,随便说说而已。”高方平尴尬了,其实啊,这不是为了讨好你老小子而瞎掰的吗,哥还真不喜欢这一套呢。除非被惹毛了那个另说。 yy完毕,高方平摊手道:“所以呢,要想有一天重装上阵,现在必须把订单给我一些,保证我的生产线和研发,相公啊,您真的不要以为我想黑吃朝廷军费,我之忠勇,是不能质疑的。” “任你怎么说,你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奸商。”陶节夫说这么说,却是念着胡须想了想,又看看宝中的人头道:“不过你此番把人头送来,于我陶家有大意义,老夫承你的情,行,有恩必报,老夫会出面周旋周旋,给您弄点军备订单,也算为朝廷引入一些精良装备。” “谢相爷。”高方平抱拳道,“还有一事。” “什么!这三更半夜的,你到底有多少条件没提完?我儿子都被你拐走了,当朝没谁是不被你耍的,你到底有完没完?”陶节夫很不满意的道。 高方平厚着脸皮道:“诱杀何巴宝中,虽然下官是伟大的总设计师。不过宋江是下官安排在水泊的棋子,此番他之功劳意义重大……” “少废话,说重点。”陶节夫道。 高方平只得道:“我答应过给宋江一个未来,到时候少不了相爷帮忙了。总归干掉何巴,他对您是有恩的。” 陶节夫只有苦笑了,又被他绑架了去做宋江的人情,这是左右逢源啊。 既然他小子专门这么提及,那当然所谋很大。如果仅仅将来让宋江有个军职是很简单的,他小高自己就可以轻易的做到。 “行了行了,三更半夜的,老夫没有心思和你计较。”陶节夫道:“前提是要能控制好,水泊不给我国朝造成重大损害,那当然就说明宋江是人才,有功劳,保举他一个出身,也不是说真的不可以。这事我也答应了,现在赶紧的给我滚。” “最后一个要点,宋江是下官卧底这事是机密,请节夫相公保密。”高方平道。 “废话,要你个黄毛小子来教老夫做事,老夫什么场面没见过。”陶节夫一个水果砸了过来,以报复当初回京时候被这小子用芋头偷袭。 是的老陶有恩有仇必报,不报只是因为时间未到。然而因为扔水果,又闪了一下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