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小种帅来访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38章 小种帅来访

刘法离开后,老管家又来道:“又来了个军汉,乃是衙内一定会见的人。” 想来想去,高方平问道:“莫非种师中到了?” 老管点头后,就去请小种进来。 最近以来的种师中不像个将军,而像个西北军备采购员似的。小种他总是喜欢跟着高方平,高方平去哪他就跟去哪。这不,听到新的军备,小种风尘仆仆的样子,于大雪天跑死了两匹马,比八百里加急还快,昼夜兼程的来京了。 “见过小高相公。”种师中见礼道。 总体上,小种的戾气没有老种那么大,要比种师道圆滑一些。 “小种帅,我知道你为了军备事宜而来,但你似乎应该去兵部找蔡倏,去枢密院找陶节夫相公?”高方平道。 让他坐下来喝了口热茶,种师中尴尬的道:“还得请小高相公周旋啊,末将……不敢去见他们。” 高方平想了想,也就明白了过来。 这些政治问题它还真是存在的。皆因最早以前小种在王厚麾下。而王厚那个逗比,是蔡京重用于西北的搅屎棍。 是的,就是那个听了蔡京话,反复去策反仁多宝忠,相反破坏了宋夏平衡的棒槌。陶节夫不敢恨蔡京,却最恨那个王厚。以至于但凡和王厚有关的人,陶节夫都不怎么待见。 然后,种师中又是种师道的弟弟,就是这个原因,老陶前些日子甚至在这个关键时候反对种师道在西北,打算启用刘仲武。 话说刘仲武当然也是大将,能打战的。不过最适合的人仍旧是种师道。但老陶就这德行,很早以前他就是个有恩有仇必报的家伙。老陶他其实比谁都喜欢拉清单。 现在种师道最先得到消息,非常眼红高方平的装备,神臂弩先不说,但就算是普通装备,也对他西军的泥腿子很重要。 陶节夫相爷给的订单中,主要神臂弩,不过普通装备也仍旧给了些份额。那么必须有一批军队换装高方平的东西,给谁就是个问题。 这就是种师中进京的原因。 高方平制造的东西只是难看些,却好用,此点其实谁心里都跟明镜似的。但并没有什么用,目下京师的几大军系没人来下订单。原因很简单,为了保证质量,高方平这边的采购没有回扣。于是没人要,也不敢要。 天杀的,质量好的军备如何能出现京师,那太凸显蛀虫**商了。所以这个问题高俅老爹都不敢碰,高俅直接下令殿前司秘书长李成道:“殿前司系之在京部队,坚决不能换装猪场的装备,等气候。” 李成那个大奸贼比谁都懂这些,当然就捏着钱也花不出去了。 至于神臂弩没办法,那是政治任务,必须采购,而兵部又拿不出来产能来,所以只有高方平这里能供应。 思考着,又听种师中道:“小高相公勿要犹豫,西北比谁都需要装备,务必请您周旋,把第一批‘军引’放我西军。兄弟们苦啊,现在连穿开裆裤的都有呢。” “引”就是份额,船运有船引,盐有盐引。所以西军虽然是穷光蛋没什么钱,但只要能拿到“军引”,他们就不用管其他的了,只管等着从猪场接收,然后枢密院会去猪场付钱的。 “行,你的委托我高方平接下了,记住你种家欠我这个人情。”高方平道:“另外,神臂弩也可以一定程度供应给你们。但所有的装备都要等,要排队,只能6续小批量供给。” 种师中愕然道:“这怎么行,战争可不等人。优先供应咱们才是正道,听说你接手了步军司订单,那些孙子在京师又不打战,那么急于换装干嘛?” 高方平叹息一声道:“小种帅啊,有道是是天下所有问题,都是钱的问题。人家步军司付钱了,不优先供应给他们是说不过去的。与此同时供应你西军,尽管朝廷认账,却几乎等于打白条。这些方面,你是武将你不懂,不给你们军备,你们也能如同往常一样的自力更生的顶住,但是我资金链一断,模式玩崩了,那几乎是完蛋。所以安全第一,不要怪我,能分批次逐量供应,就这,我都等于用步军司提供的利润在补贴你西军,所以我已经尽力。” 种师中又不懂这些幺蛾子,只知道这个家伙家财万贯的,于是还有些不服气的样子。 高方平没有再解释,转而道:“就这样吧,不管你高兴还是不高兴,逼死我也没用。我会尽快说服陶节夫相爷,为你们秦凤路拿到军引。” “真的没商量吗?”种师中抱拳道。 高方平拍桌子道:“老东西你有完没完,永兴军路刘延庆难道不是军队?我不说你也知道,同样是给西军,陶节夫绝对给刘延庆。妈的刘延庆的儿子刘光世还是我嫡系呢。但纵使是冒着得罪刘延庆的风险,我也给你秦凤路争取了,为什么呢?因为你哥两是西北大流氓,根深蒂固,你们若是不高兴的闹事,刘延庆他装备再好,在能打,也没多大用处,还是要被你种家闹些幺蛾子出来拖后腿。” 种师中不禁老脸微红,这情况还真是有的。当然这方面老种更霸道些,小种则好些。将后来大棒槌童贯带着他们伐燕云的时候、种师中和种师道闹翻,也因为这些文化。 高方平道:“是的会闹的孩子有奶吃。我就是居于这些,先把军备给你种家军。没办法啊,谁让刘延庆比你们乖。咱们鼻子大了压着嘴,都让着你种家军。然而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这些大混蛋,为毛混到了过街老鼠这步呢?陶节夫相爷不待见你们,甚至此番险些把老种撸下来换刘仲武上,真的没有原因吗?要不是刘仲武不想出京,我高俅老爹机智,你小种和老种还跳?想有好果子吃?吃你们个大头鬼。” 种师中捂着脸尴尬的道:“多谢小高相公一家的照顾了。哎,我早和兄长说了,老这么干是不行滴,不能做过街老鼠。然而他就这德行。他都五十几岁了,您觉得他还有改的希望吗?” 你小种帅还知道害羞,本府也就放心了。”高方平又如同个大奸臣似的呵呵笑道。 种师中试着道:“您高家的那宅院,就是家兄前些日子住的那边……方不方便也借给末将住些日子,我留在京里等候第一批军备。” 我a#¥ 高方平醉了,老种欠的高利贷都没全部了清呢,他又来蹭住了。 “行,鉴于咱们是利益共同体,我什么都答应你种家,给本府好生记着我有多好就。”高方平摸着下巴道:“然后,某个时候我有些商队会进入西夏,我听说盘剥过往商队的事,就你种家军干的最多?” “不不不没这事,明府您不要弄错,这是刘延庆干的,这不关我种家的事。”种师中当即摇头。 高方平道:“你否认有个蛋用,我又不是包拯,我要收拾谁根本不要证据。有言警告在先,不许插手政事和商业,我当然知道你种家军困难,但咱们重新想办法解决,一起拉扯着过。然而商道就算在战争下也必须做到通畅。不要干涉他们。” 种师中这才尴尬的道:“宋商虽会被咱们收些过路费什么的,然而咱们也讲义气的,那边乱着呢,咱们会保护他们不是。主要盘剥的还是西夏商人。” 高方平道:“西夏商人也不行。商业规则不能乱,这个模式打开了去,才是我大宋长治久安之道。至于过境宋商,你们是大宋军人,于境内保护宋商是义务而不是功劳,你敢要他们保护费?以前生的我不想说,往后的,特别是我江南商队若受到影响,我把你哥两整到怀疑人生。” 种师中哭着脸答应了。 这不是高方平戾气重,而是必须说了。就高方平从自己的渠道、关七的渠道,得到的消息汇总,所有的商队都被这些棒槌盘剥,且数目不小,对宋商是近两层的抽头。就算好年景也是一层五。 这些兵痞在逆向贸易有木有,人家后世出口,政府是给补贴的。然而种家这两鲨鱼在帮助西夏人“保护贸易”啊。 这样一来,在这个时代本就丧心病狂的运费下,还加上高额“出口税”,大宋的商品物资在西夏并没有多少竞争力,主要还是一些特产走高端路线,供给西夏权贵。 那有个蛋用,惠及不了西夏平民就打不夸西夏生产力,同化不了他们。长此以往商队越来越少,双方几乎没有交流,于是就只有兵戎相见一条路。 “小种帅不要和稀泥,本府是认真的。就是不讲大道理,不讲国策。我江州的物资需要地方去走量,那样才能收回贷款最终盈利,那样才能继续扩大产业群体,保持最多的产业工人数量,目下江州产业,就是国之重器。”高方平道。 “虽然不知道明府在说什么,但看您那么认真,末将知道厉害。要一下子杜绝不可能,但我和会家兄商议,逐步降低收取费用,降低对此的依赖,于两年之内做到取消。”种师中道。 “行,宅子给你用,军备也给你。别在出幺蛾子了。”高方平摆手把他打走了……

上一篇   第637章 名将刘法

下一篇   第639章 大散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