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拼命三郎石秀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4章 拼命三郎石秀

下一步就简单了,小梁站立在老百姓的热情浪潮上冲浪就可以。大家最终会养成理所当然的缴费习惯。 后世有总结,小事情二十一天就会养成一种习惯,习惯就成自然,那么往后只要做好服务,花费又不大,缴费的人就不会轻易更改这种习惯。这就是目下高方平仅仅东京一个地方,日入一千多贯的原因。 当然不好的在于二十多天后,当大家习惯了你是个好人,就不能在随便做坏事了,否则人品值会比从前还低。 当小梁习惯了被人尊敬,习惯了做好人的荣耀感后,他也轻易不愿意返回曾经过街老鼠的日子了。就是做门面功夫也会强撑着。 “赚钱简不简单?”高方平靠在躺椅上笑着问。 “大哥真乃神人,太简单了,钱虽然很少,但是这种感觉很奇妙,总之有了些往日没有的使命感,仔细一想,小美女的确很可怜。”小梁嘿嘿笑道,“说起来小弟往前的十五年算是白活了。总感觉陷入了一种身不由己的死循环当中,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心态。” “这种感觉老子理解,智商欠费,被人糊弄,三分之二的黑锅都是为了手下那群不知轻重的狗腿子背的,这叫捧杀,或者叫高处不胜寒。”高方平道。 小梁挠头道:“此点小弟想不太明白,不过大哥既然如此说,以后小弟会把手下管紧些。” “你管不好。”高方平高深莫测的摇头道。 此时小梁对他很崇拜,感觉他就像三国演义中被神话的诸葛亮一样惊艳,乖乖的抱拳道:“请大哥帮我?” “大名府牢城营中有个混混叫富安,你去牢城营以梁衙内的身份,把他提出来听后使用,他会帮你把下属管的服服帖帖。”高方平嘿嘿笑道。 “这还不简单,我让人去牢城营吩咐一声就可以了。”梁希明笑道,“大哥不知道吧,小弟的狗腿子有三分之一都是牢城营囚犯,若是不卖命,就滚回去吃苦。” 如此又解决了一事,否则高方平还真不好意思找梁中书开口呢。 梁希明又傻傻的道:“大哥你都不知道呢,今个在街市上打那些不知死活的混混,打得可惨了,小弟的手下帮闲威猛无匹,轻轻的一施威,把一个地痞的手臂给生生撕扯下来了。” “哦……什么人如此勇猛,老子倒想见见?” 高方平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做事情过犹不及。这样的手下杀伐决断,关键时刻或许可以派大用,却驾驭不好也能闯出天大的祸来。 梁希明道:“小弟手下帮闲太多,我都不知道名字,这便叫来介绍大哥认识,总之是个敢拼命的小好汉。” 听到“好汉”两字高方平就头疼,这时代哪来那么多的好汉?通常被大家叫好汉的,依照后世的观点反着理解就对了。真正的好汉在西北吃着粗粮和蛮子血战。 吩咐属下去叫人,片刻后一个皮肤白皙的英俊少年来了,看年纪最多比高方平大一岁。 经过介绍后,那个小年轻抱拳道:“小人石秀,拜见高大人。” “拼命三郎?” 喝茶的高方平一口水喷出来,也不知道他为毛在这里出现。 然后忽然想起一个诡异的问题,石秀和燕青目下都那么年轻那么小,和电视上的出场年纪似乎有差别。也就是说时间线还早,不到反贼起事的时候。然而依照道理,时间上武松也还没有开始打虎,他为毛又犯事跑孟州去坐牢,从而被自己干掉呢? 水浒的许多细节想不起来了。目下这个局面,也不知道算不算是穿虫洞时候带来的后遗症?这笔账该找谁算也不得而知……管他了,以后再说吧。 “我在家中排行第三,自小在江湖混迹,学得几手硬功夫,还真有个上不了台面的绰号叫做拼命三郎。”石秀应答着。 果然是这个玩命徒。 对于亡命徒,高方平自来没多少兴趣。从书上来说这家伙智慧是有的,算个智勇双全的人物,但有了智慧又敢玩命的人驾驭不好会非常可怕。他和李逵截然不同,李逵敢玩命全是因为智商欠费。 高方平有个理论是,有智慧又敢玩命的人那就叫草菅人命。宁愿和蔡京瓜葛,也别和这些人纠缠,因为蔡京不会轻易玩命。 书中的石秀孤身大名府劫法场,看似是有智慧的好汉举动,实则是无法无天,带给民间的影响非常恶劣非常之坏!如果在后世,除了本拉登之外,很少人会干这种事。 又有另外一个事侧面证明了石秀有多狠,报复心有多强。 病关索杨雄的那个红杏出墙的婆娘,就栽在石秀的手里。看似是石秀替大哥杨雄不值,实际上高方平理解不了,杨雄的老婆怎么就该挖心剖腹? 如果说男人遇到这种事把老婆吊起来打,气头上不知轻重把人打死倒也正常。但这两家伙是做好准备,把潘巧云和其丫鬟绑起来,活生生的剖腹挖心,这样的举动就算是事出有因,却也可以说石秀杨雄丧心病狂,心里变-态所致。 杨雄这人没什么主见,杀妻的整个过程全是石秀怂恿的。最大的由来在于石秀本身心狠手辣,其次,曾经潘巧云说过石秀的坏话,导致石秀被赶出门,丢掉了饭碗,于是怀恨在心。 换个人的话因为还年轻还小,可以调教过来,比如小梁就可以。但石秀这种从小混迹市井的玩命徒,经历过的太多,也就是说他的心性早就定型了,这种人已经很难调教了。 场面寂静了下来,石秀发些气氛不对,于是非常担心,暗暗绷紧了腿部肌肉。 而高方平始终注视着石秀,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太师椅的扶手。 “为什么当街把人的手臂撕扯下来,我见富安撕下羊腿是因为喜欢他吃羊肉。”梁红玉含着手指忽然打破了沉默。 石秀不禁大怒,不知这个弱智丫头是谁,却也暂时不发作,说道:“那些人整日里不务正业,欺行霸市,衙内爷说打,就必须狠狠的给予教训。” “这么说来,往日混迹市井的你,和那家伙有所不同?”梁红玉道。 石秀微微色变,真要说,往日里自己可比那些人可恨多了,无非手段做的更高明一些而已。这么想着,聪明的石秀越发的认为形势不对,连腰部的肌肉也绷紧了。 高方平把小萝莉抱来怀里,越看越爱,这只萝莉真是个神童啊。 拿出手绢给小家伙擦了一下鼻涕,把她的手指拖了出来,然后交给林冲抱着。 林冲对此很无语,却因为很喜欢孩子,好好的抱在了怀里。 让林冲带孩子或许是高方平神经过敏,怀有偏见,但是下意识的,在小萝莉逼问石秀的那个瞬间,高方平真的感觉到了石秀身上的一些恶意,杀气还谈不上,但对着一点就燃的炸药桶亡命徒,还是小心一些为妙。 “英雄出少年,小小年纪却已经具备了好汉形态,加油,本官看好你哦。”高方平笑着道。 石秀却始终高兴不起来。他混迹市井见过太多人了,总觉得高方平和想的有些不一样,此番像是话中有话,也不知道这个白痴狗官是不是要害人? 想着,石秀不动声色的抱拳道:“大人似乎对石秀今日表现不满?” 高方平道:“那些人不是东西,所以我不会为此责备你,但你这样会吓到人,对梁相公的口碑有影响,对梁衙内的口碑有影响。” 石秀果然是有勇有谋的人物,马上做出了心高气傲的样子道:“既是石秀如此不被看中,不敢连累衙内和大人,自当离开留守府,他处谋取前程去。” 小梁总体是个没心没肺的人,虽然觉得有点可惜,却也不在意的点头道:“本衙内不留你,去账房结清工钱便可离开。” 高方平抬手打住道:“石壮士乃想的太多啦,本官也就是说你两句,你多留些时日,梁衙内求贤若渴,定会厚待你的。” 石秀感觉更加不好,觉得这地方赶紧离开为妙,抱拳道:“所谓士为知己者死,石秀去意已定,只有辜负大人了。” “士为知己者死?”高方平微微一笑,“不管别人信不信,本官信了。我言辞不当得罪了你,有本事的人心高气傲想离开,可以理解。但是呢,我坚持要留你在留守府,至少今晚吃一顿送行酒,给你盘缠再走也不迟。” 石秀额头出现冷汗,不松口的道:“谢大人抬爱,石秀乃一介草莽,不习惯这种热情款待。” 高方平眯起眼睛道:“一介草莽又有骨气?那你混迹在留守府干嘛?” “这不关大人的事,小人不是贼配军,是自由人。”石秀的话语已经显得很不冷静。 旁边的关胜眉毛一扬道:“张狂,不识抬举,我家大人好言相劝,哪里得罪你?摆造型给谁看?街市斗殴本为正常,乃我被习武之人的娱乐,但你出手就撕人手臂,本就有残忍之嫌,说你两句你还不服气?老子倒是认为,就是拿你法办也不为过!”

上一篇   第63章 梁太岁上街

下一篇   第65章 你跳什么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