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你跳什么跳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5章 你跳什么跳

“告辞。”石秀果断转身快步而走。 高方平冷下脸来道,“关胜。” “末将在!”关胜出列抱拳道。 高方平摆手道:“如果让这个人走脱,你也不要回来了,回家务农去。” “得令!” 关胜够夸张的,直接跳上战马,提着青龙偃月刀就追击了出去。 速度很快的从侧面包抄过去,拦住石秀去路。 噌---- 光芒闪烁间,青龙偃月刀的刀锋刺入地面半尺。 石秀吃了一惊,见大胡子的防御姿态滴水不漏,明白自己一但有所动作,大胡子的手臂一扭,青龙刀将撬动十斤的沙石扰乱自己的视线。那时一个周旋不好,就是被一刀腰斩的结局。 “大人真要杀石秀吗?”石秀临危不乱的道。 “胡说八道!”关胜大声道,“你乃是自由人,我家大人只说不让你现在走,留你吃了送行酒,这哪里对不起你?你既是没做亏心事,为何要害怕?又不是断头酒,有啥不敢吃的!” 小梁见是高方平的意思,于是也找理由道:“石秀你便留下来吃了酒在走,我留守府也并非客栈,有规矩的,不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交接清楚,问过管家若无问题,手续两清这才走得。” 石秀一阵冷汗开始流下来,知道梁衙内这个理由压下来就走不了的。就是去酒楼做个小工,也要等掌柜审核了没有偷东西没有破坏公物,交接清楚才能走。那就别说极其重要的留守府了。 明知道留下来恐怕要被狗官坑害,但如今高手环绕,脱困不得。石秀有点想豁出去的拼杀了,却又觉得有些不值得,毕竟自己没什么罪名在身,一但在留守府玩命,那就真的变反贼了。 “且看那狗官耍何种把戏,说不得若毛了小爷,抓住机会来个玉石俱焚!” 想着,石秀只得走了回来院子里。 但进来之后石秀就发现自己错的离谱,早先在院子里的那些孩子不见了,去后堂去了。而那个精悍得如同豹子一般的林冲贴身跟着高方平,雄壮如同关云长的关胜则贴身跟着自己。 “今趟怕是要栽在此狗官手里了。”石秀这么觉得…… 高方平没有失言,仅仅只是留着石秀在这里吃火锅,同时派出三个地痞混混去街市上买肉。 梁红玉小萝莉老远呼叫小梁,小梁就笑嘻嘻的去内堂陪着梁红玉玩。没人不喜欢那只萝莉。 于是目下的院子里,大胡子关胜不怀好意的纠缠着石秀在喝酒。林冲在陪着高方平喝茶聊天。 天色茶黑的时候,派出去的三个混混回来了,其中一人拿着不知从哪弄来的上等牛肉打算煮火锅。而另外两人则是空着手。 显然高方平派他们出去不是买肉,而是另有目的。 关胜喝酒之后脸色越发通红,越发的有威慑力,如同当日关云长在周瑜帐内威慑,此时关胜也眯起眼睛,不怀好意的斜眼瞅着石秀。 那两个混混走过来凑近高方平,低声道:“小的两人兵分两路去打听,午间街市上被生生撤下手臂的那人,因失血过多死了,无人照顾,就这么的倒在垃圾里。” 另一个混混低声道:“小人也去打听了,大1名县爷裴炎成大为震怒,已经收押尸体,派人彻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查到留守府来。但想来是迟早的事,毕竟街市上如此多的人看着呢。” 高方平皱了一下眉头,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这就是留下石秀不许走的原因。 这个时代的医疗条件非常有限的,甚至可说打仗死去的兵,大多不是在战场死亡,而是死在伤兵营里。 在这个时代断手断脚,除非有御医伺候,否是几乎是死亡的代名词,就算能止住血,各种伤口感染,炎症的并发症也能要人命。 何况是如同石秀一般,生生把人手臂整条的给撕扯下来,就算想用布带捆扎止血,都找不到地方下手。 高方平抬起一杯酒,慢慢的喝着。 原则来说一个地痞流氓死去,高方平没那么多的同情心,不过此举影响很坏,对整个“大名府攻略”有严重伤害。 老梁虽不怕大1名县令来调查,却会有压力,会因此而疏远高方平。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高方平放下酒杯道:“关胜。” “末将在。”老关起身。 “拿下人犯石秀,绑了送给大1名县衙发落。”高方平一摆手。 早有准备的石秀飞身而起,想一脚把燃烧的火锅踢到高方平脸上去。 “有老子在你跳什么。” 却是才起就被关胜的大手捏住了脚,一使劲就把石秀砸在了地上。 目下的石秀还未长成,他就是长成之后也干不过大胡子,何况现在翅膀不硬。 “吸人血的狗官!残害好汉!你等着!” 石秀已经被拿下捆绑了起来,却咬牙切齿,一跳一跳的凶性大发,总想冲到高方平身边。 “吸人血的狗官?”高方平轻轻摸着酒杯道,“此点我承认,我自来就是流氓,也不打算要牌坊。那么你呢?你不吸人血的话,游手好闲又不从事生产的一个地痞,怎么活到现在的?” “狗官!少东拉西扯!你也做不到一手遮天!凭什么拿我!”石秀声嘶力竭的道。 “今天被你扯去手臂的人已经死了。”高方平道。 石秀愣了愣道:“那又如何?” 高方平愕然道:“那又如何?是老子落伍了,还是你思维太前卫。死人了你没听懂吗,那人因为你客死他乡了。” 石秀又愣了愣,还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于是继续破口大骂:“无知狗官!一手遮天!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打死个地痞算什么事?” 高方平不禁一阵郁闷,还真是拼命三郎,感觉和他说不在一个频率上。 林冲凑近低声道:“国朝的情况来说,这类市井中混迹大的人,谁的手里都有几条人命,他们本身不认为是多大事。他绰号拼命三郎,想来在他的圈子里,杀人拼命早习以为常。” 高方平点点头道:“石秀,我的确不喜欢你,但也不会害你。犯了案子就有代价,把你交给大1名县处理,乃国法所在,其他就看你运气了。” 石秀一口浓痰吐了过去:“狗杂种!老子拼死拼活的还不是为你们效劳……” 高方平打断道:“小梁要是真给你下了撕扯手臂的命令,我便放了你,案子我去摆平。死者的安葬和家属安抚我负责。但如果小梁没下过这个命令,那么老子送钱贿赂大1名县爷把你判斩刑。怎么样,要我叫小梁出来对质吗?” 石秀到此不敢说话了,一阵阵的冷汗从额头流了下来。 “算你不蠢!做事就有代价,老子的心腹富安,没你戾气重,打死了人一样要发配,一样要挨杀威棒!”高方平喝道:“我知道你没有杀他的心思,但凶性使然,狼性乃是天生,祝你好运,就看他们怎么法办你了。” 石秀怒斥道:“狗官你……” 高方平道:“可惜你不聪明,你不骂我,我心情好的话会去大1名县说明你没有杀他之心,有个百十贯钱打点,皮肉之苦也就免了,判的也不会重。如今你就自求多福,因为老子很生气,虽不害你,但也不会救你。我估摸着不论遇到昏官还是清官,你都没有好日子过。昏官嫌弃你太穷,不送钱他就狠狠收拾你。清官又非常讨厌你这种不事生产的玩命徒,所以清官虽然不会冤枉你故意杀人,却会在国法许可范围内重判,俗话说做人留一线,石秀,今趟你栽了,你的后路被你的狠毒封死了,好自为之。” 高方平又吩咐道:“关胜,你亲自把他押送县衙,其他一切不用管。” “会不会太狠了些?”关胜有些尴尬。 “他对待别人也够狠的,还险些坏了我的大事。生为野狼,屠杀羊群不算罪过,但他自身被老虎宰杀的时候,也没资格抱怨,就这样。”高方平摆手道。 关胜一想也是,和牛皋那个宅心仁厚的孩子比起来,这家伙虽然生的细皮嫩肉,却特别猥琐…… 晚间的书房之内。 大1名县爷裴炎成候在一边,偷看着梁中书脸上那精彩表情,寻思,怎么处理就看老梁脸皮有多厚了,如今赵相爷最想整倒的人可就是您了。 梁子美铁青着脸,背负着手在度步,喃喃道:“逆子,纵容手下当街打死人……老夫这条老命迟早叫他收了去。” “留守相公。”裴炎成恭敬的道,“人是死了,案子也已经立下,由提刑官报备,该怎么办,请留守相公指示。” 麻烦就在这里,提刑司乃是路级独立机构(省级),留守府也管不到提刑司,相反提刑司可以监督留守府。 若是直接把梁希明的手下交出去,老梁担心人家烂命一条,到时反咬一口梁家,就颜面扫地了,也给了言官们借口说辞。 若是硬扛着不交人,倒也没人敢怎么样,可那样一来名声的影响很大,高俅老儿不怕这一套,可文官很怕,朝中的御史一但弹劾的确天塌不下来,但想回中枢做宰相,十年内也就不可能了。 思考着,梁子美很想把小梁绑了抽死。

下一篇   第66章 DM县令老裴