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你认真的吗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47章 你认真的吗

现在到处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策划和衔接。 少年军规模、特别是其中的工农业、医护以及各行各业的占比在急速扩大。裴炎成理解错了,这真不是他猪肉党的党卫军,就算是也只是很少一部分,主要仍旧是让接受能力最强的孩子,最快学习新的专业知识和基础知识,为推送各行业做准备。 和江州的草根模式不同的在于,北1京少年军的运作不是全免费的。只是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但适龄的半大孩们送来后,也需要交纳学费、住宿费、伙食费等三大项目。 当然费用的多少,裴炎成掌握的还算好,能让大家都接受。 不但接受,让裴炎成更意外的在于,高方平的学费政策颁布后,各处的苦人争先恐后的把孩子送来学堂,为了争夺名额相互之间又把狗脑子打出来了。 蛋疼的在于虽然费用也不算便宜,但大家都已经明白,在学堂里能学到技能本领,最重要的是高方平颁发了新政策:毕业后保送国企,包分配…… 持续到了二月末,一切准备就绪,就连最远的来自江州的工建骨干团队都已经到达,准备大肆开干。 这个时候裴炎成又带着账本来了,后劈面就道:“明府你若对我老裴有意见,要整我可以,明着来就行,我是可以接受的,不要和下官玩阴阳面?” 高方平愕然道:“你吃了枪药了?找我扯犊子你好歹先把理由说一下吧?” 裴炎成把所有的文册放在桌子上道:“少年军的首期扩招策划,在细节上都基本完成了,一切就等着钱。但您的条子报给财政口后,这么久了,我县仍旧没得到回复,就是于九日前,拨付了一万五千贯意思意思后,尽管我催促的再紧,财政口一句都不回复。甚至我连他衙门都进不去,这是什么道理?” 顿了顿老裴道:“我理解,找人要钱是肯定会拉仇恨的,不止这些小官僚如此,在京城时候为了要钱,我也碰壁太多,都开始怀疑人生了。叔夜相公都只给了八百贯就让我滚蛋。可是这是明府你当面答应了的。” 高方平不禁楞了楞,随即皱眉道:“真有这事?” 裴炎成也楞了楞,看他的样子不是在玩虚的。于是点头道:“真有,我裴炎成当然不敢用这些问题瞎掰。我只是脾气急躁会动手打人、让他们都不喜欢我而已。” 这下,高方平敲着桌子开始思考了起来。 理论上一个项目策划到执行,开始用钱,当然没谁会一次性给完的,通常是分批次拨付这倒是无问题。高方平说给他两百万,也不是说要让他今年全部用光,这是策划的一个长期过程。 不过不论如何,两百万预算的项目,但一月过去,只拨付到位百分之一都不到,这中间高方平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肯定有问题。这真不是老裴在矫情。 “行,这事我听进去了,回头我帮你问问。”高方平摆手后,又开始低头审阅“北1京钢铁总厂”的项目规划。 “什么回头问问,明府休要忽悠,出了问题,就要立即落实。”裴炎成不大声叫道。 “你……” 高方平不禁也被这混蛋弄的有些毛躁,却也拒绝不了。 这边的事没完,高方平的名誉小妾张淑清也进来了。 她之前在江州,建厂监督生产方面她是老司机了,此番支援北1京的团队她是领队,一起过来了。 “相公,似乎北1京的事总是有些玄乎。”张淑清道。 “怎么个玄乎,和我说说。”高方平笑道。 张淑清道:“团队已经就位,首期工建人员的扩招和基本培训,也差不离了,选址等等一切就绪,但您的批示并未得到有效执行。目下就连土地划拨的手续都完成不了,始终在等。此外,您要求财政口给的首期资金拨付,也迟迟不见到位,除了拿到三千贯外,说是咱们这些远方来客的首期安置费,就再也没拿到钱了。” 裴炎成得意了起来,好好的瞧着大魔王,意思是:看吧,不止老子遇到了这情况。 “他们什么意思!” 这下美女来吹枕边风,大魔王就真恼火了,掀了桌子后喝道:“升堂。” 大鼓敲响之际,听声音是全体会议规格,于是但凡身在北1京的官员不论品级,都需要到堂。包括大名府都监索超,以及驻泊司都统制徐宁、副都统制刘法,也都一起来了。 更有无数编入了驻泊司军系的嫡系军官:韩世忠,林冲,杨志,鲁达,牛皋,关胜等等一些老班底。 杀威棒敲击声升起来的时候,全然一个小朝廷,文左武右,百多个官员进入列堂。 目下高方平是权知大名府,并不是北1京留守相公。所以但凡到级别的文官都列有座位和茶几,还有“会场提供的好茶”。 若是当时的梁中书那当然就牛逼了,北1京也是京城之一,留守的意思就是代替皇帝在这里主持小朝议,那时就真算小朝廷了,也就没人有坐席了。 “参见知府相公!” 全体官员入位之后,文武一起整齐的喊口号。 “昏,这下你们倒是非常的整齐,这要本府感谢你们老梁爹调教有方吗?”高方平愕然道。 然后群体性的尴尬了,果然啊,这个过河拆桥的不良少年六亲不认了,话里话外的,不论什么场合,都在连他家老丈人一起讽刺着,还把大家一起挤兑个够呛。 “明府此言不当,梁中书乃当朝相公之一,在北1京时候更是爱民如子,官声颇不差……” 王德旺说不完之际,高方平摆手道:“行行行,不用你来科普,你王德旺给我安分些,我不点名不许你发言,否则你就是最先被我吊起来的官员。” 我招谁惹谁了,连你也不待见我。王德旺这么想着一阵郁闷,却也只得低调的坐了回去。 不论如何,王德旺感觉还是好的,司法曹官就该排位第一,然而以前老梁爹统治下,王德旺从来都不能在下方的首席。 “此番明府召见,到底是何事?”裴炎成配合着出列道。 高方平看向排位第二的财政司曹官道:“来任一月,本府仍旧没和大家正式认识,你叫什么?” 官员们脸色纷纷发绿,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不给面子?竟是连何执中相公的公子也不认识。 “下官何足道,掌大名府财事,见过明府。”小何倒是也显得年轻,年月三十许间,儒雅态还是有些的。 并且他的表情非常客气,实实在在就是梁氏的和稀泥风格。 高方平开始直接了,“本府问,你是不是眼睛瞎了?” 何足道脸颊抽搐了一下,似乎已经有心理准备他是这么个人,最终也不气,恭敬的低声道:“明府缘何有此一问?” “本府批的拨款文书,你看到了吗?”高方平道。 “回明府,看到了。”何足道说道:“但其中太多蹊跷,下官……认为有些地方测算不足,分配不合理。” 他敢这样说,又加上伸手不打笑脸人,总体客客气气,又有个牛逼的爹,所以高方平也都楞了楞,思考少顷放平声音道:“就算是这样,为何不来找本府理论不合理之处,却只是拖延着不放款?” “皆因……”何足道尴尬的迟疑着,“这里下官有错,主要是根据您的脾气,下官害怕被羞辱,于是不敢去质疑您。” “你……”高方平险些不来气,但是仔细一想,似乎还真有些这样的道理。恐怕裴炎成都存在这样的情况。 于是,高方平只得耐着性子道:“那你当众说说,什么地方不合理。” 何足道说道:“少年军是其一。关于这些并无朝廷解释,也无国法所规。虽然法理上它没太过违背大宋基调,可以根据主政官员的意志进行腾挪,但是下官认为也仅仅是腾挪,两百万贯的支出,就算对于我大名府也不是小事。此天大一笔费用,却用在无关痛痒的少年军处实在天方夜谭,此乃不合理之第一点。” 顿了顿,何足道说道:“其二。关于钢铁厂等等一系列投资建设,虽然事关物资产量以及就业的群体,但是涉及规模过大。下官觉得明府拨付的仅仅是首期费用。必然还要追加投资,而那时我大名府再也无钱可用。于是根据目下局势,根据明府在江州的表现,最终会让大名府欠下巨额度债务。” 高方平想了想道:“好在你也看出了一些问题。但是关于这些规划是我的责任。在我有了定论之后就不关你的事了,你配合执行就可以。” “明府谬论,事关财政,它就和下官有关了。”何足道淡淡的道:“在北1京作为全国表率、拥有财政盈余的大好形势下,理由不足的情况下,过快转变为财政亏欠,这绝对是我财政口失职。” “你是认真的吗?”高方平乐呵了,摸着下巴缓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