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东华门大典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33章 东华门大典

平心而论,赵佶当然支持圣人之学。只是他也没弄懂高方平在反装忠。加之刘太后的关系,于是现在虽然闹声虽大,赵佶也懒得管了,仍旧没心没肺的让刘太后在皇家学堂,推行《理科学范》。 张克公乃是最明白高方平险恶用心的一个,然并卵。他根本见不到赵佶,就算偶尔见到了,赵佶也已经不听他说话了,人品被他败光了。否则啊,张克公他真会提议把高方平的理科学范给焚烧了的…… 不知不觉到了十二月中。距离大观四年已经不远。然而蔡京仍旧没签字放高方平出京,还得等着。 妈的这下就毛躁了,小高又不能去大名府,江州的主政官职位却是已经被撸了。 限于各种压力,高方平只能郁闷的在府里待着签字,如同一架签字机器。 小朵以及梁红英在身边配合着,每拿过一张类似贺卡的东西,配上礼包,高方平就在上面签个字。 写着写着感觉没搞头,都不知道签了些什么,高方平指着一张贺卡道:“可这李宇春是谁?我干嘛要在给他的祝词上签字让他高兴?” 小朵一阵郁闷,说这是每年的规矩,还是衙内您制定的规矩好吧,每到年底,过节前,要给麾下每一个属下准备礼包,连贺卡都是当初您设计的呢。 以往他不在,就是小朵或者高俅负责来签署。此番既然衙内在,当然就是衙内来亲自签署比较好了。 梁红英摸摸他的脑袋道:“不许胡闹,快签署了,鼓励下春哥。” 于是高方平郁闷的扑在桌子上,好歹先把春哥的贺卡签了再说,看起来梁姐认识春哥的,那么也应该算熟人了吧。 “然而这个周星星又是谁,我真要签字让他高兴啊?”少顷高方平又毛躁了。 “不许调皮,管他是谁的,赶紧签了。”梁红英催促道。 还是小朵心疼人,知道衙内爷已经撂挑子了,于是只让他签了两百多个,剩下的送去找高俅老爷好了…… 明日就到放榜时了。 陶节夫站在飘雪的院子里叹息了一声,仰着头,把何巴宝中那硕大的脑袋抱在怀里摸着,仿佛摸瓜一样。 如今的殿试大比和陶节夫没有一毛钱关系,这让老陶心理很难过,要是二小子不死的话,他也该考起了,根本不会如同陶志明那废材一样的捣鼓那些鬼东西。 现在高方平在私下干着急,其实陶节夫得到了消息,蔡京最终已经签署了高方平放大名府的中旨,之所以没有及时公开,是老蔡也想更加名正言顺。 什么叫名正言顺呢。 就是等明日放榜,他猪肉平的名字正式在东华门唱出来。否则他毕竟只是二十岁,就出任大名府的话还是太离经叛道了。 这时候有心腹护卫进来院子里躬身道:“相爷,您要的消息来了?” 陶节夫这才甩甩头道:“自上次确定了神臂弓项目给高方平后,这个期间,猪场生产了多少神臂弓?” 心腹护卫便有些尴尬的样子。 “大胆的说,他猪肉平还敢找你麻烦啊?”陶节夫呵斥道。 “回……相爷,真正的生产是从五日前开始。在那之前,他们一直都处于改良,设计和优化生产线流程。”心腹属下道,“而开始正式生产之时,五日期间,他们生产了二十架神臂弓。” “二十!”陶节夫听后深深吸了一口来自雪风里的冷气,“你确定和他给老夫示范的质量一样吗?” “是的卑职确定。”心腹护卫道,“早年跟着相公南征北战,卑职也用过太多神臂弓了,我非常熟悉。后期的这些,性能质量相比您测试的那架,还略有提升,一些设计处也更加合理了。” 陶节夫眯起眼睛道:“他高方平该不会是虎头蛇尾吧?每日四架神臂弓的产量,能否一直保持住?” 心腹额头见汗的样子,尴尬的道:“听起来有点玄幻,他的车间总管说了,这仅仅只是现在的产量,只是一条由八十人组成的生产线。但得益于步军司的钱已经到位,他们正在扩张生产线至十条,然后计划是保持住那批核心工人,带动大家都或多或少的有点工程理科基础,那么高方平的最终设想是,战时机制下在一月内扩大为百条生产线。并在战争深入一年之际,扩大到千条生产线。于国战深入至三年之际,扩大到峰值两万条生产线。以便为我大宋源源不断提供军备,可支持同时对吐蕃、西夏,辽国的三线陆战。以及东瀛、波斯湾、地中海的三线海战。” 陶节夫终于昏倒了。 妈的要不要这么猥琐,神级装备神臂弓,兵部军造监一年产出不到三百架的东西,他高方平只用一半人数、不到两层的费用、一条生产线一年就可以产出一千多架。 “猪肉平猥琐了,难怪他敢在江州少年军灌输口出狂言的理论。这事是什么概念,老夫一时也说不上来,却总感觉落伍了。这样去想的话他真没说错的,有孙武没孙武的不在重要了。当时年老夫经略西北时要是有这样的底气,也不至于眼睁睁看着我十数万汉娃死于非命,不用眼睁睁每次都看着朝廷签署不合理条约。”陶节夫喃喃道:“想不服老也不行了,时代不经意的在变,越变越陌生了。” 心腹护卫道:“是啊,目下各种各样的消息到处传播,有群愤青党张牙舞爪,他们已经在展望我大宋将于十年后,正式获得同时对全世界开战的能力。” 陶节夫不禁大怒:“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棒槌,还嫌我朝廷目下压力不够大啊。看来必须要听起高方平的建议了,要立即成立战略忽悠局去带节奏,现在的时局,把我大宋形容的越孙子越好。” “可是咱们没经验啊,玩这一套,乃是高方平麾下的韩世忠最擅长了。”心腹护卫尴尬的道。 陶节夫一听韩世忠那孙子就不感冒,岔开道:“赶紧的,又是一个年底时,这次不能拖,快些让他们把辽国岁币备好,乖乖送去。这笔账算在猪肉平的头上,老夫现在给他机会,然而这些给外族的上贡,将来要靠猪肉平去收回来。” 心腹护卫不服气的道:“猪肉平何德何能可以带领国战,到得那时,还不是得相爷再次披上铠甲,至前线督战。” 陶节夫指着自己的油肚道:“老夫这熊样还能打战吗?岁月不饶人啊,兴许老夫真的老了。” …… “猪肉平坏啊,打击报复读书人,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胡先生苦啊,这大雪天的被关在刑部大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疯狗平去死!他会遭遇报应的!” “官官相护,不止猪肉平,刑部的老爷们也不是东西,他们身为最高刑律机构,为何不把胡先生放出来。” “高方平太可恨了,种种迹象表明他要和儒派开战。不能由他乱来了。必须要强势抵制他。” “兄台可有什么抵制的好办法?你可不要说围堵刑部啊!人家柴继辉说了,这种事只能在有人权的辽国干,在大宋会被强势和谐。” “废话围堵刑部当然不行。但明日东华门唱名,会念猪肉平的名字,咱们去喝倒彩总可以吧。难道还让不让人说话了。“ “在下于精神上给你们支持,明日我有事去不了。” …… 三年一度的东华门唱名时,节终于来到,这是大宋最为盛大热闹的典礼,还超越上元灯节。至少在北宋时候是的。 里里外外的被捧日军围了个水泄不通。不论是灰头土脸的小孩,还是老头或农人,但凡挤得进来的,都会作为吃瓜群众来围观。 听老人们说到榜下捉婿环节,连禁军也挡住,是真会去抢人的,还有媒婆们相互之间把狗脑子打出来的情况,如同女相扑比赛似的。 高方平也来了,并不是想听自己的名字,是带着虎头营侍卫来,保护李纲和时静杰不被抢去暖床。 时静杰表现的很淡定,没心没肺的样子,他知道自己的前途已经被大魔王铺垫好了。就算来个万一,他还是纨绔子弟,还是个知县。 至于小李纲则不懂那些幺蛾子,很虔诚也很紧张。始终在深呼吸,却心口狂跳,也不知道会不会羊癫疯发作。 敲锣打鼓的皇家仪仗来了,所到之处大头百姓们纷纷让道。看着大太监梁师成带着皇城司狗腿子耀武扬威的路过。 这个场合皇帝可来可不来。因为赵佶比较偷懒,于是他就不来了。那么就是梁师成代替他来。 这是必须的,进士科放榜,但凡有名字的就是天子门生,正式进入了大宋最高血统金腰带的行列,所以就是宰相也没资格来宣读。皇家的门生,当然需要皇家宣读。 大太监梁师成没人权,不过他是内臣,代表皇帝。 梁师成在四个大内侍卫跟随下,登上昨晚搭建好的台,吃瓜群众们顿时掌声如潮,一个个眼睛发亮的期待着。恩,虽然和他们没啥子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