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5章 吓走一批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45章 吓走一批

高方平抬起最后一杯酒喝了后,环视了众人一圈道:“我不知道北1京这些风气是怎么来的,不知道是谁带的节奏。 但我知道王德旺只是蠢,而你们有些人则是坏。王德旺当然是被人误导了。我也不知道童贯那个死太监、是不是想去西北打战想疯了,而提前和你们有些什么沟通。难听的话干脆今天在这里就说了吧。” 顿了顿高方平又道:“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我猪肉平进驻大名府不要以为在开玩笑,江州那套我不想轻易的施展,但是逼急了的时候我也会咬人的。当务之急,我不管你们是哪一系哪一派的官僚,也不管你们和大名府治下的各行各业有什么样瓜葛。总之,现在街面上的闲汉地痞无赖虽然比以前大幅减少,但是大名府的建设气氛仍旧不足。它仍旧有很多深层次问题、在阻碍着建设的气氛形成,是什么呢?” 高方平环视一圈道:“就是依附在你们各自门下的各级打手团体,车、船、市。这些堂口都是重灾区。我要的是商业和生产次序,而不是当初那些地痞流氓投在你们的门下转职、洗白为商人这样的假繁荣。往前的一些问题呢,我可以不追究,但是往后大家的眼睛要放亮些,若没有商业次序,若辽商、宋商、官僚间的黑幕仍旧严重。北1京治下若仍旧存在严重不正当竞争,那就是我高方平失职。我不想拉仇恨,但是我出道起没有败过,为维护国朝利益以及我的政治利益、以及不败的名声,我是会咬人。“ “各位不要怀疑。我从来没手软过,杀起来的时候会杀到你们心惊肉跳。我大宋的文治体系并没有错,只是有时候,执行人会把事情给办歪,所以不要把我惹毛,到一定时候我发现你们没能力帮助我管理好北1京重镇,那我就会施行军管。今天就先这样吧,剩下的威胁词语等我想想,择日宣布。但凡觉得北1京日子不好过,这里的官不好做的,三日内是最后机会,把辞呈和申请转掉的呈交知府衙门,我会给你们写上好评,送回吏部去,往后爱咋地咋地。过了三日期限,代表你们认可我的风格,那往后若出幺蛾子,就不要哭。” 高方平喷着酒气说完了后,率先转身离开了酒宴。 官僚群体几乎纷纷跌倒,妈的精心筹备的酒宴,都没正式进入最后的美女助兴、送礼环节,却是这个酷吏已经把全部人威胁了一遍,就撂挑子走了? 一向被视为傻子、不受人待见的王德旺,却只被大魔王不痛不痒的后脑勺一掌? 老实说,在高方平一举威胁全体北1京官僚的话出来之后,王德旺都愣了,他这才明白,他刚刚已经是被大魔王厚待了。 也倒不是说这群逗比有南方那些鲨鱼坏,只是说他们在梁中书治下和稀泥习惯了,如今老梁高升走了,忽然换这么一狠人来,实在是角色转换的太突然。 就在大家尴尬又发愣的现在,裴炎成笑着起身,离开之前抱拳道:“各位相信我老裴,他真的没开玩笑。北1京官场往后的日子会非常难过,我是你们的话,真会考虑递交转掉申请,回吏部去待着,好过在这里被他整的身败名裂,三日期限,各位且行且珍惜。” 说完,老裴也携带着阴笑走了。 这下王德旺牛了,捡起刚刚被大魔王打掉的官帽,待上后背着手道:“以往你们都忽悠我,不拿我当回事,让我这个司法曹官形同虚设,哼哼,这下气候变了,很快本官就会在大魔王的保驾护航下整你们。不要跳,保护你们的梁爹已走了,哪管你们洪水滔天,现在乃是老子们法制党的天下。” 说完,王德旺也小人得势的模样走了。 这样一来,送礼大会变为辞官大会,还真有一群聚集在一起,研究怎么写转掉申请。很显然,现在不走的话迟早被大魔王还祸害死。这不是开玩笑的,曾经的江州,当朝宰相蔡京的儿子都被高方平整的不要不要的。亲戚许洪刚所部就更夸张,一个军都被干掉了。 现在跑路的人,虽然名声不太好听,明眼人都知道一定是屁股里有屎的一群才会跑。然而回吏部去待业一段时间,好歹还可以东山再起,这是大宋政治的厚道之处。总好过在这里被大魔王整的身败名裂。妈的老子们又没有一个爹是宰相,真被高方平如同整蔡倏那样撸一下,基本也就起不来了。 说起来,这些家伙能大张旗鼓的在这里设宴并等着送礼,起初是有把握的,他们基本算是“梁中书党”的人,尽管这个党没啥子节操和戾气,然而贪官污吏也很多。但凡贪官都需要庇护,所以起初,他们以为梁中书是高方平的老丈人,就可以算“亲戚”。 结果却是被集体臭骂一顿,就当做这顿酒席喂狗了…… 次日一大早裴炎成来找,但高方平没见他。从后门带着梁姐和菊京两人便衣出行,走访民情去了。 北1京来过多次,但是以往没心没肺的,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所以这里到底什么样,官、吏、商、民这些群体到底是以什么模样互动,高方平还真的两眼抹黑。 走在街市上,高方平买了许多东西,当然也就顺便和商贩们聊聊天。 大名府的形势是古怪的,就算是民间的地痞也分为两大派系。在最早以前,富安帮助梁希明组建起了保护费团队。他们保护的群体相对有限,主要是小商贩群体。 其实这个时代的小商贩不该叫商人,他们只是在街上摆个摊子谋生,随时随地都面临官差盘剥,或者被地痞收保护费。好在这一情况在梁希明依照小高的策略介入后,大幅缓解了。至少官差是肯定不敢和梁衙内对着干的。然后地痞们也不会来轻易抢食,因为那会火拼,被打伤了还要面临官府拉偏架。 不过真正的大商贩,在以往都算是卢俊义旗下。据富安说,满城的商户,每年需要买一块“麒麟牌”,麒麟牌当然代表玉麒麟卢俊义。买了之后要年审,年审当然是要交钱的。不过自此后,基本就无需再付什么费用了,甚至官府的税费都处于半免除状态,只要意思意思缴纳一些就行。 太阳底下没新鲜事,卢俊义的底气当然来自蔡京这个幕后,以至于梁中书也都一直在容忍。 这就是卢俊义被抓前的北1京大抵形势。 针对裴炎成的骂声也是很大。因为他抓了卢俊义后,有一段时期黑道就凌乱了,小的山头寨子林立,许多走货的商队都面临着土匪骚扰。在以前,麒麟旗挂在商队上,一般是不会被抢的。 好在只混乱了一段时期,梁中书虽然不敢大规模剿匪,但是闹的严重,商人骂声大的时候,好歹派都监索超象征性的剿灭一两个山寨,给予一定威慑。鉴于北方最恨的流寇田虎部已经栽在高方平手里,宋江和卢俊义的大旗又竖立在梁山,于是,那些骚扰北1京地界的大多山头和寨子,就搬迁去了梁山投靠。 于是过度到现在的局面:商业相比卢俊义时期受到了一定影响,小股的土匪山寨也还有些,但已经减少太多,基本已经平稳下来。 不过在卢俊义倒台后,高方平觉得北1京面临着另外的一种严峻形势是,虽然已经没有了土匪流寇的骚扰,但商队商业仍旧受到严重盘剥。 车队过关,船运码头,甚至城内的一些关卡,高方平观察到的现象是:官吏队伍已经丧心病狂,几乎商队每到一处都面临打点费用。 这就是裴炎成被大骂的原因。以往卢俊义的“麒麟牌”在官府方面都有用,因为梁中书也要靠卢俊义上贡。而现在,裴炎成利用政治形势,忽然打击卢党后,梁中书也离开了,于是北1京的官僚队伍也处于混乱之治状态,大家都在针对商队下手,一步一盘剥。 这个局面,非常影响高方平的利益。因为同是被官差盘剥,但是进入财政和进入他们的自家口袋,那当然是有天壤之别的。 “功德无量啊,敢从我高方平口里抢食。”微服私访于各处的高方平冷笑着…… 连日以来高方平暂时引而不发,一边阅读各种卷宗,了解情况,一边等着那些官僚的“辞职信”。 还真有不少被高方平吓到的官员,已经提交了“转掉申请”,这个群体真不小,占比竟然达到了四分之一。 出现这个形势,高方平真不知道这是他们类似罢工的群体性将军,还是他们真想离开这个大坑保平安?兴许两种情况都有吧。 高方平的规矩历来制霸任何场合,不妥协。于是好爽的大笔一挥,批准了他们的转掉申请,并连同他们的申请一起,行文吏部,于是这些混蛋们带着各自的“组织关系”,群体性回吏部去报到了。 妈的找你们的梁爹去,别留在这里祸害。 紧跟着,知府衙门也正式升堂了,这是新任老爷第一次在正式场合跟大家的见面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