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梁太岁上街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3章 梁太岁上街

“梁太岁上街了!” 带着林冲梁希明,以及一群狗腿子上街的时候,曾经在东京久违了的轰动效应发生,整个街市鸡飞狗跳。 高方平赶忙展开扇子遮着脸,不待这么丢人的。 经过高方平和梁子美的双重教训,梁希明老脸微红,也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全部人低着头,如同过街老鼠一般的低调离开。 “米糕,热腾腾的米糕吆,只要两文钱。” 转过街口,听闻一个清脆的女声在叫卖。梁希明顿时看着远处卖米糕的小美女开始流口水。 然后手下一众狗腿子狞笑着散开,朝小美女走了过去。 “?”小美女推着车就想跑,却是慢了一步,已经被围了起来。 “小咪咪……我家衙内的小咪咪在哪?”这些个狗腿子又开始折腾了。 小梁尴尬的问道:“高大哥,小弟我该怎么办?” 高方平又看了一下见差不多了,低声道:“去把你的狗腿头子抽一顿,然后花三文钱买一个米糕,记住是三文,你弄错了我就抽死你。” 于是梁希明把鸟笼递给高方平,大摇大摆的走了上去,一巴掌就抽狗腿头子的脑壳上,“白痴,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让你买米糕又不是买人,滚远点!”好在小梁没把高方平的台词背诵错误。 突突突---- 扔了三个铜钱在地上,小梁道:“米糕一块。” “衙内……”小美女继续颤抖着道:“给多了,民女不敢要衙内的赏赐。” “啰嗦,本衙内赏赐人怎么才一文?这是给你的赔偿,我手下得罪了你。” 小梁很有气势的说完,带着米糕回来找高方平了,问道:“然后咱们怎么办?” 高方平大略看了一下街市上半张着嘴巴的人群,吃着米糕往前走,“明天再来。” 看着这群无法无天的太岁爷走不见后,小美女还是心有余悸的扑在地上,看着三文钱发呆。 旁边一个卖水果的大叔扶起小美女:“赶紧把钱收好,那小子说的没错,他若要赏赐至少是一贯以上,断无赏赐一文的道理,收着便是了,你娘的腿动不了,还等着钱抓药呢。” …… “高大哥,可老子们干嘛那么做?”小梁弱弱的问道。 高方平如同摸西瓜一般摸着他的头道:“一世人两兄弟,老子不会指条黑路给你走的。” 小梁很弱智,也非常的感动,说道:“小弟往日没有真正的朋友,就连我家亲哥哥也看不起我,姐姐也只会打我骂我。看来只有高大哥对我好些,难怪爹爹让我跟着你学习。” 高方平愣了愣,这小子比想象的还傻些,却也比想象的可爱些。严格来说他是个大孩子,处于逆反期却得不到别人的认同,被孤立,所以他的纨绔有一半都是被这样逼出来的,他只能这样的自娱自乐寻,找存在感。 “明日小弟什么时候来?”小梁又好奇的道。 “我今晚会告诉你。”高方平嘿嘿笑道,“你只要简单听话照做,就可以。” 小梁有些郁闷的道:“为何高大哥就可以欺行霸市的横着走,小弟却有诸多限制,经常被教训?” 高方平道:“因为你爹和我爹不同,我爹是个弄臣,官已经升到极限,也不靠脸面和官声吃饭。但是你爹恰好处于关键的十字路口等待转折,或直上青云,或一蹶不振。他是士大夫,官声和脸面极其重要。所以我做的在过分没人说我,但你不用太过分,你爹就会受到政敌打压。明白了吗?” 小梁顿时惊为天人,崇拜道:“高大哥真乃神人,竟和我家爹爹平时说的一模一样,足见智慧,难怪爹爹千万叮嘱要尊敬你。” “好说好说,咱哥俩乃是难兄难弟,都是没心没肺没朋友的那路货色,难得臭味相投,不打不相识,往后我怎么的也会罩你。”高方平搂着他的肩膀道。 “有高大哥帮忙,小弟我就放心了。” 小梁很高兴。以往他最怕的就是怕被人看不起。现在觉得高方平很好,得罪过他,他虽然脾气暴躁的会打人脑壳,却看得起自己。的确算是臭味相投。 “我娘总害怕我不学无术,将来无依无靠,府里谁也看不起我,不看好我的将来。还需高大哥给小弟指条明路。”小梁其实也不算太坏,好歹还有些未来的忧患意识。 “那么你要做的是出一番成绩,让他们刮目相看。”高方平道。 “可是这很难哎。”小梁泄气的道。 “等你做成了,老子再问你简不简单。”高方平嘿嘿笑道…… 事实上小梁的不自信从第二天开始就烟消云散了。 第二天他依照高方平的锦囊妙计,成功在街市上做了件好事,收取到了他今生一笔钱:九贯。 钱很少,甚至这个纨绔子弟也不知道九贯可以干什么,但那种被人信任的成就感,对于他这样以往被人看不起的家伙,影响是巨大的。 当时小梁打死也不信街市上的人会主动给他钱,不但做蟑螂就算好了。但从卖米糕小娘子手里接过可怜的二文钱,又狠揍了一群东京流窜过来的混混后,街市上的人走过来扔钱的那个瞬间,小梁被震撼了,他觉得那些钱虽少,却是一种荣耀。 当然了,第一次扔钱,大家伙的心理都很复杂,有看在梁衙内威名不敢不给的,也有跟风“别人扔自己不扔不太好”心思的,还有抱着试试看心理的,然后还有最后一个群体:真被那群混混祸害得水深火热的百姓。 总之肯定各种心态都有,而高方平也非常清楚,这笔钱也只有纨绔子弟小梁能收到,换个人就收不到。 因为心理期望值不同。比方说包拯带着传说中的展昭来殴打一顿地痞,大家就会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然后包拯也打死不会问街坊“你们保护费缴纳了没有”。但小梁去问米糕小美女要两文钱,小美女肯定给,并且会给的心安理得,以此来换取不被骚扰。 没办法,老百姓就是如此的单纯,对纨绔子弟的期望值就是如此之低。 结果小梁却一反常规做出了让街坊惊喜的事来,再加上有人带头扔钱,花费又很少,所以大家想不热情都难。 这就叫做反差。 李清照说高方平把反差之美驾驭得炉火纯青,是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