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全体震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30章 全体震惊

这下就好。如果说其他装备是高方平在入场抢夺大家现有利益,那么神臂弓就不存在。因为就算捧日军也大部分空白的,军造监根本拿不出这样的产能来,而且不可能有人同意把神臂弓下发给民间资本生产。 于是大家羡慕嫉妒恨,想死的心都有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陶节夫现场就把第一期的神臂弓订单给了小高。 是的,现场就定调了,陶节夫道:“高俅。” “在。”高俅出列低着头。 “试点从你殿前司系的北1京驻泊司开始吧,普通军备的订单,只给高方平北1京驻泊司的,至于神臂弩则不限制。在现有军费规模下,你殿前司愿意装备多少,愿意给那只部队,那是你做主了。你明白本相的意思吗?”陶节夫道。 “卑职明白。”老高嘿嘿笑道,不过又看看那一大群不能得罪的官僚的脸色,高俅再次和稀泥道:“不过我捧日军之血统不能废,捧日军乃是我大皇帝陛下在京城第一亲卫军,卑职仍旧认为,捧日军之神臂弓装备,只能由兵部供应最强的神臂弓。” 这下,大家的脸色又才稍微好看了些。总归觉得高俅也还算懂事。 陶节夫把无数人顺着看了一圈后道:“权且这样吧。” 于是带领着军备采购考察团们,离开了猪场。 “耶!” 人走之后整个车间开始沸腾。这算是绝对的荣耀,这只制造农具出生的草根团队,现在却开始承担除捧日军外的战略武器订单。 这根本不是奖金多少的问题,而是一种荣耀感…… 这下终于炸锅了。 汴京的愤青军备党们精神大振,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吹捧新版神臂弓。 这群家伙也够牛的,竟然到了罔顾事实的地步,说是新版神臂弓比老版厉害多了。 当初那群等着看高方平笑话的人,目下被这些愤青党骂的如同孙子似的,说是险些就因为他们的议论和添油加醋,导致小高缩了。 真是缩了,那就要继续看着兵部那群官僚、以高价劣质装备,年复一年的忽悠国家和军队。 “兵部那些孙子简直是一群脑残,目下的流行词‘逗比’,说的就是他们。竟然手握技术几十年,却是造来造去,我大宋只有不到五千架神臂弓,然而消耗的费用极其惊人,活该他们被小高相公打脸。” “其实兄台你听我和你讲,你冤枉兵部军造监了。不要自大张狂,真以为小高的新神臂弓比老的好。人家兵部的弓精益求精,采用独到秘方,以几十道独特工艺制造,威力的确比高方平的大很多。” “是啊慢工出细活。军造监的神臂弓,听说最快两年才能走完全部工艺流程。每年只出产三百架,为此,他们维持了百多个全国最有心得、最顶尖的精英始终不停的维持生产,保证每年都有新的批次出产。以做到大宋神臂弓的血统维持。” “笑死人了你们真逗,你们只说,神臂弓到底是用来装备军队打战的,还是为了搞艺术?” “这……” “就是,作为一个负责的真相党,我得到的消息是,高氏神臂弓威力不如军造监的,但是胜在便宜,作战效率高。对于国家而言,高氏流水线生产才是神器,你们仔细想想,以往高贵的东西但凡猪场参与经营的,都能在一定时间内变便宜。小高相公就是喜欢革新,就是草根,所以神臂弓也不例外,既然试行成功,性能不输多少,迟早以丧心病狂的产量和廉价,彻底把高贵的神臂弓拉下神坛,还血统呢?血统个蛋,蛮族兵临城下之际,他管你神臂弓的血统有多牛?但如果三岁小孩都抬着一架神臂弓在城头上,蛮子想不栽也难。” “放你娘的屁,三岁小孩抬着神臂弓,大概率先把他爹误杀了。” “霸气了猪肉平,堪称完美的军备变革。” “在老子看来,以他的尿性,估计要改名叫猪肉弩。” “是这是有可能的。我是不轻易反他的,然而若是被叫做猪肉弩,我就和他拼了。” …… 赵佶不懂军备。不懂那个神臂弓威力大。 然而梁师成和高俅几个奸佞都围着他说高氏神臂弓成功了,皇帝嘴巴笑歪了。 好在哪里赵佶也不是明白,不过之前等着看笑话的人够多的,包括高俅老儿都反水说小高会失败,这下却是又反转。赵佶当然就不明觉厉的拍案叫绝了。 “都看到了吧,朕说小高是大宋吉祥物,但凡他参与的事都不会失败的。他的优点是化腐朽为神奇,还惠及很多人。他只是有点年少轻狂,喜欢得罪人,喜欢敛财这样的小缺点,你们就整天说他不好。”赵佶笑道:“那些你们整天说好的人,能造出这么多东西来吗?” “陛下英明!”但凡在身边的包括那只鸟在内,都开始集体大合唱。 想来鸟也郁闷,有时候说错话就被梁师成调教,克扣食水,所以鸟都开始机灵了。 目下任职尚书右丞兼兵部尚书的何执中道:“陛下,有奸佞蒙蔽您,事实并非您想的那样。高方平并未制造出真正的神臂弓。事实上,他虽然制造出了威力不错的弩箭,但是却比我兵部监造的威力缩减三层。” 赵佶不禁楞了楞,他也不懂,听说威力缩减三层,就不确定到底算不算小高成功了。 这里不是朝堂而是内廷,所以高俅可以说话,出列道:“陛下有所不知,威力的确小些,但限于兵部对此有百年的累积,小儿着手于此方面时日还短,所以就算只有七层威力,也算成功了。” “把陶节夫叫来。”见他们公说公有理,赵佶便下达了命令。 老陶从枢密院赶来后,赵佶直接问:“陶卿你告诉朕,小高的神臂弓研发成功还是失败了。真的缩减三层威力吗?” 陶节夫念着胡须想了想,又看了看这**佞,这才道:“回陛下,算是成功了。威力的确缩减三层,但臣以一个多年带兵、亲用神臂弩和西夏铁骑较量无数的心得来说,有传统神臂弩的七层威力,其实已经够了。理论上威力当然越多越好。但小高却率先提出了‘每贯钱的作战效率’概念。” 赵佶听到钱就来了兴趣,问道:“陶卿乃是身经百战的帅臣,有你为七成威力作保,朕就放心了。现在详细说一下每贯钱的效率?” 陶节夫道:“总之就一句话,在保证威力够用的情况下,高方平的神臂弓,价格便宜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仅仅是兵部神臂弓的两层左右。” “啊!” 老陶把这个高方平用于“投标”的预估价格说了出来后,现场全体震惊! 就算不喜欢兵事,赵佶也笑道:“就是说可以逐步节约军费是吧?” 这个最敏感的问题被皇帝无心下提及之后,现场的所有人都脸色发绿了,包括高俅老儿和何执中在内,全都不怀好意的看着陶节夫。意思是你敢说实话老子们就全体和你拼了。 陶节夫也只有苦笑,压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只得抱拳道:“官家,我大宋周边的战略形势始终不乐观,咱们始终处于夹缝之中,军费那是一贯都不能少的。只是说,高方平此番可以用同样的钱,把我大宋禁军装备的更加精良,以保卫国土之安全,让陛下更加高枕无忧。” 赵佶一阵郁闷,还以为可以节省些钱用来修建花园和鱼塘呢。当然了,这次虽然没能捞到钱,却是听说国土更加安全,禁军会更加兵强马壮,对于皇帝也总是好事。 赵佶看向高俅道:“果真如此吗?” 高俅笑道:“回陛下,这是真的。就算是殿前司,每年参与服役的神臂弩也极其有限,不过自此后就会更多些了。这的确是增强军力的措施。臣其实早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只是预感银钱紧张,皇后娘娘贤惠、都下令缩减了后宫一层用度,所以臣也只能放弃了此强兵策略,不想于这个时候添乱。” 于是赵佶就不关心这些事了,惦记着匠作监此番到底利用麻将赚了多少,让他们退下,召见张商英带着账本来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