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学堂被查封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32章 学堂被查封了

高方平管那么多呢,又不是第一天被人骂。 拿到了钱后,又鉴于几十万禁军的庞大订单等着生产,所以生产线的扩张那是丧心病狂的。京城方面有相关特长和基础的人,几乎都被收罗了一空,同时招收了更多的学徒工。 理顺了生产线流程之后,开始按部就班的生产作业。 高方平的神臂弓,为何能做到兵部的二成价格呢? 因为兵部为了每年三百架的神臂弓产出,高价格圈养了百多个技术官僚,是的,他们不是工匠而是官。譬如每次考试,血统最高最热门的是进士科,在宋朝也叫“宰相科”,这一科考的是诗赋和论策,自王安石变法删减辞赋比重之后,就是主考“治国论文”了。 而除了进士科,还其他各种明法啊,明经啊,制科啊,工科啊。明法就是学法律的诉棍,明经就是学历史的考古者。 还有考礼法的各种理学党,要说用处,这些家伙还是有些的,这些家伙考起之后多数外交部工作,其实周边蛮族的汉化补丁,就是这些家伙打的了。 制科是皇帝开小灶,什么样的杂学都有,皇帝喜欢就行。至于工科,就是鲁班们来考试,有一技之长考起了就进入军造监或者军造监这种机构了。然后这些所有人,都算作文臣系列。 当然血统是进士科最高。不过其他科目也仍旧有机会做宰相的,譬如富弼相爷,他原本考进士,但是当期的主考是他的老师于是避嫌,他去考制科,最后仍旧混出位了。 所以兵部那些家伙,他们不是工匠而是官僚。不但铺张浪费极尽奢华,还非常低效,如同酒仙精心两造茅台似的,技术也不相互分享,各造各的,每个人既是师父也是徒弟,选材是他们本人,以特殊工艺捶打牛筋也是他们自己,制造弓弦是他,烘烤定型也是他们。 什么都是他们自己,所以那一百多个“鲁班”就像构筑传世之作一样,每人都有自己独到的秘籍,掌控全套工序,平均一年每人就出两架神臂弩。 造的当然是大师级的作品,然而靠这打战的话,真的洗洗睡了。 现在高方平的麾下全然颠覆,全部是低薪工人。在技术定型、流水线的标准制定后,每个环节都启用最适合的人,只是重复单一的专精做好那一个环节就行。 所以目下在大量的生产实践中修正、改良、完善技术就行了。 虽然有各种谣言满天飞,谣言也不会止于智者。不过好处在于,有高俅梁师成陶节夫这些奸佞在,足以把谣言封锁在皇城外,不让赵佶知道就行了…… “嗯嗯,此乃神转折,猪肉平厉害了。鉴定完毕。” “荣德你又调皮了,在皇家学堂里禁止挺小高的。否则女魔王不待见。”另外一个道。 荣德帝姬道:“目测是假象,其实我认为大魔王和女魔王乃是一伙的。” 刘太后拿着个大圆规走进来的时候,小家伙们瞬间静止了下来,什么也不讨论了。 然而老刘是非常阴险的人,当然是埋伏着听她们议论很久了,听她们述说了各种关于“猪肉弓”神奇什么的。 除了被她们叫做女魔王有点恼火外,其实刘太后也下意识的很愿意听小高的各种神奇和转折的。虽然大抵不关老刘什么事,不过听了就是高兴。 若是换做以前的皇城气氛、以刘太后的脾气,听到有谁叫她女魔王的话是真要变身的。不过真的很神奇,目下的皇城就这德行,有些欢乐气氛,并且做了老师、天天和这群皇家熊孩子为伍、天天收拾着她们,竟是听到她们私下叫女魔王也就那么回事,到不了什么地方去了。 “咳。”老刘轻咳一声说道:“听说那个目下汴京的热门人物猪肉平厉害了,你们同意吗?” 呼噜呼噜,包括赵桓在内的小屁孩们一起点头。 刘青菁又道:“这是个好例子,它说明了有本事的人,是能混的满身光环、到处吃得开的。本宫听到的消息是,官家他对新神臂弓事件,是很看好,持有非常积极态度的。” 呼噜呼噜,小子们又开始点头。这些家伙喜欢玩弹弓,当然也对神臂弓有兴趣,认为那是大弹弓。 刘太后道:“想不想有朝一日成为他那样的人?” “想啊想啊。”小屁孩们一起道。 刘青菁就用圆规指着她们道:“那就得看我规和矩的厉害了,这是基础科学,学好了本宫的这门课,将来你们就能造出比那厉害的东西来。” 小屁孩们便一阵郁闷。说这么说,可哪里有喜欢学习的小孩子啊。 见赵金奴乃是最不专心的一个,刘太后把她叫起来问道:“给本宫说说无规矩不成方圆。” 荣德帝姬就答道:“规是花圆的,矩是画方的。这教导咱们需要规规矩矩的学习和做事。在有儒学前,甲骨文中便有了规和矩的足迹。圣人也主张要规规矩矩的爱国忠君,所以目测推导下来,太后娘娘和猪肉平师傅的《理科学范》,乃是和儒学理学一伙的。并不是对立的。” 刘太后半张着嘴巴,这只萝莉果真不愧是小高的真传弟子,骨骼惊奇啊,老刘一直当心太深入、占用太多课时,会和那些腐儒先生冲突。这下好,赵金奴用诡辩的方式,连理由都找好了。 “此回答大好。但你以后再敢用你猪肉平师傅教你的诡辩来讨好本宫,我就让你吃步了兜着走。”刘太后呵斥道。 赵金奴郁闷了,太后娘娘已经看穿了一切,这还真是猪肉平师傅指点的关键地方呢,关键处就在于任何时候咬死“圆规尺子学、乃是和理学儒学一伙的”…… “猪肉平厉害了,看来他不是和腐儒明战,是要暗战了。” 在寝宫里听到刘太后和荣德帝姬的观点后,皇后娘又笑得有些肚子疼。这就是他小高的厉害之处,这就是一项从底层开始默默引导的“变法”,礼法的法。看起来在他的各项科技大获成功、他还那么低调扮猪吃老虎的现在,不可避免迟早是要大兴理科的…… “妈的猪肉平坏啊,有消息传出来他竟敢用诡辩方式,把老子们圣人之学,和他的奇技淫巧相提并论,竟然说是一伙的。” “目测他离经叛道,要对儒家学派动手。” “怕是不可能吧,他没那么大能量。而且说的没错啊,这么一解释,我还真觉得理科和儒科是一伙的耶。” “乱叫嚷个啥,你连儒学门人都不是,何敢有此评价呢?”一个秀才不满意的道。 “看你这德行,就知道自持清高的你们最终不是猪肉平对手。”一个工人道,“猪肉平最大的特点就是草根,接地气,能取得最多数人的认同。能接受腐儒们不能接受的东西。这是你们所不具备的,骄兵必败,你们真不是猪肉平的对手。” “他要真敢开战,咱们全学派和他拼了。” “靠,说的你们战力多强似的,哪次打战你们冲在前面了?还拼了,吓唬谁呢。打战都是老子们泥腿子冲在前面。” “主要是老子们智力比较高,擅于指挥。” “指挥个屁,就是你们这些棒槌,只会指挥着我汉娃军队大幅死亡,你根本不知道猪肉平的厉害。依照他的路线走下去,战场根本无需指挥,按部就班就能用生产力打垮一切。这叫重剑无锋,无需花俏就可破尽天下。你真该去大名府和江州少年军学堂打听打听,什么叫战术。猪肉平的教材中,最高战术就是没有战术,指战员依靠规矩和程序,按步就班的推进。了,需要战术谋划、需要以弱打强、以少胜利的时候不是英雄,而代表你自身落伍落后了。有朝一日,我大宋百万集群重装上阵,任何的铁骑都是炮灰,都冲不破老子们重阵,只有被碾压的份。” “傻逼,人家孙子兵法有云……” “孙子兵法个屁,他都叫孙子了,打得过儿子?”一个没文化的流氓道,“依照我大猪肉平的解释,孙子他需要挠破头的去想兵法的时候,已经落入了下乘,那才叫奇技淫巧,为啥没听商鞅有兵法?但他的一切,奠定了秦人的重装基础,横扫**就只是时间问题。” “这些个祸国殃民的理科党没救了,干脆把他们拖走打死算了。” 的确又开始打架了,然而秀才们又被这些没文化的教做人了…… 有时候民望大也不是好事啊,张叔夜和高方平就对那些草根很无语,他们简直就是在主动帮高方平拉仇恨啊,包括太后娘娘现在都是如此。 猪肉平在这方面是很低调的,打枪的不要,悄悄进村。然而这下好,上古兵法大家,都被这些嚣张的家伙贬得一文不值。虽然他们没说错,当时的六国就是有一百个孙武也打不过秦,秦国的猥琐在于,它根本不怕吃败战,也无需太牛逼的名将,就可以推倒一切不服,还建起万里长城来。 这很不好,那些家伙顶着猪肉平的名誉,经常把秀才们打了包着脑壳,而他们自己也会被老藤抓去开封府虐的毛飞。如此牵连之下,就连高方平都被蔡京请去喝茶去了。 还不止,才刚刚投资起步的“汴京民办少年军学堂”,都被藤元芳一怒之下当做非法机构给查封了。理由是高方平祸国殃民,传播有毒思想。 这就是大宋蛋疼的地方,高方平的少年军政策不是律法,既然律法没有规定,就看执政官的高兴与否,藤元芳说它不合理,就只有关门整顿了。或者去找皇帝打官司。然而在风头太盛、需要低调的现在,高方平暂时不想打官司,只得放弃汴京的少年军起步了,将来又说。 于是高俅用那片地开了麻将馆。日,老藤便说此举大好,开封府会给予重点扶持。因为官僚和姨太太们喜欢麻将啊。 反正总之,高方平不拜相的话,少年军的政策是不可能大肆推行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