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万人空港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43章 万人空港

主要是心态上不爽而已。 实际上和江州不同的在于,童贯这个京畿路经略使来了并没有多少用。主要就是负责用兵时候的签字盖章。管理一下散乱的厢军编制。真正的北方精锐徐宁所部他管不了。 徐宁他们全称是天武军北1京驻泊司。和当时的江州毕世静所部一样,归大名府知府节制而不是经略使童贯。 见高方平一直锁着眉头,梁姐给他带正帽子道:“此间大事,我一个女人不懂,只能由相公去操心。但是如果您愿意,红英终身不嫁人,就留在身边给您把帽子戴正,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么大的人了,你却老把帽子带歪了。” 高方平嘿嘿笑道:“兴许我脑壳长的歪。” 苍井菊京不服气的道:“您的脑颅比谁都正。” 甩了甩头,除了童贯弄出来的大新闻外,好消息也有。 西北钱庄正式被朝廷批准,此番不用求爹爹告奶奶了。 既然目下高方平在钱庄份额已经非常少,朝廷才是钱庄第一大股东,加上朝廷正式为钱庄背书。于是信誉等级当然上升了,那么这样一来,金融团队进驻西北后,就会正式展开西北和京城的汇兑业务。不用在如同以往一样劳民伤财的从户部押运铁钱和铜钱去西北。 在以往,西北之用兵,依靠他们自身和朝廷供应那是不可能的。基本上还是要大部分依靠民间各种巨商、军工复合体,把大批军需物资包括粮草,运到西北各大军需采办局。 用物资把朝廷拨付过去的钱换走,然后再把钱运回京城来。这个过程的损耗和劳民伤财程度是不可估量的。现在,依托高方平已经运行成熟的钱庄汇兑业务,大宗交易的汇兑费很便宜,不到一层。直接几张纸质凭证,就会完成各种钱财划拨。 加上已经成熟的新材料轴承车,以前处于阻塞状态的西北血管已经打通了部分。而这个过程小高是无名英雄。 在以前,鉴于钱庄几乎全是高方平的,高方平又太拉仇恨,政治根基还不足,所以除了孟州江州少数几个地方,这个模式无法展开。现在,朝廷成为了这一口的最大既得利益者(股东),加上一大群投资者持有钱庄股权,成为了钱庄主人。 所以此番西北业务的通过几乎没有阻力,还多了一群助力。 这就是模式的转变,不吃独食的好处。 非但如此。以前老张始终没同意的业务,而现在,户部已经把朝廷花名册送来钱庄登记,但凡在京官员都在钱庄开户,往后的俸禄、各种职级奖金各种补贴,户部不在负责发放,只提供名册从钱庄发放。 这些东西说了出来,梁姐和菊京也不懂。只有高方平自己在风雪中感叹,这个走着走着,一不小心,已经被哥完成了这么多的壮举和改革。不容易。 高俅老爹的来信就说了这么多。关于目下已经初步试运行成功的纸币,是否在大名府推行,朝廷仍旧没有给出答案来。 然而对此阻止的人并不是蔡京,而是另外一群保守派。 实在是在蔡京的执政下,许多东西已经烂了不能再烂,以往老蔡搞的各种交子钱引,明知道掌控不住也不能停。只有放任烂下去,原因在于四次宋夏之战,已经把赵佶爸爸和哥哥积累下来的财政盈余给用光,实在没有办法了,发行那些坑爹的东西摆明了目的就是吸食天下的财富,以便让朝廷度过难关的。 度不过难关,这在任何时候当然都是宰相的锅。 又因为蔡京的权利是依靠放纵下属获得,于是各种交子钱引、大五钱大十钱的发行,实际就是一群地方官僚在乱来,他们没本事抢士绅权贵,所以只有联合士绅权贵去抢百姓,然后蔡京控制不住。这便是蔡京治下,北宋末期一步一步衰弱的吸1毒模式。 现如今,东京,财政收入非同小可,京兆府、北1京、孟州、特别江州都出现了转机。不说日子好过,却已经在财政上让朝廷不那么如履薄冰。于是保守派们害怕纸币再次危害泛滥,所以事实上反高方平的,恰好是当初反对蔡京那群正直的保守派。 这群人有风骨却没啥子能耐,当时蔡京一手遮天的时候他们声音大不起来,然而现在,他们却可以把高方平烦到扑街。这就是张叔夜仍旧不批准纸币在京畿路运行的原因。 总归改革尚未成功,仍旧需要努力。 至于这里是不是深水区,高方平知道个蛋。兴许只有渡过了河,将来回望一生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地方是深水区,什么地方最危险。 那些不论扯什么都说“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的家伙,论瞎掰高方平只服他们。妈的河都没有过去,他们怎么知道是深水区的?万一恰好只是最潜的地方呢?还是他们已经反复来往几趟的老司机了,既然老司机,那还谈什么难度? 好在就算不大举推行纸币运行,大宋的通货紧缩也正在逐步缓解。倒是没听说什么地方发现额外的大铜矿,估计就算发现了,也被郑居中那样的鲨鱼在隐瞒着私自开采捞钱。 但不论如何,那些以往藏在权贵地窖里的钱,正在依托钱庄这个怪物,越来越多的流通在市面上。 尤其此番在东京开设“股权交易所”,虽然寒碜,只有这么一只股票供给这些人捣腾,但交易额还是很客观的,不但让朝廷有了新的税源。还更多的把这些鲨鱼手里的钱给忽悠了出来。 因为创始人高方平规定了:交易所只收支票,不接白条和铜钱金银。 于是乎,他们要先把更多的钱存在钱庄,就等于把这些丧心病狂的资金忽悠了出来,虽然不能把他们的钱和谐了,但高方平就可以用这些钱去投资,既然投资,必然发生就业,既然就业,必然要把一部分钱发在工人的手里。于是:血液开始流通,交易开始繁荣,全局性的通货紧缩在缓解。 而高方平把权贵的钱骗出来,再放贷出去的这个过程,其实在后世叫“m2,真那样就是蔡京似的完国。 就只有一种情况下可以印钱:就是物资多出来。譬如江州现在可以印钱,而不会通货膨胀,为啥呢,因为江州现在的物资是以前几十倍的量级,需要钞票对应,只要钞票印出来后,大头百姓能买到对应的东西,就不叫印钱只叫经济匹配。 收入金银后可以印钱,其本质原因是,朝廷能用金银能去国外换来物资。所以钞票最终对应的是商品。这和后世的人行收入美元、印发相应的人民币一个道理,这真不是他们乱搞,而是美刀真可以去外面买来大量物资,若不印为人民币,则国内物资多钞票少,那就是通货紧缩:权贵对朝廷和民众的大洗劫! 后世的日本有过失落的三十年,上气不接下气。这不是他们通货膨胀玩崩了,恰好是他们没有通胀,长大三十年的通货紧缩。通货紧缩大家不敢用钱,实业纷纷破产倒闭,工人开始失业,那么物资就越来越少,所对应的钱就更少,钱就更值钱,然而满地的廉价资产就是没人敢买,于是就被少数效忠于美爹的日本带路党财团、把更多的资产控制在手里。 这才是本质。 日本最牛逼的时候,恰好是持续通胀时候,他们国内的“药丸党”天天骂政府丧心病狂的贬值货币印钱。为啥那时如此多的药丸党?因为美爹的许多工业都快被日本儿子打垮了,美爹的许多标志性建筑都被日本人给买了。 当有一天小日本不在扩张,进入收缩似的紧缩时期,社会就和谐了,愤青和药丸党一起消失,转变为宅男天天研究动漫了,嘿嘿。 扯远了。 说起来,下一步高方平正在谋求,要把皇帝老儿的江南造船厂上市。当然这些要将来回京的时候慢慢捣腾,否则换别人去解读,很容易被说成教皇帝卖户口册,那还混个屁啊…… 大雪已经初步停止,北1京城终于在望了。 最早来这里的时候高方平是“衙内”,一个口碑极其恶劣的纨绔子弟,没啥子存在感。 但是此番手持圣旨进北1京,场面壮观了,恰逢上元灯节期间的各种张灯结彩还留着,实在太热闹了。 高方平虽有魔王名头,但是老实说,时至今日的高方平在草根群体中是真有人气的。 权贵巨商、各种辽人西夏人估计都躲着去画圈圈了,但是北1京城之外,无数灰头土脸穿着破棉袍的草根群体,都等着在这里迎接高方平。 下船后,和上任江州时候的冷清不同,简直万人空港,到处是人。 大名府各位曹官、推官、判官,带着差人队伍在现场迎接,顺便维持次序。 另一边还有禁军方阵,以仪仗队的方式存在。驻泊司都统制徐宁也等候找这个两年不见的高方平述职。 大1名县,莘1县,内1黄1县,成1安1县,魏1县、馆1陶1县、临1清1县、夏1津1县、冠1县、宗1城1县、永1济1县、洹1水1县、经1城1县。 这些都是高方平的麾下,十三个在大宋属于旺县的知县、县丞什么的官员,也等着迎接高方平。 除了官员老爷们,还有不少北1京贵妇什么的在外围交头接耳,似乎在议论高方平长成了还是什么。想当初,风流小才子高方平也是在北1京有些名头的。这个一晃眼,此不良少年再次来到的时候已经不是吴下阿蒙,今非昔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