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纳粹——《我的奋斗》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34章 纳粹——《我的奋斗》

今次看似会出事,规则有些变化。高方平亲眼看到一群膀大腰圆的女相扑已经做好了准备。糟糕,这次的媒婆们战术有变了,竟然聘用了女打手来参与。 然后高方平使坏,去找捧日军的大兵们嘀咕了一下,都还没有开场,那些女相扑就被请去喝茶了。 但凡这种场合,抓秀才捧日军不敢,不过抓女流氓他们倒是很乐意。 说起来,殿试大比规模是很大的。天子门生理论上需要赵佶批卷,然而赵佶是个喜欢撂挑子的人,于是批阅试卷就是主考官团负责。 第一次筛选,只有考起和落榜两个选项。没有其他选项。 但凡考卷都是专门的书记员抄写过一遍的,没有名字,无从辨认笔记。也无法判断是谁的学生、谁的门客。 所以在第一次筛选时候不论谁的门生都一样待遇,必须能考起。这就是蔡京放水的前提要求李纲他们有真才实学,不要第一版就被刷下去。 录取了的,才会根据学号和所对应密码,弄清楚谁是谁的试卷。理论上那个环节开始就要交给赵佶去,让赵佶自己判断谁是状元谁是末尾。 不过赵佶则是继续撂挑子,因为他懒。所以又让几大主考官自己去撕逼,定出头甲人选后,交给赵佶定论谁是状元。 那么这个过程是有学问的,如果主考官之间达成默契,想把某人推为状元,递给皇帝试卷的顺序是有区别的。诸如一针见血的那种观点,且目测皇帝不至于排斥的,就需要第一份呈交皇帝,所谓先入为主,以震撼性的东西打动皇帝后,通常就是状元及第。 至于那些比较中庸保守,有才华,却不够激进、不容易震撼人的家伙若想要状元,则需要最后作为压箱底的交给皇帝。因为不够激进的东西就不够刺激,属于慢热,如果皇帝先看了,批阅到后面就会慢慢印象不深刻。 李纲这个家伙、师承简单又激进的猪肉平和宗泽,所以根本不用去问,他只有两条路,要不状元及第,要不就是让赵佶不喜欢,最后一名。 在高方平和张叔夜、张商英、蔡京、梁子美这几大主考取得默契后,他们会把李纲的试卷第一份提交赵佶。至于最终结果,就连高方平也不知道,现在就看运气了。 调动了足够的气氛后,梁师成这才展开皇榜,尖声唱念:“奉天承运,皇帝钦点之天子门生李纲为头甲头名、状元及第” 我了个去! 下面人群顿时跌倒一片。 每年放榜自然也是赌博的机会,然而今趟几大热门人物都栽了个彻底,竟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鸟人李纲大爆冷门啊。 李纲激动得热泪盈眶,脑袋一歪就倒在地上,羊癫疯的状态又作了。 然后是榜眼及第,探花及第…… 时静杰也处于头甲,但名次并不靠前,不过总是及第了。 梁师成不停的念名字,但是头甲念完了之际,也没听见高方平的名字。 如此,高方平对蔡京张叔夜等人怀有深深的怨念了,顿时脸上布满了黑线,明显是他们故意整人了。 人家时静杰再废材,好歹也“及第”了不是。然而作为一个大枭雄,我猪肉平竟然没有及第? 紧跟着,梁师成尖锐的声音又升了起来,开始念二甲出身。每念一个名字就敲一锣。 二甲比头甲多的多,但是,最终仍旧没有高方平的名字。 高方平脸上的黑线变为了红线,即将变身了,妈的连个出身都不给我?你们到底闹哪样。 但凡在头甲的都叫“进士及第”。代表最优等的资质。 但凡在二甲的,叫“进士出身”。代表次一等的资质。 现在高方平想死的心都有了,在三甲就只能叫“同进士出身”。就像同知枢密院事是副职一样,代表资质又低了一级。譬如宗泽,其实他当年考的很好,进士及第没问题,但就因他在试卷里骂皇帝和宰相,惹毛了人家,当然就放在末科,只有同进士出身。 所以老宗做了非常多年的知县。若是进士及第的人,是不可能如同宗泽那样的,就算干的再渣,只要没被开除,到年限必须升职,会一直升到顶职开府仪同三司。最多是到一定时候皇帝不喜欢他了,就不派差遣了,让他闲居带着一品官衔喝茶。 这也是进士及第不好的地方,会一直升职。若路线有毛病,一定年限后官职会很高,总不能还用作知州,于是就会闲着。相反“进士出身”的人,官职升的相对慢,所以哪怕得罪了些人,只要没被开除,鉴于官衔升迁不会很快和职位不匹配,所以这类人干不好的时候大概率一直知州,或者做学士。 “末科,末等。陛下钦点天子门生高方平,同进士出身”都快等了睡着了,老梁这才在最后把高方平的名字念了出来。 “耶!” “哈哈!” “我了个去!” “喜感啊,末等末科,和当初那个酷吏宗泽一样,高方平他总算遭遇报应了。看你还敢嚣张!” 一大群喝倒彩的人狂欢起来。 “好,总算证明了人间自有正道,朝廷虽然没封杀疯狗平,却表明了态度,证明了宗泽和高方平是非主流。” “末尾?典型啊!” “你们懂啥,都末科了,名次有啥重要的,放在最后一名才最震撼呢。” “是啊是啊,你家猪肉平真震撼。目下的嘘嘘声,比李纲状元及第的喝彩还大呢?” 真的火爆了,到处在议论高方平。 高方平捂脸了,妈的倒数第一当然震撼了。 不过有个名头也算个干部了不是,好歹是进士科,做宰相的入场券总是拿到了。你们咬我啊,哥底子打的好,现在官位已经不小,再升个三级,也就可以和宰相官衔匹配了。 根据规矩,放榜完毕后,全部天子门生要一起上台感谢av。之后媒婆就上场抓人,捉到谁算谁,就算不是委托方中意的那个,好歹捉到的都是进士科,已经很牛了。 古代就这德行,很多娘们出嫁入洞房后才知道夫君什么模样。 某个时候,老梁宣布之后,大家一起走上了高台。 结果一大波鸡蛋和菜叶袭来。 于是再也没人敢和猪肉平在一起了,连老梁都已经跑路了。 “打倒猪肉平,他迫害读书人,是读书人中的害群之马,没资格进士。” “就是,请大皇帝陛下收回成命,开除这个天子门生,剥夺进士身份!” “坚决抵制猪肉平!” 下面无数人跳了出来了,一边喝倒彩一边扔鸡蛋。 捧日军的人虽然敢对女相扑拳打脚踢,但也不方便收拾大头秀才,于是只能对高台上的高方平报以苦笑,意思是他们使用鸡蛋不算大规模杀伤性凶器。 然而大魔王怎是好惹的,指着下面闹事的秀才骂道:“怎么!你们咬死我啊,不服气就来单挑!” 包括梁红英在内,全部人看的大跌眼镜,实在也拿他没有办法。算好皇帝没来观礼,否则肯定会对他印象极其糟糕。 还有,所有的文人都觉得猪肉平这小子够猥琐,进士放榜的场合,他高方平竟然穿着武装到牙齿的精刚锁子甲来受礼。太那啥了。 下面有的人哄堂大笑,有的人为小高不走常规路。 当然喝倒彩的声音也很大就是了。 高方平和那些家伙对骂了一下,又拿着扩音器开启演讲模式:“你们都阻止不了我前进。尽管有人喝倒彩,但我仍旧在要在这里,把其他进士没机会、不敢说的话说出来。” 于是大家的声音也算落了下来,打算听听他说什么,难道是道歉? 高方平道:“感谢天地,感谢皇帝,一不小心我东方不败同进士出身了。我猪肉平根本不屑于讨好你们这些混蛋。说实话呢,自我出道起,就没想过处于这一刻时该说什么。现在拥有了,有道是,都以为大多数人觉得我猪肉平错了的时候,我就应该找自己的原因了。但有时候我就在想:万一我是对的你们是错的呢?郓城任期,江州任期,一路走来,我在不遗余力的做事,一直在前行,你们在干什么呢?” “各位你们读书的目的是什么呢?扪心自问,三年前你们什么样,现在你们还是什么样。所以在此我要表扬你们,正是你们的无能和原地踏步,在凸显着我猪肉平的牛逼。” 豆娘拍手大喊,又带头起哄喝彩了。 高方平也是有粉丝的不是,汴京受益过小高的人群还真不小,于是场面又热烈了起来。 “三度春风秋雨,又是一年大雪时。”高方平大声道:“三年前的现在,陛下命我出阵水泊,我怀着懵懂上任。那时你们在骂。今天,我猪肉平意志在磨炼,手段在成熟,经验在丰富,即将出阵大名府为我大宋守护北方战略。你们仍旧在骂。我麾下战士思维在洗练,从磨砺中正在慢慢披上铠甲。你们于青楼喝酒嘲笑。我少年军儿郎在学堂成长,大宋战车已经轰鸣点火,大工农阶级在生产备战。你们在研究语法和骂词。我懂的,你们是不会变的,将来我黄金一代进行燃烧的远征,为你们抢回利益来的时候,你们还是会骂的。” “然而骂了有个蛋用。大宋的崛起绝不因骂声而停止。帝国的荣耀,只用钢铁与火焰谱写,而不是文青那无病呻吟的词句来装裱。”高方平嘿嘿笑道。 “钢铁火焰!钢铁火焰!钢铁火焰!” 有人带头呐喊后声音越来越大了,情绪越来越激烈。场面逐级趋于沸腾,人人举着手声嘶力竭。 也不能说吃瓜群众蠢啊,其实他们有道理他们自己的道理,现在受益于钢铁火焰的人还真是这些家伙。至于这群秀才,他们总是会有好日子过的。 “万众一心展生产,为我帝国战车的铸造,添加钢铁与火焰。”高方平手舞足蹈的蛊惑。 “万众一心展生产,为我帝国战车的铸造,添加钢铁与火焰……” 吃瓜群众们又纷纷转换口号,基本上,气氛展到了最高部分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