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 名将刘法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37章 名将刘法

高府的老管家早就等急了,见衙内这才来道,便上前来说道:“小老爷您总算出来了,又是一群人等着见您。” 言罢,把一堆拜帖递过来让高方平看。 看了一下,这次是来自殿前司、步军司、马军司的一些不得志的将令。 这些混蛋来走后门很正常,明眼人当然看得出来。目下的军队形势,继续待在京城慢慢的要废。因为迟要军改。反过来那些高方平的嫡系,如今像火箭一样的升迁,特别徐宁最牛逼,从一个教头,现在一跃成为北京驻泊司都统制。 毕世静,原本险些身败名裂被枢密院整死的人,现在比谁都像个军人,带禁军副都统制官衔,出任江州驻泊司兵马总管。 韩世忠,刘光世,这些早前名不见经传的鸟人,尽管非常年轻,纷纷也都获得了不低的官衔。 那个原本的落魄武举史文恭,他都想辞职下海的人了,而现在枢密院批准了永乐军扩编,史文恭升禁军副都统制官衔,继续带永乐军驻防水泊,永乐军升格为“同下州”,正式的独立。甚至不受济州知州时文彬节制。 曹忠那么一个只会搓麻将的大棒槌,现在是步军司副都虞侯,原因是这傻子是高方平的兄弟,儿时玩伴。 所以不论明白的不明白的,无数的将令现在等着见高方平,打算跟着高方平去北方打天下,以便将来高瞻远瞩。 在以往大宋的将军都不敢打战,因为打战是危险事。不过高方平麾下战损比例低到了惊人的程度,完全就是去砍人,而不是打战。 高方平喝了一口茶,想了想,把这些求见的拜帖,全部扔在垃圾桶里道:“立即召见刘法,其余人一律不见!” 老管家一阵无语,也不知道刘法是哪颗葱,又不敢再问小高。 于是管家只得跑去殿前司问老高:“老爷,小老爷他要召见刘法,然而老朽不知道那是谁?” “见他干嘛?”高俅一口茶水喷了出来道:“刘法是个敏感人物。我儿就是喜欢处处打别人的脸。” 考虑了顷刻,又道:“也罢,既是我儿安排肯定有原因,便去找他吧。刘法在皇城司当差,是皇城使之一。” …… “卑职刘法,参见小高相公。” 刘法进来的时候扫去了身上的雪花,军礼半跪地道。 这是个不折不扣的狠人。亦是在西军那个泥潭里打滚混出来的,骁勇善战。不过他政治出身有问题,乃是当时主持宋夏之战的帅臣吕惠卿的人。 后来吕惠卿被贬,吕惠卿的人当然受到牵连,于是掉回京里来做大内高手,说是说有个皇城使职位,其实他现在混的连个普通侍卫都不如。目下的气候,梁师成从来不重用这些有本事的人。就和当初的徐宁做教师一样。 打量了这个猛将少顷,他四十出头年纪,有些饱经风霜的气息,身间的杀气甚至比种师道那家伙还重些,也难怪梁师成不喜欢他了。 “小高相公召见卑职,不知有何吩咐。”刘法赶紧撇清道:“前些日子,刘太后找皇城司的人去请您,后来生了不愉快,那些去请你的人,虽然名誉上是卑职的下属,但是真的不关卑职的事,卑职根本控制不了他们。” 高方平微微一笑道:“别急,我没那么小气。坐下来喝茶。” “谢相公。”刘法这才松了口气。却也一副英雄迟暮的样子,吕惠卿根本复出无望了,前些日子有人来信说他身体越来越不好,估计活不了太久了,是否能过这个冬天都难说。好容易他儿子缓过了一口气,也被蔡京一脚提出了京城。 如今能安安稳稳的保个职位,领取一份不算少的俸禄,把后半生混过去,在刘法想来也就好了。 高方平道:“我这人直接,就问你一句,我即将前往大名府,手边需要人才,刘将军还能战否,还是说这些年的皇城岁月,你已经被磨平了?” 刘法听后一阵激动,茶碗都拿掉了,急忙起身跪在地上:“若相公愿意周旋启用,我老刘今生不做他想,誓死追随相公南征北战!” “那就是说定了,起来,不用这么客气。也不要乱说话,什么追随我不做他想?”高方平道:“你政治课谁教的,难怪他们把你晾着凉拌。记住你效忠的是皇帝和朝廷。” “是是是,末将是粗人,不会说话,多谢相公指点。” 老刘嘴巴笑歪了,一朝得志就这么的简单,只要一些运气,想必跟着他去大名府,北方有一万多反贼可以用来立功啊,跟着小高相公,假以时日不说入云化龙。只要表现的骁勇善战,根据目下的宋夏局势,仍旧有希望被启用,回到西北去收拾蛮子的。 当然了,这个刘法戾气比种师道还重,用他要小心些的。历史上这老小子在西夏境内开过屠城先列,那很不好。其后西夏作为报复,也在宋境屠城。 历史上,刘法最终死于宋夏战争。 他的死,童贯那个好大喜功的棒槌是要背锅的,就因童贯的瞎指挥,不听刘法劝说,作战时机并不成熟的情况下,童贯强势下令刘法出兵统安。最终中了察哥计谋,被西夏两股精锐夹击。 就这么的,西军三万精锐被童贯断送。刘法也战死了。 当然刘法等人的战死还有深层次的原因,不能全怪童贯。 第五次宋夏之战就是劳民伤财的宋人血泪史。而这场战争其实是蔡京动的,这和他当时领袖朝野,从政治层面上军改抓权有关。所以即便不喜欢兵事的赵佶,也被忽悠的同意了。于是在集团军作战上,赵佶只信任童贯,就派童贯为宣抚使,总督六路大军伐夏。 事实上童贯做个小将军就没问题,但他根本不够资格和威望统领大军,童贯他根本解决不了政治层面上的各方利益平衡。六路经略使,哪个是省油的灯?刘延庆和刘法,或许会听他的,但是种师道刘仲武这些大将,根本就不鸟童贯。 要是换吕惠卿陶节夫去,就算是军事才能不如童贯,也不会出现大乱子,因为他们可以解决政治问题,实在不行的你经略使又怎么样,拖下去砍了不就是砍了。可惜童贯做不到这些。 于是逼急了,童贯急于取得战果对皇帝对蔡京交代,却又指挥不动种师道等人,当然只有强行命令刘法孤军深入。然后三万精锐儿郎就这么断送了。 说白了就算是弱宋,汉娃不是不能打战,不是说没有将领。只是说打战是在打政治,前三排搞不定的那肯定要出幺蛾子,大头兵们就哭瞎做炮灰。 这种用人失察,把不适合的人放在“帅”的位置上,赵佶是要背锅的。但是主要的锅在蔡京,这是蔡京的政治利益,因为若真是启用类似吕惠卿陶节夫那样的帅臣,蔡京就无法军改抓权了,老常根本控制不了那样的人,他只能控制童贯,所以他就对皇帝灌输“童贯战无不胜的概念”。 也不是说目下真的打不起宋夏之战,逼急了照样抽刀撸他,然而要看形势的在于,打之前要把童贯整个半死不活,如果是童贯拜将,也铁定就要输掉这次宋夏之战。当朝之内,目下的局势,能主持宋夏之战的帅臣只有三人,陶节夫和高方平、宗泽。 yy完毕,高方平嘿嘿笑道:“刘将军,启用你跟随我前往北方,你须得知道我冒有很大压力。皆因吕惠卿关系,有蔡京的现在,敢启用你的只有我小高一人,你记住此点,不要让我失望。” “末将理会得,谢相公的再造之恩。”刘法对此很感动。 汗,其实再过几年依照历史,蔡京也会用这个理由再次拉拢启用刘法的。小高只是在提前装1逼而已。 听着他宣誓三遍后,高方平一副买官卖官的奸臣态,呵呵笑道:“闻说刘将军当年骁勇善战,目下我正是用人之际,你就权且跟我去北方。我会通知梁总管,待他出具文书,把你调拨殿帅府后,你将会被殿前司委任北1京驻泊司副都统制。” 顿了顿,高方平道:“我知道你还是喜欢西北,但是不要急,在北京干的好,将来我保举你回到西北去。” 老刘激动的不要不要的,好在羊癫疯没有作。 有个好处是他以前跟着吕惠卿时官职已经不算低了,听话的人呢,大宋也不太有习惯把人家降职,最多只是闲置而已。所以刘法的官位仍然在,有军衔的好处就是,高俅想用就用了。若像以前的徐宁那样,他本身官位太低,于是周旋起来难度要大十倍。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