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1章 股神传说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41章 股神传说

“卖卖卖!” 蔡倏给他的红马甲脑壳上一掌,让马甲同志把刚刚收到的七千股,高价卖给棒槌王学斌,就可以立即赚钱啊。 然后跑的飞快,蔡倏的红马甲跑上去用石灰笔一画,接了王学斌的单子。 目下,王学斌的买单就还剩下六千。 停了一下,又有一个机制份子害怕有猫腻,也把自己刚刚买到的一些股权派红马甲放上去。可惜这次的有点多,于是划走了王学斌的份额后,多出来的一部分,就反变为了卖盘留在了黑板上。 基准价,已经变化为了十二贯每股。 账房先生们快捷的计算,然后登记,完成这部分的股权变更。 “咦,怎么没人买了?” 见现在十二贯一股,却是上面的一点点都没有卖完,于是大鲨鱼们怀疑有诈,跑的比兔子还快,场内再次热闹起来,各种红马甲乱跑,一瞬间内,黑板上全是挂牌等着卖的。 鉴于卖的人有些多,人人都在不明觉厉的跟风,于是原本许多想乘机买的,也不出气了,打算等着看看会不会有便宜的价格。 “糟糕,哥这次怕是买错了。”王学斌觉得上当了,又自作聪明的把他才买的股权,标十一贯挂了上去等着卖。 依照规则价格优先,价格同等就数量优先。 于是在全是十二贯卖单的时候,红马甲把王学斌的十一贯单子挂在了头列。 曹将军看了一下道:“妈的拼了,赶紧的,去买走那些王学斌的单子,别被人抢了。” 于是有人去画走,基准价就又变为了十一贯。 其余人着急了,见十一贯卖得掉,纷纷改价十一贯排着队的卖。 红马甲们就笑翻,因为每笔委托单,都是要给佣金的,希望他们多改一下啊。 于是一时间,全部变为了十一贯的卖单,乌云盖顶。 曹忠就算人傻钱多,却见他们气势如虹,挡不住,也不敢再以十一贯买了。于是只能等着了。 紧跟着踩踏开始,十一贯卖不掉,那就十贯,十贯卖不掉,那就九贯。 这些个带路党还真是金兵南下时候的退让形态呢,根本不去管具体原因,不管他们手里的股权值多少,就开始踩踏了。 最终形成了铺天盖地效应、整个墙壁上,排满了这些人刚刚买的股权的卖单,最低报价是七贯,却仍旧没人敢接,最多的单子是八贯,九贯的也有些。 到此高方平起身,找来红马甲道:“所有卖单通杀,全部给我扫光!” 我#¥ 包括曹将军在内的大鲨鱼们这下哭瞎了,妈的今日高方平放出来的股权,再次回到了高方平的手里,当初以十贯每股卖出来的东西,现在东西被高方平以七点九贯的均价,全部又撸回去了? 也就是说,猪肉平的股票一张没少,但是大家的钱被他坑走了。红马甲们也作为薪水拿走了部分钱,然后根据成交金额,又被朝廷收走了一些税费。 这才发现上当,蔡倏破口大骂道:“高方平你要不要这么狠!强盗啊,这就抢回去了。” “我用钱买回来的,怎么你们想搞我江州那套把我和谐了啊,来啊,到底谁和谐谁,还指不定呢。”高方平照样和他对喷。 王学斌和稀泥道:“额,咱们想歪了,弄错了,大人还是重新放出来卖给咱们吧?“ “可以的,是东西就可以卖,就有价格。” 于是高方平叫红马甲,又把原封不动的十万股,以十一贯的价格挂了上去。 “……” 都已经没人说他丧心病狂了,被坑了显然是规则还没完全吃透,并且激动了,那么损失先不管了,争取在下面的交易中,斗智斗勇的把钱赚回来吧。 于是管他娘的,这些家伙又疯了,尽管这次挂的十一贯,仍旧是挥舞着支票买买买,他们情绪激动,声嘶力竭! 最终大家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弄懂了高方平的钱庄是很有潜力的资产,于是在这个自由市场上,就表现出了大家对钱庄未来的估值。 最后经过许多的换手,这些等待投资的家伙,给出的价格暂时是十七贯每股。 并且在这个价格上,买盘非常大,暂时是没指望跌下去了。 于是,高方平又派红马甲,再次扔出新的十万股,一股脑把他们的买单给满足:你们要,我给你们! 于是相当于今天,高方平共计放出二十万股来。每股的成交均价在十四贯还多些。 是的大鲨鱼高方平不是圣人,卖给户部的股权在一定程度上算贱卖,这笔损失,要在这些家伙身上找回来。 但其实严格来说也不算坑害他们。对于整个世界来说,钱庄现在仍旧是小孩子学步阶段,以将后来的增长和量级来判断,现在就算是一百贯一股卖给他们,也等于在后世把上海的房子一千块一平米卖给他们。 说穿了还是高方平在贱卖资产。且强势压制着梁希明、蒋雯,以及汴京的几个核心股东们一起贱卖。 但是必须走这一步,既然引入了强势的朝廷作为股东,那么这种情况下,股东当然越多越好。 道理就是这样的,要不就没有股东,高方平自己说了算,要不股东越多,越利益董事长的强势统治。 当时的股东结构非常简单,也就那么七八人,在没有控股权的情况下,高方平若是过分,这些家伙三三两两的串联下,难说就轻松容易的把董事长给开除了。这是真会发生的,并且到处都在发生。三个和尚没水吃的道理。 当时投资江州时候虽然没发生,那是因为高方平以前没有败过,弄了他们个措手不及。然后高方平尤其强势一些。 不过如果股东不是八个,而是八百个呢?八万个呢? 那么这些群体内部虽然会有幺蛾子,但说穿了就很难统一思想,是他们自己越撕逼,就越没高方平什么事。 大宋的政治制度奇葩的在于,老赵很聪明的引入了后世的“上世公司模式”,士大夫共天下的意思是:大宋江山的股东有接近十万个。所以不是局势烂到根的话,皇帝这个董事长真不容易被开除。 如果像是往前朝代,仅仅只是少数几个外戚、王爷、皇子作为股东。那么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开除董事长、谋杀其他继承人的几率真的不小,一不小心就是窝里斗。 与此同时,高方平这个时候贱卖股权、拖更多的人进来,也是为了往后阻力更小。这仍旧走的老赵的政治模式。同时,还能更快聚集更多的资金在手里,投资更多的工农业和商业。 是的这些家伙成为股东后,不可避免的,他们的钱,存入钱庄的比例也会加大。那同样是把水流动起来的模式,减轻目下大宋丧心病狂的通货紧缩。 如此一来,高方平虽然贱卖了自己的金融利益,却可以依托目下“钱庄掌舵人”的身份,用这群鲨鱼的钱投资出更多属于国朝、属于高方平个人的工业利益来。 只要完成了这个步骤,钱庄的使命就完成了。换人经营都可以。 金融是邪道,工农业才是王道,投资出来的战略资产是不会随便消失的,那些产业工人不消失,工业不消失,田没有变少。那么就不会轻易变天…… 厉害了。 那些家伙在交易所撕逼的这些天,价格被他们炒到了二十九贯每股。 这个期间高方平始终在幕后关注,在不停的放货套现。 现在,高方平已经从钱庄最大股东,变为了排名第一百三十一位,甚至低于蒋雯。和梁希明差不多。 目下第一大股东当然是朝廷。 但是在高方平的有意作为下,股权现在很分散,包括户部在内,已经没了那种明显制霸的超级股东了。户部这个占据一层股权的股东,就已经是第一大股东。 高方平的套现计划也圆满完成了。 董事长位置更稳固了,因为股价已经稳定了下来,处于很高的位置,非常多的人的资产投了进去。他们只会诋毁高方平的人品,却不会诋毁高方平的赚钱能力,很明显现在谁想换人经营,朝廷以及蔡倏王学斌这些大鲨鱼首先就不同意。他们都指望着分红,也真不想股价下跌。 昨天有个家伙赶时髦似的问了一句:是不是股东联合起来可以罢免猪肉平,消息传开直接反应在价格上,股价暴跌三层,然后那个家伙险些被王学斌们吊死在东华门。 还有,荣德小萝莉赚钱了,原来是她委托人,帮她把私房钱全部拿去买股票了,目下她持有很强大的一百股。她来问高方平可以卖了不。 高方平回答:别卖,留着给你孙子吧,别管价格波动,别管眼前的短期利益。现在钱庄只有四家分店,将来在全球有五万家分店的时候再卖不迟。一般人我都不给这种投资建议的。 :“好啊。” 至于赵桓的一百股,涨到十九贯的时候已经被他卖了。他还自诩为大宋股神。 话说后世有股神之称的巴菲特,他在沃尔玛十几个分店时候大幅吃进股票,但在沃尔玛于全美有两百多间连锁店的时候就卖了跑路。然而几年后,沃尔玛一晃眼在全球三万分店,且投资的土地资产丧心病狂增值的时候,股神也照样哭瞎了。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